91baby妈妈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95章 小豹小豹,给你点赞!
    牛翦把自己的经验传授完毕, 接下来,大家发传单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只花了大半天时间, 就把该发的传单发完了。

    红果儿也不由感慨, 牛同学确实是个人才。她只能当当军师,出谋划策, 而他却是更有行动力,更有组织领导和规划的能力。

    这些全部处理完毕之后,就可以静心等待正式开放集市交易那天了。

    哦,当然, 所谓的静心, 真的就只是静心而已。身体是不可能静的。

    为啥?

    红果儿空间里还有那么多粮食等待收割入仓呢!

    于是, 她白天忙学习,晚上就忙收割。恰好现在也是东方红公社收割稻谷的时候,大家把打好的谷子堆在场坝里晒。晒上几天,就可以入粮仓收好了。

    而红果儿的核桃世界里雨季可还没过,她能到哪儿去晒谷子?

    没法儿晒啊。

    幸好农忙时节, 公社里为了鼓励大家好好干活儿, 晚上那顿饭是包了的。大家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就到社里设定的供饭地儿去吃饭。

    而这时候,红果儿就偷偷摸摸地把场坝里晒好的毛谷子,偷偷运送到核桃世界里她的波巴布树树洞里, 储藏起来。再把自己打好的那些毛谷子, 补充同等数量到场坝上来。

    于是大家吃完晚饭, 回到场坝时, 往往会发现神奇的一幕:明明谷子已经晒得差不多了啊,咋伸手一摸,还泛潮呢?

    不过,核桃世界种出来的粮,颗粒都是特别大特别饱满的。晒好之后,毛粮抓在手里那沉甸甸的感觉,就让人觉得喜悦。

    大家又觉得奇怪,泛潮之后,毛粮好奇涨大了诶……

    也是,粮食拿水泡一泡,都会发涨的嘛。

    社里抢收的最后一天,秦书记拍板,让食堂用新米给大家做了晚饭吃。

    新米本就比陈米好吃。而核桃世界里种出来的大米,一颗颗晶莹剔透,带着股浓郁的香气。红果儿吃的那一刻,就发现,它竟跟后世她曾在大饭店里吃到过的泰国香米一样香!

    不,非洲大草原上种起来的大米,竟然更香一些!

    于是那一天,明明社里难得用少量油炒了些菜,供应给大家吃。结果,菜没什么人吃,一个个光顾着吃米饭去了。

    就连炊事员本人也只顾着吃米饭,对菜毫无兴趣……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李向阳和侯秋云这对母子,心情都比较烦闷这一点外。

    侯秋云烦的是,她的家庭副业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搞起来。

    由于灾荒的缘故,她到处托关系,想买点儿鸡崽儿回来养,根本就买不到。

    更别说猪崽儿了。

    公社里养的任务猪,往年都还是由上级单位派人把猪崽送到社里来,社里才有得养的。

    个人?谁能养得了啊?

    其实这个问题,并非只有她在烦,别家也在烦。以前想养,不准养;现在准养,没得养!

    唉,要是能养这些,家里就能保证天天有蛋吃,隔三岔五有肉吃了……

    红果儿起初还挺讶异地,问她奶:“奶奶,咱们不是天天有肉吃吗?”

    “那怎么一样?咱家的肉都是捡回来的!捡的东西,那是有回数的。这回能捡,下回就不一定能捡到了。但自家养的,就不一样了!年年岁岁全都有!”

    红果儿很想告诉她奶奶,咱家年年岁岁肯定会有的,而且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但她怎么说呢?

    没法儿说。

    核桃世界里有跳羚崽儿、角马崽儿、斑马崽儿、野牛崽儿,象崽儿……啥崽儿都有,就是没有猪崽儿……呃,野猪崽儿倒是有,但她总不能叫她家小豹子去叼小野猪吧?

    野猪妈可恐怖得紧呢!把她家小豹子给拱伤了怎么办?

    而李向阳烦的是什么呢?

    自然还是黎燕燕的事。

    他现在心态已经平和很多了。只是,下放女干部们的宿舍,离他办公室比较近。他进出自己办公室,眼角余光都能瞟到那里。

    他这段时间忙活的事情多,下班时间就变得不太固定了。有时候下班时,其他干部都已经走得精光了,连干部食堂都关门了。

    公社大院的场坝里空荡荡的。

    这时候,他总是会斜倚在墙上,望着女干部宿舍发呆。

    当然,他也是要脸的人。这么个发呆法,也就最多一分钟就会结束。

    但心里那黯然的心境却会一直继续下去。

    从黎燕燕不理他之后,他就几乎再也没在路上碰见过她。

    女人呐,下了决定之后,还真是狠心。

    一点余地都不留,完完全全地从你生命里消失。

    而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有一回,他从县城里开完会回来时,在路上碰到了她的。

    她手里拿着一封信,似乎是要去县邮局寄信。

    两个人都没料到,会在这里意外遇上。

    她愣了一下,头偏向一侧,看样子是要掉头避开他。

    而他,没有给她那样的机会。

    他比她先一步掉头走了。

    在他掉头的那一刹那,他可以感受到身后有一种悲怆的气氛,蓦地蔓延开来。

    就那么一刹那,他差点以为她心里还有他。

    但,那一定只是个错觉。

    假如她心里真有他,又怎么可能会对他这样绝情呢?

    他走了很远很远,才肯回头。公社通往县城的那条大道笔直笔直的,没有任何遮挡。走上几百米,一回头都能看到另一头的景象。

    而他回头时,看到已经快变成小黑点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路边,低低垂着头。那一贯挺直的背脊看上去微微有些弯。

    她是那么一个注重仪态的人呐……

    那背脊,是因为他而弯的吗?又是因为他,而坐在路边的吗?

    他的心软了下来。

    但固执如他,依旧很快否认了这个可能性。

    只是这回,他却无法装作看不到她的难过了。

    不管是不是因为他,她现在总是难过了。

    他望了望路边,路边正好有块高梁地。于是,他悄无声息地躲了进去,偷偷地望着她。

    她一定不知道,有个人一直在陪着她难过吧?他想。

    她坐了很久才站起身来。也不去县城了,缓缓地掉头往公社的方向而去。

    他也小心地缀在她身后。

    每当有陌生男人经过她身边时,他的表情就会变得紧张。特别是当那些人惊叹于她的美丽,不断频频回顾时。

    单身女子一个人在路上,实在是不太安全的。

    但好在人们只是与她擦肩而过,自始自终,并未发生什么事情。

    他就这么远远缀着她,一直目送她回到公社大院为止。

    然后,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原地,望了望天空。天空中一丝云彩也没有,那么清朗,但他心里只有一片荒凉。

    对于自己奶奶和老爹的烦恼,红果儿都帮不上什么忙。

    毕竟大家都找不到鸡崽儿和猪崽儿来养,就算有鸡蛋,那也要能找得到母鸡肯孵才成。

    而黎燕燕那边,她也试过去找她。但到底为什么她不肯再见她爹了,她也没告诉她。

    找不到原因,她又要怎么解决问题呢?

    没办法,她还是只能继续自己发家致富之路。

    这天晚上,她如常进入了核桃世界里。可爱的小豹子又冲她豹扑过来了(并没有)!

    是的。

    它没扑她。

    因为它已经变成成年豹了。现在每天都忙着要捕猎。

    人家是很忙的!

    她到处找它,结果在一丛草里找到了它。

    这大家伙居然捕到了一头母野牛!

    要知道,以非洲野牛的庞大体型,就算是雄狮冲上去,也不一定能讨得了好。

    狩猎不成,反而被坚硬而尖锐的牛角顶得失去生命的雄狮,大有狮在。

    这家伙居然捕到了一头野牛!

    这下连红果儿都忍不住为小豹鼓了鼓掌。

    小豹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往树上一看,是她,马上冒包地瞪视她。

    干嘛?!吓唬豹吗?!

    红果儿赶紧摇手,然后比了个大拇指给它。

    一人一豹长期生活在一起,小豹早就明白这个手势的含义了。见她比了这个,顿时尾巴一甩,头颅仰得高高地,倍儿得瑟的模样。

    它得瑟完,就冲红果儿呜叫,唤她下来把猎物搬回树洞里。

    可才叫了几声,远方突然响起一阵轰轰烈烈的牛蹄声。

    小豹转头去看,妈呀,一群野牛跑过来了!

    非洲野牛的角长得特别可怕,成群活动时,就算是狮群也不敢随便上前惊扰。

    这下,小豹也不得瑟了,地上的牛尸也不要了,屁滚尿流地往红果儿站着的那棵树跑过来!

    红果儿头一次看到它这样惊惶失措的样子,赶紧在树上给它让出个位置来。

    天呐,小豹叽这模样好可奈!

    小豹几乎是用蹿地,蹿上了树。蹿完之后,惊魂未定,抬头一看红果儿,后者正用那种“哇哇哇”两眼放光的眼神,望它。

    小豹:……

    假如它能骂人,它应该会想骂一句:你大爷的!我都被野牛群追成那样了!

    它正窝火,结果尾巴尖就痛了一下。往树下一望,那些野牛上不了树,就用把前蹄踏在树干上,使劲儿用牛角去够它的尾巴。

    小豹看着树下密密麻麻的野牛哆嗦了一下,自觉地收好尾巴,往更高处爬去。

    野牛们发现够不着它了,头牛突然仰头长“哞”。它身后的那些牛瞬间往旁边散开。

    而头牛自己则退后了几步,然后猛地往树干撞过来!

    刚刚还在笑话小豹子的红果儿,这下也不淡定了!天呐,这些牛是想把树给顶翻啊!

    她赶紧抱住树干,稳住身形。

    小豹鼻子里疑似发出一声不屑地哼声。

    红果儿仰头瞪它:“你还好意思?!这些牛都是你招来的,知道不?!”

    与其它食草动物不一样,野牛的报复心极强。假如食肉动物敢去狩猎它们部族的牛只,并且狩猎成功的话,野牛群有很大机率会展开报复行动。

    因为是整群牛出动,所以就算是狮群,假如疏于防范,也得付出惨重的流血代价。

    小豹似乎听懂了她的埋怨,也没回嘴。

    不过,树下的牛顶得更厉害了。

    头牛顶完,往后退时,别的牛就冲过来顶一下。再退后,再是别的牛顶!

    天呐,这种顶法,要是一直持续下去,就算是波巴布树也受不住吧!

    树枝在剧烈抖动着!

    而这时候,当然是红果儿展现神迹的时候!

    她突然仰头长啸!那啸声穿云透日,把树下的野牛们震了一下。

    趁这个功夫,她赶紧张开双臂,对准爬到她头顶的小豹:“跳!”

    小豹闻声而跳!

    落入她怀里时,一人一豹顿时闪退出核桃世界!

    回到现实世界,红果儿被小豹扑得胸口痛得要死!T喵的!没事儿爬那么高干嘛?

    不知道我承受的重量,是你的体重加重力,再加速度吗?

    她痛得瞪它。

    小豹被她瞪得心虚。

    然后……它用一只爪子盖住了她的脸……

    没看到没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

    红果儿:……

    有闪进闪退核桃世界神技的红果儿,马上就带着小豹回到了空间里。

    不过,这一回,一人一豹去的地方,刚好就在牛尸旁。

    那群野牛还在不远处的树下发懵。显然不知道小豹和那只两脚兽,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趁此机会,红果儿探手抓住了牛尸。

    而小豹也配合得很好,立起来从红果儿身后抱住了她。

    牛尸顺利地被转移到树洞里去。

    一逃离了危险,小豹子的举动就重新变得优雅起来。它慢慢放开她,走到牛尸旁,开始啃咬起牛肚皮来。

    红果儿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小豹从小就不缺吃,所以吃东西相当挑食,往往只吃新鲜的肉食和肉干。肉稍微放了几天,它就不会吃了。而且吃动物的尸体前,必定会先用嘴把皮毛扯掉,再吃。

    可今天,小豹居然直接就上嘴咬牛肚子了。

    牛肚子那儿不也一样有毛吗?

    很快,答案就揭晓了。

    小豹用嘴把牛肚皮扯破,然后从牛的体腔里叼出血淋淋的内脏……

    不!是一头牛犊子!

    牛犊子显然在母亲肚子里憋了老久气,甫一出来,就大口大口地喘息。

    小豹子把它叼到空地上去,趴下来,用嘴在它身体上一扯,一块皮毛就被扯掉了。

    而可怜的小牛犊痛得连叫都叫不出来。

    它浑身湿淋淋的,既有母亲子宫里的黏液,也有母亲身体上尚未凝固的血液。可怜的大大的牛眼睛布满了泪水。

    它才刚出生,就迎来了这个世界对它的恶意。

    虽然红果儿一直把小豹子当家人,也早就在核桃世界里见多了食肉动物猎杀猎物的情景,早就对这种场面无动于衷了。但不知怎地,这一刻,看着才刚刚出生的小牛犊,连一口母乳都没吃上,就得面临死亡,她的心还是揪了起来。

    “小不点儿?小不点儿,姐姐给你烤鱼吃好不好?”她终于没忍住,对小豹子说道。

    小豹现在已经是成年豹了,但她头一次见到它时,它才跟只猫儿般大小。那时候,她叫它“小不点儿”叫惯了。所以,即使没取正式名字,但她叫它小不点儿,它也能立刻意识到,她是在叫它。

    小豹一听这话,马上就两眼放光地望向红果儿。

    它能听懂这么复杂的话吗?

    当然不是。

    但是,它能听懂“小不点儿”跟“鱼”这两个名词啊!

    有鱼吃?

    小豹的眼睛里简直快伸出爪子来了!

    然后它低头,望望那只满身黏液和血迹的小牛犊,突然就很嫌弃地推了它一把,然后潇洒地站起来,走到红果儿身边蹭蹭,卖萌~。

    鱼鱼~,我要吃鱼鱼~。

    看,养了只挑食豹就是这样。它会先嫌弃母牛肉太老,而把牛犊叼出来,吃嫩肉。可有了更好吃的,它马上就会厌弃这嫩牛肉。

    估计要还能选,它可能会只吃肺鱼卵——现成的鱼子酱嘛~。

    “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去给你拿鱼鱼来吃啊~。”红果儿哄着它,赶紧跑过去,把小牛犊抱住,闪退回现实世界。

    不过,她救是把它救下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红果儿有点烦恼。

    它又没妈,没人保护它,这么头小牛犊子恐怕活不过今天。

    要不然……把它送到队上去?当队属财产?非洲野牛长大了,体型可比普通牛健壮许多啊。能帮队里干好多农活儿的。

    她琢磨了一阵,忽然计上心头,抱着小牛犊就想往家跑。

    可是……她能抱得动吗?

    这头小牛犊虽然被迫早产了,体重偏轻,但那也是牛犊子。

    她抱了抱,怎么也抱不动,干脆就把小牛放到了隐蔽点的地方。然后飞奔着往自家院子而去。

    “奶奶奶奶!奶奶!”人还没跑拢,嘴巴里就在嚷。

    “诶,叫啥呢?”侯秋云一边问,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

    红果儿扯住她的袖子大声道:“山上有头牛犊子!山上有牛犊子!野的!”

    侯秋云愣了一下,现在距离上一回捡大肉,已经过了太长时间了。长到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但她很快就拽着红果儿的衣领,做出一副要打娃的样子,冒包地道:“你又跑山上去了?!叫你不要去,你偏要去!你是成心让奶奶不好受是吧?!”

    红果儿吓了一跳,妈诶,时间太久,她都忘了!奶奶最怕的,就是她一个人跑到山上去玩!

    “我错了我错了!奶奶,我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红果儿立马讨饶。

    侯秋云气得重重地哼了一声,一巴掌还是落到了她背上。

    不过,这巴掌看起来那么有气势,落到红果儿身上却很有点水分。

    红果儿一点都没觉得痛。

    她愣了一下,奶奶这是要拿气势吓倒她?想到这儿,她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很配合以及乖巧地道:“好痛啊……”

    侯秋云看孙女演戏演得这么假,嘴里又哼了一声。不过,她那么嚷了一句,自己好歹也有个台阶下了。

    也不打人了,拎着娃子往门里走。

    “诶诶诶,奶奶?!牛犊子啊!”红果儿慌了。

    “去它的牛犊子,家里的肉还不够吃啊?”侯秋云表现得特别风轻云淡,心里却在淌着血。

    牛犊子啊……那肉应该特别嫩吧……

    “肉?不是,是活的牛犊子!”红果儿这才发现她奶想歪了。

    “活……的?”刚刚还在装无所谓的侯秋云,脸上的肉痛已经掩饰不住了。

    活的牛犊子,以后可是能长成干活儿的耕牛的。人做起来累个半死的活儿,它轻轻松松就能干完;两三个人搭劲儿都干不了的重活儿,它使把劲儿也能干完!

    一头耕牛,在市场上的价格那可都能买得了两三间青砖瓦房了!

    牛犊子嘛,当然便宜很多。但它能长成成牛啊。而且从小就精心饲喂,保不准大了能变成品相好的耕牛呢!

    她思来想去,越想就越眼馋。最后,把红果儿突然往院子里一推,就把人反锁在里面了。

    “奶奶上山去找牛犊了,你乖乖地在家里呆着啊。”彪悍如侯秋云,一想到山上的麻老虎,这会儿声音也禁不住有些抖了。

    红果儿很是无语,提醒了她奶奶一句:“奶奶,家庭副业不包括养牛。牛只能归集体饲养……”

    侯秋云一愣,忽然又把锁头给开了:“你不早说!那头牛犊子,谁爱捡谁捡去。”

    红果儿哭笑不得,又提醒了她一句:“奶奶,咱们虽然不能养牛,但小牛犊是咱们捡到的,咱们就可以跟社里要奖励。社里养的母猪不是下崽儿了吗?让他们拿猪崽儿来换呗!”

    侯秋云又愣了一下,顿时满脸喜气:“对呀!这下咱家不就有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