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90章 甜甜蜜蜜
    他不好意思地道:“我一个大老粗, 喝那么好的茶可惜了。还是你喝吧。”

    说着, 就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块巴掌大的茶饼来, 假装自然地放到她那边的茶盅旁,手却微微有点抖。

    这其实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没了体面的喝水盅, 在心上人面前拿个大海碗灌水,怎么看也挺奇怪的。

    黎燕燕认识李向阳这么久, 确实没见过他喝茶。他这个人不太讲究,平时桌上总摆着个土碗。碗里装的也就是清水。

    渴了,随手端起来,咕咚咕咚一灌。

    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那只大碗就失去踪迹了。

    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解渴的。

    晓得他这茶叶是特意为她弄过来的, 黎燕燕低声说了句:“谢谢。”

    可她一谢, 李向阳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赶紧把水利的事揪出来说:“谢啥谢!咱们公社还有一件大事, 要麻烦黎同志帮忙呢。”

    “什么事?”

    “你看,你之前不是在县水利局工作吗?那么,对水利什么的,你肯定很熟了。现在田地里的庄稼正饱受旱灾之苦,乡亲们虽说每天都在积极担水浇地, 但这样做, 又累人, 效果又不显著。你看……”

    黎燕燕略微想了想, 说道:“要不, 在河边架水车吧?”

    “水车?我在课本上倒是见过,不过我们这边没人会造这种东西。而且整个公社的地,占的面积也不小。要把所有地都浇灌到,那得修多少水车啊?”

    “不需要的,只要修两座大型水车就可以解决问题。至于怎么造嘛,我这次下乡,随身带了专业书籍的。书上有图纸跟水车制作详解。这个你可以放心。”

    这下李向阳来了兴趣,请她继续解说。

    作为提水灌溉的工具,水车在我国发展的历史可谓十分悠久。早在东汉时期,就已经有了。

    最初还需要以人力推动水车运作。但到了唐床时期,已经进步到能用水力作动力的地步,且功效也更大了。

    只可惜,再好的工具也只能被文化人士,以及专门制造水车的工匠所掌握。而且,知识分子掌握的,还只是书面上的内容。

    幸好黎燕燕除了是知识分子外,还是水利局出来的。对水车的了解自然比别人要多。

    她告诉李向阳,一辆大水车就可以灌溉六、七百亩农田。水车和运水的栈道都可以用好的木材来制作。

    并且,运水栈道只需要修建到社里最高的那亩稻田就可以了。然后,挖好运水沟渠,并在那亩稻田的田埂上挖出水缺,这样,水就会顺着水缺流到其它地势较低的田里去。

    等把地势低的田灌好水了,再把低田的水缺堵上,水自然就会灌溉低田相邻的田。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因为稻田所处位置高低不一,还会遇到很多问题。不过,大致的原理就是这样了。

    没有看到实物,就这么听她说,李向阳听得有些懵懂。

    黎燕燕看他没听明白,对他道:“我这次下乡,随身带了些专业书藉。你等等,我去把水车的图样找给你看。”

    “好好,辛苦你了。”

    她回了宿舍,把茶饼放到行李箱里,却没立即去翻自己的那些书,反而是从箱子里翻找出一只包装盒来。盒里,装着只手绘釉下青花瓷的盖碗。

    这只盖碗原本是她备着自己喝茶用的。只是宿舍里人多,这瓷的瓷胎又薄,稍有磕碰很容易就会碎掉。她也就一直没拿出来用。

    “哟,这盖碗儿还真好看。”同宿舍的一名女干部瞅着盖碗说道。

    她微微笑了笑,把盒盖盖上,放到床上。又把行李箱锁了起来,开始认真翻找起自己的专业书籍来。

    “这么好看的盖碗,怎么以前都没见你用啊?”另一个女干部也凑上来看。

    她依旧是抬头礼貌性地微笑,并未答话。

    “我那儿还有点茶叶,你要不要试试?”人家又问了一句。

    “不用了,谢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原本对她颇有敌意的女人,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她也明白,这大约是跟李向阳在人前,总是对她客客气气地有关。

    下放干部现在归公社管,李向阳也就是她们的领导。领导的言行举止有任何偏好或厌恶,下面的人,风向也会变得特别快。

    只是,有了前面的不愉快。现在,她们对她态度再好,她也只好跟她们保持距离。

    跟气量无关。只是,她们态度变得如此之快,她没办法相信她们而已。

    翻找到图样,和有关水车的介绍后,黎燕燕将那页书折好角,再拿起盒子出门而去。

    刚刚还说要拿茶叶给她的那名女干部,冷哼了一声:“刘芳说得对,她果然在勾引李副社。瞧瞧,这么好的盖碗,自己都舍不得用,现在拿着往人家办公室里跑。”

    “送只盖碗算什么呀?说不定人家送的礼,贵着呢!”

    说着,宿舍里的女干部们心领神会地互相对望一眼,呵呵笑了起来。

    偏偏有个傻的,愣是问出来了:“送的啥礼?投怀送抱?”

    其他人哪里敢接?

    大家前面说的,都还只是黎燕燕一个人的闲话。可“投怀送抱”几个字,得罪的可就不止一个人了。

    呼啦啦一下全散了。

    黎燕燕走到李向阳办公室门口,又要敲门。但她左手拿书,右手执盒,还真是不方便。

    正为难之际,李向阳已经迎了出来,下意识地帮她把看起来块头更大的那只盒子接住了。

    “送你的。”她说。

    李向阳怔了一下,突然尴尬起来。这是……他是不是接得太自然了啊?!“我……我……没有跟你讨东西的意思。我是看你拿着不方便,我……”

    看他傻愣愣的模样,黎燕燕有些失笑,走到自己刚刚坐的位置,回头望他:“我知道。我本来就是拿过来送你的。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一听到本来就是送他的,李向阳难得地脸红了。他打开盒子,里面装的盖碗一看就风雅气十足。有远山,有近水,还有小桥与坐在牛背上的吹笛牧童。

    颜色也简简单单地,只有流畅的蓝色。

    看上去,就和一般俗物不一样。“这个碗这么精致,拿来送给一个大老粗,也太可惜了。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说着,他就要把东西塞回给黎燕燕。

    黎燕燕自然是往外推拒地。

    两人推来拒去的,李向阳一下子推大力了,竟把盖碗连碗带盒,推撞到了黎燕燕胸口。

    这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黎燕燕整张脸都红了。

    “我……我……”李向阳半点不比她好过,想解释,可持着盒子的手上,还留有刚刚通过盒子传递过来的柔软弹性。

    他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反而是黎燕燕,红着张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自己带来的书刚刚折角的地方翻开,对李向阳道:“我已经找到水车的制造图样了,你看,水车的各个零部件就是这样的。”

    人家黄花大姑娘都在努力化解尴尬了,李向阳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气氛继续这么怪异下去呢?

    赶紧走过去,把盒子放在桌上,装作认真看图纸:“哦,这台大水车直径居然有20米啊,造起来肯定很壮观。”图纸下面的备注里明确注明了各项数据。

    黎燕燕看上去比李向阳镇定,其实心里比他还乱。居然照着书上的内容,原原本本念了一遍给他听:“是啊,它提水高达15-18米,轮幅中心是合抱粗的轮轴,以及比木斗多一倍的横板。轮轴支撑着24根木辐条,呈放射状向四周展开。”

    她这半个字都没改的原版念诵,让李向阳诧异了一下,刚想提醒她,这些字他都认识。结果转头一看,人家姑娘身姿僵硬,脸儿又红红的,根本就是在不好意思。

    不知为何,看她这样,他忽然心里痒痒的。

    他的手也摆到了书本下方,看似也在认真捧书阅读,可食指却轻轻在她的手指上,碰了一下。

    黎燕燕念诵的声音断了一瞬,接着,整个人姿势更僵硬了:“每根辐条的顶端都带着一个刮板和水斗。刮板刮水,水斗装水。”

    “河水冲来,借着水势的运动惯性缓缓转动着辐条,一个个水斗装满了河水被逐级提升上去。临顶,水斗又自然倾斜,将水注入渡槽,流到灌溉的农田里。”

    一种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悄然传播。

    李向阳心一热,书本也不捧了,一把把黎燕燕的手给抓住。

    黎燕燕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就想挣开自己的手:“别闹,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语气里难得有了几分娇嗔。

    她生气的样子可真好看……完全搞不清楚女人真生气跟假生气的李向阳,懵懵地想着。没敢惹她,自己先把手给放开了。

    他一放开,黎燕燕就坐到了位置上,然后把书摆在办公桌中间的位置,红着脸对他道:“你也坐下来吧,书摆在这里,都能看得到。”

    李向阳有些失望地走回自己座位坐下。

    他的办公桌旁边就是一扇窗户。人来人往,都能看到办公室里的情景。

    黎燕燕先是坐着讲解,但书本隔得远了,字又小,确实看不太清楚。只得又站起身来,将上半身横过桌子,指着书本上的知识,继续为李向阳讲解。

    可她的头离他也不过就一尺半的距离,她身上的淡淡幽香,也不断往他鼻子里钻。弄得他,完全没听进去她讲的话。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黎燕燕讲解完毕,抬头望他,却发现那呆子正怔怔地看着她出神。

    她侧过头,挪开目光:“你看我干嘛?”

    他还是傻傻地不说话。

    半晌,却突然冒出来一句:“你的手,我就牵一会儿行不?就一小会儿。”

    她想严辞拒绝他,结果嘴角却不听话地往上翘了翘。

    李向阳像得了指令,马上把一堆资料和文件,堆到办公桌邻近窗台的那一方。

    这动作倒是做得快。

    然后,他涨红脸,对她道:“你不是怕被人看到吗?有东西挡着,他们看不到的。”说着,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手。

    见她没有反对,他顿时大喜,用自己那只古铜色的大手盖住了她白皙柔嫩的小手。

    像是怕唐突佳人,他没敢抓死,只是轻轻盖着。

    轻轻浅浅的温馨感一点点涨满黎燕燕的心。她不知不觉,就想起了父母亲相互搀扶的点点滴滴。

    她忽然抽去了自己的手,在他目露失望时,将自己的手重又送过去。

    不同的是,这回,她的手与他的,是手指交叉而握的。

    李向阳顿时怔住了。

    两手交握,最是容易感受出对方的脉博来。

    好快。

    好快。

    两个人心里默默想着。

    “这个……是不是要挖水渠啊?”李向阳空着的那只手,指着书籍问道。

    “嗯。我有个想法……”

    偶尔经过副社长办公室的人,从外面望进窗户,只能看到两位年青干部在讨论关于灌溉稻田的事。却没人知道,就算谈着正事,办公室里的气氛也是可以甜蜜愉快的。

    在她爹和黎阿姨顺利进展的时候,红果儿自己这边却遇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呢?

    她突然发现,离开了非洲大草原,她其实是不会种菜的……

    你可能要问了,她一个农村娃,咋能不会种菜呢?

    呃,这个其实不能怪她。她前一世,不是一直想当飞出公社的金凤凰吗?

    公社里除了那些城里分下来的大学生干部,本地土生土长的人没一个学历达到大学本科水平的。

    可想而知,她考上大学,当初是费了多大的劲儿。

    她爹她奶奶也觉得她非池中之物,一直鼓励她好好学习。除了农忙时节,一概是不准她下地务农的。

    而农忙时节忙的,基本都是粮食类作物的生产、收割,跟蔬菜可没半毛钱关系。再加上那时候,大家吃得都不好,有限的自留地肯定是留下来种粮食的,谁肯浪费在种菜上面啊?

    就是种,也只有集体的地上会种少许。

    实在想吃菜了,到山上去挖点野菜不就得了。

    因为这些原因,她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娃,能种出水稻来,却不知道该怎么种菜!

    这每种蔬菜对土壤、养分还有阳光的需求都不一样啊。她哪儿知道这些?

    红果儿头疼地看着划给她的这半分地,要不然……她晚上再把非洲的泥土挖些过来,跟本地泥土一起拌匀了,再把种子随便撒在地上?

    她之前种水稻的时候,不也是直接把种子撒在核桃世界里的地面上的吗?连坑都没挖。

    说不准,有了丰沃的泥土,她也能这样粗放式管理这些蔬菜了……

    但这样一来,她又得等到晚上她奶她爹睡着了,再跑出来干活儿了。她爹才对她白天睡懒觉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她再来这招,她爹会不会揍她小PP啊?

    再说了,这田就只有她一个人侍弄。到时候,大家明明看着她没到地里干什么活儿,蔬菜却长得比辛辛苦苦,天天干活儿的人,种出来还要好很多,会是什么想法?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红果儿想来想去,没想到办法,只好蹲在地边发呆。

    要不然……进城买书好了?

    书中自有千钟粟,还有种菜的方法。

    她做好了耽误一天功夫,晚上回家再被老爹数落一顿的心理准备,站起来,转身打算回家拿她装了零花钱的帆布包包。

    结果身后却是牛翦那张放大了的脸。

    她吓了一跳:“你干嘛?”

    “你在干嘛呢?”牛翦反过来问她,“都在这边蹲老久了。”

    李向阳实在是个宠闺女的爹,他让李爱国划给红果儿的地,就在离自家院门口不远的地方,出门就能瞅到。

    既然离他家近,离牛翦家自然也就近了。

    只要院门没关,牛翦在院子里随便晃悠一下,也能瞅见地里的红果儿。

    “种菜啊。”心里烦,红果儿没好气地道。

    牛翦显然有点儿诧异:“公家的地,你来种菜?”

    “干嘛?不行啊?我爹批了的。”红果儿一副“我后台硬”的样子。

    可把牛翦逗乐了:“批给你,让你白给队里干活儿?哈哈哈~。”

    “喂,是我自愿的,好吗?是人民服务是光荣的事,懂不懂啊你?”

    牛翦想了想:“也是。要帮你喊几个人来一起服务吗?”

    “不用。”

    “哦。”

    红果儿越过他,就要往自己家里走。

    牛翦在她身后问道:“你不种地啦?”

    她倒是想种!正要摆摆手,让他一边儿玩去,却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问他:“你会种菜不?”

    “这有什么难的?”

    “……”

    一直自诩聪明的红果儿,顿时觉得自己胸口中了一支箭。

    “你看你,脑子都用在读书,还有大事情上面了。一点儿都不像乡下娃,连种个菜都不会。”牛翦这话说得,也不知道是在赞她,还是在奚落她。

    反正,听起来一点儿都不会让人不舒服。

    连红果儿自己都觉得,唔,对,就是光考虑大事儿去了,所以小事儿她才不会的。

    牛翦望了望面前都是些枯死的作物的板结地,问她:“你爹给你划的地,是划到哪儿啊?这作物都枯死了,肯定得□□啊。草也得拔了,要不,要跟蔬菜抢肥的。”

    红果儿就给他指了指划的区域,然后问他:“牛翦哥哥,你会帮我吗?”

    她对手指:“我一个人肯定干不完的……”

    牛翦哼了一声:“有事的时候,就‘牛翦哥哥’长,‘牛翦哥哥’短的。没事的时候,就一脸不耐烦,动不动就‘去去去’的。我才不要帮你。”

    红果儿:= =|||

    “你真的不帮我吗?”她皱着眉头问他。

    “不帮。”

    “……”

    这辈子重活一世,牛翦还从来没有拒绝过她。头一回,从他嘴里听到“不帮”两个字,害她从头到脚,把他望了一遍。

    然后凑过去,认真地道:“我给你做好吃的。”

    牛翦喉头可疑地微微滚动了一下,还是很有志气地道:“不帮。”

    “火边子牛肉吃不吃?这个吃了过后,肉香味儿在嘴里能保留一个小时这么久哦!”

    “不帮!”

    “酸菜鱼吃不吃?大热天儿的,吃点儿嫩得像豆腐一样的酸菜鱼最好了,特别爽口!”

    “……不帮!”

    “竹筒鸡饭咧?”

    “不……不帮!”

    牛翦一直都表现得铁骨铮铮地。

    红果儿瞪他,重重哼了一声:“不帮就不帮。我有零花钱,找几个小伙伴来付费种菜,我不信他们不干!”

    “他们敢?!”牛老大威风凛凛。

    “……”

    好不容易晋升为好学生的牛翦,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破功了,赶紧轻咳了几声:“呃……我是说,他们又不像我这么用功,一放暑假就一直在写功课。你去叫他们干活儿,会妨碍他们写作业的。”

    红果儿又瞪他,然后转身往自家走:“大不了我自己一个人干!”

    牛翦愣了,他又不是真的不帮她。他只是觉得自己在她面前,特别没有存在感,只是想让她认真求求他而已……

    小男生郁闷了,在大人面前那么软,在他面前咋就这么凶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