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92.Chapter 92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一般的习题都有好几种解题方法,90%的人都会用首选方法, 简单直接、基础式的。 9%的人会用第二种,都是思路比较清奇的。只有1%会用最后一种, 那种只有编写习题答案的人才会费力去想的变态方法,一般人连看都懒得看。

    夏梦渔就是用第三种方法的人。

    徐子充的习题册简单利落,夏梦渔的习题册洋洋洒洒。

    两人对了一下答案, 几乎完全一样,只不过有一道大题徐子充没有做出来而已, 这道大题就属于只能用第三种方法解题的类型。

    徐子充把夏梦渔的答案抄下来, 打算回去思考。

    “抄答案有什么用啊,来我给你讲。”夏梦渔热情地说。

    “我看懂了。”徐子充继续抄着答案, 道:“我想回去琢磨一下。”

    “琢磨什么?”

    “你为什么能想到这种变态的解题思路。”

    “这有什么可琢磨的!”夏梦渔抓住徐子充手里的笔,按在桌上道:“直接问我不就得了, 我告诉你呀。”

    “你会说实话?”

    “干嘛把我想得那么坏?这有什么好保密的……”夏梦渔摊摊手道:“同学问我题目我一向坦诚相待,毫无保留的。只不过我的方法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而已。”

    的确如此,夏梦渔从不吝啬给同学讲题,但是班上的同学还是更喜欢找徐子充要答案, 因为夏梦渔的答案看不懂。

    大家都说这是学神和学霸的区别,学霸跟人民群众在一起,而学神根本不是人。

    “数学跟物理不一样, 数学在我心中是建筑的艺术。就像建筑是数学物质化的表达方式一样, 两者是共通的。当然, 你喜欢用简单直接的方式解题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大多数人的目的只是给出答案而已,就像造房子最基本的目的是为了住人一样。

    “我不是的,我看到一道出题精妙的大题,脑子里的想法是怎么才能最完美的体现这道题的美感,怎么才能优雅的回应这道题藏起来的细节,怎么用数学的方式搭建一座漂亮的建筑。对于我来说,得到答案反而是其次的,答案只是我搭建这座建筑的结果而已。”

    徐子充目光深邃地凝视着夏梦渔,点了点头。

    “明白了。”

    夏梦渔拿起果汁用力地吸了一口,冲着徐子充眨了眨眼,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浑身都充满了一种知性美?”

    “还行……”

    “哈哈哈,装什么装,你肯定就是这样想的!”

    徐子充侧过头无奈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嗯。”

    夏梦渔开心地大笑起来,高高兴兴地开始收拾书包。

    “我们走吧,回家啦。”

    见到徐子充还坐在那里不动,夏梦渔疑惑地看着他问:“怎么了?”

    徐子充看着夏梦渔。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要钱做什么,你不是缺钱的人。”

    夏梦渔笑了笑,又坐下来,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徐子充的眼睛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缺钱的人?我缺的。”

    虽然夏梦渔平时穿衣打扮都很朴素,但是可以看得出用的都是好东西。虽然不是夸张的品牌,但是也绝对是一个中产家庭出身的女孩子。

    她有必要去当兼职模特挣,去卖酒赚钱吗?

    如果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按照她这古灵精怪的性格,这样的事情似乎也不够刺激。

    徐子充不明白。

    “你要钱到底是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为了实现伟大的梦想啊。”

    “什么梦想?”

    “你猜?”

    ……

    “算了。”

    徐子充起身离开,夏梦渔立刻跟出去,两人在门口告别。

    “明天不要迟到哦。”

    “嗯。”

    夏梦渔上了的士走了,徐子充拍了一张出租车的尾号照片,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才重重地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第二天徐子充还是迟到了。

    全班同学都被他手臂上的纱布吸引了注意力,班主任见到徐子充的伤口,阴阳怪气地说:“怎么回事啊?”

    “摔了一跤。”

    班主任嘴硬心软,横了徐子充一眼道:“进来,值日留着伤好了再做吧,先记着。”

    “没关系,不影响。”

    徐子充走过去在值日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才回到座位。

    夏梦渔偷偷看着徐子充的背影,心里很焦躁。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变通,有便宜不占,真是急死她了。

    “你看什么呢?”范小乔的脑袋凑过来,顺着夏梦渔的目光看过去,疑惑地问:“你看徐子充啊?”

    夏梦渔立刻收回目光,点点头,掩饰着情绪道:“那伤口一看就不是摔的。”

    “哎呀,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徐子充,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啊,除了冷淡了一点,但是很靠得住啊……”

    范小乔一直都知道夏梦渔不喜欢徐子充,高中这两年夏梦渔没少跟范小乔说徐子充的坏话。

    什么这个人装,根本看不透啊;这个人从来不表达情绪和喜恶,心机肯定很深啊;这个人似乎跟所有人关系都不错,但是根本就没朋友,肯定很冷漠啊……

    “我跟你说,这么关注一个人,多半是喜欢他。”

    “我呸!”夏梦渔一脸吃了屎的表情道:“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好不好!”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仇恨是爱情萌芽的土壤,欢喜冤家呀。”

    “呸呸呸。”

    “夏梦渔,范小乔。”

    班主任眼尖地看向正在说悄悄话的两人,她们立刻缩了缩脖子,老实读课文。

    第一、二节都是数学课,竟然是随堂考试。夏梦渔做题飞快,做到最后一个大题,惊讶地发现竟然就是昨天跟徐子充讨论的那一道题。

    夏梦渔下意识地看向斜前方,徐子充也在这时候回过头来。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都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然后各自低下头奋笔疾书。

    第三、四大节是物理课,竟然很没有人性的又是考试,以至于大家怀疑是不是老师们昨天集体出去玩没备课,所以干脆考试折磨大家。

    昏天黑地的上午过去,大家考试考得饥肠辘辘,一溜烟全都冲出校门买饭。

    暑假学校食堂不开,大家只能在外面的小店吃。范小乔家就住在附近,每天中午都回家,夏梦渔也没有约别人,自己一个人偷偷跟在徐子充身后。

    徐子充总是跟班上的几个男生一起吃午饭,几个人一起进了一家小炒店,夏梦渔抬头一看:小四川。

    靠,瞎搞!

    徐子充的同桌孟辉是班上的活宝,喜欢呼朋引伴,又极其崇拜徐子充,每天中午都要约徐子充一起吃饭。徐子充这个人从善如流,也就跟班上的这群男生混在一起了,所以乍一看,他其实比夏梦渔还要合群。

    孟辉点完菜,就见到夏梦渔推门进来,坐在了角落里。

    “诶!”孟辉看到夏梦渔,激动地说:“学神,一个人啊。”

    夏梦渔假装惊讶地抬起头,有些害羞的样子,冲着一桌子男生点了点头,然后又低下头,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看着餐单。

    大家对夏梦渔的印象都不错,因为夏梦渔这个人吧,没有小姑娘那些矫揉做作的毛病,性格好,成天笑眯眯的,虽然是学神但是没有架子,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所以在班上人缘超级好。

    毕竟成绩比你好一点,你可能会嫉妒,但是成绩好得你无法追赶,你就只好崇拜了。

    “学神,过来一起吃啊,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

    “对啊,一起一起。”

    夏梦渔犹豫了一下,有些害羞地站起身,冲着大家笑了笑,点点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啥,快来!”

    夏梦渔微微低着头走到过来,停在徐子充和另外一个男生中间的位置,不好意思地往两边看了看。

    “还不给学神让位置。”孟辉说。

    徐子充旁边的男生果不其然站了起来,往旁边移了移。

    夏梦渔得逞了,笑眯眯地坐下,客客气气地冲着人家道谢。

    徐子充看夏梦渔一眼,夏梦渔礼貌又羞涩地也对他微笑了一下。

    又假笑……

    “学神来了,加个菜,刚好我们还没有下单呢。”孟辉把菜单递给夏梦渔。

    “你们都点了什么啊?我不用点了吧……”

    “加一个!呢,都点了这些,你看看还想吃什么。”

    夏梦渔看了一下菜单,又看了一下徐子充的伤口,假装不经意地说:“都这么辣啊,诶,徐子充你手受伤了能吃辛辣的吗?要不我点个青菜吧……”

    孟辉这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道:“对啊!不行不行,咱们换一家吃。兄弟你缝了针的确是不能吃辛辣的,还是我们学神细心,走走走,换!”

    孟辉大手一挥,就吧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带去隔壁的江浙菜馆。

    夏梦渔偷笑了一下,抬起头,见到徐子充正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她。她飞快地冲他挑了挑眉,才又低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跟在大家身后出了餐厅。

    一群人吃完午饭回学校,几个大男生一路打打闹闹。

    一心梦想考重点大学的李远在前面向夏梦渔讨教着学习经验,夏梦渔耐心地给他讲自己的学习方法。

    “我知道物理是你的弱点,但是我觉得大量做习题是笨办法。”

    “啊,为什么啊?”

    “物理是追本溯源的学科,你要回到课本上才可以,我建议你每天回去看课本。”

    “不是吧……看课本有用吗?”

    “有,当你看到一道题目,脑子里立刻就能对应出课本上的话,那你的物理就没问题了,反正考个80分是很稳的。”

    “行,我试试看啊……”

    孟辉走在徐子充旁边,见到徐子充一直看着夏梦渔的背影,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道:“我说哥们儿,我真的觉得学神人挺好的,你为什么讨厌她啊?”

    毕竟做了两年同桌,孟辉算是比较了解徐子充的人,两人关系也不错,所以他知道徐子充一直不大喜欢夏梦渔。

    “我没有讨厌她。”徐子充顿了顿,皱了皱眉说:“我是怕她。”

    “怕?”孟辉惊讶无比,疑惑地问:“我没听错吧?”

    “嗯。”

    “你怕她什么啊?她一个妹子,除了成绩好点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能让大哥你怕啊?“

    “她很危险。”

    “哪里危险了?”

    “哪里都危险。”

    范小乔远远地看到徐子充和校花下了楼。

    “这一层人多,我们去楼下的厕所。”范小乔抓着夏梦渔就跑。

    “跑什么?”

    “尿急!”

    范小乔追上徐子充和校花,两人果然是到高二的楼层去了。

    夏梦渔也终于意识到范小乔想做什么,不点破,跟她一起鬼鬼祟祟地跟过去,躲在墙后面偷看。

    徐子充和徐桑走得比较远,她们怕被发现也不敢靠近,所以根本听不到在两人在说什么。

    范小乔着急得很,夏梦渔倒是一脸淡定,只是眼神犹如两道冰锥子,恨不得在徐子充身上戳几个窟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