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42章 四十二章
    囍字扣好不容易被一颗一颗解开了, 却不想, 后面的一切却更加的一言难尽及苦不堪言。 www..

    本就是两个全然的陌生之人,却要在这一夜行这世间最为亲密之事儿。

    尽管早早便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却仍被这一**撕裂般的痛楚折磨的痛不欲生。

    二人没有过多的温存前缀, 没多过多的深情拥抚, 直截了当的便开始履行起了这晚的职责, 自然是一个疼的连连抽气, 一个痛的咬牙切齿。

    秦玉楼本就是娇艳在深闺中的娇娇儿, 历来被养得身娇肉嫩的。

    平日里甭说如此被人对待,便是稍稍崴了下脚,手指头被针扎了针眼,那都是要闹得整个院子簇拥上前, 争相查看的。

    更别说像现在这般,只觉得用炖物在身体里生生的给一刀一刀的捅出了无数道血口子来。

    她只用力的抓紧了身下的床褥,起先还只紧紧地咬牙忍着。

    然而随着他越来越快的动作,只觉得他就像块铜墙铁壁, 比千军万马还要猛烈, 她整个人都已支离破碎。

    她已疼的撕心裂肺。

    他却好似已渐入佳境, 只是紧紧地闭着眼, 仍握着她盈盈一握的纤腰,一言不发闷声驰骋。

    秦玉楼只紧紧地闭着眼,差点将要咬烂了那片饱满的烈焰红唇。

    随着他陡然加重的力道,她不由瞪大了眼,红唇不受控的张开了, 不由从嗓子里发出了嘤咛一声。

    声音有些痛苦、带着些呜咽、细啜,及一丝娇·喘。

    秦玉楼只觉得握着她瑶的那双大掌不由一顿,随即他捣鼓得却更急更快了。

    秦玉楼便再也忍不住,只呜咽抽气出声道:“疼,夫君,疼——”

    秦玉楼的声音本就酥软娇娆,此刻这一声,更是酥酥媚媚,妩媚多情,直令人骨软筋酥。

    戚修只觉得尾骨一阵发麻。

    然而一睁眼,却见身下之人媚眼如丝,妖媚含春,又见目光所至之处玉体横生,尤其是前头那一对硕大的玉·兔儿随着他猛烈的撞,只飞快的上下晃动。

    目光所至之处,皆是白花花的一大片。

    戚修双眼赤红,忙紧急停住。

    却是忽而紧绷着腮帮子,咬牙移过了眼,不敢多瞧。

    然而此刻他人正在兴头上,任凭往日忍耐力如何惊人,此刻,不多时,身已然发·颤。

    待身下之人稍作歇息,便又开始缓缓继续。

    然方一动,便又听到那道妖媚的声音,连声抽气呼疼,戚修本不欲理会,只想快些完事儿,却不料那秦玉楼只一脸委屈道着:“背···背疼···”

    戚修一愣,伸手一探,褥子下头一片凹凸不平,原来下头皆是事先塞下的红枣、桂圆、花生果儿,这会儿只蹭得秦玉楼的玉背一片泥泞。

    然此刻戚修箭在弦上,根本无暇估计其他,半晌,长臂一伸,只忽而将一侧喜被一把掀开,只搂着秦玉楼将人垫在猩红的被子上,然而一低头,脸一时不慎贴在了那片饱满柔软之上,又听到头顶连声抽气,娇·喘不止。

    戚修只绷紧了身子,腮帮子都将要鼓出来了似的,手掌只忽而一把用力的勒紧了身下的被子。

    半晌,只见他忽而用力的闭紧了眼。

    只将秦玉楼一把用力的翻了过去。

    待夜深人静之时,里头红帐香暖,而外头芳陵芳菲二人守在屋子外听着自家姑娘阵阵呜咽哭泣声儿,二人俱是心惊,唯有自家姑娘哭声似哑,却唯独听不到姑爷一丝动静,二人急得团团乱转。

    夜已深沉,大半夜了,连顾妈妈也连着来相看了几遭,听着里头的动静,不由皱着张老脸,无奈苦笑着:“今夜怕是遭罪了···”

    却说不知过了多久,里头的动静好不容易止住了。

    只见猩红的喜被上,秦玉楼姿势狼狈的趴着,脸微微侧向外头,面上一偏妖艳春`色,只见饱满的红唇微微轻启,呼吸羸弱不堪,长长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珠。

    她全身的力气放佛已被抽干了似地,似想要翻过身来,反而抖着手,竟一动也动不了,许是身子过于劳累,不多时,只见双眼渐渐发沉,竟就着这般姿势狼狈的昏睡了过去。

    而新郎此时却正立在了新房外吹着冷风。

    戚修只觉得浑身燥热,他本就是个喜怒无形,不露声色之人,这会儿却觉得心里头有些乱,方一闭上眼,脑海中皆是些个不堪入目的画面。

    他本是家中长子长孙,历来被严加管教,一言一行,一张一弛间皆不可有任何偏颇。

    不知过了多久,再一次睁开眼时,眼中已恢复了一派清明。

    戚修只又在外头立了片刻,适才进屋。

    见新妻只满身狼狈不堪的昏睡了过去,戚修垂着两侧的大掌紧了紧,适才稍作一番收拾,二人同寝而眠。

    第二日天还未亮透,秦玉楼便被迷迷糊糊的给唤醒了,睁眼间,秦玉楼只觉得自个置身混沌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到芳苓候在床榻前小声唤着:“姑娘,该起了···”

    好半晌,秦玉楼神色这才渐渐清明,这才缓缓的意识到这是哪儿。

    只忙抬眼四处搜寻,却见整个诺大的寝榻上唯有她一人。

    芳苓见状,忙小声禀告着:“姑爷···五更天便起了···”

    秦玉楼心下未松反倒是一紧,芳苓知她的心思,忙道:“姑娘放心,姑爷起时未曾吩咐叫起,想来是想让您多歇会儿···”

    秦玉楼垂了垂眼,忙问现如今什么时辰了,见时辰尚早,却丝毫不敢耽误,只撑着身子想起,然而身子却不由一软。

    清洗更衣之时,芳苓芳菲二人连声倒抽一口冷气。

    秦玉楼心中微苦,昨夜那一幕幕,压根不敢再回想。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打算一笔带过的,哎,感觉若是如此,怕是得遭全民讨伐了

    不敢开,好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