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38章 三十八章
    秦玉楼与秦玉卿因是待嫁之身, 整个春节多被拘在闺中不好在抛头露面, 其中秦玉卿更是被老夫人禁了足的,除了除夕团圆夜与大年初一露了面, 其余时刻基本足不出户。爱玩爱看就来网

    新的一年, 府中自然也有了新气象。

    且不说秦玉楼与秦玉卿两位姐儿今年将要被送出外, 另秦老爷高升, 袁氏将要添丁, 瞧着似乎样样皆是喜事儿, 唯有年前老夫人与那筱雅院的筱姨娘同时病了一场。

    好在老夫人静养了几日,慢慢的倒也好了起来,倒是那筱姨娘,因是个不受宠的妾氏, 府中又日益繁忙,关注的人并不算多,后来慢慢的也止住了动静,想来也是随着慢慢的好了起来吧。

    待翻了年, 年轻人便长了一岁, 而长辈们却随着又老了一岁。

    秦玉莲已经十五了, 也渐渐地到了说亲的年纪, 只二房一团乱,太太与那姝姨娘又彻底的撕破了脸,于玉莲的亲事到底有碍。

    再加上大房两桩不错的亲事摆在了前头,这热热闹闹的新年的,秦玉莲脸上虽带着笑, 到底藏了几分心事在里头。

    倒是步入了十四岁的秦玉瑶,瞧着倒是长大沉稳了不少,身子眼瞧着直往上窜,翻了年便长高了一大截,都快要到秦玉楼鼻尖处了,脸也随着长开了不少,面上的稚气渐渐地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微尖的下巴,及更加棱角分明的五官,活脱脱由个小花苞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秦玉瑶这个新春心情仿佛极好似的,难得整日笑眯眯的,便是对着那秦玉莲也怂起人来,也不如原先那般刻薄了,倒着实令人纳罕。

    原本每年过了十五,秦玉楼都得随着袁氏一道去连城外祖母家住上几日的,只现如今袁氏身子不便,秦玉楼又不便外出走动,如此,倒也省下来了。

    却说二月初,因着秦家底下并无适龄的哥儿,叔公家的堂兄秦烨初特意由京城赶来为她送亲,叔公秦勉兴去年被调调遣入京为官,现如今在吏部任职,任吏部郎中,官拜五品,品级虽不高,却处在要职。

    另戚家也派了一队侍卫随从过来亲自护送,护卫领队据说乃是戚修贴身侍卫,姓郑名凛。

    秦家提前十日便已将一应嫁妆物件装箱立册,一应备好,整装待发。

    时间越近,一日一日仿佛皆是数着过的。

    却说袁氏肚子已挺得浑圆,才七个月,俨然有种要突破肚皮的趋势,生怕里头的娃娃个头大,届时不好生产,现如今袁氏已不敢在多用一应补品了。

    其实身子倒不算胖,就光大了个肚子,瞧着怪吓人的。

    袁氏这几日整日脾气暴躁不说,还整日神神叨叨的,时常自言自语,又老爱忘事儿,譬如说上一回袁氏得了几件精致的首饰,只吩咐着往玉楼东送过去。

    却不想,那袁氏后头竟又连着吩咐了几遭,其实东西早早的便给大小姐送去了,袁氏总是绷着神经,一会儿问着“给楼儿那首饰送去没”,一会儿问着“东西都可收拾好了不成?知椿,你去瞧瞧,替我多盯着些”,一会儿又“楼儿楼儿”如何云云,每日不断重复上演。

    便是秦老爷瞧了,有一日忍不住开口问着:“夫人,可是放心不下楼儿?”

    袁氏听了一愣,随即只轻轻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道着:“分明已经盼了十多年了,却不想这日子越近,心里头反倒是越发堵得慌了···”

    袁氏说到此处,忽而双眼一红,忍不住哽咽道:“老爷,咱们不嫁了好不好,不嫁了不嫁了···”

    袁氏只忽而捏着帕子捂住了眼。

    秦老爷瞧见袁氏还跟个小孩似的,说红眼便红眼了,似乎有些想笑,然而使了使力,嘴角却如何都张不开似的,心里头忽而没来由的一阵伤感。

    秦老爷只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袁氏的肚子,将人轻轻地搂着,眼中似乎亦泛红了一片,然而嘴上却使力的笑着道:“说些什么荤话,回头楼儿又该笑话咱们了···”

    知椿见了,忙领着一应下人退下了,退下时不由又扭头瞧了一眼,只觉得可怜天下父母心,原来世间所有的父母,在此刻,竟都是一样的。

    二月初十,日吉。

    话说这日天才蒙蒙亮,秦玉楼便被不由分说的从被子里给一把挖了出来。

    这一回,秦玉楼难得没有赖床,双眼微微眯着,见整个屋子被照得通透发亮,眼睛眨了眨,脑子里虽还有些迷糊,倒也知道乖乖的起了。

    尽管外头还泛着黑,但是此刻这玉楼东却是灯火通明,只听到屋子外头正谈笑甚欢,似乎来了不少人。

    厅子里袁氏正在笑吟吟的招呼张罗着,以颜老夫人为首,喻老夫人、王老夫人等元陵城里头德高望重的几位老人家都齐聚一堂,秦老夫人作陪。

    屋子里,丫鬟们提着木桶,提着银盆,一趟一趟往里赶。

    沐浴、更衣,待换上了一身繁琐而沉重的嫁衣,秦玉楼只觉得自个就像是个木偶似的,被拉扯来拉扯去,末了,又被摁在了梳妆台前。

    颜老夫人亲自替她开脸,手中拿了跟双线红线动作熟稔的快速在她脸上拉扯着,秦玉楼被撕扯得眼泪都将要流出来了。

    颜老夫人却边动作利落的边搅着边笑吟吟的念叨着:“左弹一线生贵子,右弹一线产娇男,一边三线弹得稳,闺女胎胎产麒麟···”

    秦玉楼的脸被撕扯得生疼,只觉得眉眼朦胧,面目泛红。

    颜老夫人却是动作麻溜的往她脸上抹了一层又一层,涂了一遍又一遍,描了一次又一次,不知过了多久,这才停下了动作,却是忽而一动未动的瞧了她好半晌,只一连着赞了几个好。

    末了,颜老夫人只仿似有千言万语,最终只瞧着秦玉楼一脸复杂的道着:“好孩儿,你是个有福的,往后定幸福和美,定要好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更,明日白天尽量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