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35章 三十五章
    话说袁氏正在着手料理秦玉卿的亲事儿。

    而秦玉楼则在忙活陪嫁人选。

    芳苓芳菲二人跟了她多年, 她自然是想着她们二人能够随着她一道过去的, 可又觉得不好耽误她们二人。

    原私下也曾想替两姐妹挑选些个合适的去处,只秦家满是一水儿的女儿, 并无哥儿, 府中大抵皆是些个年长些的中年, 适龄的不多, 便是有, 也终究各有各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秦玉楼索性直接了当的与姐妹二人挑开了话, 哪知秦玉楼还未曾说起,两姐妹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也早早便准备好了说辞。

    只见芳菲急急忙忙说着:“姑娘,我跟姐姐誓死都是要跟着姑娘您的, 姑娘,您可千万别打什么旁的主意!”

    芳苓此番倒是难得没有教训芳菲说话不知礼数,大大咧咧,只沉吟了片刻, 亦是附和点头, 冲着秦玉楼一脸认真道着:“打从姑娘亲事定下起, 咱们便已跟家里头商议好了, 姑娘,反正您去哪儿,咱们姐妹就跟去哪儿···”

    秦玉楼听了说不感动定是假的。

    芳苓芳菲的爹,原本只是庄子上寻常些的杂役,负责果园的看守, 因着这些年两姐妹在府中得用,现如今已是秦家郊外庄子上的二庄头呢。

    便是现如今秦玉楼未曾替芳苓芳菲姐妹安排好去处,凭着他们家现如今在庄子里的声势,定也能为她们姐妹俩寻个不错的去处的,届时秦玉楼在为其添些嫁妆,想来定也是不差的。

    可是此番芳苓芳菲如此决绝,显然下了誓死追随的决心。

    秦玉楼看了一眼芳苓,又看了一眼芳菲,默了片刻,只难得一脸认真道着:“你们可要想好了,那里不是连城,可是千里之外的京城,此番一去,往后怕是···难得回了···”

    芳苓芳菲听了,二人对视了一眼,半晌,只见芳菲忍不住咬牙道着:“奴婢九岁起便跟了姑娘,这辈子,生姑娘的人,死也是姑娘的鬼,甭说姑娘去的是京城,便是刀山火海,奴婢定也要跟着您去的——”

    芳菲一副誓死如归的模样。

    秦玉楼莞尔。

    芳苓却是扭头看了芳菲一眼,忽而抬眼定定的看着秦玉楼的眼,轻声道:“我与芳儿打从庄子里出生起,便知将来定是要进府伺候的,其实那会儿入府时还小,心里头还满是忐忑不安,可是有幸分到了姑娘院里,旁的一道入府的小丫头都吃了不少苦,可姑娘您为人和善大度,奴婢姐妹二人跟在姑娘跟前没有受过一日苦日子,非但如此,奴婢深知奴婢家里现如今能有今日的造化,全是因着姑娘提点的缘故,能够跟在姑娘您身边伺候,是咱们姐妹俩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儿,咱们九岁入府,九岁之前,庄子里是咱们的家,九岁之后,秦家便是咱们的家呢,他日若是去了京城侯府,奴婢私底下便早已将那侯府当做是咱们的家了,只要姑娘不嫌弃,这一辈子,咱们姐妹俩都愿跟着姑娘——”

    芳苓向来稳重,难得瞧见她一口气吐露出这么多实心的话,说到情深意切之处时,竟也有些激动与红眼。

    秦玉楼见了微愣,半晌,只忽而一手拉着芳苓,一手拉着芳菲,也不扭捏,只笑着道着:“得了,这可是你们自个选的,旁边的姑且不说,但有一句你们家姑娘还是可以保证的,那便是有你姑娘一口肉吃,定少不了你们姐妹俩的一口肉汤喝——”

    秦玉楼一脸豪气。

    片刻后,话语微顿,又只笑眯眯道:“当然,还有一点,既然你们都早已将那戚家当做自个家了,横竖他日为你们二人在戚家安个家怕也不是个难事儿,届时甭管有什么心思可千万别藏着掖着,横竖记得,自有你们家姑娘为你们做主了便是——”

    芳菲听了神色忸怩,不过那双眼却是闪闪发亮。

    芳苓面色无任何异处,只瞪了那芳菲一眼,随即冲着秦玉楼幽幽道着:“皆说一入侯门深似海,侯门森严,现如今里头到底是个什么章程都还尚且不知,姑娘,咱们俩不急,便是果真有什么,还是待您往后做的了自个的主,咱们在说这些罢——”

    芳菲听了只噗呲一声笑出了声儿来。

    秦玉楼只瞪着芳苓,不由气乐了。

    好罢,要怪只能怪芳苓历来周全稳重,这一阵老听顾妈妈在跟前念叨着,未免随着一道对那侯府戚家的新生活开始进入了全程警戒状态。

    却说芳苓芳菲二人定下后,湘菱因着家中早早的便给她说了亲事儿,她的空缺由老夫人陪送的石榴顶上,另太太袁氏将她跟前得力的知湫姐姐送给了秦玉楼。

    袁氏原是要知椿陪送给她的,秦玉楼连连推了,袁氏这会儿有了身子,身边如何都得留个得力的,况且往后生了哥儿姐儿,更是片刻松懈不得,秦玉楼便主动要了知湫,袁氏又多送了个燕兰。

    知湫原先在太太屋里便是一等丫鬟的奉例,现如今还是一等,秦玉楼只将石榴的名字改作茹兰,与燕兰皆为二等。

    陪房的除了奶娘顾妈妈的陪同外,另还有守院的钱婆子一家,然后老夫人送了个经事儿的妈妈,袁氏送了一房看护及三个忠心耿耿的婆子,便是连厨房掌勺的薛婆子一家也随行陪送了。

    当然陪嫁庄子、铺子的管事儿另算,暂且不作多表。

    却说秦玉楼将此番颇为繁琐的陪房人选挑选得□□不离十之际,袁氏只与那刘家也商议得十之□□了。

    马上进入年底,腊月。

    刘家想将亲事在年前定下,袁氏却不想急于一时,她本身有孕,马上又是春节,春节一过,又得马不停蹄的将秦玉楼送走,着实太赶了。

    她只想待来年安安心心将秦玉楼的婚事料理妥当后,在开始着手庶出那位的。

    其实两家差不多算是定下了,只差下聘过礼,基本算作□□不离十了。

    却不想,便是仅仅只差了那么十之一二,也终归还是差了。

    秦玉卿的婚事步入了秦玉楼的后尘。

    起了变数。

    作者有话要说:  实在太困啦,稍微短了点儿,明天补上补上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