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26章
    确实公平。

    也确实算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两门亲事, 其实对秦家这样的家世来说, 都是上好的亲事,若是能够将其全部收入囊中, 自是最好不过了。

    只现如今两门亲事都落到了她的头上, 却只能择其一, 一个是日渐衰败但依旧显赫的侯门贵族, 一个家世清贫但未来却无可估量的读书人家, 确实令人难以抉择。

    其实薛家倒还好说, 毕竟还没有定下来,无论往后如何,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最要紧的却是那侯府戚家,人家都已经寻上门来了。

    其实事情说复杂也复杂, 说简单也简单,无非是嫁与不嫁的问题。

    按理说这门亲事本就是落在了秦玉楼的头上,若她乐意,自然便没了现如今这一系列糟心事儿呢。

    可若秦玉楼或者袁氏抵死不从, 便唯有另择她人, 这也是情有可原。

    而秦玉卿此人无论是相貌或者才情比之秦玉楼, 不见得比她差, 或者在大多数人眼中,怕是比她还要更胜一筹,元陵四美排名便是最好的例子。

    她唯一比不过秦玉楼的,怕也只有这庶出的身份了罢。

    而那戚家既然乐意低娶,且家族礼教严苛, 注重名声,一个是艳名在外的嫡女,一个是才情并茂且过继在嫡母名下的庶女,如何选择,怕也并不会为难。

    所以,老夫人这个法子确实乃是最为稳妥的万全之策,既能和睦的定下了秦玉楼与秦玉卿的亲事,同时又有望将戚、薛两家一并收入囊中,可谓是一举四得。

    并且决定权掌握还在秦玉楼及袁氏手中。

    秦玉楼倒不存在乐不乐意,关键只在袁氏。

    只依照秦玉楼对袁氏的了解,两个选择,袁太太此人怕是都不会同意吧。

    既不愿秦玉楼远嫁,也绝不同意将秦玉卿过继在自个名下。

    老夫人倒还算是有先见之明的。

    老夫人与秦玉楼祖孙二人歪在软榻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聊着,八月的天气依然炎热,渐渐地,秦玉楼只觉得双眼皮发沉,好像有些困了。

    那日,秦玉楼在老夫人院里小憩了一觉,又用完了午膳才走的。

    走之前秦玉楼只忽而一脸认真的讨教着,“依祖母的意,觉得楼儿该作何抉择?”

    老夫人眯着眼沉吟了半晌,这才看向她轻笑着:“卿儿虽聪颖,但性子有些偏执,不及楼儿通透豁达···”

    说罢,便再无多话了。

    秦玉楼听了愣了片刻,虽老夫人答非所问,但秦玉楼却好似乎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似的。

    秦玉楼想了一阵,忽而道着:“其实这明明是我的事儿,倒是无故殃及二妹了···”

    老夫人却是垂了垂眼,只轻声道着:“哪里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分明是咱们秦家的事儿···”

    秦玉楼也随着垂了垂眼,心道,都怪这场无妄之灾,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上赶在这个时候,这般想着,只抬眼看着老夫人幽幽道着:“横竖只是个口头之约,此事又过了这么些年,祖父也早已经仙逝,一切已无人对证了,祖母,你说,咱们若不推了这门亲事吧···”

    不知何时,老夫人却早已悠然的闭上了眼。

    秦玉楼:“哎···”

    待秦玉楼走到门口时,却又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又似幸灾乐祸的声音,只道着:“戚家前来提亲的人怕是早已经到了来的路上了···”

    秦玉楼一时不稳,差点摔了一跤。

    却说大房老爷与太太这场战争整整持续了三日,还依旧未有消停的趋势,若是搁在了往日,少则一两个时辰,多则一个晚上,准能和好。

    是以,这一回,整个府中上下事事皆是谨小慎微,生怕触了主子的霉头便不好了。

    同时,整个府上也差不多都打听到了,这两位主子闹得如此地步的缘由,原来是因着大小姐的婚事,据说,这一回连二小姐好似也掺和到了里头。

    于是,不明就里的下人们纷纷在猜测着,原来是二小姐想要抢大小姐的亲事,于是太太跟老爷吵起来了。

    至于为何没有传成是大小姐想要抢二小姐的亲事,这,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个作为被二小姐抢了亲事的大小姐此刻已经耐着性子等了三日,待那两位差不多快要冷静下来时,这一日待秦老爷当值回来前脚回到后院,秦玉楼扶着老夫人后脚也随着进来了。

    待老夫将话挑明后。

    难得秦老爷与袁氏二人都还算冷静,许是这两人这几日吵累了吧。

    只见袁氏眼窝都微微下陷了,眼下泛着一丝青色,一脸疲惫的模样,秦玉楼见了只觉得有些心疼。

    而袁氏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只面无表情的抿着嘴不说话。

    秦老爷却觉得这个提议甚好,这样,横竖无论选哪个,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只他下意识的往袁氏方向看了一眼,心中虽满意,但却未敢过多表露出来。

    良久。

    老夫人咳了几声,适才看向袁氏继续道着:“儿媳妇,我知这个决定令你为难了,只谁也没有料到竟会无故出了这样一门亲事,既然推脱不过,事已至此,咱们为今之计能够想出的应对法子也唯有这个呢···”

    老夫人叹了口气,似颇有些无奈。

    袁氏微微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秦老爷见妻子不说话,抬眼看了秦玉楼一眼,道着:“楼儿,此事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你以为如何?”

    哪知秦老爷话音将落,只见袁氏忽而愤恨的瞪了他一眼道着:“你问楼儿作甚,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些什么···”

    秦老爷只一脸悻悻道:“我就随口那么一问···”

    袁氏却冷冷道:“我看你是巴不得楼儿远嫁,这样便合了你的意了···”

    秦老爷摸了摸鼻子,颇为无辜道:“我哪里舍得楼儿,况且,现如今楼儿也不一定非得远嫁了···”

    秦老爷仿佛意有所指。

    袁氏只咬牙不吭声了。

    老夫人视线在他们夫妇二人面上略过,半晌,只复又咳了一声,道着:“若是有更好的法子自然最好,只现如今那戚家的人不日便要过来提亲了,咱们还是得提前决定好,好去与人家商议,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让人家看笑话了···”

    袁氏听了,沉默了良久,就在众人以为她仍旧不会理会之际,袁氏只冷冷的道着:“我会好好考虑···”

    顿了顿,似抬眼看了秦玉楼一眼,继续补充着:“关于过继的事儿···”

    老夫人,秦老爷及秦玉楼三人听了,纷纷诧异不已。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只以为自个听错了。

    就在几人回过神来之际,只听到袁氏忽而抬眼,目光一一从老夫人、秦老爷及秦玉楼身上缓缓略过,半晌,只不急不缓的道着:“不过,得要等到那戚家来了之后再说——”

    老夫人与秦老爷面面相觑。

    老夫人忙道着:“媳妇,你这是何意?”

    袁氏这才淡淡的道着:“母亲,您不必担忧,此事媳妇心中自有主张,定会料理好的···”

    说着,只垂了垂眼,又继续淡淡的道着:“横竖卿儿是庶出,即便是过继到了我的名下,也终究改变不了她是庶出这个事实,况且这过继乃是大事,是要择吉日过族谱的,戚家过几日怕是便要到了,咱们弄得这般仓促反倒是不美,倒不如大大方方的等着,到时双方坦坦荡荡的议亲便是,届时倘若当真定好了卿儿,在她出嫁前我再将她过继到我名下也不迟——”

    袁氏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随即复又补充了一句:“横竖这门亲事本就来的仓促,这也怪不得咱们家——”

    老夫人与秦老爷对视了片刻。

    老夫人只忽而眯起了眼,沉吟半晌,竟轻轻颔首着:“如此,那便这样罢···”

    事情既已定好,老夫人便要起身离去,秦玉楼扶着老夫人起身,却忽而眼尖瞧见那边袁氏脸色憔悴得吓人,只见一脸苍白甚是吓人,此刻,竟连站都有些站不起了。

    秦玉楼顿时心下一跳,只与秦老爷二人同时赶了过去,一把扶住了袁氏。

    “兰儿——”

    “娘——”

    只见袁氏一手扶着秦老爷,一手抓着秦玉楼的手,随即只忽而晕厥了过去。

    秦老爷只急得一阵乱喊着:“大夫,快去请大夫——”

    秦玉楼则颤着手扶着袁氏进了屋子。

    顿时整个屋子不由大乱了起来。

    一刻钟后,大夫匆匆赶来。

    袁氏思虑过重,身子虚弱,然后,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