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15章
    说说笑笑一整日,秦玉楼只觉得比查上一整日的账还要累得多。

    回去时,依旧是秦玉楼、秦玉卿与秦玉莲三人同坐在一辆马车上。

    秦玉卿话本就不多,秦玉楼亦是恹恹的有些无力,只眯着眼靠着在养神,倒是向来妙语连珠的秦玉莲这会儿倒是难得安静。

    是以,马车里一阵寂静无声。

    秦玉楼闭着眼,不知为何脑子里有些许凌乱,想到这日颜邵霆对她说的那番话,及那个推脱不掉的玉佩,心中难得有些烦闷不堪。

    又想到了宴席上,秦玉瑶说的那番话。

    秦玉瑶这日交到了个聊得来的朋友,叫做鸾儿,便是那位面生的贵夫人之女,原来那对母女便是福建巡抚提督陆鳌之妻女,也是颜府这日的上宾。

    传闻那颜老爷与巡抚提督陆大人曾乃是故交好友,颜老爷满腹经书,陆鳌则文韬武略,二人当年结识于赴京赶考的路途中,并一见如故,后二人分别娶妻生子各奔前程,便渐渐的失了音讯。

    自去年因着公务上的往来,便又渐渐地走得近了。

    据说那位陆夫人乃是京城高门之后,身份尊贵,母家乃是有着爵位在身的,乃是正经的雍容华贵之身。

    秦玉楼想到这日颜夫人对于那对母女的亲厚殷勤,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了然。

    忽而叹了口气,只觉得无趣的紧。

    只盼着速速回府,泡个澡好生歇上一歇,将这满身的疲乏清洗干净才好。

    却不想,回了府后,倒是还有着一场风波闹剧正在等着她们。

    马车才刚驶入了大门,还未到二进门,只忽而听到一阵雷霆暴怒的怒吼声远远地传来,只气急败坏的大喝着:“你这个黑心的毒妇,你还敢有胆回来,老子今天定要休了你个毒妇,滚,别拦着老子——”

    这一声怒气滔天的怒吼声正是秦家二老爷的。

    马车上的几人听了均是吓了一大跳,忙不迭下了马车。

    便瞧见那秦二老爷正怒火滔天的跨步而来,身后匆匆跟着三四个小厮,正一脸焦急劝慰着。

    秦二老爷暴怒下一脚将眼前的小厮踹了几丈远。

    姚氏见秦二老爷只板着一张脸,一副怒火滔天的模样,秦二老爷近年来身子微微发福,胖头圆脸,往日里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这会儿只见双眼猩红,整个人犹如阴森罗刹似的。

    姚氏瞧了顿时心头一跳。

    却依旧装作一副淡定的模样,还往前走了两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秦二老爷,忽而冷笑一声,嘴上不紧不慢的道着:“老爷这又是怎么呢,该不会是又吃醉酒了罢···”

    哪知姚氏话音刚落,秦二老爷忽而板着脸,随手一记巴掌便毫不犹豫大力抽了过来。

    姚氏猝不及防,被扇得一阵步履踉跄,只捂着脸,耳中阵阵轰鸣,好半晌还未回过神来。

    整个院子一片哗然。

    后一脚刚下马车的秦玉瑶恰好撞见了母亲被打,顿时尖叫了一声,忙跑过去一把扶着姚氏对着秦老爷大哭道:“爹爹,你这是做什么,你凭什么打母亲···”

    秦老爷瞪着猩红的双眼,连秦玉瑶也一并给恨上了,只对着秦玉瑶亦是一脸厌恶道:“打的就是这个毒妇,呵,凭什么?你问你这个烂了心肝的母亲做了什么好事?我今日不但要打死她,我还要休了她···”

    秦玉瑶被秦二老爷眼中的恨意给吓着了,见秦二老爷挥起了手掌,又要扇过来,只吓得立马跪在地上抱着秦二老爷的腿不断求饶着:“不要,爹爹不要再打了,女儿求求您了···”

    秦二老爷见秦玉瑶一脸哭哭啼啼,只一脸冷笑道:“有其母必有其女,你那个恶毒的娘定也教养不出个什么好女儿来,你若再松手,我便也连你也一块收拾了···”

    那边姚氏被身后的丫头扶着,这会儿子总算是喘过气来了,见秦二老爷如此对待她的宝贝女儿,脸上亦是涌现出一股恨意。

    只忽而一把用力的将秦玉瑶从地面上拉了起来护在了身后,只对着秦二老爷一脸冷笑道:“有什么冲着我来便是,别动我女儿,哼,想打死我,想休了我,那也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着,姚氏忽而伸出长长的指甲,往秦二老爷脸上用力的挠了一把,只见三个深深的血印顿时涌现在脸上。

    姚氏从来都不是个好惹的,只恨得对着秦二老爷又打又踢又挠,二人顿时扭打到了一起。

    只秦二老爷到底是个读书人,虽在力气上大了姚氏许多,但却始终做不出这般撒泼的举动,又加上身后四五个丫鬟婆子上前阻拦着,反倒是姚氏占了上风。

    秦玉瑶见了,只哭得喘不过气了,要上前去帮忙,秦玉楼忙将她给拉了出来。

    秦玉瑶失了分寸,忙扭头拉着秦玉楼的手病急乱投医似的一个劲儿的哭着道着:“大姐,爹爹历来最喜欢你了,你快去求求爹爹,你让爹娘别在打了,求求他们别在打了···”

    秦玉楼只将秦玉瑶搂得紧紧的,面上有些复杂。

    秦玉莲与秦玉卿二人一人原是被这样的场面给吓懵了,随即反应过来,只有些幸灾乐祸,可是看到秦玉瑶那副伤心欲绝的苦相,神色忽而微微顿住。

    倒是另一人则神色平静的立在了一侧。

    好不容易那头二人被人拉开了,一个鬓发微松,一个面上留着血,眼看两人均是红了眼,似乎恨不得吃了对方,仍是不依不挠,秦玉楼忽而大喝一声:“够了——”

    整个院子肃然一静。

    秦玉楼也不去看那二位的神色,直接走到了院子中,目光在四周扫视一圈,随即一脸淡淡的道着:“热闹都瞧够了么?”

    声音分明软软的,柔柔的。

    可是,躲在后头大树下,窗子下,屋檐下的一众丫鬟婆子却觉得一阵胆寒,瞬间纷纷躲没了影。

    秦玉楼便又对着那头急的团团转的管家道着:“贺叔,劳烦您将咱们秦家的大门给关严实了,省得让外头人瞧见了这般动静,不然怕是不出三日,咱们家这桩惊天地泣鬼神的罕事儿怕是整个元陵都该传遍了——”

    说着,秦玉楼这才不急不缓的转过了身子,对着那头二位淡淡的道着:“好了,二叔二婶,现如今没事儿了,你们二位可以继续了——”

    说着,只拉着秦玉瑶退居身后,四姐妹齐齐立成一条线,俨然一副静静充当观众的意思。

    “······”

    秦二老爷只面色胀得通红,咬牙板着一张脸,对着那姚氏怒目而视。

    而姚氏亦是恼恨交加的看着秦二老爷。

    只二人到底是停住了手。

    正在这时,后院的秦家大老爷及袁氏得了通报二人携手匆匆而来,见院子里乱作一团,只见姚氏鬓发凌乱,发钗松动,一脸狼狈不堪。

    而秦二老爷则更甚,脸上别扰的鲜血直流。

    大老爷与袁氏二人瞧了不由大惊,二人忙上前,一人去扶姚氏,一人忙去劝解二老爷。

    不多时,竟然连向来不理事事的老夫人给被惊动了。

    老夫人六十来岁,圆脸慈目,慈眉善目,穿了一身翔紫色的软绸面料衣裳,头上戴着同色绣花面料抹额,只将头上的满头白发梳理得一尘不染,仔细一瞧,只觉得那面貌十分面熟,原来与那二老爷如出一撤,二老爷的相貌分明随了老夫人。

    此刻正被一位老嬷嬷及一位大丫鬟搀扶着立在了台阶上,秦玉卿见状,忙走过扶着老夫人。

    老夫人见院子里闹得如此地步,视线在二老爷与姚氏面略过,不由气得咬牙道:“孽障,两个孽障——”

    二老爷与姚氏纷纷跪在了老夫人跟前。

    这会儿姚氏已经恢复冷静了,只冲着老夫人磕了个头道着:“媳妇失德,求母亲责罚——”

    秦二老爷听了却是恼羞成怒,直指着姚氏一脸恨意的道着:“你岂止是失德,你还善妒不能容人,你打压妾氏苛刻下人,你更是草菅人命,你这个毒妇,我再也容不了你呢——”

    姚氏听了却是抬眼淡淡的看着秦二老爷,神色平静的道着:“老爷说我善妒,何不说是自个风流好色,说我打压妾氏苛刻下人,何不说是妾氏下人不本分乱了分寸,至于说我草菅人命——”

    姚氏忽而一字一句道着:“这话老爷要慎言,可得拿出证据来,要不然,这么大的罪责,可没人敢认——”

    哪知秦二老爷听了,却是差点跳了起来,只伸着手指头颤抖指着姚氏,忽而红着眼道着:“你你你···证据,你要我拿出证据,好,你现在就跟我去姝雀院,你亲眼去瞧一瞧,姝娘这会儿正生死攸关,至今还躺在那里昏迷未苏醒,而我的儿子,我苦命的儿,我的儿啊——”

    秦二老爷忽然凄然惨叫一声。

    姚氏一愣。

    而原本还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秦玉莲这会儿只觉得双腿一软,嘴里喃喃的道着:“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