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13章
    且说秦玉楼随着那丫鬟走过了一方抄手游廊,又绕过了前头一片水榭,前头出现两条石子小径的岔口,眼见那丫鬟目不斜视的直接往右拐了。

    秦玉楼身后的芳苓见状不由轻声皱眉提醒着:“错了,往老夫人院里并非是走的这条道···”

    秦玉楼幼时时常在颜家玩耍,芳苓自幼便侍奉左右,对于颜家的庭院亦是十分熟悉,且方才正是从这条小径经过。

    那小丫鬟闻言,忙扭过头来,只对着芳苓及秦玉楼不慌不忙的道着:“回姐姐,回姑娘,今日府上设宴,前头人多眼杂,时有外男出入,奴婢经老夫人吩咐便特意领着姑娘由这条偏僻小道过去···”

    秦玉楼闻言却是忽而止住了步子,只与身侧的芳苓二人相视一笑。

    随即,秦玉楼只眯着眼盯着那小丫头勾唇淡笑着道:“这条小径哪里是通入老夫人院里的,待绕过了这片水榭,前头便是一座荒废的园子,那园子里可是偏僻无人的···”

    秦玉楼说罢,身侧的芳苓只板着一张脸一脸严厉的盯着那丫鬟质问道:“说,你究竟是何人派来的?欲带我家姑娘前往何处?”

    自家姑娘往日虽和善,但那也是因人因事而异的,姑娘此人平日里最是忌讳有人私下算计,倘若果真有人戏弄到了姑娘头上,别说姑娘,便是芳苓这一关也绝过不去。

    且女儿家家在外头行事本就应当稳妥周全,更何况这府里却是人多口杂,尤其是到了姑娘这般妙龄年纪,事事更加应当谨言慎行,稍有不慎,坏了规矩不说,怕更有甚者···

    更何况,此番姑娘名声在外,还是莫要出了什么岔子才好。

    这也是每回出府,太太及顾妈妈一而再再而三叮嘱过的事宜。

    这小丫鬟乃是这两年刚入府的,并不知秦玉楼与颜家的渊源,这会儿见眼前二人对府中分明十分熟悉,便已定是识破了自个话中的纰漏。

    这才有些慌张的回着:“姑娘,奴婢···奴婢并无恶意,姑娘只管放心随着奴婢来便是···”

    然而一抬眼,却见秦玉楼面上虽带着笑意,然而那双凤眼微微眯起,里头竟不由散发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这小丫鬟忙收回了视线,竟不敢与之对视,心中一时只有些纠结无措。

    半晌,只咬牙对着秦玉楼道着:“劳姑娘在此处稍等片刻,奴婢去去便来——”

    这丫鬟说完正欲转身,却忽而听到一道朗朗雄浑的声音道着:“不用了,你且先退下罢···”

    秦玉楼闻言,一抬眼,便瞧见一道身着身着湛蓝色窄袖对襟劲装的男子从前头石榴树后走了出来,只见那人身材颀长挺拔,剑眉膺目。

    又见他满头长发被高高束起,双手双脚袖口裤口亦是被束的紧紧的,浑身充满着英姿飒爽、气度雄浑之气,与时下元陵城中擅长吟诗作画的白面书生有很大不同。

    秦玉楼瞧了似乎并不惊讶,或者,打从走到这条分叉道口时,便已然料到了。

    只见到了故人到底是欣喜的,秦玉楼只微微扬着唇,朝着来人轻轻的唤着:“颜大哥···”

    那小丫鬟见了来人,面色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忙朝着来人唤了声“大少爷”,便一溜烟的跑了。

    颜邵霆几步迈了过来,只走到秦玉楼跟前两三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眉眼始终带着笑意,双眼只不错眼的看着秦玉楼。

    半晌,只欣喜开口道着:“楼儿妹妹,两年未见——”

    说着,双目又由上往下将秦玉楼细细瞧了一遭,只微微勾唇道着:“楼儿长大了···”

    他的目光大大方方,俨然一位兄长打量妹妹的目光,丝毫不令人反感抵触。

    秦玉楼亦是学着他,视线上上下下的将他来回打量了一遭,半晌,只不由弯了眼,学着他的口气道着:“两年未见兄长,兄长亦是——”

    秦玉楼勾了勾唇:“越发英武不凡了···”

    颜邵霆年长秦玉楼两岁,自幼不喜读书,喜爱舞刀弄枪,于两年多前前往京城,寄居舅家,随着跟随在舅舅跟前行事公干。

    去时还是位偏偏英俊的俊公子。

    回时,只觉得,黑了,结实了,倒也愈加的英武沉稳了。

    秦玉楼身后的芳苓忙对着颜邵霆福了福身子,颜邵霆对其颔首,随即,又很快将目光投放在了秦玉楼身上。

    见秦玉楼还似心中挂念的那般调皮古怪,眼中不由变得越发溺宠。

    又见秦玉楼现如今身子张开了,脸也张开了,只耀眼的令人移不开眼,颜邵霆面色不由微微失神。

    不过很快掩饰住了。

    只轻咳了一声,随即笑着:“楼儿也是越发的···好看了···”

    说着,余光瞧见楼儿身后的芳苓似有些担忧,左顾右盼,生怕被人给撞见了去。

    颜邵霆只笑着对秦玉楼道着:“此处早已打点妥当,这会儿不会有人过来打搅,楼儿放心···”

    顿了顿,又开口道着:“今日本是不便与你会面,原是打算明日一早便去府上拜访伯父伯母的,只方才隔着池子,远远地瞧见似楼儿独自坐在凉亭里,你我两年未见,兄长委实有些挂念楼儿了,这才忍不住将你请来,想见一见你···”

    颜邵霆乃是前日半夜里赶回来的,原本昨个便要去秦家拜访,只第二日府中要设宴,府中忙碌不堪,被颜夫人拘着在府中帮衬。

    如若不然,怕是昨个便能见着了,颜邵霆心想。

    这话一听,听在秦玉楼耳中只觉得过于亲近暧昧,然而打小这颜邵霆便对秦玉楼关爱有加,那时,秦玉楼只觉得往后自个定是要嫁给眼前之人的,便也乐意与之亲近。

    只现如今。

    还是与原来一般无二的亲近话语,此刻,听在秦玉楼耳朵里,却忽而觉得隐隐有些不同了。

    秦玉楼眉头不由轻轻皱起,抬眼间瞧见此刻颜邵霆眉眼间的笑意,想着他怕是还一无所知吧。

    不知为何,秦玉楼心里头微微酸涩,半晌,只撑着笑颜道着:“好了,这会子已经瞧见了,总可以了罢···”

    “你啊···”颜邵霆见秦玉楼一副要轰人的模样,一时哭笑不得。

    随即,心中又微微一动。

    只忽而探着大掌,似乎想要摸一摸秦玉楼的脑袋,然而手方抬到了半空中,便见秦玉楼身子微微顿住。

    颜邵霆微愣。

    这才想起楼儿现如今已经长大了,如此动作,怕是有些不妥了。

    又见秦玉楼身后那个小丫鬟一脸虎视眈眈的盯着他,颜邵霆不由失笑,只忙握拳收了回来,却是置于唇边轻轻咳了一声,随即对着秦玉楼道着:“为兄还有两句话想与楼儿说,说完,为兄便派人送楼儿回罢···”

    秦玉楼闻言,犹豫了一阵方微微颔首,又见颜邵霆看了身后芳苓两眼,秦玉楼扭头冲着芳苓点了点头。

    芳苓退下后。

    颜邵霆复又往前迈了小半步,只将秦玉楼细细的瞧了又瞧,打小便知这丫头生得好,只他当年走时,面上还隐隐透着些许稚气,却不想不过两三年的时光,竟然出落得如此花容月貌了,竟直夺人心魂。

    颜邵霆面上微呆了呆,随即,只笑着:“楼儿总算是长大了,真好···”顿了顿,又温柔道着:“楼儿可知,为兄此番回来是为何事?”

    见秦玉楼面色微愣的看着他,颜邵霆向来英武的面上难得有柔和了几分,只轻声道着:“母亲已应许为兄,待锦儿出嫁后,便可着手咱们俩的事儿呢,当年你还小,可现如今你总算是长大了,楼儿,我很高兴,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颜邵霆说着,一时忍不住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话说当年颜邵霆去京城之前,两家就在着手商议着二人的事呢。

    只一来这颜邵霆去得匆忙,这二来两人到底年纪还小,却不想,一直拖到了现如今。

    秦玉楼双目微闪,见颜邵霆如此欣喜,而自个面上却如何都笑不出来,秦玉楼心中叹了口气。

    正欲隐晦提及一二,却又见那颜邵霆忽而从胸口摸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秦玉楼手掌心。

    颜邵霆抿嘴笑道:“这是为兄在京城的朋友送给咱们俩的礼物,楼儿,你且收好···”

    秦玉楼往手心一瞧,只见乃是一块温润通透,无一丝杂质的白色玉佩,方一触摸,便知乃是一块上好和田玉,玉佩被打磨成精致半心形。

    秦玉楼早早便留意到颜邵霆腰上缀着的那块玉佩,此刻见这两枚乃是一模一样,秦玉楼顿时心下一跳,忙推脱道着:“这我如何能要?”

    颜邵霆笑道:“如何不能要,楼儿打小得为兄的东西还少么?”

    说着,一眼又一眼,好生将秦玉楼打量了好几遭,这才对着秦玉楼道着:“好了,楼儿不便久待,为兄这便派人送你过去···”

    说着,只对着身后摆了摆手,方才消失不见的那名丫鬟又不知打哪儿麻溜的冒出来了。

    然,颜邵霆见秦玉楼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忽而心中一动,只轻声道着:“楼儿,等着我···”

    秦玉楼听出他话中的柔情眷恋,不知为何,心中一软,半晌,只忽而一脸认真的对颜邵霆道着:“婚姻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枚玉佩我暂且替兄长保管,若是将来它属于我,我便永远留着,若是他日它并不属于我,我届时自当归还给兄长···”

    颜邵霆一脸自信满满笑着道着:“好——”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目前为止,男主已经出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