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12章
    秦玉楼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见身侧芳苓芳菲几个亦是在左顾右盼,四处搜寻。

    秦玉楼眉头轻皱起。

    忽而听闻那道温润却夹杂着些许窘迫的声音复又响起:“小生···小生在这里···”

    芳苓闻声忙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子去,不多时,只见芳苓忽而厉声道:“你乃何人?”

    “小生···小生姓薛名钰,字子渊,元陵人士,乃是刘家刘秉珅的表兄,小生家住在城南洪兴街清水巷成衣铺子后头的薛家,家中尚有老母及幼妹一家三口,今日···今日是随着表弟一道登门参宴的,小生···小生···”

    只见那人急急忙忙的回着,只越说越急,到最后竟然开始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

    芳菲瞧了忍不住低声笑出了声儿,只刚出声忙捂嘴止住了,见芳苓瞪眼瞧了过来,芳菲忙止住了笑。

    随即调整了下神色,板起了脸,装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接着芳苓的话冷冷道着:“谁问你这个呢?是问你如何出现在了这里,这里是女眷设宴的地方,你难道不知道么?或者——”

    芳菲忽而眯着眼,一字一句道着:“你趁着这旁若无人之际,偷摸着寻到了到了这里,竟还敢私自唤着我家小姐的名讳,说,你到底是有何居心?”

    那人闻言一慌。

    忙白了一张脸慌慌张张的道着:“姑娘莫要误会,小生绝无他意,小生方才是恰好经过此处,见姑娘在此,此番过来是···是特意来与···与秦···秦姑娘致歉的,小生并无唐突姑娘的意思,还望姑娘见谅···”

    这位姓薛名钰说这话时,一直双手作揖的垂着眼,双眼未曾乱瞟,瞧着倒算是老实可欺。

    芳苓芳菲二人闻言不由对视了一眼。

    一直背对着坐着的秦玉楼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转过了身子。

    这才瞧见亭子下嶙峋假山旁竟立着一名十七八岁的白面书生。

    只见此人面白唇红,眉长目秀,穿了一身半旧不新的浅蓝色长衫,腰上挂着一块白色玉佩,身上再无其他装饰之物。

    又见衣裳袖口领口似浆洗得发了白,但全身从头到脚收拾得干净整齐,瞧着倒也令人舒适。

    微微低着头,神色似有些紧张。

    秦玉楼瞧了两眼,随即神色淡淡的问着:“你我并不相识,因何致歉?”

    秦玉楼的声音温柔如水,呢喃软语,只觉得酥软人心,余韵绕梁。

    薛钰听了,只觉得心中酥酥麻麻,胸口一下一下砰砰直跳得厉害。

    下意识地忍不住抬眼瞧了一眼,随即心口一跳,面上蹭地一下红了,便是连脖子、耳尖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了一片。

    芳菲瞧了想要不敢笑,一直强忍着。

    薛钰忙低下了头,垂得低低的,面上似有些无措。

    半晌,只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的道着:“秦···秦姑娘···小生···小生委实唐突了···”

    顿了顿,见秦玉楼与他说话,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只忙道着:“其实这一年多以来,小生只觉愧对姑娘,心中一直是寝食难安,今日得以见到姑娘,小生是真心实意的过来与姑娘致歉的···”

    说到这里,语气略微停顿,似有些难以启齿。

    半晌,只咬牙一脸羞愧的道着:“前年在王家有幸得以见过姑娘一面,姑娘仙姿玉貌一时令小生惊为天人,便忍不住私下偷偷临摹了一副姑娘的画像私下珍藏,岂料被我那几个胡闹的友人发现,这才引得——”

    薛钰说到这里只忙朝着作揖,又是愧疚,又是羞愤道着:“若非小生如此鲁莽,心思如此不洁,姑娘的名声也不至于···总之一切皆是小生的错,小生真是妄为一个读书人,真是白读了那圣贤书,小生愧对姑娘,亦是悔不当初——”

    那薛钰话音将落,便见芳菲一脸咬牙切齿道着:“原来那人是你——”

    顿了顿又厉声道着:“咱们姑娘乃是世家千金,自幼知书达理、品行端庄,竟被你这个无耻书生害得名誉扫地,你竟然还敢背着私藏咱们姑娘的画像,当真是龌蹉至极,你现如今三言两语的一声道歉,便可挽回咱们姑娘的名声么?如此轻而易举的便想要讨得咱们姑娘的原谅,你简直是白日做梦——”

    芳菲直气得火冒三丈,她曾私底下骂骂咧咧过好多回了,却没想到此刻竟被逮住了,自然得以泄心中之愤。

    薛钰听了,脸一时白一时红的。

    半晌,只一脸无措的道着:“小生自知皆乃是小生的过错,不敢求得姑娘原谅,只是···只是如若耽误了姑娘···”

    说到此处,薛钰只飞快的抬眼瞧了秦玉楼一眼,双手只用力的抓紧了两侧的衣裳。

    结结巴巴的道着:“小生明年秋闱便会赴京赶考,若是姑娘因着小生的过错误了终身大事,待···待他日···小生愿意负责···”

    芳菲听了简直是气乐了。

    忍不住一连往前走了几步,一脸轻蔑的低头俯视着下头的薛钰一脸讽刺道着:“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罢,竟然还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那薛钰听了如玉的脸胀得通红。

    秦玉楼唤了声“菲儿”。

    又淡淡地道着:“休得无礼···”

    芳菲扭头唤了声“姑娘”。

    见了秦玉楼的脸色,便立马退了回来,乖乖地回到了秦玉楼身后。

    只仍是忍不住用两眼不甘的瞪着底下的那人。

    秦玉楼往前走了一步,看了一眼下头的人,面上倒是未曾有过多的神色,只沉吟了片刻方道着:“若非今日公子特意前来道明前因后果,我原也不知此事乃是因何而起,此番公子勇于承担,实乃勇气可嘉,且听公子所言,亦乃是无心之举,既无心,且事已至此,且刘夫人与家母又乃是故交好友,小女子便也不好在做追究了,只公子乃是读书人,定知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望公子他日所作所为还须谨慎从事的好——”

    薛钰起初听了秦玉楼的话心中一松,随即,心又被揪得紧紧的。

    但渐渐的,见秦姑娘字字珠玑,入情入理,心中羞愧的同时又止不住越发的仰慕。

    只一脸义正言辞的道着:“姑娘宽宏大量,小生感激不尽,他日定当谨言慎行,不敢再有辱圣贤了···”

    秦玉楼点点头,随即淡淡的瞧了一眼身侧的芳苓。

    芳苓会意,忙上前一步对着下头之人道着:“此处乃是后院女眷设宴之所,公子所处此处委实不妥,若是让旁人撞见,怕是···”

    那薛钰听闻忙道着:“小生明白,小生这便速速离去···”

    说着,蠕动了下嘴唇,好似还有话想要说,半晌,到底是忍住了,只朝着秦玉楼又深深地作了揖,语气郑重道着:“姑娘保重——”

    然话音将落,却忽然听到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秦玉楼心中一突,身侧几人亦是有些慌乱的转过身来,身后芳苓芳菲归昕三人纷纷于秦玉楼身后站成一排。

    转身,却瞧见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走到了凉亭处停了下来。

    众人心下一松。

    那丫鬟倒是目不斜视,只朝着秦玉楼一脸恭敬的行礼道着:“秦姑娘,老夫人有请姑娘过去一趟···”

    秦玉楼心中有些疑惑,方才不是刚从老太太那里过来的么?

    然瞧着这丫鬟有些眼熟,却乃是老太太跟前的丫头没错,秦玉楼便也没多想,便朝着那丫鬟点了点头,道着:“好···”

    说着,只又随口道着:“苓儿随着我来,芳儿归昕留下,若是待会二婶及各位妹妹问起,好通告一声···”

    几人忙应下。

    秦玉楼领着苓儿随着那丫鬟出了这片花海园子。

    秦玉楼刚走后,芳菲归昕二人忙不迭转身,却见身后早已空无一人,二人不由傻了眼了。

    却说那薛钰见人来了,怕被人瞧见误了秦玉楼的名声,忙不迭伏下了身子,连爬带摸着从地下一片荆棘中偷偷的匍匐到了假山后头。

    又躲在假山后悄悄张望了片刻,见未曾被人撞见,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他乃是个读书人,这一日之内,做尽了这偷摸之事,心中只有些不大自在,此刻衣裳上、头上、鞋子挂满了荆棘草屑,委实有些狼狈不堪。

    又隐约觉得手心阵阵发疼,一瞧,原来方才情急,竟被花草荆棘挂了一道长长能干的口子,薛钰忙低头吹了一口。

    然而心中却想着方才一幕幕,面上却不由自主的傻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薛钰:俺头一个出场哦

    男主(白眼):弱爆了

    薛钰:虽然有些羸弱不堪,但好歹也是头一个出场一雄性···

    各位看官,小生这厢有礼了(弯腰作揖得意笑)

    男主(眯着眼):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