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秦夫人 姀锡 > 第11章
    “可是楼儿来了,快,快过来让老婆子我好生瞧瞧···”

    颜家老太太得知秦玉楼来了后,甚是欢喜。

    秦玉楼忙去给老太太请安问好,老太太一直拉着秦玉楼的手不撒手,直像见了自个的宝贝孙女似的,爱的不得了。

    屋子里的夫人瞧了此番情景面色不免显露些深意,见这颜家待这位秦家大小姐如此厚爱,外头那些个传言怕皆是些个谣言吧。

    倒是那位贵太太瞧了瞧秦玉楼,又瞧了眼自个身侧的女儿,眼中若有所思。

    颜夫人瞧了那位贵太太一眼,面上似有些尴尬,随即,只忙笑着道着:“瞧瞧,咱们楼儿多讨人欢心,甭说咱们家老太太疼爱,便是连我也委实是喜爱到了骨子里,打小便将楼儿当作亲闺女似的看待,小时候便要认作当干女儿的,只她那个娘啊,说生怕我将宝贝女儿给抢走了,硬是不许,还说我若是喜欢,自个再生去,列位瞧瞧,哪有这样小心眼的娘啊···”

    颜夫人打趣着,众人便也纷纷随着笑了。

    只是,这一回,众人心里皆跟明镜似的。

    满屋子说笑着,这秦玉楼一时倒是成了话题的中心。

    不多时,又有客人到访,见客人都到齐了,众人便移到外头院子去赏花。

    颜家后院有一条花海长廊,里头各类名贵花卉,闻名整个元陵。

    还是前任知州留下的,众人历来皆知前任知州是个爱花惜花之人,不爱金银钱财,唯爱此等风雅之物,非但爱花,也爱惜人才,每每设宴与府中,爱约三两友人,吟诗作画,乃是一个颇为高雅风趣之士。

    长此以往,这片花海长廊便成了元陵一道风雅之处。

    说是花宴,众人明面赏花,左不过是借着此类宴会,攀些关系,拉拢结交罢了。

    诸位小姐们聚集到了一处,列位夫人们一处,小姐们欢快的聊天,夫人们则各自不漏痕迹暗自观察着。

    远处,隔着诺大的荷花池,另一头颜家大少爷在凉亭宴请诸位公子少爷,因着隔得远,只依稀能够瞧见些个模糊的人影,倒是那头甚是热闹,怕是在斗诗作画罢,时不时传来阵阵拍手叫好声,引得这边诸位小姐时不时偷偷瞧了过去。

    只委实离得有些远了,只能瞧个大概,怕是得甚是相熟之人才方能辨别得出来罢。

    这江南之地风气开放,男女之间虽有忌讳,倒远不如京城那般严谨。

    此刻,各家小姐三五成群,或随着一道赏花,或坐在一块欢快的说着话,聊着元陵风趣之事,聊着时下流行的发饰衣裳款式,聊着近来这元陵城中名声大噪的诗词歌赋,大抵皆是些元陵女眷,皆是些个相熟之人。

    秦玉楼因陪着老太太多说了会子话,晚来了几步。

    此刻见热络的秦玉莲正与三四位小姐围在一块一块聊得甚是欢乐,这秦玉莲虽是庶出,但向来嘴甜,倒是很会哄人,这些年倒也结交了交好之人,只那几人皆有些面生,怕并非显贵出身。

    而秦玉卿与喻可昭二人正坐在一块吃着茶,这喻可昭乃是元陵四美之一,排在第三位,秦玉卿之后,秦玉楼之前,生得温婉甜美,嫣然可人,与秦玉卿关系素来交好。

    倒是秦玉瑶那片刻闲不住的小丫头,一时不知道野哪里去了。

    秦玉卿这两年甚少露面,她的两位手帕之交,一位前两年举家搬迁去了京城,一位乃是王员外家的王婉君,今日不知缘何未曾来,方才瞧见了王夫人,但因着人多,还未来得及想问。

    余下的这些,大部分皆是些老相识,但均已多年未曾相交了。

    她此刻反倒是成了落单的那一人。

    饶是如此,秦玉楼一露面,仍是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也有人上前与她客套打招呼,有人则远远地看着她并未曾上前,其中不乏有些这两年发迹的家族,许是对她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罢,这会子便随着背后小声议论纷纷···

    这两年秦玉楼人虽不在江湖,但江湖却处处皆是她的传说,因着传来传去,风向未免变了味,众人的态度便有些耐人寻味了起来。

    众人瞧着她的身姿,那一颦一步间,一举手一投足间,风华尽显,且不说容貌如何,便是仅仅那么一个身姿背影,皆令人神而往之。

    然而有人觉得那施施然间,姿态卓越,气度优雅不俗,而有的人则觉得果然应了外头那名声,搔首弄姿,卖弄风情,试问哪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走起路来那细若杨柳般的腰肢能够扭成那样的。

    秦玉楼道不甚在意,只大大方方的笑着坐在凉亭一角吃茶赏花。

    颜明锦到底是这场宴会的主人,见她落了单,便过来与她说着话,二人聊了会宴会,又聊了会各自近况,秦玉楼吃了口茶,便随口问着:“颜大哥是何时回的元陵···”

    颜明锦听她主动提及兄长倒是有些诧异,只微微眯着眼瞧了秦玉楼一眼,见秦玉楼语气稀疏平常,颜明锦斟酌一番,回着:“兄长是前日由京城赶回来的···”

    秦玉楼笑了笑,道着:“此番定是特意回来护送姐姐嫁去京城的罢···”

    颜明锦听到她的打趣,只无奈瞪了她一眼,许是此番将要远嫁,期待的同时也终归有些惆怅若失,这会儿见了秦玉楼满面笑意,好似又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日,那会儿颜明锦与秦玉楼二人可谓是亲密无间。

    只后来因着她早早定亲了,便被拘着不让轻易出府,后又加上母亲有意无意的阻碍,倒渐渐地疏远了些。

    颜明锦心里觉得有些遗憾,抬眼看了看秦玉楼,犹豫一番,忽而道着:“兄长此番归家,一来是为了送我去前去京城,这二来嘛,兄长也到了年纪,母亲怕是要为兄长···”

    颜明锦话语顿了顿,后面的内容一目了然。

    秦玉楼倒是半点不显诧异,只微微皱着眉,佯装一脸无奈道着:“哎,看来,又得备一份大礼了···”

    说着看着颜明锦一脸生无可恋的道着:“姐姐这份礼便要去了妹妹好几年的奉例,这次颜大哥怕是也少不了,妹妹好不容易存了点私房银钱,可悉数都让你们俩兄妹给讨了去···”

    颜明锦看着秦玉楼,一眼又一眼,心中甚是复杂,嘴上却是笑骂着:“好你个吝啬鬼,怎地还跟小时候似的,再者,你小时候可是得了兄长不少稀罕物,这会子也该到了还回来的时候了···”

    小时候颜家兄妹俩得了什么好东西,秦玉楼瞧见了便睁着双水汪汪的眼,嘴里甜甜的唤着颜家哥哥,颜邵霆便巴巴将东西递了过去,末了,似乎还要将颜明锦手中的一并夺了给她,往往这些东西皆是有去无回了。

    是以,颜明锦但凡得了什么稀罕物,皆是躲着她走。

    只这会儿想起了这些年少往事,不知为何,竟忍不住轻轻地叹了透气。

    秦玉楼瞧了,复垂眼又吃了口茶,只嘴上始终带着笑,当做未曾注意到。

    这边二人说着话,不多时,那头喻可昭与秦玉卿二人也一道过来了。

    众人一瞧这元陵四美竟齐聚一堂了,不由纳罕。

    虽说这元陵人士已将四位美人位列排序,但这各花入各眼,每人鉴赏喜好不同,怕是对于这排序皆各有微词罢。

    不过终究皆是仙姿玉貌,美若天人准没错了。

    本以为这四美共处,会有一番暗潮涌动,倒未曾料到局面甚是和睦安宁。

    喻可昭是特意过来邀请她们二人一头到前头去赏花的,只这日天气有些闷,秦玉楼有些恹恹不得劲儿,喻可昭深深瞧了她一眼,倒并未勉强。

    颜明锦乃是主人,自然陪同。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去了。

    凉亭里人少了,芳苓不由凑了过来,低声问着:“姑娘,可是乏了···”

    秦玉楼漫不经心道着:“好长时日未曾出府,果真有些不甚习惯,不过这会子吹了些凉风进来,倒也显得心里舒畅些了···”

    芳菲在身后捂嘴笑着:“姑娘是闻不得那熏人的脂粉香罢···”

    芳苓重重的咳了一声,芳菲立马止住了笑。

    身处在一片花海之中,偶尔飘来一阵凉风,从荷花池对面又时不时传来一阵热闹的笑声,闭着眼,闭目养神,倒也显得有几分雅致。

    只正在这安谧之时,忽而听到一道男子温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了,似有几分紧张又有几分激动的唤着:“秦···秦姑娘——”

    秦玉楼嗖地一下睁开了眼。

    目光所至之处,竟了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