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9.第九次被攻略:
    陆见晏被叫家长的理由,当然不可能只是因为他在打架现场吃瓜看戏,但具体是什么,陆见晏并不知道。他和其他两方家长一起离开了园长办公室,家长们带着孩子离开,陆见晏则在助理的陪同下在长凳上喝果汁,楼小胖在离开前还特意安慰了陆见晏几句。

    “不要怕,没事的。”小胖子在和家长斗智斗勇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他握拳对陆见晏做个了fighting的动作,“关键时刻就哭,知道吗,往死里哭!他们肯定会心疼的!”

    陆见晏虚心受教,暂时决定放下一切总裁包袱,因为这个年纪的妈妈真的很可怕!

    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内,坐在办公室里继续看视频的陆妈妈,表情越来越凝重。两鬓为了凹造型而特意留出来的卷曲刘海,看上去都带着肃杀的味道。

    当然,这是陆见晏的儿子滤镜,现实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可陆见晏就是觉得大事不妙。当陆妈妈从里面出来时,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每一声都像是敲打在陆见晏心头的鼓点,让他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陆妈妈面上强装无事,硬生生对忐忑不安的儿子挤出了个再假不过的笑容,并用从没有过的温柔语气道:“我们回家吧,晏晏。”

    陆见晏当然毫不意外的害怕啦!

    求速死!

    拒绝慢刀子杀人!

    可惜,既然女强人陆妈妈打定了主意,那她就一定会倔强的保持住这个劲头,春风化雨,轻声慢气,吓的全家晚上都没有吃好饭。

    也不对,这么说不够严谨,应该是除了还在吃奶的陆弟弟以外的全家,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惊吓。

    在陆见晏当晚拒绝爸爸妈妈的帮助,想要自己独立完成幼儿园手工课的作业时,陆妈妈的担忧达到了巅峰。她开始在儿子房间前来回踱步,又抢走了管家的工作,借着送水果、送点心、送饮料的名义进进出出了好几回,和儿子谈天谈地谈心情,但就是不管陆见晏怎么假装□□的询问园长为什么找她,她都只是十分敷衍的说没事。

    最终,陆妈妈还是被看不过去的陆爸爸搂着肩膀给带走了。

    陆见晏却没有松气,反而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果不其然,陆爸爸再一次独身折返,探身进来。一手抓着门把手,一手依着门框,这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穿着笔挺衬衫的男人,明明应该是衣冠败类的类型,咳,至少是儒商的感觉,但偏偏能比妈妈还要唠叨。

    “我今天过的很开心,幼儿园很好,小朋友很好,老师也很好,我有乖乖吃饭,还喝了果汁奶昔。以及,爸爸,我也爱你,晚安。”

    不等陆爸爸问,陆见晏就已经用一连串的日常格式化回答打断了对方。

    可即便如此了,陆爸爸依旧有本事补充:“隔壁邻居好像要搬回来住一段时间,所以最近大概会有很多陌生人进进出出,你要乖乖的哦。”

    “知道啦。”陆见晏很无奈,他并不觉得那些陌生人会造成多大的危险。

    他们家及附近的人住的都是那种半山别墅,是b市比较老牌的富人区,以拥有独立的邮政编码、依山傍水的城中城而闻名海内,网球场、游泳池这种标配就不说了,大部分人家还各自拥有一个小型的私人园林,视野开阔,极重**,有的甚至还有停机坪(直升机)。总之,邻居相隔的其实都十分的遥远,理论上并不存在什么互相打扰的情况。

    陆爸爸不死心,继续扒着门框道:“据说邻居家也有一个和你同龄的小男孩哦,我可以试着联系一下,给你们安排个play date什么的,说不定你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陆见晏对此不置可否,因为就他所知,他甚至不记得隔壁住过谁,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看来他注定和那个小男孩当不成朋友了。

    ……

    第二天一早,陆见晏就自己穿好了衣服,提前老老实实的坐到了欧式的餐桌前,等着全家人一起吃饭。小孩子一般最讨厌的就是吃饭了,陆见晏小时候也不例外。

    长大后不知道有多后悔。

    所以,陆见晏决定趁着无论怎么吃都不用担心会变成一块腹肌的年纪,争当一列火车,狂吃狂吃狂吃。

    但这样的表现,在陆妈妈看来却是儿子又一次与众不同的严以律己,今天竟然没有衣服穿到一半就在床上再次睡过去,这怎么能行?!(陆见晏:恩?)陆妈妈隐晦又忧虑的注视如影随形,但却始终不敢靠近,好像陆见晏是一件多么易碎的精美瓷器。

    陆见晏暂时没什么让妈妈变得正常起来的好办法,只能选择去幼儿园避风头。

    在依次亲吻过爸爸、妈妈和姐姐后,陆见晏就头也不回的背着小书包上车了,至于被陆妈妈抱在怀里、正猛嘬奶瓶的陆弟弟,陆见晏连个眼神都欠奉。毕竟他目前还和他弟弟处在一个尴尬期,哪怕对方是恢复了出厂设置的小婴儿也无法改变这种尴尬。

    往事不堪回首,特别是就发生在前不久的“往事”,陆见晏暂时并不想细说。反正在重生前,他弟弟连正视着他都做不到。

    这天的蒙特利梭幼儿园和以往的每一天都没什么区别,除了楼哥再一次变成了一个闪闪发亮的小光头,不是寻常那种还留着青渣的光,而是小和尚似的锃光瓦亮。当楼沙弥从卡宴上下来的那一刻,几乎六成以上的家长和孩子都对他行了注目礼。

    楼等闲大概也觉得委屈,又重新爬回了车上,挣扎许久后才再次出现,只是脑袋上多了顶深绿色条纹的贝雷帽。

    陆见晏:‘……绿色?他长大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这么想完,陆见晏就迅速嘱咐自家司机给小伙伴拍了一张。这个年代的手机还不是智能机,但好歹已经有了渣像素的拍照功能。

    楼小胖走的不情不愿,近乎是被他家的司机从后面推进了幼儿园,球鞋和地面的摩擦都仿佛能看到火星了。司机为此折腾的一脑门子的汗,谁都不容易。

    “晏晏……”小胖子拦下了陆见晏,抽抽搭搭的拽着陆见晏的开衫衣角,死活不肯撒手。

    陆见晏没辙,只能顺势拉着小胖子,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幼儿园门口的秋千上:“你怎么了?”

    “我爸爸回来了qaq——”楼小胖只说了一句话,眼泪就决堤了,白胖的脸上挂着豆大的泪珠,浓密的眼睫毛都仿佛被泪水洗亮了一层。

    楼小胖的爹百年不回b市一次,结果一回来就听到儿子又被叫了家长。可想而知,楼爸爸会有多生气,再联想到儿子那些人嫌狗厌的撩骚过往,都来不及听楼爷爷和楼奶奶的解释,就三下五除二的把儿子的头给剃了。一边剃,还一边问:“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他还没收了我全部的零食。”

    莫名的,陆见晏觉得最后这句才是楼等闲的重点。

    陆见晏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笑出了声。实在是这个年纪的楼等闲和他长大后那副社会你楼哥的反差太大,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楼小胖见被小伙伴笑了,愣了一下之后,果断哭的更凶了。

    无论陆见晏怎么事后道歉都没用。

    直至陆见晏问他:“那你不想和我做朋友了吗?”

    楼小胖才急了,打着哭嗝道:“不要不要,我要和晏晏当好朋友。”一边喊一边还非要往陆见晏身上拱。小孩子总是这样,明明生气的不得了,但也还是喜欢对方喜欢的不得了。

    搞得陆见晏反而开始愧疚感爆棚,莫名有一种被小朋友重新教做人的感觉。

    不等陆见晏再说什么,楼小胖自己就不哭了,他顺着本能继续抱着陆见晏,眼睛却看向了幼儿园门口,好一会儿才道:“晏晏,我好像看到了冰雪王子。”

    安徒生的童话里有一篇《冰雪皇后》,说的是冷酷无情的冰雪皇后,把一片镜子放入了一个小男孩的心里,他因此变得和冰雪皇后一样冷酷无情。这是楼等闲最喜欢的童话故事,天知道为什么,但他总是记不住小男孩叫加伊,固执的称呼他为冰雪王子。

    在陆见晏迷雾一般的童年记忆里好像也有这么一段,某天,楼等闲突然和他说,他好像看到了冰雪王子。

    陆见晏艰难的在楼小胖的搂抱里回头,看到了如今正站在幼儿园门口,和老师待在一起的小男孩,那个他怎么都回忆不起样子的“冰雪王子”。白发白眸,面容如画,连皮肤都呈现一种过分的苍白,几近透明。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小风衣,戴着驼绒的围巾,遮住了快半张脸,微微垂眸,目下无尘。

    那一刻,童话故事里那个心被变成了冰的小王子,仿佛真的活了。

    大概是因为有颜值加持,哪怕小男孩的外貌有别于一众黑发黑眸的小朋友,却也不显奇怪,反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独特,气质超然。

    他在陆见晏看向他的那一刻,也敏锐的抬起头,对上了陆见晏的视线,甚至可以说是锁死了陆见晏的脸。从看到陆见晏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睛就再没有换到其他方向,直勾勾,明晃晃,一错不错,专注又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