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8.第八次被攻略:
    咬着牙做完操之后,陆见晏就迎来了十五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大中小班混杂的玩在一起,据说这叫混龄教育。

    陆见晏不是很懂什么混龄不混龄的,他只知道这样很方便还在上中班的楼等闲小朋友扩大他小霸王的势力范围。是的,楼等闲比陆见晏小一岁,从小两人就保持着只差1cm的微妙身高差距,一直维持到了长大。

    楼父楼母在s市忙事业,儿子楼等闲交给了人在b市的楼爷爷楼奶奶带。到了上学的年纪,楼等闲就被送到了b市的幼儿园。楼等闲和陆见晏能在同一所幼儿园,这很显然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两家的刻意为之。

    世交的感情,还是要从小培养。

    楼等闲在中二班,特别符合他长大后的社会你楼哥的气质,他在做的事情也很符合——打遍幼儿园无敌手。楼等闲从小就长的人高马大、一脸横肉,看上去特别的黑涩会。

    班级队伍一解散,楼等闲就气势汹汹的朝着陆见晏走了过来。

    陆见晏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终于回想起来了,那年,楼哥还有头发;那年,楼哥还是个人人惧怕的小胖子;那年……

    要糟,陆见晏反而不太记得在这个时候他和楼等闲还是不是朋友了。

    楼等闲不仅自己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小妹,可以说是前呼后拥,派头十足。在陆见晏面前站定的时候,还很戏剧性的带起了一点没来得及清扫的柳絮。小胖子在陆见晏面前站定,霸气叉腰,遮挡住了全部的阳光,只余一道像是铁塔一般的阴影。

    然后?

    然后在当天稍晚些的时候,陆妈妈就接到了园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语态客气,但态度不容拒绝:请她下午务必来一趟幼儿园,连同其他涉事孩子的父母一起。

    俗称,请家长。

    ‘真是太棒了,’陆见晏坐在园长办公室外面的木质长凳上,低头看着自己离地悬空的双脚,正在尽力并拢,保持坐有坐相不要晃。‘重生回小时候才不到几个小时,就成功做到了重生前十几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当陆妈妈一丝不苟的栗色盘发出现在视线内的那一刻,陆见晏明白了什么叫绝望。怎么偏偏叫的是妈妈,而不是爸爸呢?

    陆家有个奇怪的传统,陆爸爸对大女儿总是严厉如寒冬,对大儿子却善解人意如春天;陆妈妈则相反,对女儿总是比对儿子脾气好

    顺便一说,陆家老三陆贱贱同学,属于爹不亲娘不爱,父母对他是一视同仁的“凶残”。

    陆贱贱: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tell me why!!!

    陆妈妈还没来得及和儿子沟通一下具体发生了什么,就和其他两个孩子的家长一起被园长助理请进了办公室。一张充满童趣的办公桌,七把宽大的欧式靠背椅,家长与园长面对面,不管他们在外面身价几何,如今都只是某某小朋友的爸爸or妈妈or爷爷奶奶。

    园长是个上了年纪,充满知性的老夫人,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她转过笔记本的电脑的屏幕,邀请家长们一起看了一段监控录像,有关于今天下午发生在操场一隅的打架事件。

    是的,在场的诸位家长有一个共同的被叫来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的孩子打了一架。

    幼儿园里遍布摄像头(更衣室和卫生间只有门口有,能清晰看到出入人员),为的就是保证孩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老师or其他员工or其他孩子。

    视频的操场上有一大群孩子,但叫来的家长却只有三家,因为只有两个孩子动了手。视频中,两个孩子当时就站在蓝色大象滑梯的一左一右,泾渭分明的对立,眼神凶狠,气势十足。第三个孩子,也就是陆见晏,则站在滑梯的金属滑板上,卷曲的发梢遮挡住了大半张脸,只剩下了一个秀气的下巴尖。

    站在大象鼻子左边的,自然是蒙特利梭一霸楼小胖。如今他正和他的爷爷奶奶坐在一起,手里拿着一盒奶奶带来的牛奶布丁,试图自己一口、陆见晏一口的喂到陆见晏的嘴巴里。

    陆见晏十分倔强的紧抿着唇,宁死不屈。

    嗯,陆见晏之前误会了,其实他和楼小胖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并不存在谁欺负谁,只存在一个惹事了,一个被连累。

    大象鼻子右边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穿了身特别漂亮的浅咖色格子背带裤,头上还戴了个配套的格子纹蝴蝶结,像极了家养的小奶猫。如今她正和她的爸爸坐在一起,还是那身漂亮的格子背带裤,却不见了蝴蝶结。

    从外表上看,两个孩子有点不太像是能打在一起的样子,但事实上他们势均力敌。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孩子还没有二次发育前,校园里大多数时候都是女孩子更占优势。楼小胖能和小女孩打成平手反而才比较奇怪。

    陆见晏就更奇怪了,他明明站在暴风雨的中心,但偏偏只有他从始至终没有动一下手,也没有被别人动一下手。始终是那么小小的一只,软乎乎的站在板子底部比较平整的地方,呆呆的神游天外。

    当然啦,这场总时长不超过三分钟的打架,很快就□□场上的其他老师及时赶到给制止了。滑梯附近有很好的塑胶保护,本身就是用来防止孩子从滑梯上摔下来的,打架时,两个孩子在地上滚成一团也不会有什么擦伤。结果就是无一人受伤,最大的损失大概是小女孩打的太忘我,连蝴蝶结掉了都没注意到。

    陆见晏对此的内心评价是:草鸡互啄。

    这个年纪的孩子打架,总有一种他们是来卖萌的错觉。就像是一群还没有长牙的小奶猫和小奶狗来回撕咬,怎么都咬不掉对方的半根毛。

    家长们看完视频的第一反应是忍笑,不是生气。

    小女孩反而生气了,环胸,严肃又正经的对她爸爸说:“这不好笑!”

    “好吧,”西装革履的爸爸看着女儿的眼神充满了宠溺,他努力绷着脸道,“那囡囡告诉爸爸,你为什么要和比你小的弟弟打架。”

    之前园长就已经介绍过了,囡囡和陆见晏同班,比楼小胖大一岁。

    “我觉得小猫比较可爱,楼等闲却觉得小狗比较可爱。”

    幼儿版猫狗派的第一次意识较量。陆见晏在心里补充道。

    “就这样?”对面的爸爸和楼爷爷楼奶奶一脸的无奈。

    “就这样!”两个小孩却异口同声,表情看上去简直不能更认真,还很幼稚的再一次互相拌起了嘴,一个说“我已经先说了,小猫最可爱”,另外一个说“反弹,你说的不算”,“再反弹,你说的才不算”反反复复,没完没了。

    “收!”陆见晏不得不抬手,做了个指挥家的动作,或者说是挥着藕节一样的胳膊在空气中抓了一把,这才终止了这场吵得大家都头疼的嘴仗。

    最终,家长们哭笑不得的代表孩子决定一笑泯恩仇。这也是园长把人叫来的本意,让家长切切实实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孩子受伤,希望两边的家长不要听风就是雨的过度脑补,也不要责怪孩子,只是需要回去好好引导一下孩子什么叫求同存异。到底是猫咪更可爱,还是狗狗更可爱,并不值得他们为此打一架。

    一身干练女士西装的陆妈妈始终置身事外,她甚至不得不莫名其妙的低声询问儿子:“那叫我来做什么?一个为猫咪而战,一个为狗狗而战,晏晏你呢?”

    陆见晏仰头看着妈妈:“我负责笑。”ovo

    仔细一看监控,确实如此,在两个孩子一撸袖子就是干的时候,陆见晏却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大写的“看戏”写在脸上。

    陆妈妈:“……”

    ***

    某准备“碰瓷”的任务者,在幼儿园和回陆家必经的路上等了许久,等的仿佛要地老天荒了,却也始终不见他已经背熟了车牌号的陆家接送陆见晏上下学的车经过。

    任务者:【陆见晏呢?】

    系统:【被叫家长了。】

    任务者:【……哈?】我姿势都摆好了,你却告诉我个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