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07.第一百零七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楼等闲用含糊不清的大舌头, 吐出了他今晚的第一句话:“太好了,我的美人,你没长残。”

    陆见晏天生一张冰山脸, 挑眉看人的时候,哪怕他心里想的是“哈哈哈刚刚那个相声好好笑”,但只要他不笑,给人的感觉就会是大写的[嫌弃.jpg]。陆见晏能长这么大,还不被打死, 当然是因为颜值高啊。百分百遗传自母亲的精致, 配上目下无尘的冷峻样子, 就没几个人会说不喜欢的。他仿佛生来就该高不可攀。

    这天晚上陆见晏穿了一身米色的英伦风休闲服,衬的他本就是黄金比例的外形显得更加颀长。站在故意打成暧昧混惑的灯光里,透着那么一股说不上来的禁-欲, 十分勾人。

    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简直就是取经路上的唐僧肉, 谁都想啃上一口。

    “你倒是变化不小。”陆见晏重复着自己说过一遍的台词, 脸上却没有真正的震惊。因为他已经惊讶过了。

    楼等闲是楼家的三代单传, 全家上下宠的仿佛有个皇位在等着他去继承。这样的人小时候的体型一般都会……怎么说好呢,一看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有“楼小胖”这样的小名。长大后的楼等闲却摆脱了一身的肉,变得高大健硕, 帅气硬朗, 不管内里怎么腐烂吧, 至少外表还算光鲜。

    除了, 咳,楼等闲此时此刻顶着的那个锃光瓦亮的脑门。据说是他老子亲自压着他给剃的,为了惩罚他把他妈给他的创业基金直接买了限量超跑。

    楼妈妈的本意是想让二世祖的儿子多少能显得独立点,先自主创业,然后再活动个优秀青年企业家的名额出来,纸媒网媒吹一波,看谁还敢说她儿子整天不务正业。结果,楼等闲比他妈预料的还要混不吝,钱才到手两天,还没捂热呢,就因为和人打赌怕丢面子,火急火燎的买了辆他老子之前打死不肯给他买的限量超跑。

    楼等闲身边的狐朋狗友表示:“牛逼大发了啊楼子。”

    楼爸爸却表示:“老子今天不抽死你个臭傻逼,就不是你老子!”

    咳,上回陆见晏是在电话里知道这事儿的,直言不讳道,你爸竟然只打了你一顿,可见对你是真爱。

    楼爸收拾儿子,总是一套程序,先骂,再打,最后把儿子五颜六色的毛给剃了。

    这么说吧,比起陆见晏怀疑是杀马特的白毛邻居,楼等闲明显更像是一个超大龄的葬爱贵族。只不过他走的不是城乡结合部洗剪吹的风格,而是欧美rap歌手大金链子哈伦裤的野路子,但一样很辣眼睛。

    “很显眼吗?”楼等闲不安的摸了摸他充满肉感的大脑袋,人都这样,缺什么就总在意什么,还总以为别人同他一样在意。

    “亮到半夜出门都不需要路灯。”陆见晏环胸嘲讽,他莫名想到了一个称呼——社会你楼哥。

    楼哥的外表变化虽然大到让人怀疑他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但性格却是一如既往的二百五。推开一边一个的美人,踉踉跄跄的拽着陆见晏就去了复式公寓楼上的主卧,关上门,恢复了一口的东北大碴子音:“哥一会儿,嗝~,哥一会儿介绍你个银认识认识,贼带劲儿。不、不许拒绝,是个有正经工作的,至于性格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嘿嘿。”

    楼等闲说的乱七八糟,但陆见晏却知道楼等闲不是在瞎闹,而是真的关心他,介绍的不是约-炮对象,而是心理医生。

    鉴于之前在b市发生的所有人都知道的尴尬事,陆见晏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他此时的心理还能健康。

    虽然楼等闲爱享受,不靠谱,但对陆见晏这个竹马好友的担心也是发自肺腑的,因为陆见晏是与所有酒肉朋友都不同的特殊存在,当然啦,对于陆见晏来说,楼等闲也是不同的。楼等闲给陆见晏介绍的时候,说的好像他联系这么个心理医生很容易似的,但天知道这是楼等闲在背后对比了多少消息,托了多少层关系,才插队给陆见晏预约上的。

    “这个心理医生老厉害了,不是我和你吹,口风严实,专业过硬。他、他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说出了我本来打算说的话。他一定能把你治好的。”楼等闲比陆见晏要矮一些,但那却完全不影响他抬起手去摸陆见晏的头,“撸撸毛,吓不着。”

    陆见晏挡开了楼等闲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无奈。他知道楼等闲是好心,但楼等闲的好心就像是楼等闲此时摸着他的头的动作,充满了槽点。

    好比这个心理医生就是被穿越的陈医生。

    在楼下一片已经high起来的喧哗热闹里,傻乎乎的楼等闲自以为办了一件漂亮事,死乞白赖的趴在陆.移动制冷机.见晏的身上,打死不肯起来。灯泡一样的脑袋上绽开了没心没肺的笑容,就像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孩子。

    陆见晏趁着陈医生没来,最终还是对楼等闲问出了那句上回他没有机会问出口的话:“如果我不喜欢你介绍的这个心理医生,你会生我的气吗?”

    楼等闲一愣,直接反问:“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陆见晏也愣住了:“因为我辜负了你的一片好意。”

    然后,楼等闲就笑了,抖的就像个神经病,他直言:“你484傻?”

    不等陆见晏回答,楼等闲就继续道:“好意是在能让你满意的前提条件下才能算是好意的,如果它反而让你为难了,那就不是好意,知道吗?

    “我啊,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

    对于楼等闲来说,如果陆见晏不喜欢,那肯定是对方有问题。有问题的东西怎么能让自己的朋友用呢?恩,逻辑就是如此简单,没毛病!

    陆见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直至对面那个猩猩一样的大家伙搓着他的大光头道:“感动不?感动就让我在你家住几天吧,我老子最近但凡看见我,操起鞋底子就是一顿抽啊。”

    楼爹至今都还没有办法从儿子把创业基金变成超跑的过去里走出来。

    陆见晏:= =哪怕曾经有过感动,如今被你这个没头脑一搅合,也烟消云散了,谢谢。

    “我是没头脑,那你是什么?不高兴?”

    然后,没头脑就环视了不高兴的主卧一圈,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卧槽,你怎么整了这么个性-冷淡风格的装修?花好几千万来受罪吗?”

    不仅不感动了,还想打人!

    当然啦,陆见晏自认为是文明人,能用嘴解决的问题,他一般不爱动手。收拾楼等闲,就明显只需要嘴炮。说来也巧,因为这次时间回溯,陆见晏提前知道了一个有关于楼等闲的大料,说出来能吓死所有人的那种:今天到场的二代里,除了他以外,只有楼等闲是大魔法师。

    魔法师:acg文化,指代的是没和任何人做过特殊运动的单身男青年。

    楼等闲正是这样一个魔法师。

    陆见晏一开始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肯定是不信的,楼家大少的风流名声一直在外好吗?都不需要怎么打听,随便一个报纸杂志的娱乐版上,总能找到他和某某明星or嫩模的绯闻。但偏偏楼等闲就是。

    不知道为什么,楼等闲一和人上床就脸红,不是一般的红,是那种仿佛全身的血都汇集到了脸上的红,根本没办法正常动作。并且是越接近越红,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所以,别看楼等闲往日里表现的有多么风流不羁,他其实也就是个理论家,每次包了小明星,只能干看着。

    就在上一回的时间线上,楼等闲包养的那个小明星很快就会因为要另投明主,而把楼等闲还是个大魔法师这件事情卖个彻底,称其为银样镴枪头。一时间成为了s市二代圈子里最大的笑话,连远在b市的陆弟弟、陆姐姐都打开了慰问电话。

    陆见晏在用这个嘲讽晚楼等闲之后,还能正好趁机提醒一下楼等闲不要再重蹈覆辙,挺好。

    “谁、谁告诉你这个的?!”楼等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磕磕绊绊,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哪怕我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确定了。”陆见晏嫌弃的看了眼楼等闲,“长这么大,连谎都不会撒吗?下次记得别在上这么简单的当了。而且,我既然都能知道,就说明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你最好仔细排查一下你身边的人。”

    “必须的!”

    直至楼等闲不好意思的想要离开,陆见晏其实还在想着,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呢?他是被任务者烦到想要当个无性恋,那楼等闲又是因为什么?

    “小姐姐?”

    “对啊。”药小患重重的点了点头,“她说每个女孩子都是小姐姐。”

    瞬间,陆见晏的戒备值就降下去了。这倒不是性别歧视,也不是觉得女性就不强了,而是就陆见晏浅薄的经验来看,攻略他的任务者无独有偶的都是男性,没有例外。

    _(:3)∠)_话说,为什么这些任务者都理所当然的觉得他是个基佬?就因为他喜欢的颜色是紫色吗?

    咳。

    两个霸道豆丁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安娜小姐姐没见到,倒是不期而遇了那个陆见晏之前一直很想见到的“雷锋叔叔”。

    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的老人,虽然满脸皱纹,却依旧精神干练,随时随地都会弯腰捡瓶子。

    有没有觉得描述很熟悉?是的,这位就是时间回溯之前,陆见晏在新闻联播里听到过的那位安老爷子,那个任谁也想不到其实家底十分丰厚、但就是酷爱捡瓶子的老大爷。

    在这个时间段遇到安老爷子其实没什么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这位安老爷子的样子和他十八年后一模一样。而且,十八年前,安老爷子住在b市的半山别墅,姓周;十八年后,安老爷子移居到了s市的江苑,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