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06.第一百零六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药无患因为malkavian, 真的是玻璃体质,很多东西都过敏,不只是豌豆。

    结果, 被陆见晏阻止了, 药小患还不死心,眼巴巴的看着陆见晏盘子里的豌豆, 总想要证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小朋友,什么都能吃, 什么都不怕。被陆见晏瞪了, 还会委屈,一副“谁让我喜欢你,只能让让你”的忍耐样子。仿佛不是陆见晏在迁就他, 而是他在宠溺陆见晏。

    药小患:哪怕晏晏不让我吃豌豆, 我也不会讨厌晏晏的,恩!

    “……你吃这个会过敏啊, 大哥。”

    “可是我想证明给你看,我不挑食!”药小患对这个事情异样的执着,因为开饭前老师才强调过, 只有不挑食的好孩子才会招人喜欢。药无患不在意别人喜欢不喜欢他, 但他很在意陆见晏有可能因此不喜欢他。

    “这不是挑食。”陆见晏真的很难和一个孩子解释挑食和过敏之间的区别, 好比楼小胖就爱用他对一切蔬菜过敏为借口拒绝吃他不爱吃的东西,刚刚才被陆见晏教训了一顿。

    恩, 楼小胖今天也是在大班吃的饭, 自从知道陆见晏和药无患同班又是邻居会一起上下学后, 楼小胖对有可能失去朋友的危机感就拔升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甚至战胜了他对药无患本能的害怕。老师们觉得这是一种应激反应,不好再刺激,只能暂时纵容了楼小胖。

    “你明明就是这么教训楼胖子的。”药无患记的很清楚。

    楼小鹏一直没插话,就是因为他还在和他毕生的敌人——绿色蔬菜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真的是太难吃了!

    陆见晏没辙,只能道:“哪怕你挑食我也喜欢你。”

    “真的?你没有在安慰我?”药小患歪头看着陆见晏,仿佛陆见晏有稍微一丁点的犹豫,他就立刻吞了豌豆自杀!

    “恩恩,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一点都不勉强。”陆见晏真的很想让长大后的药无患来看看他自己这幅造孽的样子!

    药小患还是有点不信。

    陆见晏只能转换角度:“我也挑食的,你看,我不喜欢吃花椰菜,你难道会因为我不爱吃花椰菜,就不喜欢我吗?”

    “不会!我会帮晏晏把花椰菜都偷偷吃掉!这样老师就不会知道了!”

    不会知道的老师,此时此刻就站在这俩人的背后,挂着满脸的无奈。话说,晏晏不喜欢吃花椰菜吗?平时完全没有看出来啊,盘子里总是吃的很干净,好像没什么特别不喜欢的。

    陆见晏已经发现了老师,明智的没有再说下去,他平时的盘子干净,当然是因为他有办法让别人帮他把花椰菜吃了。

    午休过去之后,就是……让陆见晏生不如死的做操环节了,每一天都是地狱,根本适应不了。

    就在陆见晏以为这已经是最可怕的事情时,老师们总有办法让他知道,不,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呢。

    这天老师给每个小朋友都发了一对兔耳朵,毛绒材质,有头箍,正好能戴在脑袋上。兔耳朵有粉色的、灰色的、白色的,反正各种各样吧,随机分配。轮到陆见晏的时候,正是一个粉的不能再粉的兔耳朵,都不需要陆见晏表现什么,他的嫌弃和抗拒就已经由内至外的散发了出来。

    药小患无愧于陆见晏头号迷弟的身份,二话不说就和陆见晏换了兔耳朵。药小患本来分配到的是白色的兔耳朵,雪白雪白的,也很女气,但至少比粉色的好点。

    陆见晏一愣,拿着被强塞到手里的兔耳朵,还没说什么呢,就见药小患红着一张脸,磕磕绊绊道:“你别乱想啊,我只是喜欢粉色而已。”他吸取了中午老师就在身后的教训,觉得只要说是自己喜欢,抢了陆见晏的,这样老师就没办法责怪陆见晏了。

    阳光下,穿着军礼服的药小患被照亮了一圈皮肤上的绒毛,脸红扑扑的,仿若真正的骑士。

    陆见晏绝对不想承认,可是,这样嘴硬傲娇的药小患真的莫名的有点萌啊!!!简直激萌!!!

    当兔子操开始之后,带着一对粉色耳朵的白毛药兔子,就变得更加可爱了。

    不只是陆见晏这么觉得,从驻足观看的家长数量上也有充分的体现,在还不流行用手机拍照录像的年代,已经有人无师自通了起来。

    认真做操,明明动作不怎么熟练,却依旧在力图完美复制老师动作的药无患,真的是超可爱的。

    在发现陆见晏没有好好做操,反而在偷看他后,药小患就正大光明的看了过来,冲着陆见晏露出了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笑容。学着老师教的,大拇指和食指一撮,交叉比了个小心心的动作。

    引爆了一片乱入路人的尖叫声,“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的夸赞不绝于耳。

    陆见晏的心也不自觉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从未有这么快过的时候。当然,这种喜欢的表现,只是对小朋友可爱的喜欢,没有其他乌七八糟的想法。

    就在陆见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时候,药无患反而停下了动作,靠了过来。双手再一次经典的一左一右的pia在陆见晏的脸上,使劲儿一卡,那颗毛茸茸的白脑袋就凑到了陆见晏的眼前,近到不能再近。

    然后,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就发生在了粉兔子和白兔子之间,还带着很有动画效果的波儿声。

    外面围观的声音更可怕了。

    老师也不得不上前来干预。药小患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已经先一步嘻嘻哈哈的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跳起了毫无节操的兔子操,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

    他也确实觉得自己没做错。

    妈妈说了,喜欢一个人,就要比个哈特,对方接受了,就可以亲亲了,完美!

    ……

    陆见晏上完一天学才发现一个bug,“高”龄六岁的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独处的机会去接触那个他回忆起来的“雷锋叔叔”。

    上下学有专人接送,回家之后也有管家、保姆时刻照顾,几乎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护,比坐牢都可怕,天知道小孩子到底是怎么忍受的了这样的生活而不觉得有问题的。特别是在陆爸爸和陆妈妈知道了发生在药无患身上的绑架未遂之后,连陆见晏身边的保镖人数都急剧增加。不管陆见晏在前庭还是后花园玩,总能看到刚刚还一脸严肃的保镖大叔摘下墨镜,对他笑笑打招呼,好像生怕吓到他。

    但是,讲真,平均海拔一米八五的糙汉子,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突然冷不丁的对你挤出一个笑容,你什么感受?

    幸好陆见晏不是真的小孩子,知道对方只是善意,还可以冷静自持的笑回去,换任何一个小孩你试试,不吓哭,算他输!

    药小患就强撑着想要证明他不怕,然后、然后就拉着陆见晏回房间里一起去做作业了。

    陆见晏:……

    幼儿园大班的作业也是很沉重的。倒不是量多,而是花样多,老师们好像在竞赛一样,变着花样的折磨着家长和孩子的动手能力。

    陆见晏已经自立惯了,一时没能适应这个年纪最管用的魔法“妈妈帮我”,把老师布置的东西真的当成了需要自己完成的作业。药无患则正在力求在陆见晏面前有所表现,自然也不肯认输的找家长,于是,就这么定了。两人以小组为单位,艰难刻苦的开始完成作业。

    这次的作业主题是——利用家里现有的工具来制作自己心目中的宇宙。有点为难小孩子的嫌疑啊,陆见晏蠢蠢的托腮感慨。

    真.小孩药无患此时干脆就是一脸懵逼,宇宙?星星吗?

    “我们涂个黑盒子,撒点亮晶晶的颗粒,再弄几个有颜色的球好了。”陆见晏不怕做手工,怕的是做出来超越了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水平。

    “我家有亮晶晶的颗粒,也有颜色很漂亮的玻璃球!”药小患积极响应。

    “ok,那我们就来先做黑盒子好了。”

    陆见晏对此自信满满,觉得分分钟手到擒来,等直至天黑他才勉强和药小患做好一个歪七扭八的黑盒子时他才意识到,之前什么会做出超越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平的想法都是瞎担心。虽然精神上他已经是个大人了,但身体上确确实实还是个没什么肌肉记忆的小孩子,很多大人做起来已经十分熟练的动作,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十分困难的,这并不会因为陆见晏记得长大后的记忆就有什么改变。

    学术点来说就是:人在运动中的记忆有自身的特殊性,并非完全在大脑皮层。运动既需要大脑皮层运动中枢的作用,也需要肢体肌肉运动的参与配合。(引自度娘)

    事实上,在人类完成某个动作时,很多动作都是依靠“惯性”来完成的,并非完全由大脑掌控。

    这种“惯性”就叫做肌肉记忆。

    换言之,陆见晏以前看过的某些重生文里,主角上辈子是某个运动领域的高手,并不代表着他一重生or一穿越到其他人身上,哪怕没有经过任何大量的训练,也依旧能当某个领域的高手。类似的情节设置,完全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耍流氓。

    陆见晏如今连剪纸都没办法乍然就做到笔直笔直的。画图写字也是如此,明明想要的效果是直线,出来的却有可能是不那么波浪的波浪线。

    几次练习后,结合大脑里的记忆,也仅仅是掌握某个动作的速度比上辈子快一些而已。

    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说真的,如果药无患真的是个任务者在伪装的话,那陆见晏大概要佩服他的付出了。药无患哭的一点都不好看,可却意外的让陆见晏更愿意接受他了。一个情绪无法自控的小朋友。

    “只要你不哭,我就不生气。但是下次也不能突然咬我了,好吗?”

    “恩恩。”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期待与闪闪发亮了,他看着陆见晏,用尽全身的力气,“晏晏你真好!为了你,我一定会努力克制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