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6.第六次被攻略:
    楼下,楼等闲的朋友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正仨仨俩俩的聚在一起,有和朋友聊天的,也有正忙着和自己的女伴调笑的,或者男伴,或者男女伴,咳,男女不忌,胃口极好。

    楼等闲是个胆大心细的家伙,这次在陆见晏家攒的局,楼等闲邀请的就并不都是以往他身边那些和他一样只知道混吃等死的富二代,还有不少是真正在做事的二代or科技新贵,虽然这些人多多少少也有贪图享乐的毛病(要不然也不可能和楼等闲做酒肉朋友),但至少是有一定经济独立和话语权的人。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些盘踞s市多年的二代所代表的关系网,正是陆见晏此时最需要的。

    二代们想要扩展交际渠道,最基础的办法就是这样,开个派对,各自邀请一些朋友,人脉共享。至少就陆见晏所知道的最基础的交友就是这个——从模仿大人举办的宴会开始。

    “我都不知道你和mo那边航运大王的女儿还有联系,”mo的航运大王从上个世纪活到了这个世纪,合法拥有好几房在mo还没回归前就娶了的太太,四世同堂,明争暗斗的程度绝不亚于什么宫斗剧或者豪门风云,“这位四小姐据说是最有利于的竞争者之一。”

    陆见晏问了楼等闲和上回一模一样的话,因为虽然楼等闲尽量想要表现的能请到这么多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确实是很不容易。

    陆见晏希望他的朋友能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他为他做的,并且十分感激。

    楼等闲矜持的抿了抿唇,就像一只家养的大猫,很激动,却偏要表现的不屑一顾,他说:“我平日里很闲嘛,也就剩下到处认识认识朋友了。”

    两人从冷金属的楼梯走下来时,楼等闲的几个比较亲密的朋友一起举杯,故意讨嫌的欢呼:“楼公主终于走下了他的城堡!”

    然后,就见一米八八、大光头、戴着小钻表的“公主”,一个猛虎扑食,从楼梯上跳下,借着重力加速度,把刚刚喊声最大的大块头给狠狠的压在了地板上。对方手中拿着的鸡尾酒洒了一地,酒杯的玻璃渣迸溅到了很远的地方。围观者却没有一个出声劝阻的,反而像一群还没从兄弟会的气氛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又是叫好又是助威的,很有节奏感。

    在楼等闲忙着打闹的时候,陆见晏也认识了不少“朋友”,谈到后面基本人人都在好奇楼等闲和陆见晏是怎么当上朋友的。

    “因为他人好。”陆见晏总是不厌其烦的这么回答。

    但是聆听者往往会付诸一笑,仿佛陆见晏说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不管陆见晏本身有多么认真和严肃。

    陆见晏只能在心里补充,看不到他的好,是你们的损失。

    然后,“好好先生”就从身后偷扑到了陆见晏身上,但是被陆见晏早有预料性的躲过了,终于躲过去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动作就像是已经私下里练习过了无数遍,任谁都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默契与亲近。这回总算是有人相信“别人家孩子的代表”陆见晏和“只要你别像那谁家的那谁我就满足了的代表”楼等闲,真的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看来你已经和假正经们认识了。”楼等闲酸溜溜道。

    “我们这叫洁身自好,谢谢。”航运大王的四孙女道,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职业女装,个头娇小,几乎只到楼等闲的胸肌,但那种掌握一切的气势却是完全不输给楼等闲的,甚至隐隐压了楼等闲一头,“不像有些人渣只会遵从于兽性。”

    楼等闲没搭理四小姐的挑衅,反而对陆见晏解释道:“她只是在气她看上的小鲜肉宁可被我上,也不想被她包。”

    然后,一群刚刚还端着社会精英架子的人就都笑了,一种心照不宣的笑容。这些二代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人玩的明显点,有些人还要扯上一层外衣,仅此而已。陆见晏虽然看不惯这种潜规则,却也明智的知道他并不适合在这种时候发表什么“高见”,毕竟这些人讨论的内容里并不存在什么强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又有什么置喙的地方呢?

    派对开到一半,该认识人基本都认识了,大家这才真正享受起了派对,放下“矜持”,群魔乱舞,在快节奏的音乐里疯了一样的又喊又叫。

    让陆见晏实在是无法恭维。

    楼等闲尽情抖动着他的电动小马达,在舞池中央不要钱似的挥洒汗水。他就好这一口,自认为自己的品味并不low,不服不辩。

    陆见晏看了一会儿,就端着干马提尼,坐到了旁边的黑色沙发上,等着陈医生上钩。

    上次陈医生是和楼等闲一起到的,被早早的介绍给了陆见晏认识,这回陈医生却一反常态,迟迟未到。虽然陆见晏想往好的方面想,好比陈医生准备放弃了,但直觉告诉他,陈医生这种自视甚高又固执的任务者并不会就此罢休。

    “你也喜欢干马提尼?”一道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在一片嘈杂里以绝对的干净凸显了出来。声音的主人一如他的声线,带着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亲切与透彻。

    果然没有放弃啊。陆见晏在心里叹了口气。

    讲真,陆见晏还蛮好奇陈医生这回打算走什么路线的,毕竟陈医生之前已经把差不多能试的套路都已经试过了。

    陈医生见陆见晏没有出声,便默认的坐到了陆见晏的身边,在空中做了个碰杯的动作,腌橄榄在三角杯的气泡中上下滚动,带着夏天的味道:“丘吉尔说,干马提尼才是男人的象征。但欧美人的口味并不适合c国人,大多数人都觉得酒里的杜松子味太重了,他们更喜欢加了甜苦艾酒的。”

    “他们更喜欢的是模仿007里那个植入的很深入人心的硬广。”陆见晏道。

    “是的,大部分人只是从众心理作祟,并不管到底好喝不好喝。”陈医生笑了,一举一动都是戏。在幽暗的灯光下,眼眸低垂,笑容暧昧,他很懂得该如何利用自己的外表优势让人目不转睛。修长的腿,白皙的皮肤,卷翘到不可思议的浓密睫毛,若有似无的天真引诱。

    陆见晏却看着对方一字一顿道:“好巧,我也是这些俗人中的一个。”

    “……”

    第一个话题就这样被陆见晏的不按照常理出牌给聊死了。

    其实陆见晏也不算在故意拆台,他只是实话实说。人不爱抽烟,也不喜欢喝酒,对酒其实并没有没什么特别的了解。在各种场合,陆见晏张口就来的唯有干马提尼,因为外表儒雅的陆爸爸意外的很喜欢看《教父》和《007》。

    但不管陆见晏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医生都被怼的缓了好一会儿才能笑着说:“你这样坐在最热闹的人群里,却拒绝与人交流,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形单影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是吗?”陆见晏摆开架势,请对方继续。

    陈医生放下手中的酒杯,带着些被怼了也不甚在意的潇洒,笑容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他对陆见晏伸手,不着痕迹的靠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dr.陈,一个心理医生。抱歉,刚刚职业病犯了。”

    “我姓陆,一个洁癖。”陆见晏拒绝握住对方的手,“抱歉,心理疾病正在犯。”

    “您大可不必如此充满敌意,陆先生,”陈医生专注的看着陆见晏,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我想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我确实受雇于楼总。您的朋友希望您能看心理医生,并不是因为他怀疑您有神经病,他只是担心您。”

    这段话陈医生在上回的“初见”时也曾说过,他自以为很了解陆见晏对他的排斥,说了一大堆楼等闲的关心,借此想要偷换概念,让对朋友充满愧疚的陆见晏接受他这个心理医生。

    陆见晏确实上过当,毕竟对方是专业的,这种移情做的很讨巧。

    不等陆见晏开口,陈医生就开了有别于上次的剧本,在介绍完楼等闲在背后的默默付出后,他紧接着表示:“我可以介绍一位十分专业的同事给您。虽然我因为楼总而答应了见面,但是很遗憾,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成为您的心理医生。”

    这是与上回完全不同的分支。上回在聊的渐入佳境后,陈医生就设法让陆见晏同意了每周两次的心理治疗,这给了他们足够多的接触时间。这次陈医生大概是想玩欲擒故纵了,至少是想勾起陆见晏的好奇心。

    但是……

    “哦。”陆见晏把一个性格冷漠的人演绎到了极致。

    不好奇,不上当,拒绝套路,人人有责。

    “这不是什么欲擒故纵。”多年老司机的陈医生也还有后招,他不疾不徐的挨近陆见晏,想要制造腿部的擦碰,但都被陆见晏有技巧的躲开了。只听陈医生继续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去试图分析自己喜欢的人。是的,我喜欢上了您,在第一眼的时候,我是个相信感觉的人,我准备追您。”

    陈医生挺直了本就足够笔直的脊背,胸膛拱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周身充满了一种强大却又脆弱的矛盾感,特别的吸引人。

    陆见晏却依旧面无表情,在心里想到,原来是直球啊。

    ……陆见晏在上次的约会上曾这么对陈医生说过……

    精心准备了一切,自认为无可挑剔的陈医生,在陆见晏吃完大歌剧蛋糕后,对陆见晏进行了再一次的告白:“我喜欢你。”

    陆见晏的回答却是永恒不变的“抱歉”。

    陈医生有些慌,却恢复的极快,他坚持追问:“为什么呢?”这次他又做错了什么?明明他改掉了一切。

    “因为我相信直觉,”陆见晏是这么鬼扯的,他已经厌倦了不断找理由拒绝对方,准备一劳永逸,“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我确实是一见钟情的信奉者,我父母就是这么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彼此的,并且至今都婚姻幸福。我个人坚持认为如果第一眼没有爱上对方,那么所谓的日久生情也不过是一种习惯。”

    ……回到时间回溯后的派对上……

    陆见晏看着眼前的陈医生若有所思,没想到还能这么玩。这可真是个狠人,能直接就推倒此前已经辛辛苦苦建立好的一切。

    可惜,对不起了,陈医生大概理解错了。

    陆见晏再次道:“我对你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只要陆见晏没有感觉,那这个拒绝的理由就可以用一万遍!

    陈医生的表情终于裂了,有一种付出了全部身家准备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却没想到股票在一夜之间都蒸发了的不可置信。

    然后,陆见晏就晕过去了。

    在昏过去前,陆见晏依稀听到陈医生质问自己的系统:“为什么他没有对我一见钟情?我明明已经喷了‘人鱼的诱惑’,那是我花费了几乎全部的积分换来的!你明明告诉过我这东西已经堪称是作弊器了,不存在失败的可能!”

    电子音的系统貌似又回答了什么,但陆见晏已经听不清了,他只知道陈医生的能力好像因为使用过度而暴走了。

    终于不用再不断的时间回溯了,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