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90章 第九十次被攻略:
    《江湖online》这次的玩家见面会之所以弄的这么大,自然不可能真的只是想给玩家们搞个可以面基的理由, 顺便推销他们昂贵的周边产品——悬屏手机和全息舱。

    想想看吧, 连王子期都到了, 还来了那么多这个总那个领导的,怎么可能只是个简简单单的面基会?

    虽然药无患嘴上说着这些人之所以会来,全是楼等闲早上发的那个告知了全世界他会会和家人朋友一起来见面会的微博造成的,但其实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那不可能是楼等闲的错, 只是药无患在借题发挥、故意找事而已。

    陆见晏虽然很厉害, 但也没有厉害到让那么多大人物专门驱车来剧院,只为了见他一面的程度。正常逻辑也说不通。能说通的应该是——大家本就要来, 一听说陆见晏也在, 那肯定是要来打声招呼的,哪怕未必会和陆家展开什么合作,也要把礼数尽到了。这个人情社会就是这样,最怕的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你没有做什么。如果其他人都去问了好,只有你没有, 想想看吧, 简直细思极恐。

    总之陆见晏还是很厉害的就是了。

    在包厢里的时候, 江哥就忍不住小声的问了楼等闲一句:“你到底是怎么交上陆见晏这样的朋友的?”

    楼等闲得意的回了句他经常回答别人的:“这是两家交好的先天优势,羡慕不来的。”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咳,说回这些人齐聚剧院的原因, 很显然是因为他们之前就听到了一二风声,有关于王家这次要搞个大新闻的。

    陆见晏对此算是知道的比较清楚人之一,因为陆姐姐之前一直在忙的就是这个大新闻的一部分项目。陆见晏也有参与,不过占主导地位的肯定是他姐,这也是陆见晏不经常和他姐合作,而是选择各自发展的原因,陆姐姐在很多时候都太过霸道了,比陆见晏这个霸道总裁还要霸道。和陆姐姐一起工作并不是一个多好的体验,陆见晏在公司实习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这点。

    事实上,对于陆姐姐来说,和陆见晏合作也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因为他俩都想做主。这是陆爸爸和陆妈妈教育的成功之处,让他们的孩子天生就处于领导地位,但有时候也会过于成功了,导致自己的孩子都没办法一起合作。

    陆弟弟经常拿这个当做他偷懒不肯去公司实习的借口,当然,他也是真情实感的不想为他姐工作,也不想为他哥,这俩在对待工作上的严要求实在是太变态了!

    顺便一说,陆弟弟再一次在会场里浪的不见了踪影。

    “武队长!”楼等闲抱着女儿在人群中一声惊呼,对第五奕道,“我看到武队长了诶,也不知道乌鸦副队来没来。”

    江哥一脸懵逼,什么队长?副队?电子竞技的那种战队?江湖里还有这个?

    江湖目前当然是还没有战队的,但很快就会有了。这是这次见面会即将公布的一个新闻之一,《江湖online》正式进军了电子竞技项目,从业余娱乐变成了职业游戏,并且一上来就成为了世界电子竞赛组委会指定的下一届竞技赛中的重点项目。

    如今世界上知名的几大战队都会成立江湖分队,进驻游戏。而这种职业的竞技赛,就脱胎于游戏里之前推出来的排位赛系统,排位赛则会转变为练习赛。

    陆见晏这个业余的大神注定很快就要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一代人的初心,或者是流星。

    当然,在不知道陆见晏身份的前提下,其实已经有战队试图联系过陆见晏的游戏号,邀请他成为一个职业玩家。但被陆见晏拒绝了。

    因为陆见晏没办法变成专业的竞赛选手,也不能以此为生,但他很诚恳的对江哥建议:“如果有战队对你发出邀请,不妨考虑一下,择优加入一个,如果有拿不准的,可以问一下我们。会很有钱途。”

    “钱途?前途?”江哥总觉得像陆见晏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至高神,是不会说出钱这么庸俗的字眼,因为钱对于陆见晏来说应该只是数字,小目标都不止一个亿的那种。

    陆见晏:“……”他是个商人,谢谢,不谈钱谈什么?谈感情?那太伤钱了。

    “都有。”药无患代替陆见晏回答了这个问题,既然陆见晏有意帮江哥一把,他自然也要参与进来,“说不定下一个全民偶像就会是你。不是那种又跳又唱的小鲜肉类型的人气偶像,而是能为国争光、成为一代人楷模的英雄式偶像。”

    江哥已经彻底跟不上药无患等人的思路了,他也如实这么说了:“我有些不明白。”

    楼等闲把胖墩女儿往第五奕怀里一塞,激动的撸起袖子就给江哥讲解了起来,终于有他知道、并且能够参与的部分了,开心~

    楚楚把脸扭到了一边,并不是很想搭理她的第五daddy,什么样的爸爸会抢女儿的糖果?至今都很生气!——楼楚小公主也终于到了开始护食与记仇的年纪,第五奕和楼等闲以后有的受了,这就是为人父母的“乐趣”之一。

    “你知道全息电子竞技与键盘电子竞技的本质区别吗?”楼等闲问江哥。

    江哥试着猜了一下:“虽然都是以玩游戏为基础,但前者更难一点?”前者考验的是玩家用大脑操控全身神经的协调能力,后者考验的只有手速和大脑反应这样的局部能力。

    “前者肯定难。但真正的区别是,前者在游戏世界里做的大部分动作,都是可以在三次元里由本人实现的,而后者只是一堆游戏数据。”

    “所以?”

    “所以,如果抛却那些只是单纯为了吸引玩家而制造出来的华丽法术技能,换成实打实的近战,再搭配上军事武器,理论上来说,是完全可以开展模拟的军事较量的。”楼等闲把手搭在了江哥的肩膀上,他总是很喜欢与别人触碰,这是他表示亲近与热情的方式,从小到大都是如此,陆见晏就特别受不了,但楼等闲依旧顾我,“如果继续深入,这种军事的模拟较量,不仅可以用于国家内部的军事演习,也可以进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抗与较量。”

    赢家得到想要的。

    在最早之前,国与国之间的交流只能是冷兵器互砍,后来人类发明了□□,再后来大国开始用核武器进行威胁……随着武器越来越危险,人类反而开始重新审视、反思,对自己掌握的武器谨慎了起来。

    但只要利益存在,人类就很难停止纠纷,各国不得不通过各种办法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军事和经济这样的硬实力已经不足以涵盖,政治价值观、文化、外交的软实力概念应运而生。在信息化时代,软实力变得越来越突出、越来越重要。

    各国正处在一个尴尬的转型期,试图用不伤害人类的未来和地球的方式,来达到让自己说了算的目的。但是在输了之后又有些不甘心,想要再次付诸于武力。

    这种矛盾,如今就可以试着用虚拟战争来解决。

    灵感来自早期的科幻类小说,在未来的社会,已经没有了战争,取而代之的是通过评估各国的综合能力,来发动一场假象战争。

    但这种纯粹的靠电脑思考又会产生各种各样与现实有误差的问题,人的意外性是电脑锁没有办法模拟的。

    最终,在陆见晏所在的世界,就诞生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有人提出,既然有了有全息游戏,不如派出最尖端的士兵,在游戏里真刀真枪的来一场。

    陆见晏觉得这个提出人一定看过类似于大逃杀、饥饿游戏之类的古早电影。

    但这确实是个值得深入考虑的提议。在各国都能发展出让他们自己信任的全息技术后,终将会得以实现。

    当然,这永远不可能成为国家之间掰手腕的唯一标准,但至少它会成为标准之一。电脑甚至可以在虚拟战争后,给出如果这个战争发生在现实中,会对地球和人口带来怎么样不可逆的伤害。以此来让各国三思而后行。

    这种纯粹的模拟战争,一时肯定是还不能完全成真的,哪怕真的开始了也未必会对民众播放出全部。

    国家需要给民众一个适应的时间,一个日后可以一直吸引大家注意的噱头。

    “总而言之,全息电子竞技这个行业,说不定会成为未来一个十分吃香的职业,选手的竞争重点不在于国内,而是站在世界的舞台上为国家而战。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如果你能利用前期玩江湖的优势,早早的在这一行确立下江湖地位……想想看吧,你会成为一个传奇的!”楼等闲把未来的蓝图铺展的极大。

    江哥却反而因为这个过于庞大的格局,又听起来有些儿戏的联系,而不太相信楼等闲:“你们在开玩笑,对吗?”

    楼等闲耸肩,也没有说死:“也许是,也许不是。”

    第五奕在忙着哄女儿的过程里,不忘插嘴:“不管真假,全息电子竞技一定会引起一个狂潮——”

    这是他们从毅然决然辞掉工作也要玩游戏的千里身上推测出来的未来。

    “——哪怕不上升到模拟战争的高度,也肯定会成为奥运会一样举世瞩目的竞赛盛会。相信我,它一定会的。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在你已经在这个行业内有所领先优势的情况下。就像是那些体育明星一样,名利双收。”

    胖子已经听的热血澎湃了,但有一点很奇怪:“既然未来这么好,你们为什么不从业余转成全职?”

    陆见晏的大神身份才明显占据了最大的优势。

    “我生来的使命就是当纨绔的,英雄什么的不适合我,我太懒了,也不打算改。”楼等闲对自己的定位总是特别的精准,“除非是有天非我不可,或者让我在我和我的亲朋中选一个出来去做一些危险的工作,我才会自己上。”

    说起来,楼等闲还曾经拯救过世界呢,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拯救的。

    第五奕比楼等闲更大言不惭:“我们生来就被教育成下棋的人,并没有在棋局当英雄的天赋。”

    “= =你其实是想说当棋子吧?”江哥也不是真傻,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消化了楼等闲等人的意思。如果未来真的会发展成那样的格局,那么能在万人中为国家、为个人赢下冠军当然很厉害,但那些不用自己出力、只负责培养和输送人才的幕后大佬也很厉害。就像是经营各大竞技俱乐部的人。

    既然有成为下棋的人的机会,谁又会去费心跳入局里当棋子呢?这也是陆见晏等人想不明白千里的原因,他明明有机会接触下棋的游戏规则,却突兀的选择了退出去当一个棋子。

    只能说人各有志了。

    陆见晏等人更倾向于一步步成为下棋的人。

    “所以,你要试试吗?”陆家已经开始着手资助了好几个战队,以备未来。陆见晏也有自己的打算,江哥正在这个打算的计划里。

    “为什么不?”江哥当然也想成为下棋的人,但首先,他得有能够下棋的能力。当棋子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跳板。

    江湖的见面会后面,王子期果然上台,宣布了即将推出更加真实的全息游戏的消息。这回不是一个,而是一口气推出来了五个。鉴于目前整个全息市场的蛋糕都属于王家,他们并不会担心游戏增多会影响到江湖的运营,因为不管是哪个游戏挣钱,最终都会进入王家的口袋。

    在这五个游戏里,有陆见晏等人在全息舱推出之初就玩过的未来战舰的联网版,也有西幻升级流,还有类似于cs的枪-支对战游戏,末日生存游戏,以及最重要的,战争模拟。

    这些游戏都属于被种下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未来会诞生出怎么样的结果。

    但哪些是单纯的娱乐,哪些带有别的目的已经一目了然。如果没有楼等闲等人刚刚说的,江哥未必会想到这方面。但说了之后,就停不下来想象了。

    武队长出现在会场上,就是为了在现场演示一下末日生存这个游戏怎么玩。都是陆见晏等人经历过或者觉得熟悉的场景。

    这个曾经的练兵项目,如今成为了选拔合适的新兵苗子的项目。

    依旧由武队长负责。

    新东西层出不穷的见面会上,还发生了一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在大家坐回包厢休息,顺便看王子期开发布会的时候,第五奕出去了一趟。

    他把一个玩家拽走,怼在了一般不会被人看到的盲区角落。

    “你疯了吗?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随便出现吗?!上次也是这样,不和我商量一下就进了我家。还被楼等闲看到了!如果不是楼等闲和我说了,你还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不,你背着我到底做了多少类似的事情?”第五奕觉得他刚刚心脏紧张的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要是被人看到怎么办?要求我隐瞒你存在的人也是你,现在在冒险暴露自己的也是你!”

    “不会的,我变成你的样子,谁又能看出什么?”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希望你变成我的样子!”

    “恕我直言,这张脸不只属于你一个人,ok?你应该清楚,我有多渴望看见他们,我有多珍视他们,我绝对不会伤害他们的,也会小心一点不被发现。”

    “楼等闲是我的爱人,楚楚是我的女儿,他们不属于你?明白吗?!你有多珍视他们与我无关,我只知道我有多爱他们。为了他们我能做出很多很可怕的事情,你最好不要逼我!”

    “我只是不放心。这次那个连环杀人凶手也在,我想保护他们的安全。”

    “与你无关!我的家人我会自己保护!你最好现在就给我离开!”说完,第五奕在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人之后才转身回了包厢。

    包厢里已经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中人满为患。

    因为有帮会里的人刚刚在看到【岂见祖禅】出现在会场后,就联系了楼等闲和江哥,得知了他们也参加了见面会。

    陆见晏等人的帮会这次也举办了一个依托于见面会而生的小型面基,他们之前没敢问陆见晏,因为显而易见的,大家都以为以祖禅大神的那种性格,肯定不会来参加。谁知道他竟然来了,还和江哥面基了,不带他们!太不厚道了!不患寡而患不均,帮会的内部群里很快就闹了起来。

    都是一起玩游戏的朋友,而且里面不少技术好的人,都是陆见晏看好的未来战队的一份子,在大家这么说了之后,他自然不会再继续把人拒之门外。

    由楼等闲和江哥负责出面招呼,把人都找到了包厢,如今他们正在闹哄哄的商量着一会儿要去哪里吃饭。

    陆弟弟紧跟着第五奕进门,差点以为自己进错到了异次元空间。

    大概是他的脑子真的糊涂了,陆弟弟这样想到,他刚刚明明记得他在大门口看到了第五奕的背影,如今却又在包厢里看到了第五奕。

    真奇怪。

    见面会结束后,吃饭的地点也终于商量了出来,加上陆弟弟的一些基友、江哥工作室的其他人,一群人前后浩浩荡荡的去了酒店,选了一个有三桌的大包厢,又叫又闹,热闹异常。

    陆见晏几人的马甲已经被扒的什么也不剩下了。但大家都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均表示了会保密,不会到处乱说。

    “为了买大家封口,这顿饭我请了,随意点,千万别跟我客气。吃完咱们还有其他活动。”楼等闲总是那么豪爽又大方。

    气氛变得更加热烈,吃大户真的特别爽。

    有人故意起哄:“那能开菜单上这个最贵的洋酒吗?”

    “开开开,每人一瓶!谁喝不完谁是孙子!”楼等闲就是个人来疯,只要有人起哄,他就敢顺杆爬上。曾经楼等闲还用最贵的香槟灌满了他家的泳池,和朋友开泳装派对。当然,咳,最后的结果是他被他爹连续剃秃了小半年。不是因为他花了多少钱,而是看不惯他们糟蹋东西。

    江哥不得不问了第五奕一句:“你就让他这么乱花钱?”不是说第五奕和楼等闲结婚了吗?都不管管?

    第五奕笑着道:“没事,他这个月的零花钱还有很多呢。”

    “……你们家还缺孩子吗?会打游戏的那种。”江哥满脸真诚的想要把自己推销出去。

    吃到很晚之后,一群人果然续了一摊儿,在楼等闲和第五奕都有会员的那家俱乐部。值班的经理满脸惊喜,特意来打了声招呼,顺便以熟人的口吻抱怨了一句好些日子没见他们夫夫一起来玩了。

    江哥:……有钱人的世界真的不好懂。

    楚楚小公主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被楼等闲给半路送回了家,她今天太兴奋了,没到八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趴在楼等闲身上就睡了过去,但至死也没有撒开她的糖果。

    在把女儿放在婴儿床上,交待了保姆后,楼等闲就匆匆赶回了酒店,保姆不敢吵醒楚楚,就只能任由她抓着那盒糖睡觉。

    不一会儿,第五奕又折返了回来。

    “先生?”

    “没事,我就是回来看看楚楚,别告诉楼等闲我不放心他。”

    保姆笑着点点头。家里的两位先生感情很好,秘诀大概就是,在不靠谱的那位做完事情后,另外一位会瞒着他悄悄的再检查一遍,以防出错。

    “小姐睡的很沉,今天一定很开心吧?睡着了都还在笑着。”

    第五奕点点头:“她今天应该确实挺开心的。”

    进了楚楚的房间后,第五奕看到了楚楚手上的那盒糖,最终他也没忍住,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颗尝了一下。和想象中的一样甜。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依旧要出门吃饭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