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89章 第八十九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陆见晏看着眼前穿了身恐龙睡衣的药无患, 本来挺紧绷的神经,多少还是不可避免的放松了些。小说 讲道理, 谁会提防一个爱穿恐龙睡衣、上椅子还需要蹦的存在?哪怕他的眼神再凶狠也没用。

    “我不能出现很长时间, 白天是小时候的我在主导,我只能晚上出来一会儿。咱们长话短说。”虽然这么说着,但药无患看上去却一点都不着急,语调依旧是那么四平八稳, 不紧不慢, 仿佛时刻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带着礼貌的傲慢, 他介绍说, “我当时就住在你的楼下。”

    “啊, 是你!”那个开着派克峰的杀马特,咳, 不对, 是病患。这么想来, 白头发+病弱这么明显的标识, 连续多次看见, 陆见晏本就不该再做他想。

    “我刚好在国内养病——”

    陆见晏没听说过malkavian会导致患者不良于行, 不过,谁知道呢,就像是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一样,都是独属于药无患的比较特殊的病理变化。

    “——你出事时,我就在你家门口, 你们派对的声音太大了。”

    “抱歉。”陆见晏面露赧色,这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哪怕隔音做的再好的房子,也阻挡不了楼等闲选的那些根本不是演唱而是用力嘶吼的夜店品味。

    药无患摇摇头,明显不准备就此事多说什么。

    “等等,出事?我出了什么事?”陆见晏终于反应过来要关心一下当时的他自己了。

    “你突然晕过去了。”药无患简单复述了一下他看到的场景。

    门打开后,屋内一片混乱,有哭的,有叫的,就是没有干正事打电话给医生的。嘈杂的音乐已经被关上了,但人人的脸上还都带着惊恐的余韵。光着个大脑袋的楼等闲,则正脸红脖子粗的揪着陈医生的领子,冲动的质问他对自己的朋友做了什么。

    陈医生其实也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全部积分一夜之间清零,能力暴走成了个废人,连自杀再次穿越到其他世界的能量都不够。

    最主要的是,陈医生根本不知道陆见晏这个任务目标为什么突然晕了。

    突变就发生在一瞬,某个早在一旁伺机而动的任务者,从人群里迅速窜出,把一管不知名的液体迅速注射进了陈医生的体能。陈医生的能力二次暴走,那个任务者也趁机启动了自己的能力。

    一阵白光过后,就是如今的局面了,陆见晏和药无患都回到了小时候,却有着长大后的记忆。

    陆见晏的眼睛不可避免的收缩了一下:“你知道任务者?”

    “我不仅知道,还碰巧得到了某个任务者的有趣能力。”长大后的药无患习惯性的挂着笑容,却没有半点温度,嘲讽的意味居多,“这个能力还蛮有用的,如果你愿意与我合作,我可以帮你也得到一个。那个陈医生的怎么样?无限时间回溯,强迫症的福音。”

    “合作什么?”陆见晏狐疑的打量着药无患,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信他。

    “当然是回到我们所在的时间,你不会以为我们真的重生了吧?”药无患似笑非笑,看上去特别的欠揍。明明大部分作品里,总是保持微笑面瘫脸的人,至少给人的第一印象会不错,温润如玉啊什么的,但药无患的笑却完全不会,嘲讽力max。

    陆见晏一直以来的违和感,在这一刻终于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释,他们其实并没有重生。

    “但我们现在所作的每一件事,也是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时间回溯】是陈医生的能力,但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回溯到他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前。”药无患进一步的解释了一下如今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有另外一个任务者参合了进来,他算是陈医生的竞争者。”

    “他的能力是什么?”陆见晏追问。

    药无患却并没有回答,像极了一个故意吊着读者胃口的悬疑小说家,也像是一个待价而沽的功利商人,他再一次对陆见晏提出了最开始的建议:“和我合作,你就能知道全部。”

    “我凭什么相信你?”在药无患直来直去的影响下,陆见晏也问的很直白,因为很显然的,跟药无患兜圈子毫无意义。但目前全凭的都是药无患的一张嘴在说,谁能保证药无患不是那个半路杀出来的新的任务者?

    “凭你能分辨出谁是任务者,谁不是。据我观察,你能看破每一个别有用心的任务者。”事实上,药无患留心注意陆见晏有一段时间了,“为了表达诚意,我可以先说一部分我掌握的能力——我能知道任何一个我接触过的、并明确知道对方就是任务者的任务者的所在地点。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我想,我就可以知道。”

    他们彼此的能力简直就是天生为了对方而存在的,陆见晏能分辨,药无患能追踪,他们合在一起就是再便利不过的任务者躲避神器。

    “为什么是我?”

    陆见晏这个问题问的自然不是药无患为什么选择他,而是药无患怎么发现他知道这些的,并就此敢相信他,主动来寻求合作。

    “因为你救过我,加上今天,就是第三次了。”

    陆见晏没有着急开口,而是消化了一下药无患透露的意思,他小时候应该也遇到过今天白天在幼儿园的那一处,并因为种种原因也像今天一样,挡下了那些意图不满的药家保镖带走药无患。可惜,他不记得了。

    陆见晏之前经历过的记忆清除也不是没有起到作用的,只是忘记的比较少,并且还模模糊糊有些依稀的印象。

    当药无患提起这段的时候,陆见晏的记忆就也随之一点点的复苏了。

    陆见晏确实遇到过药无患。

    “看来你想起来了,那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药无患的头突然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他猛地弯腰,双手抱头,豆大的汗顷刻而出,本就过于苍白的脸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他的声音还在极力保持着平静,不要颤抖,“小时候的我要觉醒了。明晚见。最后一句,虽然迟到了这么多年——谢谢你当年救了我。”

    药无患在稍微不那么痛了之后,就趁着夜色离开了,天知道他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的。

    陆见晏被搅乱了一池春水,彻底睡不着了。只有一米一的他,笔直笔直的躺在儿童床上,被蜘蛛侠被子紧紧包裹,仰望着熟悉的蓝色天花板,画着各种q版的超级英雄,超人、蝙蝠侠等;床尾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毫无例外的,都是各种正版的超级英雄手办,连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红起来的复联全员都有。他们总能在陆见晏小时候感到害怕的时候,给予他无限的勇气和力量。

    长大后的陆见晏已经不会再害怕那些了,无论是床底下伸出来的手,还是躲在衣柜里的大怪兽,但让他焦虑的东西还是有很多,好比无孔不入的任务者和他们的系统。这是哪怕超级英雄也拯救不了的心理疾病。

    索性,陆见晏也就不睡了,不断在脑海里思索起药无患带来的庞大信息量。在药无患说完之后,就帮助陆见晏找回了很多他以前失去的记忆。

    格局因此一下子被打开,思路也顺了。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

    药无患小时候的这段回忆其实挺简单的,无外乎就是围绕着药无患展开的一系列绑架。是的,一系列。

    想要绑架有钱人家小孩的罪犯,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多,好人最吃亏的就是他们总容易低估坏人所能展现出来的恶。好比药无患这次,绑架见怪不怪,但绑架的设计能曲折复杂到这种程度的也是不多见的。

    有好几伙人都想要绑架药无患,并神奇的选择了同一天,和陆见晏曾经看过的一部犯罪喜剧类电影有点类似,几伙人选择了同一天抢劫银行。

    绑架药无患的这些歹徒的流程大体上是这样的:

    第一伙人,说是“伙”,其实就是个体经营,小本生意。也就是那个把药无患从送错学校的司机,他故意送错孩子,并没有想要伤害药无患的意思,甚至不想药无患知道这是一次绑架。他只是想打个时间差,和药家勒索一笔小钱钱,拯救自己重病的女儿。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司机从一开始就被人利用了,在送错药无患后,就被躲在后面的螳螂果断干掉,最先出局。

    第二伙人,便是以板寸头保镖为代表的属于三爷爷的人。他们其实就是被强行组合起来的杂牌军,各自先在黑市接单,然后才被整合在了一起,受雇于药家分家的三老爷。三老爷也没打算伤害药无患,毕竟他和药无患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他只是想用药无患来勒索一下主家,帮他的败家子儿子还一笔至今不敢上报的天价赌债。

    第三伙人,这个就比较致命了。板寸头保镖也是他们的人,却不是核心成员,只是个卧底的探子。这么说吧,板寸头拿了两份工资,却干着同样一个活儿。只不过板寸头真正隶属于的是第三伙人,有组织有纪律的国际雇佣兵——犬牙。

    由队长从不知名的渠道接的单,任务十分明确:撕票,嫁祸,让药家内乱。

    说到这里,其实一般人也已经能够看出来了,不管有几伙人要绑架药无患,从头到尾都是犬牙计划好的,这个坑早在三老爷的儿子欠下赌债开始就埋下了。

    等三老爷为了独子动了歪心思,板寸头就假意接单,混入了三老爷的绑架团队里。

    与此同时,犬牙还鼓动了单干的司机,潜移默化着让他生出了铤而走险的歹心,把药家事后调查起来的方向在最初就搞得乱七八糟。

    今天下午的那一幕,也不过是犬牙为了暴露板寸头身后的三老爷而故意做出来的,先打草惊蛇,才好让药家增加保护药无患的力度。药家在国内的势力才初步建立,并不完善,增加人手其实反而是增加了风险,足够让板寸头联合真正潜入药家的犬牙成员浑水摸鱼,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走药无患,然后撕票。

    计划环环相扣,毕竟是专业的。

    “好巧,我也是。”药无患收起了眼中短暂的情绪,态度转变的很快,笑的还是那么欠揍,让人无法把握他对此真正的想法,“你知道我是怎么获得任务者的能力的吗?只要你和我合作,我可以教给你。”

    陆见晏皱眉,他对那些玩弄人心的能力没有兴趣,但不得不说,有些能力还是很有用的。

    “一点都不危险。”药无患看着陆见晏诚恳道,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加重了压迫,根本不给陆见晏思考的时间,甚至可以说是他在引导陆见晏思考,“让我帮你吧。对付不普通的人,就需要不普通的力量,才能礼貌的‘请’他们圆润的离开。”

    换做是一般人,大概早就跟着药无患的节奏走了。

    但陆见晏却迅速清醒了过来,给了药无患一个从未变过的答案:“我再考虑考虑。”

    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药无患所谓的互帮互助,总让陆见晏有一种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会有多么轻松的预感。成人版的药无患就像是一柄开了刃的人间凶器,举手投足间俱是不加掩饰的恶。陆见晏这才反应过来,malkavian在长大后的药无患身上并不是没有体现,只不过是变得更加深沉又浓烈,如万丈下的深海,无处不隐藏着危险。

    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从药小患那样变成如今这般?

    药无患十指交叉,明明没什么耐心,却还是努力摆出了一副愿意等待的样子,他合作的态度目前来说还是十分真诚的。

    陆见晏多了句嘴:“如果我答应与你合作,我是说假设,如果我同意了,你打算怎么帮我得到能力?”

    药无患笑了,藏在冰冷眼眸里的是势在必得的笃定。陆见晏虽然只是做出了一个假设,但其实只要开了这个口本身,就意味着他已经心动了。药无患也没想过能如此轻松的说服陆见晏,这就是个从小到大都习惯了被原则束缚的乖乖牌。

    他不介意给他点甜头,再缓图之:“你亲自手刃了任务者,就能夺得任务者相应的能力。”

    “就这么简单?”陆见晏一愣。那些任务者并不会真正的死亡,这点上陆见晏是很笃定的,因为他前不久才经历过一场很不愉快的与任务者的交流,对方叫嚣着他还会回来。据系统说,任务者会在死亡后前往下一个世界做任务,攒够一定积分就可以去任何他们想去的世界。

    也因此,不只是任务者觉得快穿的每一个世界像是一场游戏,对于身在局中得知了这些任务者存在的陆见晏来说,任务者也开始越来越像是npc了。

    但是这样不对,至少陆见晏一再的提醒着自己,你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别人也是,包括任务者。

    “当然,在他们死前还需要做些小小的‘仪式’。”药无患很满意陆见晏的冷静,如果陆见晏敢说什么杀人是不对的,他觉得他一定会暴走。

    幸好,陆见晏并没有,他是好心,却有个度。这样遵守秩序的陆见晏真的很迷人,至少对于药无患来说是如此。

    至于是怎么样的得到能力的“小小的”仪式,自然是要等合作之后才能说。

    陆见晏几次张口,最终还是说:“我需要时间想想。”

    “好,”药无患也无意逼迫的太紧,“我明晚再来找你。”

    “……你以为你是在玩一千零一夜吗?”陆见晏忍不住吐槽。

    “为了能够让你同意,未尝不可一试。”药无患勾唇笑了,“我真的很想和你合作,就是别让我等太久,好吗?”

    直至到这一步的时候,药无患都算是略微占在上风的,他掌握着更多的信息,拥有着陆见晏所没有的底牌,几乎只等陆见晏点头入伙了。

    陆见晏却突然道:“你白天和晚上的记忆,其实是能够互相影响的吧?”

    本来准备以一个帅气的动作结尾的药无患不可避免的怔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摔下,虽然他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补救,但还是让陆见晏发现了端倪。陆见晏本来也只是个推测,如今才终于可以肯定了。

    不等药无患解释,陆见晏就紧接着说:“白天的你的改变,是受到了晚上的你的影响。”

    这才是药小患和历史线上的自己真正不一样的原因。

    毕竟药无患是一个人,而不是什么人格分裂。只不过因为某种法则的限制,他们共享着一样的记忆,可惜晚上的药无患无法决定白天的行动权,而白天的药小患也阻止不了晚上的药无患做什么。

    “我其实挺好奇的,只能看着自己卖蠢跳兔子操,却什么都不能做,到底是什么感觉?”

    药无患眼神死的看着陆见晏。

    但是这却已经吓不到陆见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变了,陆见晏看着眼前不管气势如何,外表只是个豆丁的药无患,突然觉得不管对方做什么都属于被迫萌啊。霸道豆丁=v=与其说他在冷目面对陆见晏,不如说他其实是伪装被戳穿后的生无可恋。

    这样还可以以此类推,话少是紧张,欠揍是不知所措,面无表情大概是死机了。

    陆见晏作为一个伪面瘫,对此深有体会,在全世界都觉得他不高兴了的时候,他其实只是在大脑放空而已。并投以安慰:“你回去冷静一下。我不会觉得你是任务者,或者对我别有居心的。你不用这么紧绷。”

    直至药无患走了,陆见晏的好心情都没有改变。

    然后,陆见晏进一步脑补了一个问题,晚上的药无患要怎么影响白天的药小患,才能让药小患一个劲儿的想要和他变成连体婴?

    “……”擦,不对不对不对,一定是他脑补的方向不对!

    这样的猜测,吓的陆见晏又一次失眠了。等又一天早上的阳光照进陆家时,陆见晏终于为他连续两晚的失眠付出了代价,那种明明很精神,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却都在叫嚣着疲倦的矛盾,让陆见晏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偏差感里,神情恍恍惚惚,无论如何都集中不了注意力。

    这也就导致等和药小患一起去了幼儿园,开始上课展示自己的作品了,陆见晏才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你这个亮晶晶的是……真的金粉?!!!”

    “对啊,有叔叔送给爸爸的。”药小患毫无压力的点点头,听着小胸脯,特别的骄傲,“可惜不是白色的,不太像星星。”

    陆见晏还来不及发表任何想法,就发现药小患所谓的“好看的玻璃球”,怎么看怎么像是真正的宝石。准确的说,应该是欧泊,又名澳宝,还是纯天然的优质深色欧泊,零售售价一克拉至少六位数以上的那种。

    “妈妈试衣间的自动转台上有好多。”药小患继续兴致勃勃的和小伙伴分享。

    陆见晏发现,不管是药大患还是药小患都有让他哑口无言的神奇能力,你随随便便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当幼儿园的手工课作业完成,你爸妈知道吗?!

    药爸药妈当然知道啦,早上就是药妈妈和陆妈妈结伴送孩子上的幼儿园,药妈妈很清楚儿子手上抱着的所谓的“作业”里的具体成分是什么,价值几何,她昨晚就已经和丈夫一起欣赏过了。由于药小患非要自己独立完成,药妈妈和药爸爸还十分违心的夸奖了一下最终的成品。

    陆见晏对药小患问题发自内心的变成了:你是怎么做到没被你爸妈打死的?!

    药小患充满期待的看着陆见晏:“我是不是很棒?!”

    “是啊,是啊。”陆见晏敷衍道。

    药小患继续充满期待的眼巴巴的看着课桌旁边的陆见晏。

    陆见晏不懂,无法接收信号:“恩?”

    药小患:“那你为什么还不亲亲我?”

    陆见晏:“……”

    这对好基友接下来十几年的友情,全靠网络死撑,信息化时代嘛,哪怕天各一方,也能随时随地的谈天扯地。但不管怎么说吧,他们其实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彼此了,并不了解对方在现实生活中的近况和改变。

    于是,上一回陆见晏就被记忆里的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夜店咖的神奇事件,打了个措手不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很早吧,嘿嘿。

    因为……要陪小外甥女和小表弟出门外_(:3」∠)_

    两个虽然差了一辈,但其实只差一岁半的小朋友加在一起的威力,太可怕了。

    头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