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84章 第八十四次被攻略:
    “这样拼凑的字母你们都能猜出来?”大概是变态对变态的嗅觉,药无患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事肯定不会如艾伦说的如此简单。

    艾伦不自觉的缩了缩自己戴着白色手套的手, 像是无意识的动作, 也好似一种应激反应, 他道:“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帮助我们想到了这种古怪的、类似于行为艺术的拼凑方式, 一开始我们也是一头雾水, 一如你们觉得这是个1或者竖条的感觉。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涉及到当事人的**,我不能告诉你们。”

    陆见晏点头表示了尊重, 事实上, 他觉得艾伦如今说的这些其实都不应该外泄, 很容易造成模仿犯罪, 出于崇拜或者嫁祸的心理。

    “一般人很少能想到我们隐藏了信息。”艾伦若有似无的看了眼药无患。

    “我不是一般人。”药无患却不是那种能忍的人, 他直截了当的看向艾伦,不准备接受他这种意有所指。

    “不不不, ”艾伦赶忙摇了摇头,“你大概误会我了, 我的意思是, 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能帮助人打通思路。介意和我互相留个电话吗?我保证不会经常打扰你的。”

    陆见晏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展开, 他也说不上来自己那一刻的感觉。

    因为不等陆见晏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舒服, 药无患就已经干脆利索的拒绝了艾伦:“破案是你们的责任, 我的任务是保护好晏晏。毕竟就你们目前推测的进度,晏晏大概有了一个示爱方式十分蹩脚又血腥的追求者,不是吗?”

    “是的, 是的,陆先生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艾伦没有因为被拒绝而感到丝毫尴尬,反而对药无患的选择表示了高度的赞同,“现在像您这么理智的亲朋已经很少见了。”

    大部分人刑侦剧里的人都有一种越俎代庖的爱好,如果主角的职业是警察,那没什么好说的,破案就是他的工作,剧情怎么安排都无可厚非;但重点是那些职业并不是警察or相关工作的主角,他们也总是信不过——他们用税收供养多年、受过专业训练、工作经验丰富的——人民警察,而是更加相信——从未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也没有受过训练、只有直觉——的自己和自己的小伙伴,非要独自行动,结果往往当然是主角不死定律发挥作用,主角没事,但主角身边的人非死即伤,让主角追悔莫及。

    药无患对于这种剧情安排一直是嗤之以鼻的,这些人追杀罪犯的初衷往往是想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但最后的结果却偏偏是因为主角的追查而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这不是本末倒置是什么?

    幕后凶手肯定要查,但前提是必须先保护好陆见晏,不给罪犯任何可乘之机。

    至于怎么两全其美的办法,药无患并不打算和艾伦分享。

    艾伦继续对陆见晏道:“你不要有压力,这只是目前的一个不太成熟的推论,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证实,也许还有别的解释……”

    “怎么证实?”陆见晏皱眉,他更想问的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家人也许也有危险?

    “我们已经派人暗中保护住了刘凯文和刘恩的丈夫。”如果这个变态杀人狂还要继续凑那个“you”的话,那他肯定还要再杀三个和陆见晏有过节的人。刘凯文同学以独特的技巧、风骚的走位,在一干刑警的投票中脱颖而出,大家一致认为他已经拉满了仇恨值,属于必死名单上的一员,就是不知道他会被留到什么时候了。

    鉴于安歌手插播一样的突然死亡,刘恩的丈夫也有了一定的危险。

    “然后,呃,怎么说好呢,”艾伦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这个杀人狂此前作案时一直都很小心,几乎不会让你和他犯的案子有任何牵扯。但是这两次却开始有了转变,也许只是一时冲动,但也有可能不是。”

    “他觉得已经拼凑的差不多了,该借警察之口让晏晏知道他的存在了。他想得到晏晏的回应。”药无患嗤笑了一声。

    如果换做没有接触过陆见晏的药无患,大概会很不爽对方这种抢了他想做的事情的做法,但是,他已经知道了陆见晏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这很好的安抚住了他的病情。只是他还是会对对方很不爽,想要插嘴嘲弄几句。

    艾伦隐晦的看了眼药无患,但并没有再贸然发表什么想法,只是顺着道:“是的,任何一段感情都不可能只有单纯的付出,哪怕是如此扭曲的告白。”

    陆见晏对于“告白”这种说法持保留意见,他觉得这更像是恐吓。

    艾伦看着陆见晏,真诚道:“我对你说这些,不是想吓唬你,只是希望你最近也能注意一下安全,最好不要单独行动,时刻保持身边有人的状态。如果你需要,我们可以派出警力24小时保护你。等这个‘告白’完成后,谁也不知道那凶手还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有可能继续告白,也有可能……”

    绑架陆见晏。

    陆见晏点点头,他会照顾好自己,却拒绝了警力保护,比起相信什么突然冒出来的也许早就和杀人狂串通好的陌生人,他更信赖他们家用了多年的保镖,以及……

    药无患。

    只看药无患在听到那句“最好保持身边时刻有人”后一下子就亮起来的眼睛,陆见晏就知道药无患打算做什么了,他不得不在心里开始盘算要不要干脆在办公室里给药无患也放个办公桌。

    “最后一个问题,咳,”艾伦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好像接下来的谈话让他有些不太舒服,“我对此也没报什么希望,只是顺嘴一问,如有冒犯,请一定要直接告诉我,我会闭嘴的。你能想到,我是说,有谁爱你爱到发狂吗?就是你身边最近一两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类似于贴身衣物失窃啊,家里有外人进入的痕迹,疑似被跟踪什么的……”

    陆见晏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很确定的摇了摇头,要是真有这种人,以他对任务者的防备程度,他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么一个变态。

    更不用说陆见晏几乎是和药无患处于绑定状态,哪怕他疏忽了一些细节,药无患也会替他补上。

    至于爱他爱到发狂什么的……陆见晏就更想不到了,他倒是知道无数个想要利用他完成任务的人,但那些人只是表现的好像爱他爱到发狂,但并不是真的。任务者们并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而有点智商的人就会知道,这样血腥的表白是不可能成功的,没有哪个任务者会发疯到这种程度。

    “对一个人是否爱着自己确实不好判断,”艾伦误会了陆见晏的意思,尝试着换了一个角度,“那你接触过什么精神不稳定的人吗?”

    此问题一出,整个室内瞬间就寂静了下来,类似于大家被一下子挪到了南极的那种万籁寂静的冷寒。陆见晏没说话,只是看艾伦的眼神变了,意思明显,你该走了。

    艾伦立刻意识到自己过线了,收手表示:“抱歉,我无意冒犯。我们会努力的,这是警察该做的事情。你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小心,保护好自己。如果有任何线索,请随时打我的联系电话。啊,我们还没有交换过手机号吧?136xxxxooo,这是我的。”

    陆见晏下意识的就拨打了过去,把自己的新手机号顺其自然的留给了艾伦。

    艾伦就像是一个碎碎念的老好人:“这样可不行哦,这么轻易的就被我拿到手机号了,你的警惕心真的有待提高。”

    陆见晏面无表情的回答:“没关系,那是网络电话。”

    自刘恩的骚扰电话事件之后,王子期这个力求表现的准姐夫就重新给了陆见晏一个悬屏手机,其中特意编程了一个网络电话的小模式。也就是说,只要陆见晏想,他给任何人打过去的时候都是一串时刻变动的匿名号码。这样就不容易泄露陆见晏的私人号了。

    艾伦:“……好的。”

    “你的家人目前来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用太过担心,但我也建议你和他们私下沟通一下,以防万一。”艾伦最后提醒了一声。

    “这些告诉我们真的没有问题吗?”陆见晏狐疑的打量着艾伦。

    “当然有问题。”艾伦用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陆见晏,“这些都是机密,我可是冒着丢掉工作的危险特意提醒的你。所以,别让我做了无用功,好吗?”艾伦用右手撑着桌子想要站起,却手上无力,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幸好最后稳住了,“抱歉,我的右手之前执勤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问题,目前还不太灵活。”

    所以艾伦才带着白手套,那疤痕实在是太难看了。

    送走艾伦后,药无患双手掰过陆见晏的脸,让他看着自己道:“你不觉得艾伦是在故意针对我吗?”

    稍微做点功课的人就能够知道,陆见晏的身边只有药无患一个患有精神隐疾的人。

    “我感觉到了。”陆见晏又不傻,那么明显的话,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警方已经在怀疑药无患了,“不过这两年咱们一直在一起,我会为你作证的,他们没权利只是因为你有病就随便怀疑你。”

    “如果这是个针对我的圈套呢?”不是真的怀疑他是凶手,而是针对他的故意陷害。

    “why?”陆见晏这回没办法跟上药无患的思路。

    “排除情敌啊。”药无患的脑回路总是特别的野,“想想看吧,挡在任务者攻略你的道路上的拦路虎是谁?我!不管你的态度如何,他们肯定会这么想。那么,如何除掉我呢?你目前看到的就是一种办法。利用我的病情来设计我。”

    “真的有人会这么丧心病狂?”哪怕是那些没有底线的任务者,也太可怕了。一般的任务者在刑侦套路里也是当帮助破案的人吧?

    药无患再一次指了指自己:“我。”

    为了铲除情敌,他确实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陆见晏:“……”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总不能是另外一个时空的你穿越过来想要干掉此时此刻的你自己吧?对不起,这种精分梗已经玩够了,拒绝!

    “所以,你和那个艾伦当初到底什么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你绕来绕去就是为了问这个?”陆见晏挑眉,面上稍微带了些怒容,他刚刚是为了谁才送客的?!

    药无患给了陆见晏一个讨好的笑容,嬉皮笑脸的,一点都不严肃。

    陆见晏明明应该生气的,但最终还是败给了药无患。

    ……

    一觉醒来,陆见晏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他睡眼朦胧的扫了一眼他所在的房间,陆家还是那个陆家,却给他一种有些失真的感觉。他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确定的想着,我怎么睡过去了?如今这是生病了吗?药无患呢?家里的其他的人呢?

    等等,药无患是谁?

    陆见晏在强打起精神后,就走出了那间他无意睡过去的房间。他曾看过一句特别矫情但如今显得好像有点道理的话——最怕在睡了一下午后在黄昏十分醒来,看着残阳如血,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陆见晏已经顾不上去考虑房间里是不是少了什么,他只是想尽可能的在家里找到一个人来证明他不是一个人。

    最终,陆见晏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了陆弟弟好像矮了一些的背影。

    谢天谢……

    “地”字还未开口,陆见晏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的弟弟是不是小了点?

    陆弟弟已经转过头来,开心的朝着陆见晏打招呼,不给陆见晏思考的机会:“哥~收拾好了吗?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

    “出发?去哪里?”陆见晏更加一头雾水了。

    “当然是出去玩啊,你都答应我了,记得吗?如果我考好,你就会带我去看那个浸没式的戏剧表演。这次已经是《荣光王》的最后一场巡演了,我们绝对不能错过!”陆弟弟上前,手里拿着两个能遮住半张脸的白色面具,一个是他的,一个是陆见晏的。

    浸没式戏剧是一种后现代的环境戏剧,观众会戴上一个代表了鬼魅的白色面具,在某个有好几层楼的剧院里来回探索,戏剧演员就近在眼前进行表演。

    几层楼,大大小小数百个场景,二十多个演员,各自演绎着自己角色的悲欢喜乐。最开始,观众是在一起看开场,但当剧中的角色分开后,观众就要做出自己的选择了,跟随不同的角色,会看到不同的场景和剧情。

    据说仅支线就有108个小故事,而几个重要的主线剧情会重复演绎两到三次,观众只要不是在剧院里迷路的话,总会看到的,只是有可能看到的顺序会有颠倒,或者重复看到。

    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表演后,所有的故事角色会汇总在最后的舞台上,观众会随着角色的引领,站在最终的大舞台上,看到一个圆满的收尾落幕。观众会因为选择跟上的角色不同,而拥有不同的立场,甚至是感受到截然相反角度的故事,充满了参与性与被命运选择的使命感。

    陆见晏此前对这些现代艺术是完全不感冒的,陆弟弟应该也不会喜欢,但天知道哪天醒来他就忽然喜欢上了,还非要拉着陆见晏陪他一起去看。

    陆见晏的脑海里依稀记得是有那么一个约定的,可是,陆见晏有点头疼,他们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反正稀里糊涂的,陆见晏就跟着他弟弟到达了歌剧表演的会场。

    剧院会场的门口被特意改装成了一个极大的城堡入口,这就是观众最初等待的地点了,那是一个十分考究的等候大厅,无处不充满了中世纪的优雅与古典。工作人员会在确定好每个人的邀请函,也就是门票后,引领已经戴好面具的观众正式进入“城堡”。

    最先进入的便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舞池内已经有演员在翩翩起舞。

    不一会儿,主要演员一一以不同的方式亮相,金发碧眼的荣光王奥古斯特,黑发黑眸的笑面摄政王,舞会的“主办者”朱莉小姐……各式各样看上去都很像主角、个性鲜明的角色,就这样开始了开场表演。

    每个人都在笑着,闹着,仿佛这是一场娱乐至死的狂欢,但如果仔细看,就能够发现不少角色之间的暗潮汹涌。

    陆见晏上一次是一路跟着荣光王的角色在看的,毕竟这个戏剧叫《荣光王》,但是他看到最后才发现,跟着荣光王只能看到一个最简单的、好像世界一片美好的故事,虽然很精彩,却总觉得缺少一些什么,很多角色的死亡和消失都显得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所以,这一回他着重看向了那个黑发黑眸、颜值颇高的摄政王,他是荣光王名义上的叔父,年龄看上去却并没有比荣光王大多少。

    等等,上一次?他什么时候看过了?陆见晏彻底糊涂了。

    但陆见晏的脚就像是不听使唤一样,不自觉的就跟上了摄政王。他们一起离开舞厅后,陆见晏就顾不上去思考什么了,甚至连他弟弟什么时候不见了也都没有意识到,身边除了摄政王的演员以外,只有一个白色头发的观众与他同行。看表演的时候是不允许说话的,陆见晏只能就这样随波逐流下去。

    故事的进展好像特别快,就像是被谁拨快了进度,陆见晏看到了摄政王暗中杀死了一个又一个心怀不轨的角色,像是操纵傀儡一样操纵着每一个角色的故事。

    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大师,他用巧妙的手段,游走于不同角色之间,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只为了让一切污秽消失在荣光王眼前:“他觉得世界是美好的,那我就给他一个永远美好的世界。没有为什么,因为我能做到,所以我就去做了。”

    莫名的,摄政王的影像就扭曲成了陈医生的样子,他手里拿着面具,一脸无措的想要拉起陆见晏:“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陆见晏终于想起了,这一切是他弟弟还在被任务者穿越时发生的事情,他和穿成他弟弟的任务者,在观看这次戏剧表演里遇到了陈医生。就是后来被任务者穿越,喜欢无数次时间回溯的那个人,当时他还是原主,并没有被穿越,陆见晏记得他自我介绍叫陈曦,是个刚刚回国不久的心理医生。陈曦无意撞到了陆见晏身上,差点把陆见晏撞下楼梯,是穿成陆弟弟的任务者接住了陆见晏,手劲儿出奇的大,仿佛带着压抑的怒火。

    是的,在陈曦被穿越之前,陆见晏就认识他,所以,哪怕陈医生没有不断的用时间回溯,陆见晏也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此陈医生非彼陈曦。

    陈医生的穿越契机是什么来着?

    哦,陆见晏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送别那个“据说可以为了他生、可以为了他死,但其实内心毫无波动,只是演技一流”的完美先生。也就是穿越成陆弟弟的那个任务者,他之前看上去对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所谓,游戏人间的样子。但是在他戳穿他,拒绝他时,他又是心碎的如此真实,比死了爹妈还要真实的痛苦。

    不过,陆见晏却并不会就此心软,他十分厌恶对方用他弟弟的身体来攻略他,这是最恶心的事情没有之一。

    完美先生被陆见晏设计,离开已成定局,于是他就送了陆见晏一个别开生面的临别大礼……

    陆见晏终于意识到,他应该是在做梦了,乱七八糟的有关于过去的梦。

    场景再一次改变,陈曦死在了血泊里,穿成陆弟弟的完美先生拿着刀,笑的一脸病态的问陆见晏:“他曾在戏剧院里差点伤到你,我替你杀了他,你开心吗?我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不要担心,我亲爱的,这次的分别是短暂的,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这就是陆见晏不顾一切想要曝光任务者的导火索,那个疯子任务者利用他弟弟的身体杀了一个人!

    虽然这件事最后因为“有任务者穿成了陈曦(陈医生)”而有了转机,陆弟弟并没有因为那个任务者所做的事情被追究责任,但那并没有让陆见晏开心多少。陈曦是实实在在死了的,何其无辜。

    不知道为什么陆弟弟没有了这段记忆,可陆见晏有,毕生难忘,特别是在这个就曾死在他眼前的陈曦,再一次就像是不认识他一样,以陈医生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了他世界里,想要追求他时,事情达到了诡异的顶峰。

    然后,陆见晏的梦就醒了,他并没有离开他家的房间,药无患就近在眼前的陪伴着他。

    “怎么了?”药无患投来关心的目光。

    “我觉得你有可能真的猜对了。”陆见晏抬手摸了摸药无患的脸,想要确定他是真实的。“能做下这些变态事的任务者,还真有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以防有亲亲没有看懂时间线,我来给捋一下:

    穿成陆弟弟的任务者其实是个变态,用陆弟弟的身体,杀了名叫陈曦的路人甲;

    然后,穿成陆弟弟的任务者就不得不离开,但扬言他还会回来;

    陆见晏受到强烈的刺激,想要对全世界公布任务者的事情,却电视台里遇见了身为监察者的苏影帝,被消除了记忆,计划失败;

    已经死去的陈曦被陈医生穿越,通过楼等闲的派对认识了陆见晏,开始攻略他;

    陈医生被李老师利用,就是这文开头的那一幕,陈医生的能力暴走,最后被药无患关了起来;

    如今,那个扬言会回来的任务者,又回来了。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亲又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