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82章 第八十二次被攻略:
    小张是刚刚调入b市半山区公安局刑侦一组的新晋刑警,也不知道该说是运气好, 还是运气不好, 刚刚跟着师傅大张学习没多久, 师傅的师傅老张就接到了一个举国震惊的大案——归国华侨富商惨死疗养院事件。

    是的, 他们都姓张, 因为三人一脉相承的师徒关系, 还得了个三张的外号。

    由于当事人报案太晚,凶杀案的消息封锁不及时,如今这个事件已经成为了极大的社会新闻,闹的满城风雨, 甚嚣尘上,给一组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负担。

    上面不仅成立了专项调查组,还限制了尽快破案的时间。

    小张的师爷老张, 是办案多年、经验丰富的老刑警, 官做的不大不小, 刚好够他继续奋战在第一线,又能每每成立调查组时够格当上管事的组长, 他一点都不想让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出现。这次也是如此,老张成了组长,三张探案成了主体。

    不过之前的案件调查,小张因为身在外地收尾另外一个案件,都没能给参与,等他一回来,他的师傅就教给了他一个重要的任务——给陆家做问询笔录。

    小张为了给师傅和师爷留下好印象, 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把相关的现场勘查报告翻看了数遍,一下高铁,还马不停蹄的自己去了几趟犯罪现场,尽量把他觉得他应该知道的与案情有关的内容、资料都熟记在了心中。笔录还没有开始,笔记倒已经做了不少,小张自认为他已经无所畏惧,不会被任何事情影响到紧张。

    结果,等小张一刷卡进了办公室,就发现今天的气氛与以往截然不同,严肃又紧张,仿佛掉根针都能引来无数人把枪。

    小张不明所以,只能小声的问身边相熟的同事:“发生什么了吗?”

    师爷过来突击检查了?老张为人有些过于一板一眼的,看谁都一副训导主任的样子。

    “比你师爷还可怕,”同事凑到小张的耳边道,他本来还对小张能够参与此案有些羡慕的,如今却只剩下了深深的同情,“上面对这次案件的重视程度再次升级了,或者说早就是如此,只是一直在等人做飞机过来,齐了再展开合作。”

    “等谁?”小张之前完全没有听到风声。

    “有国际刑警,也有米国那边的fbi,还有上面警察厅直接派来的人,甚至还有专门针对世家的特殊组,以及一个什么什么九组……正在大会议室里开会呢。你是没看到刚刚那个画面,拍电视剧吗?话说九组是哪个部门?特殊组我知道,九组听都没听过啊。”

    “这么夸张?!”小张也没听过九组,但能和前面那些人并列,应该是很厉害的神秘部门吧。虽然死的那个年迈富商确实挺血腥的,可至于惊动这么多大佬吗?

    情况到底如何,还是得等小张的师傅开会出来后再说。

    这次的碰头会只是初步互相了解一下,所以速战速决,九点半左右就结束了,正好可以赶上和陆家约定见面的时间。

    小张被师傅特意用短信叫了过去,交给了他一份全新的笔录问题,师傅表示:“之前的要问,这些新的也要问,知道了吗?别问为什么,等你回来我在慢慢和你说,但一定要问新问题,不管它们和案件有没有关系。”

    “是!”小张接过新的问题表,确实有很多他完全不明白意义的问询内容在上面。

    “还是你负责开车,快点去吧,时间不等人。但记得换个大车。”

    “商务车?”

    “不够。”

    “不够?!”他们只是例行的上门询问吧?陆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带这么多人去干什么?不怕激怒陆家吗?

    大张没搭理自己的徒弟,只是打发他快去做准备,因为大张心里也在犯嘀咕,他哪里知道这次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去,都什么毛病?!专管世家的特殊组肯定要派人,这没什么好说的;但九组的负责人为什么也要跟着参合?他此前连九组是什么都不知道;最可怕的是连国际刑警都表示要去,fbi也就表示不能落下他们。

    总而言之,陆家看到这么多人,肯定是要生气的啊。天知道他们真的只是例行询问,不是领着外宾参观大熊猫。

    但事已至此,连老张在这些人面前都显得有些不够格,大张又能说什么呢?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艹,这算个什么事啊。

    幸好,特殊组那边的联系人表示他们已经和陆家沟通过了,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些人,陆家并没有意见。

    这么通情达理的世家可不多见了。大张掐灭嘴里的一口烟,感慨道。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张已经在大院里停好了豪华的客车,打开了车内的空调。招待一个个他平时连见都不可能见到的大佬上了车,不同制服,不同人种,彼此所服务的系统泾渭分明,一如他们如今坐在的不同位置上,彼此面带客气,开始寒暄。别说,真的是越来越像是外宾旅游团了。

    今天他们要参观的旅游景点是位于半山区警察局东北部、大概十五分钟左右车程的半山别墅区。这里是b市十分有名的老牌富人区,大部分世家都扎堆聚居于此,随随便便一个保姆都有可能比小张的基础死工资高。

    陆家的别墅位于比较里面的半山腰上、一块相对独立的开阔之地,车需要爬一个和缓的坡道,过三道检查,才能到达。

    ——比登机都卡的严格。

    没有登记牌照的来往车辆,需要一次次的被保安来确认人数,来访目的,以及与户主的预约时间。哪怕是为人民服务的执法队的待遇也是一样的。

    “预约信息上说只有几个人?”保安狐疑的看了一下后面带有公安标识的客车。

    “咳,临时有些小变动,已经打电话和陆家确认过了。”小张再一次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件,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这才得以被放行,正式进入了陆家所在的a—11区域。

    路过西方建筑气息浓郁的药家,就到了陆家的外围。

    早已经有陆家的仆从收到了下面保安传上来的消息,早早打开了宽大镂空的双扇铁栏门,放客车进了陆家的前庭。然后,还有仆从中途上车,专门负责为小张指路,引领着客车缓慢驶过两排种满常青树的双行道,草地上能隐隐看到一些园丁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开了没几下,一个两层的精美长方形小楼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小张一边感慨着陆家的庞大,一边道:“那就是主楼吧?”

    仆从一板一眼的回答:“不,那是服务人员的宿舍。”

    小张:“……”连仆从住的地方都比我租的鸽子屋大qaq

    过了服务人员的宿舍,才终于看到了庞大将现代与古典气息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庞大建筑群,一股庄重的气息扑面而来。说是别墅,其实更像是庄园。五层的主楼与前面小广场上的喷泉同为干净的白色调,门口的台阶上已经有一群穿着统一服饰的人早早的等在了那里。

    这当然不可能是陆家的主人,而是陆家的管家,带着一些服务人员,仔细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人数正好是小张这一行人的两倍。一半是保安,一半是服务人员。

    车稳稳的停下了正门口,然后由在车上的仆从负责安置,其他人鱼贯下车,在接受过一对一的服务后,终于进入了陆家主楼的大厅。屋内的生活气息就比较浓郁了,最先引起人注意的就是楼梯中间墙壁上的巨幅全家福合影,画中人都穿着同色调的衣服,有四位老人,一对成年夫妻,还有三个小天使一样的孩子。

    这是陆见晏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照的,那个时候两方家里的老人都还在世,就像是似有所感一样,赶在其中一位去世前,大家在那年夏天默契的在自家草坪上拍下了这张合影。

    画中的陆姐姐一脸不开心,因为祖父不让她穿洛丽塔裙装拍照,要求她必须穿上“得体的”白色小礼服,陆姐姐叛逆的偏偏穿了一身裤装;陆见晏也绷着脸,因为拍照的当天早上刚刚下了一场雨,他的自然卷总是在下雨过后卷的有点厉害,让他觉得自己丑极了;只有陆弟弟被陆奶奶抱在怀里,笑的没心没肺,手里还拿着他妈妈明令禁止他再吃的巧克力棒。

    虽然照片里大多数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但却还是莫名的能觉得这是一家十分相爱的家人,在心里他们是十分快乐的。

    左手边的大客厅里,陆家一家五口外加药无患、第五奕、楼等闲都已经等在了沙发上。

    幸好陆家够大,这么多人也不觉得有丝毫拥挤,座位是刚刚好的,不多一个,不少一个。在短暂的介绍之后,就进入了询问环节。

    各种设备已经准备完全,录音笔、摄像机、红眸与指纹录入器,还有抱着笔记本电脑的录入员。

    大张推了推小张,示意他上前开始。

    小张看了眼前排的大佬们,紧张的光打开个笔录本子就花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他深吸一口气,对上了虽然已经尽力在表达一种善意,但依旧会给人造成不小心理压力的陆家众人,小张差点变得都不会说话了。

    幸好之前准备的足够充分,小张只需要按照笔记本上的内容进行问询就好。

    最先要做的,就是按照问询笔录上的规定栏目,逐项开始记载和询问,好比询问的时间、地点,询问人、记录人的姓名及其工作单位,被询问人的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还有询问时在场人的其他人,这一次是小张写过最长的在场人名单。

    根据不同的被问询人,填写了不同的表格,一式两份,让被问询人确认表格内容,然后签下了第一个名字。

    之后,这才算是正式开始了一问一答的笔录时间。

    最先被询问到的自然是陆见晏。

    “您好,我是这次协助办案的刑警,陆总叫我小张警官就好,这里有三位张警官。”

    陆见晏点点头:“很高兴认识您。”

    “呃,是这样的,在3月5日上午十点许,您与药无患先生和死者,也就是刘恩先生,在城郊的绿海疗养院见过一面,有过短暂的交流,对吧?”

    “是的。”

    “您和死者的关系是?”

    “我母亲的前夫,我外祖父母曾经资助的孤儿。”

    “呃……”小张噎了一下,虽然这些都是警方已经掌握到的内容,但很明显他想听到的答案并不是这个。但看样子陆见晏并不想提,可小张还是只能硬着头皮道,“据我们不能透露的消息渠道取证,您与死者有血缘关系?”

    “他是制造我时的精子提供者。”陆见晏并没有打算掩饰他和刘恩之间不那么愉快的关系,也没打算不承认这段血缘。事实上,早在一开始陆家就和这次案件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了,这些涉及**的内容是不允许对外透露的,哪怕在调查组中知道的也仅限于高层和相关的调查人员。若不是小张参与了这次询问笔录,他这个层次的人是别想知道这段隐情的。

    “您当时为什么会去见死者?”

    “他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威胁了我的父亲,想要约我见一面,我就答应了他。”

    小刘在心里默默的感慨了一句,有钱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啊,亲父子之间也要这样算计威胁。

    “还记得你们大约谈了多久吗?”

    “不记得了。”这种事情也不可能记得吧?谁会没事干去给这种事情计数。

    “根据疗养院的出入监控显示,你们交谈了大约四十五分钟左右。”

    “那应该是,我不太记得了。”

    “谈话内容呢?您还记得吗?”

    “一堆他想认我,但我不想认他的废话。”

    还真是足够精准的回答。

    “据另外一位当时在场的相关人士表示,你们曾经发生过口角冲突?”

    “在我看来是刘凯文单方面的挑衅,而我和我的友人药无患得体礼貌的回应了他。”

    小刘点点头,这点上和刘凯文的询问里有些出入,但,咳,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比起那位暴躁的青年,明显是陆见晏看上去更加可信一点。陆见晏也确实不像是能和人吵起来的,类型,他只会冷冷的坐在一边,把别人气上天,而他作壁上观的看表演。

    “死者刘先生后来挥退了其余人,只留下了您和他交谈,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有些私人的话题要谈。”

    “谈话内容呢?”

    “依旧是他想认我,但我不想认他的废话。”

    “能说的具体一些吗?”

    “他想让我和他儿子刘凯文联姻,然后把w集团留给我,但是我拒绝了。”

    “什么?!”不等这边继续进行下去,药无患首先坐不住了,他甚至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怒不可遏的看着陆见晏,又或者是透过陆见晏看着已经死去的刘恩。这不是他想要控制就能够控制住的情绪在作祟,好吧,他也不想控制,他对陆见晏道,“我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你当时在门外。”陆见晏就知道药无患会是这个反应,所以他才不想当着这么多人和警察进行询问,但药无患不干。

    “哈,他怎么有脸敢这么想!”

    这话不是药无患说的,而是陆妈妈,她表现的比药无患还要生气。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什么警察了,她直接就把厌恶恶心到极点的表情表现在了脸上:“联姻?他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简直是对我儿子的侮辱!w集团算什么?他真以为他那点东西有人在乎吗?!”

    小张被吓到不知道该如何插话。

    坐在旁边聆听的一群制服中,有一个带着白手套、与陆见晏差不多大的青年开口了:“据我们调查,在w集团的初始运作投资中,有很大一部分很有可能是来自死者当年侵吞的吴郡陆氏的财产,你们当时差点还打了官司。”

    “所以呢?”陆妈妈挑眉,反问那位警官。

    “所以,如果如果真是如此,有足够证据的话,您可以起诉得回您当年没能要回的合法财产,以及这些年以这笔投资进行升值的部分资产和赔偿。”青年冲陆妈妈笑了笑,“如果我们在随后找到证据的话,我很乐意把它送给您。”

    陆妈妈一愣,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么一个展开,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但她还是先谢过了。

    因为这么一个插曲,陆妈妈也不好再继续发脾气,陆见晏也趁机安抚住了药无患。

    询问这才得以继续。

    在问过发生在疗养院的不愉快谈话后,接下来就是死者死时,陆见晏在哪里了。

    “我不太记得了,不过一般晚上八点左右,我都在和我的三个好友玩《江湖online》,游戏里有登录提示,我家里的全息舱使用情况你们也可以随意检查。”

    这就是问题所在,陆见晏无法证明当时正在玩游戏的那个是他。

    但警方也不敢随随便便在没有任何一点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就指认陆见晏就是凶手,那边的特殊组是不会答应的。世家一直在享受着与众不同的保护。是的,特殊组存在的意义更多的是保证世家的利益,特意跟来也是为了确认陆家这样的老牌世家没有被冒犯到。之前陆家就已经打过招呼了。

    “我没有要杀他的理由,反正他早晚都要死了,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这也是警方尽量不会怀疑陆见晏的理由之一,所有人都知道刘恩快要死了,为什么还会有人想要虐杀他呢?

    刘恩手上价值百万的手表没有丝毫被动过的迹象,也证明了这不是一次图财那么的刑事案件。鉴于监护摄像头里什么都没有拍下,警方有理由怀疑这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并且是出于复仇心理的仇杀概率极大。

    之后小张就开始询问那些看上去与此案全无关系的问题,类似于某年某日,陆见晏在做什么。

    陆见晏大多数都不太记得了,但他有一个十分详细的行程表,助理小姐已经提前为他准备好了,只要查一下就什么都有了。他连同证据把备份交给了张警官。

    陆见晏之后就是例行对陆妈妈和陆爸爸的询问,陆妈妈是因为有仇的前夫前妻的关系,陆爸爸则是因为被刘恩威胁的这段。

    药无患则是……

    “具当时也在疗养院的一位当事人称,您曾经威胁过刘凯文先生?”

    “除了别人说的以外,你们还有更加切实的证据吗?”药无患笑嘻嘻的反问,“出于奉公守法公民的原则,我答应了参与问询。但如果你们再问这种有诱导嫌疑的、一点都不专业的问题,我就要请我的律师代为出面了。别怪我不配合。”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小张立刻申明立场,说实话,他也挺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的,但这是之前就已经定好的内容,有些问题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陆见晏握住药无患的手安抚,然后开口:“我说过了,是刘凯文单方面的挑衅,我们得体的回应了他。”

    “你们不妨问问刘凯文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如此诬陷我的。”药无患冷笑,“说不定他才是在贼喊捉贼的那个人。”

    别人杀了快要死掉的刘恩毫无意义,但刘凯文就不一样了,在刘恩没有修改遗嘱之前,他就是刘恩的法定继承人,他可以不用把刘恩的一切分给陆见晏。陆见晏看不上那些东西,但刘凯文就不一定了。

    随后还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与案件看上去毫无关系的时间问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警方那边并不会回答,等问询完,大家就准备离开了。特殊组那边的人留了一个下来,很显然是要私下和陆家说些什么。老张很不满于陆家的这些特权,没有知情权也依旧能够知道一切他们想要知道的内容。但老张又没有办法阻止,因为特殊组不会直接说他们要留下和陆家说什么。

    意外的是,九组和国际刑警那边也各自留下了一个人,不知道要干什么。

    国际刑警那边留下的就是刚刚插话的白手套青年,黑发黑眸,是典型的东方人长相,陆见晏心中对对方的身份也有了一些模糊的猜测,因为对方有点眼熟。

    在大部队离开后,对方也果然主动友好的上前揭开了谜底:“老同学,你忘记我了吗?”

    对方正是那个被任务者曾经穿越过的同学。

    也也是陆见晏遇到的第一个任务者。任务者离开后,原主就因为变成了植物人被送出了国治疗。如今看来他不仅幸运的醒了过来,还记得很多事情,依旧把陆见晏当做自己的同学。

    陆妈妈恍若,怪不得刚刚这个青年会有点倾向于帮助他们的意思,原来是晏晏的同学啊。

    “左青时。”

    陆见晏终于叫出了这个藏在时光深处的名字。临淄左氏主家嫡子,陆见晏的中学同学,一个打开了陆见晏新世界大门的人。

    “我现在改名叫艾伦了,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这个名字。”艾伦上前拥抱住了陆见晏,好一会儿都不愿意放开手,哪怕顶着药无患吓死人的眼神,“一直没来得及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当年做的那些——你知道的——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展开就已经有亲亲猜到了,还是两个亲亲,嘤嘤嘤,啥也不说了_(:3」∠)_继续写吧。

    虽然细节不太一样,但框架是差不多的,所以,第一位首先猜到的亲亲的红包已经送出了,注意查收哦,么么哒。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扔的地雷,共2个

    感谢“何墨穸”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姬长明”亲又扔了1个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