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77章 第七十七次被攻略:
    陆爸爸和陆妈妈并排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 看着对面沙发上的陆见晏和药无患,就像是一对乳胶漆似的恋人在准备见家长, 忐忑又甜蜜,紧张又有一丝说不上来的激动。

    “我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的,从当年晏晏牵着无患的手,背着小书包一起进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穿了身比较休闲的居家服的陆妈妈, 双手合十, 放在膝盖上,一脸的沉重, 说的话却让陆见晏卡壳, 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他早该到了这个年纪了,”陆爸爸单手拍了拍妻子哪怕保养的再好也能看到岁月痕迹的手背,然后严肃的对两个小辈道,“这件事药无患的爸妈知道了吗?”

    “……”本来以为自己知道父母要说什么,但此时此刻又不是那么肯定的陆见晏。

    为什么这个事情要涉及到药无患的爸妈?他们要说的难道不是他的爸妈吗?

    药无患却分分钟戏精附体, 对上了陆家爸妈的脑回路频道,激动的表示:“他们可以现在就知道。”说完,他甚至作势真的这就要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

    “拜托,别闹。”陆姐姐手里端着杯堆满了棉花糖的热可可,一看就甜度爆表。她扎了个颇为不符合她年纪和身份的丸子头, 披着星星点点的披肩,悠闲的走了进来,但是没有坐下, 只是看着药无患道,“介意去花厅和我说会儿话吗?”

    “我们只是开个玩笑——”陆妈妈晃了晃最近才剪短的蓬松卷发,她和陆见晏都是自来卷,相比起陆见晏那种卷的不是很明显的,陆妈妈却卷的很厉害,特别是在她剪了短发后。

    “——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陆爸爸与陆妈妈夫妻多年,特别默契。

    陆见晏的脑袋顶上依旧闪烁着三大大大的问号,他已经理解了父母刚刚应该是在开玩笑,但是,开的什么玩笑?

    药无患也知道陆家爸妈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戏份十足的表达了恰当的失落,并低下了自己一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白毛,仿佛连眼睛都失去了色彩,但他还是很配合陆姐姐的邀请,与她相携着去了隔壁,一路上还能听到他们渐行渐远的融洽谈话。

    “你身体越来越好了。”

    “是的,如今不依靠机械义肢也能独自走好几个小时。”

    “但还是要注意保护啊,不要大意。”

    “恩,义肢就在悬浮车的后备箱里,随时都可以拿出来用。”

    陆家的悬浮车还没有上市,但药无患总有本事开到概念车,就像当年的派克峰。

    陆见晏随身携带药无患,明显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关系好到非要形影不离不可的地步,而是陆见晏想要借用有药无患这个客人在为借口,打消父母对他提起最近一件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情的想法,哪怕那件事已经是房间里的大象,人所共知了,但陆见晏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保持默契的沉默。

    可惜,姜还是老的辣,陆见晏有药无患,陆爸爸和陆妈妈有陆姐姐,她很轻松的就帮助爸妈把药无患给支开了。

    如今,小客厅里重新只剩下了陆家父母和他们已经长大到需要仰视的儿子。

    陆氏主脉一家五口,陆见晏无疑是其中最高的。

    陆妈妈是典型的南方女子,娇小玲珑,虽然很多时候大家都容易因为她强势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作风而忘记来自彼此体型上的差异;陆爸爸却不是那么典型的北方男人,他比陆妈妈穿上高跟鞋后还高,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陆妈妈的基数本身就不算太高。陆弟弟像极了爸妈,在同龄人中不高也不低,学校里排座位也总是在中间。

    但陆见晏和陆姐姐却是陆家的两个异类,从小到大不管是在学习成绩上还是在其他方面都是鹤立鸡群,身姿修长又高挑,黄金比例分割,看上去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陆妈妈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回,不开玩笑,不逃避问题,她已经做了好几个月的心理建设了,她可以的,她是妈妈,她需要给儿子一个真相。不管这个真相是好是坏,她都没有权利替儿子决定他该不该知道这件事,她儿子本人才是有权利做出决定的那个。

    陆妈妈换了个坐姿,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浊气连带着心中最后一点胆怯一起从口中吐出,下定决心对儿子开口:“想必你也有所预感,或者最近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我就不和你绕圈子了……”

    陆爸爸把手放在了妻子脆弱的后背上,想要成为她的依靠与力量的源泉。

    但陆妈妈依旧很紧张,哪怕身边坐着她最信任的丈夫,面对着的是她最爱的孩子。这很不像她,她本不该如此瞻前顾后、踟蹰不前的。她以为她可以比她现在做的更好,直至事到临头她才发现她做不到,她的嗓子就像是被灌入了水泥,已经凝固了,发不出任何音节。

    最终,还是陆爸爸看出了妻子的反常,决定不顾之前和妻子的约定,替妻子开口:“我们叫你来,是因为你妈妈有一件有关于你身份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你不是你爸爸的儿子,是我和前夫的!”陆妈妈终于接上了话,把关键信息脱口而出,一气呵成,但她的脸上不见放松。因为这并不是对儿子坦白里最难的部分,她需要解释的东西还有很多,太多了,多到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来气。

    陆妈妈此前准备了很多稿子,有关于她的过去,她和前夫的纠葛,她为什么选择隐瞒,又怎么会在数年后的今天坦白,以及最重要的,虽然陆见晏不是在所有人的期待中诞生的,但他却是她和丈夫的最爱,这点毫无疑问。陆妈妈属于那种要么不说,要说就一定会说清楚的类型,她不想给任何的狗血可乘之机。

    只是给儿子讲那些过去,就像是重新撕开了她明明已经愈合的伤口,那太疼了。她父母在世时告诉她,早晚有天她会把过去当成一个笑话,像讲段子一样笑着讲出来。

    但目前来说,今天并不是这个“早晚有天”,她依旧很痛苦,很脆弱,她变成了她最讨厌的样子。

    就在陆妈妈还在酝酿该如何继续开口之前,陆见晏却打断了她:“我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陆妈妈完全不用再说下去。

    陆妈妈却像是没有听清楚儿子的话,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后,就按照自己的意思说了下去:“我理解,你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难以接受,是的,我也很难接受,如果可以,我恨不能抽掉你的另外一半血液,然后彻底把你变成我和你爸爸的儿子,事实上,你知道吗?你就是!血缘代表不了任何东西……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陆爸爸和陆妈妈一起惊愕的看向陆见晏,表情夸张到连脸上的皱纹都仿佛被拉平了。陆见晏知道?知道多少?知道多久了?

    “很久了,久到不管你们以为我会有怎样复杂的情绪,都不用担心,因为我已经纠结过,并且自己走过去了。”陆见晏并没有在安慰他的爸妈,只是在很平静的叙述一个事实,他已经背负了有关于任务者这么一个惊天的秘密,再多几个其他的也并不奇怪,“我知道咱们家是重组家庭,姐姐是爸爸的女儿,我是妈妈的儿子,只有贱贱才流着你们共同的血。”

    “你、你怎么能知道呢?”陆妈妈彻底慌了,说话都开始磕绊,她从未对陆见晏说起过这个,事实上,她甚至从未想过要告诉陆见晏这个。

    “首先,你和爸爸其实表现的挺明显的。”

    陆爸爸对陆见晏千依百顺,陆妈妈更纵容陆姐姐,夫妻俩反而对最小的陆贱贱能狠下管束的心肠。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他们对三个孩子的爱是一样的,却不敢肯定孩子对他们的爱也能始终如一。他们太害怕失去他们的孩子了,所以会对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个更加的没有底线原则一点,算是一种变相的讨好,想要用钱买来爱,哪怕这很荒唐,他们也无法控住。

    对陆弟弟就可以不用那么客气了,该打打,该骂骂,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那是他们血脉相连的孩子,他们对他严厉,并不会被他误解成他们不爱他。

    可面对陆见晏和陆姐姐就不一样了,他们生怕一个错误的眼神,就引起孩子的逆反。

    “其次,外祖父和外祖母去世前分别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秘密告诉了我。”很显然的,这是来自两位老人的临终遗愿,是他们心中最放心不下的事情,也是他们在生命的最后能为他们宝贝了一辈子的女儿能够做的最后一件事。

    他们都料到了今天会发生的情景,所以决定在自己死前,就为女儿铺好未来的道路,让她可以不用太过痛苦的再去把她的伤口撕开。

    爱其子,为其计深远,不外如是。

    外祖父和外祖母从不同的角度分别讲述了陆妈妈的故事,足够陆见晏了解到全貌,甚至他觉得很多细节他也许比陆妈妈知道的还要清楚。

    众所周知,陆妈妈曾经有一段失败的婚姻,众所不知的是,这段婚姻有多么俗套。

    作为吴郡陆氏唯一的女性继承人,陆妈妈的婚姻问题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家族成员共同担心的头等大事。

    家族成员是怕未来的女婿反客为主,侵吞吴郡陆氏。

    陆家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则是怕他们的掌上明珠无法得到一个正常的小女孩该得到的一切,幸福,家庭,婚姻什么的。

    于是最终,外祖父母听信了旁人的谬论,做了一件听起来就是在胡闹的事情——他们从孤儿院领养了一个样样看上去都十分优秀的男孩,给他取名叫刘恩,让他成为了他们女儿的童养夫,倒插门,又或者是备胎,随便别人怎么称呼这段关系。

    还未领养前,外祖父母就对那个刘恩说的十分清楚,他们收养他,给予他小王子一样的生活和光明的未来,这些都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刘恩必须无条件的忠诚并爱着他们的女儿。

    如果陆妈妈长大后喜欢刘恩,那他们就结婚,共同拥有吴郡陆氏的一切;如果陆妈妈长大后不喜欢刘恩,那刘恩就要拱手送陆妈妈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并永远在原地等待着她,以防她未来的婚姻不幸。

    总而言之,陆见晏的外祖父母天真的想要给女儿打造一个完美的感情后路。

    但如果人的感情是那么好控制的,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惨剧了。

    外祖父母最初并没有强人所难,在收养前就对领养者摆出了全部的条件,当时备选的孩子中也不只有刘恩,其他人也同样优秀,有男有女,只是有些人拒绝了这个条件,而有些人选择了接受,刘恩就是后者。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没有之一。”外祖父在去世前,这样声泪俱下的对陆见晏道。那个一辈子都没有哭过,被人猜测大概连睡觉时都会挺直了脊梁的老人,在病床上,依靠着呼吸机,对还在上学的外孙哭的就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最让我后悔的是,我的愚蠢决定害的不是我,而是我唯一的孩子。”

    这也是陆见晏分外理解游戏里杜审言老爷子的某个原因之一,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了。

    在某个提前放学不需要上自习课的午后,他的外祖父对他透露了这个深藏多年的秘密。

    让一个护短的人最为痛苦的,大概就是让他意识到,正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而害了他最爱的人。

    “别看你妈妈现在那个样子,其实她以前最乖不过了,又温柔,又安静,就像是一朵内敛的睡莲,是你所能见到的世间最美好的样子。”外祖母去世前这样与陆见晏回忆,“不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我给她加了滤镜,而是她真的就是那样的乖巧,从未有过一次叛逆。”

    陆妈妈的乖不仅表现在学业、交友以及孝顺父母上,也表现在和大部分古早的言情套路不一样,她循规蹈矩的长大,并没有不满于父母对她过于小心的爱护,也没有离经叛道的爱上什么霸道总裁,只是如她父母期待的那样,希望上了与她青梅竹马、知根知底的刘恩。

    至少,陆妈妈以为她对刘恩是知根知底的。

    刘恩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到了他们家,一直对她很好,就像是在对待公主,她喜欢被人这样珍而重之的对待。

    谁能知道刘恩却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包藏祸心多年,早已经在暗中勾搭上了别人不说,还想要搬空已经日薄西山的吴郡陆家。他甚至振振有词,觉得他才是受害者,他也是个人,有自己的感情,他凭什么要一辈子栓在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身上,成为她身边一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然而刘恩全然忘了,当年选择走上这条路的人正是他自己,没有人逼他,甚至当年陆家外祖父母可以选择的人有好几个,他是通过千辛万苦的竞争才得到了这个名额的。

    刘恩曾经是如此的珍惜这个机会,喜欢庞大古老的陆家,喜欢甜美可人的陆妈妈,但人心易变,刘恩也是如此。他不在感恩他得到的一切,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都是陆家欠他的,他不要仅要得到一切,还要报复陆家。

    被报复的对象就是当时天真又烂漫的陆妈妈。

    没有谁会一出生就是一副又强大又冷硬还不近人情的样子,很多时候他们如此,只是因为他们不得不如此,苦难的过去让他们明白了他们只有自己能够依靠。

    在发现了刘恩的阴谋后,陆妈妈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瞬间长大了。

    刘恩以为陆妈妈永远都是个好掌控的小女儿样,哪怕被她知道了真相也不足为据,他们已经结婚了,陆妈妈又对公司经营并不上心,她能做什么呢?

    事实证明,陆妈妈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她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结婚了就是对方的人的愚昧想法。

    永远都不要小瞧了一个天蝎座的复仇心理。

    陆妈妈干脆利索的拍了刘恩出轨的照片,并提出了离婚,还暗中收集了刘恩经济往来的证据,准备与刘恩对簿公堂,弄的刘恩狼狈异常。

    若不是刘恩在国外的情人在最后帮了他一把,把他连夜接出了国,刘恩的下场只会更惨。

    但哪怕整治了刘恩,对雪上加霜的吴郡陆家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陆妈妈醒悟的太晚了。可她依旧没有放弃,一直在积极联系,想要拯救家族于危亡。

    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妈妈遇到了已经离婚的陆爸爸,陆爸爸的前妻那么虐待自己的亲生女儿,让陆爸爸怕极了女性这种生物,再不敢随便找个人凑合过。但不找人又不行,他的父母可不像是陆妈妈的父母那样溺爱孩子。

    在某次宴会上,陆爸爸与陆妈妈就这样一拍即合。

    陆妈妈当时决定再也不相信什么嫁给爱情的鬼话,陆爸爸则需要一个完美的、长着脑子的联姻对象。他们那个时候对彼此是完全没有感情的,更多的像是两个对彼此还算满意的合作伙伴,想要让已经腐朽的二陆重焕生机,他们甚至连婚礼后要如何隐瞒双方家长,好继续各过各的未来都打算好了。

    结果,就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时,陆妈妈的人生再一次被老天开了个极大的玩笑,她发现她怀孕了。

    怀的显然是前夫的,大概是之前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让陆妈妈心力交瘁的同时,也暴瘦了很多,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

    这让陆妈妈好不容易才树立起的信心差一点就崩溃了。她不知道她是否该留下这个孩子,还是打掉他,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去和陆爸爸结婚。她是那么恨她的前夫,不想与他再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

    陆妈妈为自己找了那么多她该打掉这个孩子,不要让他毁了自己生活的理由。

    但最后,当天亮时,想了一夜的陆妈妈却还是决定要留下他。

    哪怕她的未来会变得更加艰难,哪怕她是那么的厌恶这个孩子的另外一半血缘提供者,可他是她的孩子,是她的责任。

    只要一想到有一个类似于陆见慈那样的小天使的生命就掌握在她的手里,她就无论如何都硬不起心肠了。她一直、一直记得还小的陆见慈哭着问她,为什么我的妈妈不爱我,你愿意当爱我的新妈妈吗?

    陆妈妈当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见慈,为什么你的妈妈能对你那么狠心。

    但如今她可以回答,至少她不会成为又一个狠心的妈妈。

    于是,陆妈妈在已经四面楚歌的糟糕局面里,做出了一个在别人看来她简直是疯了的决定——她要解除婚约,留下这个孩子。

    但陆爸爸在知道真相后,却反而更加欣赏起了陆妈妈,觉得陆妈妈与他只是因为孩子吵闹就给自己孩子喂食安眠药的前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陆爸爸对陆妈妈说:“我完全没看出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与我们联不联姻有什么关系。”

    陆妈妈是个疯子,陆爸爸只会比她更疯,哪怕陆爸爸看上去是那么理智儒雅。

    “你这么想要喜当爹吗?”陆妈妈当时还一个劲儿的想要劝陆爸爸打消这个想法,他是个好人,所以她更不能坑他。

    “说实话,是的,见慈会喜欢这个孩子的,她需要一个小伙伴陪她走出过去的阴影。”

    于是,陆爸爸和陆妈妈的联姻合同,就又追加了一个补充协议,如果陆妈妈能够保证对陆见慈视如己出,那陆爸爸也会对陆见晏爱到骨子里。

    陆妈妈就这样匆匆忙忙的和陆爸爸举办了婚礼。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奉子成婚的联姻关系,却并不知道这孩子其实不是陆爸爸的。只有陆爸爸的父母和陆妈妈的父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陆爸爸那对刻板的父母才会宁可把河内陆氏留给陆姐姐一个女孩,也没有提陆见晏这个大孙子一句。

    虽然后来祖父母想过要修改遗嘱,让陆弟弟继承河内陆氏,可那个时候陆家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说上话的了。

    陆姐姐全程目睹了陆见晏的出生,为了掩盖孩子的月份问题,陆妈妈是去国外生的孩子,模糊了几个月的信息。陆姐姐是知道这个弟弟不是她的亲弟弟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那个时候,又是那样的家庭,没有血缘关系的陆见晏,反而给了已经有点自己小心思的陆姐姐安全感。她才是她爸爸唯一的继承人。

    陆爸爸和陆妈妈在一开始对彼此的孩子好,只是一个交换条件,一如他们的婚姻。

    但人心真的是很难的把握一种东西,当习惯成了自然,他们为孩子付出的越多,就会越发自真心的喜欢那个其实与自己全无关系的孩子,他们也终于相爱,成为了真正幸福的一对。

    “我是不会原谅那个抛弃我们母子的渣男的,”陆见晏对他的妈妈坚定不移的保证了自己的立场,他很清楚这段时间不断给他打电话的是谁,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更加厌恶,“他不是我的父亲,顶多算是一个精子提供者。我的父母是你们,永远都只有你们。不管他想做什么,又有什么借口,我都不会听的。”

    “谢天谢地。”陆妈妈开心了,她的意思也是不想儿子见那个渣男,但对方忽然回国,一个劲儿的想要和儿子建立联系,打了陆妈妈一个措手不及,生怕儿子被带了节奏。

    陆见晏一愣:“我以为你是打算劝我……”

    “我没那么圣母。”陆妈妈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刘恩的。

    陆见晏哭笑不得,要是早知道他妈是这个态度,那他之前还躲什么啊。他可以对任何人硬起心肠,他可以咬死了不认刘恩,他唯一怕的就是他父母心软,转而求他原谅刘恩。

    幸好,他的母亲总是如此的不走寻常套路。

    陆妈妈不会故作大方的对陆见晏说,那人毕竟是你的爸爸,你该认他什么的,她只会把过去的一切丁是丁卯是卯的摆在陆见晏的面前,然后告诉他,我恨刘恩,此仇不共戴天,这辈子都不可能解开。你要见他,我不会拦你,你有这个权利,但我必须要说,我不想你去见他,永远都不会想。

    误会解开了,陆见晏开开心心的带着药无患在家里住了一晚,陆妈妈无疑是餐桌上最高兴的那个,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陆爸爸却不断的推着自己的眼镜,极力想要掩饰什么。

    晚上,在大家都去休息后,陆爸爸敲响了陆见晏正在玩的全息舱。陆爸爸和陆妈妈也有全息舱,只不过他们不经常用而已,人老了之后对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总是会慢一拍。如今这两个全息舱正好被陆见晏和药无患用来玩江湖。

    “爸爸?”陆见晏从全息舱中做起,覆盖在他身上冰蓝色的营养液已经瞬间就干掉了,就像是从未存在。

    “介意咱们就这样聊一会儿吗?”陆爸爸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全息舱旁边,与坐起来的陆见晏平视。

    “好啊。”陆见晏点点头,全然没有防备他爸爸准备和他讲什么,因为他以为陆爸爸肯定不会参合这件事情。他是说,毕竟在这件事情里,陆爸爸的身份比较尴尬,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不如不说。就像是陆妈妈从来不会在别人谈起陆爸爸的前妻时插嘴,她永远都不会在陆姐姐面前说陆姐姐的生母一句不是,因为她怕陆姐姐伤心。

    有时候陆妈妈甚至宁可让陆姐姐相信陆姐姐的生母其实也是爱过陆姐姐的。因为这可是她娇养大的公主啊,全世界怎么能有人不喜欢她呢?不存在的!她那么好,那么聪明,那么能干,那么完美,所有人都会喜欢她,没有例外!

    陆爸爸对于陆见晏也是一样的想法,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儿子,所有人都该喜欢他的儿子。

    哪怕是刘恩那样的渣男。

    “我必须要让你知道,刘恩当年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你母亲怀孕了。”严格意义上讲,刘恩抛弃的是陆妈妈,不是母子两个。如果他知道了陆见晏的存在,他会如何选择谁也不知道。刘恩也是在最近才知道陆见晏是他的儿子,所以刘恩选择了回国,来不顾一切的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

    “……这不像是你会说的话。”陆见晏愣了许久,他以为话题已经结束,完全没有想到陆爸爸还会突然来继续。

    “这确实不像,”陆爸爸叹了一口气,“如果有可能,我比你妈妈更不想让你知道你的身份,甚至比你妈妈更讨厌刘恩,我怕他来和我抢走你。”他倾注了无数心血养大的儿子,凭什么要让他拱手让人?

    “我不是物品,我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不会被抢走。”陆见晏哭笑不得,但还是因为父亲直白的家人爱而感到开心。

    他们父子之间能够不因为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刘恩而有隔阂,真的是太幸运了。

    “我知道。正是因此,我才要和你说这些正常情况下,我的性格绝不会说的话。我不想你日后为我今天没有开这些口而后悔。”

    陆妈妈可以理所当然的对陆见晏说,我讨厌你的生父,他就是个卑鄙小人,但陆爸爸却不能。

    “我为什么要后悔?”陆见晏哭笑不得。

    “刘恩快要死了。”大概是恶人终有恶报,与刘恩同辈的陆爸爸和陆妈妈还活的好好的,顶多算是人到中年,但刘恩却已经得了绝症,每日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说三句话要粗喘五次气,没有夸张,也不是演戏,陆爸爸特意换了好几个渠道去打听同样的一件事,只为了验证真假。

    陆见晏笑了:“全世界每一天因为绝症要死去的人有那么多,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陌生人即将死去就后悔?我很同情得了绝症的人,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我不是神灯,不需要对别人的许愿负责。”

    陆爸爸也被陆见晏的比喻逗笑了,但还是继续说了他打好腹稿的话:“他威胁我说,如果不让你知道真相,不去见他,他会不顾一切的爆出你的身份。”

    “我不在乎!”陆见晏不假思索道。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可能会在乎身份上那点小八卦。

    “但是我在在乎!”陆爸爸第一次抛弃了以往风度翩翩的一面,手掌都快要把自己的抓烂,“我在乎,我希望在别人眼中,你是我的儿子,只是我和你妈妈的儿子。”哪怕明知道这只是一个虚名,但正是因为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陆爸爸才会更加在乎这个虚名。

    “他太恶心了!”陆见晏终于怒了,他不在乎刘恩,但他在乎陆爸爸。

    “我知道。”但也正是因为刘恩这样近乎于绝望的不管不顾,让陆爸爸意识到,也许刘恩也是很在乎陆见晏这个儿子的,为了见到陆见晏,刘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如果刘恩只是威胁陆爸爸,他是不会轻易妥协的,因为陆爸爸怕陆见晏受到伤害,可如果刘恩对陆见晏没有恶意,那……“换做是我,我大概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陆见晏不是很理解他爸爸。

    “因为你是那么的好。哪怕被人说卑鄙也罢,被人骂恶心也好,谁会想要失去你这么棒的儿子呢?”至少陆爸爸就不想。

    陆见晏无奈的与陆爸爸对视,他早就知道的,陆爸爸才是他父母中比较柔软的那一个,小时候就比妈妈还要啰嗦,长大了也比陆妈妈更好攻克。都要头顶一片草原了,还能来劝自己的儿子去见儿子的生父。你这么圣父,我妈妈知道吗?

    “她知道。”陆爸爸一眼就看出了陆见晏的所思所想。但如果不是陆爸爸这样的性格,当年他就也不会和陆妈妈结婚,有了如今美满幸福的家庭。

    陆见晏最终只能妥协,就像是他之前害怕的那样,他的父母才是他的软肋:“我会见他,但仅此一面,下不为例。”

    作者有话要说:  啊,本文最大的狗血说完了~\(≧▽≦)/~

    前面就有不断的埋伏笔,也有亲亲猜到了,恭喜猜到的亲亲们(づ ̄3 ̄)づ╭?~你们简直都是神脑洞,根本不敢看评论区,总感觉被你们剧透了我一脸,嘤嘤嘤。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和1个手榴弹。最近不忙了要好好休息哦,么么哒。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彩虹”亲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chris”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