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73.第七十三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只要你不哭, 我就不生气。但是下次也不能突然咬我了, 好吗?”

    “恩恩。”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期待与闪闪发亮了,他看着陆见晏,用尽全身的力气, “晏晏你真好!为了你, 我一定会努力克制我自己的!”

    药无患肯定多少也是清楚一些己身的情况的, 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并不想克制他的情绪。他是说, 他为什么不能对他喜欢的人加倍的好,对他讨厌的人加倍的坏呢?

    “你最厉害了!”陆见晏习惯性的说了句哄孩子的话。

    药无患果然更加开心了。

    虽然陆见晏自己不喜欢听大人这么和他说话, 但他发现这话对其他小孩子还是很管用的, 鼓励教育不是没有道理。

    午休之后,就是例行的做操环节了。

    在小朋友们还在排队的时候, 却从操场尽头突兀的走来了一小队陌生的成年人,均是黑西装、黑墨镜的标准保镖打扮, 身姿挺拔, 步伐整齐, 和蓝天白云十分悠闲的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保镖小队目的十分明确, 和园长、李老师一起, 朝着药无患和陆见晏所在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药家保镖的速度可真“快”啊,陆见晏在心里嘲讽道, 家里的少爷丢了一白天, 才终于找过来。

    “少主!”领头的是个板寸头。

    陆见晏:……这是什么鬼叫法?都现代社会了, 各世家还一直保持着少爷、大小姐的叫法, 这已经让陆见晏明着暗着对父母吐槽了很多回了, 没想到重生后还能听到更刺激的。讲道理啊,这些旅居海外多年的人,为什么会比本土的世家还要像遗老遗少?!

    药无患拉着陆见晏的手,面对板寸头的气势倒也不怯场,大大方方,语气算是小朋友里难得的稳重了:“我记得你,你是跟着三爷爷的保镖。”

    “是我。抱歉让少主受惊了,属下来接您回家,夫人特别担心……”

    “不要!”不等板寸头说完,药无患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看也不看板寸头,一直在低头玩着陆见晏的手指,语言上倒是不忘把自己的意愿表达清楚,“我要和晏晏一起。”

    “但是夫人……”

    “不要!”药无患很固执。

    “妈妈会伤心的哦。”李老师也加入了劝说药无患的队伍,天知道第一天来上班的他,怎么也跟着卷了进来。

    穿着珍珠衫的老园长则有点犹豫,毕竟她是和陆家通过电话的,那边也明确表示了不是药爸药妈,最好不要随便让药无患跟着别人走。万一出事,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这么一堆人在耳边来来回回的说些让他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导致本就脾气不算好的药无患彻底生气了,他讨厌别人勉强他,这和有没有病没有关系,而是天生习惯主导的性格决定的。不过,咳,这个年纪的孩子,哪怕真的生气,也说不出很恐怖的话,至少药无患说的就只是:“你再说话,我就要不喜欢你了。”

    标准的孩子式威胁。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陆见晏差点笑出声,药无患小朋友真的是囧萌囧萌的啊,连威胁人都威胁的很可爱。

    但偏偏板寸头却真的害怕了。

    因为被药无患不喜欢是什么下场,在药家就没有人不知道。药父药母对这个独生子没条件的宠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但他们却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毕竟他们家的孩子被病魔折磨的已经很可怜了。(药妈妈如是说)。

    板寸头但凡不想被药家辞退,就不应该继续再违逆药无患的意思,但是最终他还是诡异的坚持要带走药无患,甚至开始有点不顾药无患意思的倾向。

    这种时候,陆见晏要是再看不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他也就白活了。

    “我家就在药家隔壁,我晚上可以和药无患一起回家。”陆见晏暂时不敢和对方发生正面冲突,毕竟他身边不是小孩子就是女老师,还一个居心叵测的男性任务者。陆见晏无法保证一旦谈崩,板寸头会做出什么。也许真的像十五叔说的,这根本就是一起意义不明的绑架。

    “但是药妈妈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李老师莫名其妙的一个劲儿在旁帮忙说话。

    “那药妈妈为什么不自己来接自己的孩子?”陆见晏反问,并开始有意识的带着药无患朝勉强还能相信的园长靠近。

    “因为夫人有事。”板寸头只会说车轱辘话。

    “如果晏晏担心,不如晏晏和无患一起吧。”李老师语出惊人,引得园长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这个新来的老师。这是什么鬼建议?

    “老师会陪着你们的,不要怕。”李老师把话说完。

    园长一愣,这样想来好像也是个办法,药妈妈担心孩子,药无患又离不开陆见晏,那就一起去,不是说药家和陆家是邻居嘛。当然,出于对陆见晏负责,幼儿园这边的老师跟上自然是最稳妥的办法。

    “不要!”陆见晏和药无患同时开口否决了。

    板寸头眯起了眼睛,鼻翼微微煽动,看来是被一次次拒绝气到不轻,并不打算忍了。李老师也慌了,想要从中斡旋,明显是不想板寸头暴露出本性的。他的立场在这一刻变得扑朔迷路。

    陆见晏捏了一把药无患,希望他能哭闹起来。

    小白毛却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身边的陆见晏,哪怕陆见晏掐的他很疼,他也没闹,没哭,因为掐他的是晏晏啊。

    陆见晏无语了,只能继续加重力气,希望药无患能在关键时刻配合一下。

    最终,也不知道是真的疼了,还是药无患对接上了陆见晏的脑回路,他嗷的一嗓子就开始大声哭了起来,比午休时还夸张,撕心裂肺的。药无患这么一闹,场面就彻底乱了。园长上前,开始不断安抚药无患。

    陆见晏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着属于陆家的保镖队伍,也终于从外面冲进了幼儿园。

    陆见晏身上其实一直带着一个信号发射器,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家里教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定要按。陆家是宁可错一万次,也不想因为一次的疏忽而悔恨终身。

    发射器的信号会发射到距离陆见晏最近的陆家保镖的手机上,进而不断辐射蔓延,直至陆见晏脱险。

    而今天离陆见晏最近的,自然就是陆家十五叔为了以防万一派到幼儿园外面的保镖。不得不说,这位陆家的族叔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当陆家保镖也干涉进来后,药家的保镖终于不敢折腾了,只是由板寸头出面解释,这只是一场误会。

    陆家的保镖队队长却时刻守在陆见晏身边,等着陆见晏的意思,孩子在小,也是主家。

    “我要和无患一起玩。”陆见晏尽可能的模仿着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有的逻辑,对保镖队长道,“无患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

    队长点点头,陆见晏是个什么性格他多少还是知道的,一向乖巧懂事,如今表现的如此霸道,肯定事出有因,他脑中的警铃开始大响。在没有真正联系到药家的人之前,他是不会放药无患随随便便跟别人离开的。

    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放学,陆见晏就带着药无患和自家保镖,先一步乘车回了陆家。在路上的时候,心细的陆见晏给族叔和父母的特助均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药家的保镖车队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多余的动作,毕竟陆家的人更多,武器看上去也更精良。

    有惊无险的回到陆家,陆见晏才终于安下了心,带着依旧缠着他的药无患,以及还在襁褓里的陆小弟一直玩到了陆妈妈和十五叔赶回来。

    药家的父母也终于联系上了。

    可以确定了,药无患是药家嫡系的孩子,唯一的继承人。重生前药家突然换了分家来接管国内市场也有了一种新解释——药无患有可能遭遇过绑架,导致心理受创严重,不得不继续接受国外的治疗。malkavian最大的隐患便是如此,对于普通人来说有可能只是5的心理伤害, malkavian患者却能把它放大到100。

    药家的父母到时,是非曲直自然也辨了个分明。

    药妈妈并不知道儿子被送错了幼儿园,接到电话时,差点吓的背过气去。等药家父母赶到陆家,那一队药家的保镖也改了口风,称只是发现了不对,便想要前去接走药无患,因为不知道陆家介入,才发生了一些小摩擦。

    药无患正在跟陆贱贱同学较劲儿,哪怕对方是个小婴儿,敢和他抢陆见晏,他也不要喜欢对方,根本没听保镖说什么。

    陆见晏却直接道:“你骗人,你明明说的是药妈妈很担心药无患。”

    大厅里的所有人一起看向了沙发上的陆见晏。

    板寸头很冷静:“是我当时嘴误,一时说错了,知道消息的是少主的三爷爷,他十分担心少主的安危。”

    “你说了不止一次,不是口误。”陆见晏的思路十分清晰,他知道对方想玩什么把戏,无外乎是想栽到小孩子不懂事的头上,甚至是换做一般的小孩根本不可能发现对方说辞里的区别,但陆见晏并不是小孩,“幼儿园的老师和药无患都能作证,他说了好几次药妈妈很担心,还想把我一起带走。”

    “!!!”陆妈妈立刻像是护崽的母狮一样,瞪向了药家的板寸头保镖。带走她儿子是几个意思?

    “无患,是这样吗?”药妈妈也紧张的看向了自家儿子。

    药无患本来是不太想搭理这些人的,但陆见晏示意他开口,他才道:“是的,他一直说妈妈很担心我。”

    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陆见晏:最怕空气中突然的安静。

    楼等闲用含糊不清的大舌头,吐出了他今晚的第一句话:“太好了,我的美人,你没长残。”

    陆见晏天生一张冰山脸,挑眉看人的时候,哪怕他心里想的是“哈哈哈刚刚那个相声好好笑”,但只要他不笑,给人的感觉就会是大写的[嫌弃.jpg]。陆见晏能长这么大,还不被打死,当然是因为颜值高啊。百分百遗传自母亲的精致,配上目下无尘的冷峻样子,就没几个人会说不喜欢的。他仿佛生来就该高不可攀。

    这天晚上陆见晏穿了一身米色的英伦风休闲服,衬的他本就是黄金比例的外形显得更加颀长。站在故意打成暧昧混惑的灯光里,透着那么一股说不上来的禁-欲,十分勾人。

    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简直就是取经路上的唐僧肉,谁都想啃上一口。

    “你倒是变化不小。”陆见晏重复着自己说过一遍的台词,脸上却没有真正的震惊。因为他已经惊讶过了。

    楼等闲是楼家的三代单传,全家上下宠的仿佛有个皇位在等着他去继承。这样的人小时候的体型一般都会……怎么说好呢,一看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有“楼小胖”这样的小名。长大后的楼等闲却摆脱了一身的肉,变得高大健硕,帅气硬朗,不管内里怎么腐烂吧,至少外表还算光鲜。

    除了,咳,楼等闲此时此刻顶着的那个锃光瓦亮的脑门。据说是他老子亲自压着他给剃的,为了惩罚他把他妈给他的创业基金直接买了限量超跑。

    楼妈妈的本意是想让二世祖的儿子多少能显得独立点,先自主创业,然后再活动个优秀青年企业家的名额出来,纸媒网媒吹一波,看谁还敢说她儿子整天不务正业。结果,楼等闲比他妈预料的还要混不吝,钱才到手两天,还没捂热呢,就因为和人打赌怕丢面子,火急火燎的买了辆他老子之前打死不肯给他买的限量超跑。

    楼等闲身边的狐朋狗友表示:“牛逼大发了啊楼子。”

    楼爸爸却表示:“老子今天不抽死你个臭傻逼,就不是你老子!”

    咳,上回陆见晏是在电话里知道这事儿的,直言不讳道,你爸竟然只打了你一顿,可见对你是真爱。

    楼爸收拾儿子,总是一套程序,先骂,再打,最后把儿子五颜六色的毛给剃了。

    这么说吧,比起陆见晏怀疑是杀马特的白毛邻居,楼等闲明显更像是一个超大龄的葬爱贵族。只不过他走的不是城乡结合部洗剪吹的风格,而是欧美rap歌手大金链子哈伦裤的野路子,但一样很辣眼睛。

    “很显眼吗?”楼等闲不安的摸了摸他充满肉感的大脑袋,人都这样,缺什么就总在意什么,还总以为别人同他一样在意。

    “亮到半夜出门都不需要路灯。”陆见晏环胸嘲讽,他莫名想到了一个称呼——社会你楼哥。

    楼哥的外表变化虽然大到让人怀疑他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但性格却是一如既往的二百五。推开一边一个的美人,踉踉跄跄的拽着陆见晏就去了复式公寓楼上的主卧,关上门,恢复了一口的东北大碴子音:“哥一会儿,嗝~,哥一会儿介绍你个银认识认识,贼带劲儿。不、不许拒绝,是个有正经工作的,至于性格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嘿嘿。”

    楼等闲说的乱七八糟,但陆见晏却知道楼等闲不是在瞎闹,而是真的关心他,介绍的不是约-炮对象,而是心理医生。

    鉴于之前在b市发生的所有人都知道的尴尬事,陆见晏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他此时的心理还能健康。

    虽然楼等闲爱享受,不靠谱,但对陆见晏这个竹马好友的担心也是发自肺腑的,因为陆见晏是与所有酒肉朋友都不同的特殊存在,当然啦,对于陆见晏来说,楼等闲也是不同的。楼等闲给陆见晏介绍的时候,说的好像他联系这么个心理医生很容易似的,但天知道这是楼等闲在背后对比了多少消息,托了多少层关系,才插队给陆见晏预约上的。

    “这个心理医生老厉害了,不是我和你吹,口风严实,专业过硬。他、他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说出了我本来打算说的话。他一定能把你治好的。”楼等闲比陆见晏要矮一些,但那却完全不影响他抬起手去摸陆见晏的头,“撸撸毛,吓不着。”

    陆见晏挡开了楼等闲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无奈。他知道楼等闲是好心,但楼等闲的好心就像是楼等闲此时摸着他的头的动作,充满了槽点。

    好比这个心理医生就是被穿越的陈医生。

    在楼下一片已经high起来的喧哗热闹里,傻乎乎的楼等闲自以为办了一件漂亮事,死乞白赖的趴在陆.移动制冷机.见晏的身上,打死不肯起来。灯泡一样的脑袋上绽开了没心没肺的笑容,就像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孩子。

    陆见晏趁着陈医生没来,最终还是对楼等闲问出了那句上回他没有机会问出口的话:“如果我不喜欢你介绍的这个心理医生,你会生我的气吗?”

    楼等闲一愣,直接反问:“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陆见晏也愣住了:“因为我辜负了你的一片好意。”

    然后,楼等闲就笑了,抖的就像个神经病,他直言:“你484傻?”

    不等陆见晏回答,楼等闲就继续道:“好意是在能让你满意的前提条件下才能算是好意的,如果它反而让你为难了,那就不是好意,知道吗?

    “我啊,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

    对于楼等闲来说,如果陆见晏不喜欢,那肯定是对方有问题。有问题的东西怎么能让自己的朋友用呢?恩,逻辑就是如此简单,没毛病!

    陆见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直至对面那个猩猩一样的大家伙搓着他的大光头道:“感动不?感动就让我在你家住几天吧,我老子最近但凡看见我,操起鞋底子就是一顿抽啊。”

    楼爹至今都还没有办法从儿子把创业基金变成超跑的过去里走出来。

    陆见晏:= =哪怕曾经有过感动,如今被你这个没头脑一搅合,也烟消云散了,谢谢。

    “我是没头脑,那你是什么?不高兴?”

    然后,没头脑就环视了不高兴的主卧一圈,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卧槽,你怎么整了这么个性-冷淡风格的装修?花好几千万来受罪吗?”

    不仅不感动了,还想打人!

    当然啦,陆见晏自认为是文明人,能用嘴解决的问题,他一般不爱动手。收拾楼等闲,就明显只需要嘴炮。说来也巧,因为这次时间回溯,陆见晏提前知道了一个有关于楼等闲的大料,说出来能吓死所有人的那种:今天到场的二代里,除了他以外,只有楼等闲是大魔法师。

    魔法师:acg文化,指代的是没和任何人做过特殊运动的单身男青年。

    楼等闲正是这样一个魔法师。

    陆见晏一开始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肯定是不信的,楼家大少的风流名声一直在外好吗?都不需要怎么打听,随便一个报纸杂志的娱乐版上,总能找到他和某某明星or嫩模的绯闻。但偏偏楼等闲就是。

    不知道为什么,楼等闲一和人上床就脸红,不是一般的红,是那种仿佛全身的血都汇集到了脸上的红,根本没办法正常动作。并且是越接近越红,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所以,别看楼等闲往日里表现的有多么风流不羁,他其实也就是个理论家,每次包了小明星,只能干看着。

    就在上一回的时间线上,楼等闲包养的那个小明星很快就会因为要另投明主,而把楼等闲还是个大魔法师这件事情卖个彻底,称其为银样镴枪头。一时间成为了s市二代圈子里最大的笑话,连远在b市的陆弟弟、陆姐姐都打开了慰问电话。

    陆见晏在用这个嘲讽晚楼等闲之后,还能正好趁机提醒一下楼等闲不要再重蹈覆辙,挺好。

    “谁、谁告诉你这个的?!”楼等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磕磕绊绊,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哪怕我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确定了。”陆见晏嫌弃的看了眼楼等闲,“长这么大,连谎都不会撒吗?下次记得别在上这么简单的当了。而且,我既然都能知道,就说明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你最好仔细排查一下你身边的人。”

    “必须的!”

    直至楼等闲不好意思的想要离开,陆见晏其实还在想着,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呢?他是被任务者烦到想要当个无性恋,那楼等闲又是因为什么?

    【啊,药无患!我讨厌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讨厌的味道。又危险又讨厌。】

    【啊咧?药无患的资料里有白眸这个设定吗?白头发倒是对的上,但眼睛怎么也白了?哪个家伙这么不负责任啊,随随便便修改剧情角色的外貌!白色很酷炫吗?你以为是在上演杀马特爱情啊!】

    【我要报告上级,报告上级!哎,算了,说了大概也不会有人管的。根本就没有人敢来这里,也就是伟大的我敢打开这个世界了。哼哼,你可以好好感谢我哦!只有拿到特别通行证才能来这个世界呢!风险与收益并存!攻略一个陆见晏的积分,就够咱们回家养老了!】

    虽然系统活泼又开朗,但陆见晏却敏锐的感觉到了来自系统的不怀好意。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任务者。

    系统看上去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实则总在关键处进行模糊处理。好比为什么没有人敢来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特别通行证?虽然看上去系统在指代说是因为攻略陆见晏的任务太难了,但如果真的只是如此,应该说的是没有人【想】来,而不是没有人【敢】来,不是吗?

    做什么事情才能被形容为【敢】呢?危险的事情!

    虽然陆见晏想不通有什么东西能对可以不断转换世界的任务者造成威胁,但他可以肯定,换做他是任务者的话,他一定不会任由系统这么忽悠他。

    可惜了,无论陆见晏在这边怎么高速运转、冷静分析,任务者那边都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出来这里面的陷阱。

    经历的系统和任务者组合多了,陆见晏也就自然而然认识到了一件事,也许身在局中的任务者会觉得系统只是一个帮助他们做任务的道具,但有自己思维和性格的系统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从系统的角度来讲,他们和任务者只是同事关系,甚至是带着指导和监督意味的上下级。这个任务者不行,那就换下一个,顶多失去一点积分,从下个任务者身上赚回来就好。

    人有好坏之分,系统也有。明显这次的系统就属于来者不善。

    还有一件事情让陆见晏比较在意,药无患对李家父子的排斥和抵触,这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从药无患说出像恶毒女配才会有的台词开始,那就是一种根本不打算掩饰的恶意,让陆见晏一时间有点搞不明白药无患的目的。

    不过话唠系统倒是从侧面证明了药无患也是一个本身就存在的人,他并没有什么问题。

    下课铃声响起,一刻不肯闲下来的楼小胖,就颠颠跑来凑热闹了。脑袋上依旧戴着他那顶别致的深绿色贝雷帽。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配点绿,恩?

    甫一出现,楼小胖就戳爆了一个炸点,他直截了当的问药无患:“你为什么是白色的?好像我爷爷一样。”

    药无患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向楼等闲,整个人的气压低了足足有八度。说真的,以他那个特殊的眼睛造型,当他不高兴的时候,真的略有点吓人。别人吓人是靠气势,他靠外表就够了,那是一种美与恶并存的邪性。

    一直被迫和药无患待在一起的陆见晏,是最直观的感受到药无患身上能把人冻死的冷的。他的心理起伏真的太大了。

    不等陆见晏解释,负责在课间看着孩子、还处于实习期的李老师就上前来解释了。

    “这样说小朋友很不礼貌哦,这位同学,他有可能会伤心。”李老师总体来说很符合蒙特利梭幼儿园对老师的要求,总是面带笑容,轻声细语,以孩子为中心,致力于不断引导孩子真善美的一面。

    药无患低下了头,遮掩住了身上恐怖的气息。

    楼小胖虽然怕药无患,但却是真的不懂他到底问错了什么,欲哭无泪的本能找身边的李老师求救,眼巴巴的等着他来解惑。

    “如果老师没有看错,药同学这是生病了……”

    一种类似于白化病的基因病,学名是malkavian基因紊乱症,但并不是真正的白化病,只是有些体态病症比较相似。毕竟是基因出了问题,外表变成什么样都有可能,但药无患这种白发白眸,还是少见中的少见,至少就陆见晏所知,从古至今全球也仅此一例,仿佛药无患在被上帝创造时刚巧没墨了。

    白化病会遗传、畏光,药无患却并不惧怕阳光,他的病也是单体的基因异变,不传染,大概也不会遗传。

    谁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怪病。但是仿佛在世界诞生之初,malkavian基因紊乱症就已经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每十几年总要出现一例。

    目前已知的malkavian患者都是天生的,免疫力低下,体质较弱,且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起伏较大,高涨浓烈。简单来说就是药无患这样的,要爱就特别爱,要恨就特别恨,喜怒哀乐都被放大到了极致。

    大多数malkavian患者的死因都是自杀,因为一旦他们陷入消极循环,情绪被无限放大后,就很难再走出来了。

    这也是陆见晏愿意一直迁就药无患的原因,他曾经也了解过malkavian这个边缘的少数病症,他忘记具体为什么了解了,反正就是知道。malkavian患者(特别是在幼年期间)根本藏不住自己的情绪,喜欢就是喜欢,会十分大胆的表现出来。

    “不能因为小朋友和大家不一样,就排斥他哦。”李老师还在继续和楼等闲讲话,好像全然不记得药无患之前对他和他儿子的不礼貌。一副以德报怨的标准圣人模样。

    药无患也随着介绍,抓紧了陆见晏的衣角,看上去意外的有点弱不禁风的脆弱。

    “晏晏,你会讨厌我吗?”药无患是发自肺腑的想要和陆见晏当朋友的,他在课上给陆见晏画画,为陆见晏唱傻里傻气的儿歌,眼睛里固执的只有陆见晏一个人,因为这就是他的一片真心啊。

    陆见晏无奈的揉了揉药无患白色的头发:“不会。”

    哪怕你是任务者,只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来恶意骗取我所谓的好感度、攻略值,我其实都不会讨厌的。

    午休的时候,药无患也非要抱着陆见晏一起,手脚并用,像八爪章鱼一样的紧紧禁锢住陆见晏,压的陆见晏差点没喘过来气。陆见晏索性也就没睡,想把床让给药无患,他坐在床脚看书,互不干涉。

    谁承想,陆见晏在心里还没第一千零一次的感慨完“没有智能机的日子简直没法活”,药无患就又蹭了过来,非要和陆见晏挨在一起看书。

    看着眼前多出来的白色小脑袋,陆见晏无奈极了。

    按理来说,陆见晏对这种没由来的对他示好、表现出强烈好感的人,都应该是心生警惕的。可大概是他记吃不记打吧,总觉得在没有发现对方的恶意前(哪怕对方有系统),他也不应该武断的给任何人贴标签,特别是药无患这种有病无法自控的。

    药无患捧出一颗真心,哪怕陆见晏不需要,也不想伤害。

    药无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陆见晏,像是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然后,药无患就遵从了自己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两手扒在陆见晏脸上,控制着陆见晏没有大幅度的反抗,然后就快准狠的咬了下去。没有下重口咬,但也湿哒哒、黏糊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