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65章 第六十五次被攻略:
    肖图, 男,任务者, 从业多年, 积分……一直起起伏伏。|

    系统:【听着,1114小世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拿下我男神,咱们就能彻底告别降级的危险。我知道你不愿意攻略原住民,我也不愿意走这些歪门邪道,但已经没办法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是你唯一证明自己的机会!】

    肖图:【谁说我不愿意攻略的?我每次都很认真的好吗?!但就是攻略不了,我能怎么办啊?大概我这个人就是没有什么魅力吧。我这次的预感也不太好啊,骗子之前还发消息和我说, 他夜观星象,掐指一算, 我这趟任务凶多吉少啊。】

    系统:【你以为你和叶……咳, 那什么的小心思我还没发现吗?你们那个小联盟真的很没有前途,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回劝?主脑已经无限度的加大了你做任务的难度。】

    不想再听系统废话, 肖图点了随机穿越。

    然后,肖图就后悔的肝都青了。他动了动他毛茸茸的前爪,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加大难度。主脑这是恨不能搞死他啊:【穿成只兔子, 你怎么去和陆男神搅基?主脑最近是不是被病毒入侵搞得损坏了脑子?虽然我已经接受了当兔爷的命运,但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当真的兔子啊!】

    兔爷是老话里对从事服务性行业的男性的称呼,从肖图这个自嘲的自称里,就足以看出他对于被迫攻略别人的不满。

    系统也很绝望, 还要按照主脑给的说辞鼓励自己的宿主:【闭嘴,你懂什么?攻略陆男神的任务者有多少你知道吗?他什么花样没有见过?但我男神动心过吗?没有!零!你不新奇点,你怎么赢?你怎么在千军万马出凸现出来?】

    肖图动了动他屁股后面的尾巴:【但这也未免太新奇了吧?除非你男神是个日狗的变态,否则他是不可能喜欢上我的,放弃吧。】

    虽然此前的每次任务,肖图都在试图找理由推脱攻略,但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系统:【没试过怎么知道?兔耳和兔尾巴也是萌点啊。快点,装的萌一点,我能量不够了。只能帮你到这里,记得我男神叫陆……】

    一如电影演的,在关键时刻,系统恰的刚刚好的没了声音。主脑加大的难度,自然不只包括穿成动物,还包括了没有系统当金手指。

    不过,肖图倒是觉得无所谓,甚至没了系统,他也就不用忍受对方和他妈一样的催他老老实实完成任务了。

    也因此肖图没能听到最关键的一句,如今领他回家的不是系统的男神,而是男神的弟弟。

    但是吧,因为两人都姓陆,也因为肖图没有仔细听,于是……咳。如果陆家小弟聪明点,他就会发现最近有只兔子一直在试图勾引他。好吧,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猜到这一步的,更不用说那只兔子勾引的还特别不走心,明显出工不出力。

    肖图是被陆贱贱从他同学手里赢来的,而他此前则把一只纯种的萨摩耶给输掉了。

    肖图:这陆男神别是个傻子吧?哪个贵都分不清吗?损失那么多钱,捧回一只兔子?

    咳,不管如何吧,一人一兔就这样开始了他们鸡飞狗跳的生活。

    和陆贱贱在一起生活了不到一天,就足够肖图认识到一件事,攻不攻略已经在其次了,能不能活下来才是最大的问题。

    这位完全不知道系统为什么会觉得他很帅的男神,真的很不适合养宠物。

    好比陆贱贱大概是深受“小白兔,真可爱,爱吃萝卜爱吃菜”的童谣荼毒,一上来就又是白菜又是萝卜的瞎喂。

    但天知道肖图此时此刻还是一只不足三个月大的幼兔,吃这些蔬菜根本就是恨不能他早死啊。会vc中毒的,真的会中毒的!qaq幼兔只能吃幼兔粮+蓿草+提摩西草的搭配啊,随便百度一下,知乎一下就能知道的常识啊!!!

    肖图发出了来自心灵的呐喊,试图寄希望于能用自己心灵之窗(眼睛)和主人达成不需要语言的跨物种交流。

    陆见柬在沙发上和宠物兔对视许久,恍然大悟:“你是不是觉得不新鲜?那咱们去农家乐吃最新鲜的!”

    肖图:“……”带露水的就更不能吃了啊白痴!

    主宠第一次沟通就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陆见柬本人也并没有这个没事上网求医问药的自觉,他只是依旧很主观臆断的养着他的兔子。

    肖图的能力是不死之身,一个吊炸天但对于完成任务来说好无卵用的能力。直至这天,在陆贱贱手上,他终于领悟了当初系统给予他这个能力的一片苦心。

    一次次被喂死,再一次次的坚强活过来……可歌可泣的都足够写本书了。

    但这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

    一开始陆贱贱还用狗盆给肖图喂水,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兔子不能喝水,否则容易烂下巴。于是就决定不再给肖图喂水了,严防死守,杜绝的特别厉害。

    肖图:……

    兔子确实能从水果里摄取水份,也确实用盆喝水容易烂下巴,但那并不代表着兔子就真的不用喝水了啊!

    敢问在这个地球上有哪种生物是不用喝水就能够活下去的?

    兔子有专用的滚珠水壶,谢谢!淘x买一个很难吗?

    于是,在渐渐适应了食物危机之后,肖图又过上了水深火热的被渴死的生活。

    这陆男神根本就是来克他的吧?知道他是来攻略他的,所以故意提前折磨他?大哥,三思啊,我也不想攻略你的,都是被逼无奈,何苦互相攻讦qaq求放过。

    一次次的沟通,一次次的失败。这既证明了“陆男神”不会养宠物,也证明了所谓的主人能够领会宠物的意思,纯粹是在瞎瘠薄扯淡。至少肖图就没看出他和陆见柬之间有任何一丁点的默契,往往都是鸡同鸭讲。

    他想要a,陆见柬硬塞给他一堆b,他想要躲的陆见柬远点,陆见柬却觉得这是宠物忧郁症,死活要抱着他一起睡。

    然后,再一次被被子捂到窒息,复活,循环往复。

    ——这种宠物杀手,就该吊销他一辈子养宠物的权利!

    ……

    周末,陆见晏照常回父母家吃饭,聊了聊工作上的事情,聊了聊个隔壁楼等闲家的小公主,最后又说了一下药无患的恢复情况。在把能说的都说完之后,大家就重新安静了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丝毫的尴尬,这就是家人。

    但当陆见晏猛地从手机里抬起头时,还是会觉得家里过于安静了,说不上来有哪里不同,就是觉得与过去不一样了。

    陆爸爸最近有了一个养花的新爱好,几十万的兰花和不值钱的野草堆放在一起,傻傻分不清楚;陆妈妈也拓展了一下交际圈,正在和朋友通过微信视频热热闹闹的讨论下周要去哪里玩……但莫名的,还是有一种无边的寂寞,涌上心头。

    一个不那么科学的统计,容易发展新爱好的空巢老人,往往是最寂寞的人群。

    陆家好像忽然之间一下子就变得又空又大,看着已经不再高不可攀的陆爸爸、已经不再仿佛无所不能的陆妈妈,陆见晏说不上来他那一刻的感受。

    又酸又涩,就像是大学第一年放假回家,看到家里只有父母时的感觉。

    曾经这里住了三个孩子,吵闹起来的战斗力约等于一百只鸭子,不是姐姐偷吃了弟弟藏起来的焦糖布丁,就是两个弟弟联手扯坏了姐姐小裙子上的蕾丝,剩下的时候往往就是最小的儿子哭着来告状,姐姐和哥哥一起玩,总是不带他。

    陆爸爸和陆妈妈一边要应付没完没了的集团工作,一边还要耐心的哄着孩子,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连轴转,工作和家庭填满了他们的生活。

    吵闹但甜蜜。

    结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少,工作越来越轻,父母不再那么忙了,却也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陆见晏自认为作为家里的长子,责任重大,于是,他决定私下里给他姐打电话:“你赶紧和王子期、王爹期、王爷期,随便一个人,生个孩子出来给爸妈养!”

    陆姐姐最近在忙欧洲的一个新项目,时差党,接起陆见晏的电话时刚刚睡下,脑子一团浆糊,但推卸责任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为什么不是你生一个给爸妈养?最近全息网游又要是上市了,你姐夫那么忙,哪有空带孩子?体谅一下好不好?”

    简单来说,在陆姐姐的认知里,就没有她自己带孩子这一选择。不管王子期是过去那个一文不名需要靠她养的菟丝花,还是如今王家的掌权人物,陆姐姐的态度都没有变过。

    她准外,男主内。当然,她不是那么大女子主义,不会彻底反对自己的爱人有事业心,甚至很体谅。

    陆见晏:“……”这话里主语的男女是不是有点颠倒?

    制造个孩子让爸妈开心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了,还是只能由他们自己出面。陆见晏首先申明:“我有病。”

    不是不能忍耐,而是他忍耐出了事,最后还是会让父母伤心。

    “我也很忙啊。”陆姐姐是真的忙,不是随便找借口,看陆爸爸和陆妈妈当年的状态就可想而知,“而且,我早些年就已经不怎么住在半山别墅那边了,一直都是以办公室为家,和爸妈年轻的时候一样,祖父祖母和外祖父外祖母不也没说什么嘛?”

    他们的母亲还是陆家嫡系的独女。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这段经历,让陆妈妈坚定了要多生几个孩子的心,让孩子各司其职,以防寂寞。

    大女儿和大儿子都是要继承家业的,所以老小呢?

    对啊,陆贱贱呢?他是不是要上天?在已经暑假了的今天,为什么还不赶紧着回家彩衣娱亲,咳,不对,是承欢膝下。整天在外面瞎浪什么?!

    长姊和长兄在把矛头一致的指向了最小的弟弟,在这方面,他们总是有着格外的默契和配合度。一如小时候陆弟弟告状的那样,哥哥和姐姐总是一起欺负他。

    给陆贱贱打去电话也打不通,这明显是在躲着家里。

    看着比他人先寄到的期末成绩单,陆见晏表示,破案了。那一次成功的高考就像是用尽了陆弟弟一生的洪荒之力,大概还没过了暑假,他就已经学到的东西都还给了老师,如今大一一年下来,就只剩下了一个已经是废人的陆贱贱,门门功课以“及格万岁”为奋斗目标,成绩十分稳定,看的人肝火大动。

    在陆见晏回家和药无患说了一下之后,药奸妃就自告奋勇可以帮陆陛下解决烦忧。

    “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比起弟弟被收拾,陆见晏更担心好基友药无患的身体,“别看贱贱那样,他可是学过散打的。”

    “有高达和第五奕在,肯定没有问题的。”

    陆见晏:为什么我莫名的觉得第五奕其实和助步工具一个地位?

    药无患就像是能一眼看透陆见晏似的:“他应该感到知足的,楼等闲我提都没提。”

    陆见晏:“……”楼小胖是我童年的好友,谢谢!

    不管如何,有人愿意帮忙教育弟弟,总是好的。陆见晏对药无患也算是比较放心。如果说对付一个中二病最好的人选,那肯定是莫过于另外一个蛇精病了。

    陆见晏最近刚刚调回总公司,虽然说着不想工作,但其实还是想要努力做到尽善尽美的。百忙之中,实在是没空和他弟弟斗智斗勇。

    药无患的执行力很高,周一陆见晏一去公司,他就带人直奔了陆贱贱位于b大附近的学区房。

    这一片肯定已经没有什么新房了,但价格却奇高无比,陆家也是通过关系想办法买了两套对门的房子,打通之后送给了陆见柬。小区环境倒是很好,住的都是学校里的学者教授,花团锦簇,十分风雅。

    大概是因为住的都是大学老师,来看望老师的学生很多,小区的门禁管理并不严格,只要和保安说对了是去哪家,住户姓什么,就可以被放行。

    顺便的,药无患还尽职尽责的和保安打听了一下陆见柬的近况。

    保安对于这个最近一年才搬来的新住户没什么印象,唯一知道的就是经常呼啦啦的带一群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过来玩,不过并没有被楼上楼下投诉过。还有就是快递柜里的快递都要放不下了,希望他们能顺便转达给陆见柬知道,有空还是来拿一下快递吧。

    药无患点点头,跟和两个好友一起坐电梯上了楼,心里只有一个问题,陆见柬最近过的是怎么样醉生梦死的生活,才连快递都忘记拿了?

    结果敲了半天门,也始终无人应答。

    最后迫于无奈,药无患这才拿出了陆见晏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陆见柬家的防盗门。是的,药无患是有陆贱贱家的钥匙,但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对陆贱贱**的尊重,药无患都更倾向于请陆贱贱来给他们开门。

    实在不行了,这才不得不使出直接开门的下下策。

    在打开玄关的内门前,第五奕和楼等闲还对药无患表示,要做好心理准备。陆贱贱这个年纪正是爱疯爱闹的时候,又身处这么一个家长不在他做主,可以说是彻底放了羊的环境里,他的家里会出现什么状况都不例外。

    曾经的派对动物楼等闲,自认为特别有发言权。

    “一地**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刚刚他们也听到保安对陆见柬的评价了,经常带一帮子年轻人过来玩。这个年纪的孩子能怎么玩呢?

    只有更糟,没有最糟。

    药无患不以为意:“你以为我是陆见晏那个弟控吗?”陆贱贱什么样他都能接受,不过是收拾的轻一点还是重一点的区别而已。

    第五奕嗤笑:“我还以为你已经以哥夫自居了呢。”没了陆见晏,第五奕和药无患之间明显更敢开一些玩笑。

    “还没有,但我会努力的。”药无患也很放的开。

    只有楼等闲全然状况外,什么?什么?药无患喜欢陆见晏?什么时候的事情?

    “无聊的口头玩笑而已。”第五奕给楼二哈勉强解释了一下,至少目前来说,这还是个玩笑。看药无患的态度,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这段插曲过后,三人终于看到了陆见晏家的庐山真面目。

    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派对,也没有什么堆积如山的垃圾。准确的说,这房子反而干净的不像是一个大学男生的住所,反倒是就像没有人住过一样。

    赶在几人往其他可怕的方面猜想前,嗡嗡的声音从窗帘后面传了过来。

    然后,三人就目睹了一只灰色的傻兔子,四肢聚拢的端坐在圆形的扫地机器人上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仿佛在巡视他的疆土一样,从窗帘后转了出来。来来回回,别提多有气势了。

    三人算是被这傻兔子吓了一跳,兔子也被他们吓的不轻。毫不夸张,它当场就从扫地机器人上跳了下来。然后就……很没出息的尿了。

    “这是个什么玩意?”第五奕嫌弃的皱眉。

    “大概是陆贱贱的宠物。”药无患记得他听陆见晏提起过,陆见柬据说养了个宠物。

    还没等楼等闲蹲到灰兔子旁边仔细端详,这只兔子就以正常宠物应该不会有的速度蹿了个没影。“哐”的一声,看来这傻兔子还会关门。

    “不是说兔子的智商不如猫狗吗?我看这只蛮机灵的啊。”

    “先被吓尿,再抛弃主人独自逃跑,机灵在哪里?”药无患对一切智商底下的生物都没什么太好的感官。

    “不要这么说嘛。”楼等闲倒是很喜欢小动物,最近还在寻思着要不要给他的宝贝女儿整一个。

    “所以,人呢?”他们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却依旧没见陆见柬出来。

    药无患站在客厅,给陆见柬打了个电话。他来之前打了一个,无人接听,就留了个短信,告知陆见柬他们要上门来找他。事实上,昨天晚上的时候,陆见晏还亲自给陆见柬打过一个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只能在微信上说了一声药无患的事情。

    “贱贱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楼等闲终于紧张了起来。

    熟悉的手机铃声从主卧传了出来,三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列队,把只能依靠机械义肢走路的药无患保护在了中间,然后一起向主卧走了过去。

    楼等闲打头阵,把在末日测试里学到的东西用了个淋漓尽致。

    猛地一踹门,打开后发现床上并没有人,手机声音是从床旁边的全息舱里传出来的。白色的茧型全息舱边缘闪着一圈微蓝的表示正在使用的光芒。

    药无患&楼等闲&第五奕:“……”

    陆见柬正闭着眼睛,躺在全息舱中徜徉。不知情的乍一看,他就像是躺在棺材里的千年吸血鬼,也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起来过了。沉迷网瘾,还真是一个对于纨绔子弟来说,比较不那么常见的理由。

    等好不容易把陆贱贱叫醒,他坐在全息舱里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一看就是玩游戏玩傻了。

    “楼哥?”

    这一声问话,就像是吹响了什么奇怪的号角,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灰色影子,直接就咬上了……第五奕的脚踝。

    也不知道故意的还是怎样,这兔子刚好选的是他们三人中体力最差的那个。

    “啊啊,亲亲,不要咬啊!”

    “亲亲?”药无患&楼等闲。

    第五奕还在和那只灰色的蠢兔子作斗争,果然是机灵的有点过头了。刚刚逃跑不是不护主,而是潜心隐藏,只等着在关键时刻奋力一搏。

    一个特别痛的领悟:兔子咬人真的挺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