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63章 第六十三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药无患暂时的耐心也还没有告罄, 于是两人就这样白天一起上幼儿园,晚上偷偷见面的耗了下去。看小说到网

    在频繁的来往里, 帮助陆见晏顺利解开了又一个谜题:药无患到底是怎么偷溜进陆家的?

    回答:当然是因为有人帮他啊。

    药无患再神通广大,也只有六岁,就那短胳膊短腿还没有陆见晏高的体型,并不能日天日地。陆家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只凭借一条秘密通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被一个孩子来来回回混进来数次,那陆家的保镖团队就可以全体引咎辞职了。

    药无患主要倚仗的还是药家那头的专业人士接应, 以及……两家父母的纵容。

    讲道理, 药家父母因为儿子的病对他溺爱到不着边际,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陆爸陆妈?真的没开玩笑?陆见晏觉得受到了莫大的惊吓。陆爸爸还有可能,但是陆妈妈也参与进来简直无法想象啊。作为一个在妈妈的tough love(严厉的爱)下长大的儿子,陆见晏不得不抖m的说一句, 此事必有蹊跷!

    有吗?

    当然有!

    自从上次陆见晏被幼儿园园长叫了家长,陆妈妈就一直格外注意大儿子的一举一动, 小心翼翼的分析他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表情,并尽己所能的对儿子各种无底线的示好,还会不断的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过于严厉了。

    而这一切还要从陆妈妈到底为什么被叫家长说起。

    幼儿园园长给陆妈妈看了一段陆见晏“自虐”的视频, 也就是陆见晏刚刚重生时,为了确认真实, 而用力掐了自己的那一段。

    前面介绍过了,蒙特利梭幼儿园里遍地都是摄像头,寝室也不例外(只有卫生间和更衣室里是只在门口有摄像), 尽职尽责的午休老师注意到了陆见晏不对,趁着园长要调楼等闲打架的视频,便也就提了一下陆见晏的异常,然后就看到了这段。

    这种事情在大人看来不可能就这一次。

    “晏晏在学校的表现是很正常的,我们为此特意调了之前他这些天的监控,均无异常。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给您拷贝一份。但我们相信这不是睡糊涂了的一次性反应,不可能只有这一次,如果是突发奇想,他不会做的如此流畅,如此的有目的性,又刚好是老师出去的时间。我找您来是希望能够了解一下,晏晏平时在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

    虽然园长没有直说,但其实陆妈妈心中也有了差不多的想法,陆见晏这种反应有点自虐倾向。

    陆妈妈仔仔细细在脑海里苦思冥想了一番,但还是摇摇头:“晏晏在家里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至少在我看到的时候是这样。”

    “那家里或者他身边的朋友有没有什么变化呢?类似于和朋友吵架啊,家庭变故什么的。”

    陆妈妈蹙眉,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如果一定要说家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是她和丈夫生下了他们共同的孩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永远不能小看任何一次细枝末节的改变,会引起多大的后续。如果陆见晏知道只是他在重生时习惯性的掐了几下自己,他妈妈会担心到失常,他一定会很内疚的。可惜,他并不知道。

    陆妈妈很担心儿子的“自虐”问题,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儿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出格行为,是家里多出来的陆弟弟造成的。

    按理来说,作为上面已经有一个姐姐的多子家庭成员,陆见晏对弟弟的排除应该不至于如此恐怖。但……

    陆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其实是个重组家庭。陆爸爸和陆妈妈在遇到彼此之前,均有一段不那么愉快的婚姻经历。这些往事帮助他们快速理解了彼此的痛苦,也促使他们建立了更加深厚的感情。但不管他们的二次婚姻有多么合适,他们都无法避免重组家庭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好比陆姐姐并不是陆妈妈所生,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和陆妈妈全无相似的原因,能像了才有鬼呢。

    有关于这件事,陆姐姐是明确知道的,比起她那个只因为嫌她哭闹,就不断给她喂安眠药的生母,她当然更喜欢万事以她为中心的陆妈妈。陆妈妈也因为陆姐姐遭遇的过去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对她千依百顺。

    陆见晏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因为不管是家里的谁,都并没有隐瞒此事的意思,还是陆姐姐主动提出来的,在上小学的她已经通过电视看了不少狗血剧,总结出一个经验——不管是怎么样的戏剧冲突、狗血误会,归根到底不过一句话,所有人都不愿意好好说话。非要瞒着,直至瞒到更大的隐患爆发。

    陆姐姐一点都没有成为这样狗血缠身的主角的意愿,陆妈妈和陆爸爸自然是尊重陆姐姐的一切想法的。

    但也因此,从陆见晏的主观感受上来说,他很少能体会到来自长姊的感情威胁,哪怕陆妈妈明确的告知过儿子,如果陆姐姐足够优秀,得到了大部分董事和河内陆家的承认,那么陆姐姐就会成为毫无争议的继承人。

    比起血缘,陆家更看重的是能力。陆妈妈对此也投了赞成票。

    事实上,陆见晏一直觉得陆妈妈更加偏爱陆姐姐,因为她是她唯一的女儿。

    但陆见晏无论如何都不会对陆姐姐产生嫉妒,因为他出生时陆姐姐就已经存在了,她就像是爸妈之于陆见晏。

    陆弟弟就不同了,他是陆见晏生命里多出来的那个外来者、侵略者,他分走了父母和姐姐对陆见晏的关注,占用了本来家人可以带着陆见晏出去玩的时间,陆见晏甚至因为弟弟在睡觉都被嘱咐要小声一点。

    陆姐姐已经经历过一次小婴儿需要特殊照顾的阶段(陆见晏出生的时候),对此适应的很快,陆见晏就未必了,他甚至有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连姐姐都不站在他这边的“背叛”。

    哪怕陆妈妈已经尽可能的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但谁知道她平时的某些举动会不会导致儿子误会?

    小孩子在不懂事的时候,总是很难理解父母的某些稍显强制的举动背后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幼儿园的园长还给了另外一个思路,那就是虽然陆爸爸和陆妈妈在怀第三胎之前,就已经征求过女儿和儿子的意见了,确定他们百分百的同意和接受,才开始了备孕与生子。但小孩子的情绪是很多变的,也许前一刻陆见晏还发自真心的想要有个弟弟陪他玩,但是下一刻他就不喜欢弟弟的哭闹了。

    甚至有可能,陆见晏之前同意要个弟弟,只是还处于懵懂的阶段,并没有真正理解了一个新生命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大的麻烦和改变。

    “也许这些改变里有什么是晏晏所不喜欢的。可是他已经答应了你们会接受第三个孩子,这样前后的矛盾给晏晏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毕竟晏晏一直都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一方面他不想出尔反尔,可另外一方面他又真的不能接受,他始终无法调节好自我情绪,压抑着、压抑着就……boom。”

    园长是知道陆妈妈和陆爸爸二婚的事情的,当年陆姐姐也是在这所幼儿园毕业的,她那么幸福骄傲的对所有人说,她有了一个对她很好很好的新妈妈,童话故事书都是骗人的!并不是所有的继母都是恶毒的!

    陆妈妈本以为多对孩子表达一下爱意,大儿子就能够慢慢好起来。

    但是,在认识了药爸爸药妈妈后,陆妈妈才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有些孩子的心理问题其实是病理上的,直接作用于基因和神经,这并不是随随便便一句“你多看开点也就好了”所能解决的。说这种话的人其实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在确定药无患也无法给陆见晏带来更多的改变后,陆妈妈终于还是决定要带儿子去做心理咨询。

    找的心理医生正是一直给药无患做心理疏导的专家。

    药无患特殊的偏激决定了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要定期检查心理健康,以免他走向什么不可挽回的道路。药妈妈也是在经过各种努力寻找、对比了多年后,才确定了这位优秀的心理医生,对方和药家一起回了国。若不是有药妈妈的这个关系,对方都不太可能会特意抽出时间来给陆见晏做心理咨询。

    不过,最先和医生谈的,不是陆见晏,而是陆妈妈,她简单交代了一下他们家的情况。

    “听你的描述,确实是有一些小问题。”

    哪怕是性格大大咧咧的陆姐姐,都直白的表达过对家里新来的弟弟的一些不满,好比他总是哭啊,很吵闹,又或者觉得弟弟有点丑之类的。

    但这都是正常的多子家庭会面临的孩子之间的矛盾。

    反倒是像陆见晏这样,完全没有一句抱怨弟弟的话,才比较奇怪。陆妈妈就把陆见晏重生后的种种表现解读成了一直在苦苦压抑对弟弟的不满。

    如果陆见晏知道他就是这么被确定有心理问题的,他一定会说:不是不抱怨啊,是时间回溯之前已经抱怨过了!他不喜欢反反复复的抱怨,那是小孩子才会干的幼稚事。

    难道成熟也是错吗?!

    瞬间,陆见晏的戒备值就降下去了。这倒不是性别歧视,也不是觉得女性就不强了,而是就陆见晏浅薄的经验来看,攻略他的任务者无独有偶的都是男性,没有例外。

    _(:3)∠)_话说,为什么这些任务者都理所当然的觉得他是个基佬?就因为他喜欢的颜色是紫色吗?

    咳。

    两个霸道豆丁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安娜小姐姐没见到,倒是不期而遇了那个陆见晏之前一直很想见到的“雷锋叔叔”。

    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的老人,虽然满脸皱纹,却依旧精神干练,随时随地都会弯腰捡瓶子。

    有没有觉得描述很熟悉?是的,这位就是时间回溯之前,陆见晏在新闻联播里听到过的那位安老爷子,那个任谁也想不到其实家底十分丰厚、但就是酷爱捡瓶子的老大爷。

    在这个时间段遇到安老爷子其实没什么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这位安老爷子的样子和他十八年后一模一样。而且,十八年前,安老爷子住在b市的半山别墅,姓周;十八年后,安老爷子移居到了s市的江苑,姓安。

    其实如果没有时间回溯,又或者时间回溯前陆见晏没有刚好听到有关于安老爷子的新闻报道,他未必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毕竟天底下的老年人总感觉都差不多,从外貌到习惯,不是亲近的人,谁会去费心记忆一个老人的模样?陆见晏在发现这个秘密的那一刻,就怀疑安老爷子也是任务者了。

    一个身上的系统无法被听到,又或者系统被屏蔽了or没有携带的特殊任务者。

    他真的和陆见晏遇到的那些任务者都不一样,没有漂亮的外表,没有年轻到在某个领域堪称天才的年纪,甚至看上去好像也没有什么花里花哨的能力。只是一直在勤勤恳恳的捡塑料瓶,为了怕别人看出他的外貌不变,还会在一定时间的范围内有规律的搬家,拒绝接受任何影像采访……

    安老爷子从等候室的玻璃窗外走过时,正好被陆见晏看了个正着。

    而由于陆见晏和药无患实在是太矮了,被墙壁挡在了视线盲区,安老爷子又行色匆匆,并没有注意到一起趴在窗户上目视着他进了隔壁办公室的两个孩子。

    陆见晏立刻跳下椅子,准备跟上,看到安老爷子的那一刻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走之前,陆见晏不忘对药小患嘱咐道:“坐在这里等我。”

    药无患虽然很想跟上陆见晏,但这是陆见晏第一回用那么严肃的语气和他说话……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只能选择了乖乖听话,只是脸上充满了委屈。

    陆见晏却反而犹豫了,如今的等候室里并没有人,陆见晏不放心让药无患一个人待着。

    “算了,”陆见晏摇摇头,对一脸大写的乖巧的药无患发出邀请,“想和我去探险吗?”

    “要!”不是想,而是要。药无患迫不及待的也跳下了椅子,死死的拉住了陆见晏的手。好像在说,这可是你邀请我的,不是我不乖非要跟上,你不能食言!

    “不要发出声音。”陆见晏再次道,顺便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在唇瓣上。

    药无患咬着唇,使劲的点了点头,真的做到了一句话没说。

    陆见晏不怕孩子熊,反而是对这种乖小孩比较没辙,对方越听话,他就越控制不住的想要多照顾对方一点。于是,陆见晏由多了一句嘴:“如果实在是不舒服的话,是可以说话的,懂?不对,是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药无患再次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晏晏这么关心他,一定是因为喜欢他,虽然晏晏之前没有亲他,但那肯定是因为害羞了,害羞的晏晏也很可爱!

    陆见晏没再管药小患到底在想什么,只是着急火燎的跑到了隔壁去偷“听”。

    当然,生理上是听不到的,可如果里面的人用系统or特殊能力对话的话,只要距离不是很远,那陆见晏是绝对能够听的十分清晰的。

    药小患傻乎乎的抓着陆见晏的手,虽然不懂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但还是依旧没有说话。

    陆见晏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李老师。陆见晏抬头看了眼办公室门口的牌子,果不其然,写的是“李医生”。

    哦豁,身份变动挺快呀,也不知道这个任务者是怎么做到的。。

    【你也要和我抢人吗?】李医生的开场白十分的言情小说。

    然后,便是安老爷子的声音了,和新闻报道里一模一样的沧桑,带着仿佛肉眼可见的年迈感:【我的系统是环保系统,任务叫“爱护环境,绿色地球”,你觉得我会对你们那些谈恋爱的小游戏感兴趣吗?】

    李老师冷笑了一声:【谁知道呢?如果不是为了陆见晏这颗金苹果,那你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是?】

    安老爷子:【你打扰到我做任务了,年轻人。】

    任谁辛辛苦苦十八年,一朝回到解放前,都不会很开心的。安老爷子这种纯手动捡瓶子、投资搞绿化沙漠的,自然更不开心。

    李老师:【等我改写了过去,很快就会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上了。我的能力不是彻底改变历史,而是类似于哆啦a梦的时光机,你明白吗?哦,对不起,我忘了,你是老年人,大概不知道什么是哆啦a梦。这么说吧,在以陆见晏为主角的这部小说里,我可以翻到前面改几个很小的段落,却不能改变整个故事走向。所以不用担心,我影响不到你的。】

    安老爷子却并没有就此罢休:【你要改写什么?让一次本来没有危险的绑架未遂变成真绑架?让一个孩子记你一辈子?记住了又能如何?‘你’都死了。】

    李老师很戒备:【你管我要干什么?!】

    安老爷子的声音还是那么沉稳:【我只是出于同行之谊。别怪前辈没有提醒过你,1114小世界就是个坑,不止有让无数高等级任务者铩羽而归、至今无人攻略下的陆见晏,还有代号killer的危险分子,上面至今没有检测出来killer到底是谁。但他已经前前后后杀死了数个任务者,真.死了,你明白吗?系统破碎,灵魂不再,无法再进行穿越的那种死法!】

    陆见晏在外面听的一头雾水,却多少还是抓住了关键信息,任务者也会真的死,这个世界有很危险的存在一直在威胁着任务者。

    眼睛一闭,一睁。

    陆见晏就从自家的床上醒来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2017年5月1日。真是好棒棒哦,拥有时间回溯能力的陈医生又干了一票大的,直接让所有人都回到了两个半月之前。

    陆见晏与陈医生第一次见面的日期。

    至少是陈医生以为的第一次见面的日期。

    真的……

    ……太好了!

    终于不用再一遍遍cos复读机,重复自己说过的话了!也终于不用再绞尽脑汁的拒绝陈医生了!哪怕是被迫善于拒绝别人的陆见晏,也是有词穷的时候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终于不用再吃那顿仿佛没完没了的晚餐了!面对那道第一回吃很惊艳,第二回吃也很开心,第三回同样觉得满足……直至连续吃了十三遍后,再不想碰一口的大歌剧院蛋糕,陆见晏如今回想起来都还是一嘴过于浓郁的甜腻味道。

    如果再来第十四次,连陆见晏都不敢保证自己会对陈医生做出些什么。

    陈医生为人真的是太死板了。如果可以,陆见晏很想真诚建议:不能因为你拥有时间回溯的能力,就可以不求新求变啊!这样固守的思想很危险,终将被时代所淘汰!

    太阳渐渐升高,智能化的房间随着主人的清醒,调整到了更加合适的室内温度。

    陆见晏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放弃了睡回笼觉的打算。他给自己点了支烟,不抽,就只是单纯的想借此冷静一下。这是他好友告诉他的经验,抽烟有助于思考。

    真丝被从陆见晏□□的上半身滑落,他此时正对着一整面的光感落地玻璃窗,窗外是s市早上八点的天际线,一抹蓝白中镶嵌着阳光的金红。旭日东升,窗明几净,如果站在开阔的窗前,便能俯瞰横贯了整个s市的知名江景,以及s市最引以为傲的地标性建筑。顶层豪华公寓的视野好到让陆见晏所有的朋友都表示过嫉妒。

    不过,室内追求极简主义的冷硬设计理念,分分钟浇灭了每一个看到这套公寓后想要拥有它的人的心。

    极简主义并非是大众第一印象里现代化流行后的那种简约,而是单纯的字面意思,追求极致的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10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黛千秋”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21775554”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