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52章 第五十二次被攻略:
    苏影帝约的人, 地点自然也是他选的。

    是b市颇有名望的阳崖茶社, 取自诗人皮日休的《茶舍诗》中“阳崖忱自屋,几日嬉嬉活”的阳崖。百年历史的老字号,由茶座起家, 历经乱世变迁,从市井闲余到达官云集再到如今的不论身份只看钱,总是走在时代的前沿。

    茶社是一座临街的真.古代建筑,由前人仿的更早以前的人。一进屋,就是扑面而来的禅意, 红木家具, 漆器书法, 仿佛人人都要修道成仙。这里招待客人的方式采用的是老早的规矩——身份就坐。

    整个茶社很大,前庭后院三层楼, 被人为的分割成好些部分,什么身份,止步于什么地方。只听介绍, 就仿佛回到了前朝遗老遗少们还在提笼遛鸟、醉生梦死的日子。

    有趣的是,楼等闲还在大门口的时候, 就看到了九组的人在招呼客人。

    楼等闲对这人印象深刻, 因为他在莫寻山审问了他一夜。当时那人一身九组的特殊行动制服, 让人很容易记住他的一身皮, 却会忘了脸;如今这人一身茶社的工装,胸口带着“经理”字样的铭牌,同样是很容易让人过目就往的礼貌性笑容。但楼等闲还是认出了他, 确定那就是一个人。看来九组的工资不够啊,还要搞个兼职。

    那人看见楼等闲却十分镇定,就像是普通的餐厅经理,遇到了再普通不过的客人。

    只不过迎上来与楼等闲说话的人,从一看就是真.普通的茶社小妹,变成了另外一个一身旗袍的小姐姐。

    赶在小姐姐开口试探前,楼等闲就主动交代了:“纯属巧合,与朋友有约。”

    顺着楼等闲的视线看去,就能在等客的大厅看到楼等闲的“朋友”,苏影帝还在和安歌手有说有笑。

    小姐姐点点头,把楼等闲重新当成了普通客对待,还安利了一下茶社的会员制度。

    楼等闲这次没再搭茬,他本来就不喜欢这种清汤寡水的地方,如今这阳崖茶社还和九组扯上了关系,他就更不想来了。只此一次,没有以后!至少此时此刻的楼等闲是如此笃定的。

    第五奕从始至终都没说话,这种主动交际打太极的活儿本应该是他的,但他正烦着呢,怕自己一出口就是骂人的话。

    只要一看到安歌手,第五奕就会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压都压不下火气的那种。这很不像他,他知道,却找不到原因,最终,只能归咎于七月初b市过于毒辣燥热反人类的天气,连茶社内的中央空调都藏不住这股滚滚而来的暑气。

    楼等闲终于注意到了安歌手,脸色也变了,当场就想掉头而走,但却被苏影帝看见,起身追了过来。

    茶社里这个点没多少客人,但终归拉扯起来不算好看,楼等闲和第五奕同意了去一边暂时坐下说。

    安歌手也跟了上来,慌乱解释,他和苏影帝只是偶然在这里相遇的,因为之前在陆三少的宴会上有过交集,就斗胆上前聊了几句,如今已经要走了。

    第五奕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安歌手,终于意味不明的开口:“那可真是巧啊,就像你碰巧认识了陆见柬一样。不管哪天你说你又碰巧认识了谁,我都不会觉得意外呢。”

    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但是在场的三人却没有谁想要为“哪怕如此难堪了,依旧能脸红的很好看”的安歌手解围。安歌手等待许久,最后只能自己给自己挽尊:“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当初确实是我做错了事,但是,但是,我是……算了,我在做什么啊。不过自取其辱,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撂下这样的话,安歌手就转身想要离开了,故作坚强的样子从背影里被诠释了个淋漓尽致。很显然的,他在等着别人以为他有难言的苦衷,对他进行挽留。

    可惜,另外三个人,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都是那么的不解风情。

    第五奕没有什么反套路的经验,但却是个天生的高手。在安歌手真的快要一点点走出他们的视线时,还笑着对对方说:“请务必一定要说到做到啊。否则下次我的保镖会做什么,我就不敢肯定了。”

    安歌手猛然回神,眼角含泪,波光点点,不可置信的看着绝情至此的第五奕:“你……”

    第五奕和楼等闲平日里看着像是只有两个人在满城到处瞎溜达、浪费光阴,但其实暗地里一直跟着保镖,把两个人保护的密不透风。如今这保镖就在门口,已经应声看向了安歌手的方向。

    安歌手大概没想到第五奕是这么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铁石心肠的人设。

    但是,怎么说好呢,大家都是男人,为什么要怜香惜玉啊。不管你对自己的内在属性设定是什么,外表上你就是个硬邦邦的爷们啊,谢谢。敢不敢不要来女人的那一套?性别错乱吗?

    开开心心的送走了安歌手,三人被引去了只有身份地位十分特殊的客人才能去的后院。

    苏影帝本来订的是三楼的包厢,如今换了地方,只以为是楼家or第五家的面子,但楼等闲和第五奕却心里清楚,他们和阳崖茶社并没有什么关系。要是换陆见晏那个总裁包袱极重的装逼犯在,说不出才会真的有这种效果。

    远在药家,正在和药无患一起辛辛苦苦“拯救世界”的陆见晏,打了个喷嚏,不知道这是有人想他了,还在背后说他。

    小姐姐前头带路,走过廊腰缦回、曲曲折折的长廊,最终,在路过了整整五十个宫灯后,终于停在了独门独院的一处小院前。里面的景色与外面中庭的假山草木形成了统一又独立的奇景,楼等闲和第五奕再一次默契的想起了陆见晏,这里的装修绝逼是陆见晏最不喜欢的款式。

    太复杂了,会让陆见晏坐立不安。

    进去之后,苏影帝提前点的茶水就已经不差一分一秒、在恰恰好的时间被端了上来,相应的四碟精致的茶点和四碟时令的瓜果。

    最后还有这种包厢才送赠送的茶艺表演,却被三人有志一同的拒绝了。

    楼等闲和第五奕坐在一边,隔着桌子,与苏影帝面对面。三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尴尬,等小姐姐走了,苏影帝就赶忙隐晦的解释了一下,缓和气氛。

    苏影帝也是懊恼不已,他本来是想坐在大厅里等楼等闲和第五奕,想显出自己的这份重视,哪里想到反而白白徒惹了一身腥。这也是他自己的问题,刚刚脑子就像是忽然不转了一样,明知道安歌手和楼等闲的那些解释也解释不清楚的过往,却还是忍不住在安歌手来找他搭话时,聊了起来,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并觉得安歌手和外界谣传的其实不一样。

    这种迷惑直至第五奕和楼等闲走了进来其实都没有停下,还在第五奕毫不留情的指出了安歌手的惺惺作态后,因为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苏影帝恼羞成怒,这才清醒了一些。

    安歌手的演技比苏影帝也不是不遑多让,什么偶然遇到,根本就是蹲点来的。

    楼等闲也并没有安歌手和外界以为的对安歌手旧情未了,不是什么逼迫安歌手乖乖认清现实回到他身边的那种欲拒还迎,真的就只是厌恶安歌手厌恶的不得了,这点从楼等闲的好友第五奕对安歌手毫不客气的态度里就能体现出来。也不知道安歌手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和楼等闲之间都是误会,一定可以说清楚。

    苏影帝差点也被安歌手骗了,想要答应从中调和,幸好没有。

    等说完之后,知道安歌手不对劲儿的楼等闲和第五奕对苏影帝充满了同情,不过也一起奇怪于苏影帝良好的抵抗态度。看陆贱贱之前的态度就能知道,安歌手可不是那么好抗拒的。

    第五奕还好人做到底的提醒了苏影帝一句:“与其在意这个,不如多关心一下是谁出卖了你的消息。”

    苏影帝私下里和投资商、发行商吃饭,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事情。

    现实不是小说,哪怕是影帝、影后,和富商聚在一起,稍有不注意,给人留下的第一反应就不会是这个影帝or影后好牛逼,而是下意识的一种不太好的联想。不一定都是py交易吧,但肯定少不了谄媚、巴结等负面意识。

    所以,几乎很少会有明星和某富商吃饭的通告流出,除非是遮也遮不住的丑闻才会闹的全网皆知。

    苏影帝洁身自好这么多年,不管他到底是主动不闹绯闻还是ed逼得他不得不不闹绯闻吧,但至少他是很爱惜他这份从业多年兢兢业业的人设羽毛的。一个提醒,就让苏影帝出了一身冷汗,简直不敢深想这背后有可能会做的文章。

    “谢谢。”

    这是替第五奕回答的楼等闲:“不用不用。”

    这是只关注重点的第五奕:“so,你找我们到底是什么事?”

    “说来有些尴尬,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苏影帝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在斟酌,十分为难,“我,我想推掉这次的电影合作。”

    “!!!”楼等闲一个坐不住了,“为什么?”

    苏影帝双手交叉的放在桌面上,垂着头,看着茶杯中起起伏伏的茶梗,几经开口,又沉默下去,来来回回折腾数次才道:“我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儿。”

    楼等闲没反应过来,第五奕已经好像抓到了什么:“怎么个不对劲儿?”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剧本的影响,最近总是做梦梦到古代……”

    《安陵》是一个现代与古代交叉进行的故事,现代的剧情先放到一边不谈,古代背景讲的就是“安陵”这个词为什么会代指同性恋的那段历史。

    说春秋战国时代楚国有个美男子,少时可人,青年诱人,有文化有修养,还是贵族出身。唯一被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和楚宣王搅基,类似于龙阳君。因为门人献策,不仅凭借美貌伺君,还做了种种事情巩固地位,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他在楚宣王感慨“寡人万岁千秋之后,谁与乐此矣?”(我死了,谁和我同乐)时,他回答了一句“愿得以身试黄泉”,让楚宣王大为感动,封了他为安陵君。

    于是,这之后“安陵之好”就也用来开始指代同性恋了。

    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还曾经写过相关的诗词——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电影里古代的部分,就是艺术加工后的安陵君与楚宣王的故事。苏影帝演的自然是楚宣王。

    但是自打拿到剧本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过入戏,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每晚都会梦到某个皇帝与男宠的故事。一开始以为是自己梦到了安陵君与楚宣王,但后来却又觉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因为他梦到的好像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好几个。每一次梦里,他都会爱上一个少年,却又会因为种种狗血误会,与少年天人永隔,无法长相厮守。

    那些梦境零零碎碎,无法彻底串联起来,就好像很多故事拼凑在一起的感觉,但却十分真实,真实到就好像是他的前世、前前世,生生世世。

    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美好or凄美的梦,叠加在一起之后,却总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觉得那是我,又不是我。”苏影帝真的快被那些梦逼疯了,“我知道这么说也许很不专业。但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些梦,只能推到我所接的这部电影身上。”

    这其实是一种很明显的迁怒,苏影帝自己也知道,对此十分愧疚,他一直在试图调整状态,但是却收效甚微。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才会来和楼等闲开口,他想要辞演。夜袭辞去了这些他还是会做梦,但他还是想试试呢。万一辞演之后就成功了呢?

    之所以私下里先找楼等闲谈,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不让国外的影视巨头和华裔导演生气。

    宣传已经打出去了,如今寻找另外一个合适的男演员已经如此艰难了,如果苏影帝再在这个时候退出,肯定会添更多的麻烦。哪怕麻烦解决了,影视方也肯定还是恼怒于临时毁约的苏影帝,他以后再想去国外发展就难了。

    “违约金多少我都愿意赔的。”

    “我也知道我这样真的很不专业,但是……”

    “但凡有一点可能,我都不会想要错过这次机会的。”

    中外合资,得过小金人的华裔导演指导,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适合迈上国际舞台的?不得不与之擦肩而过,已经让苏影帝十分懊恼了。他自然不太想得不偿失的得罪人。可如果硬着头皮演,就以苏影帝如今这样神经衰弱、神采不复的样子,只会更加难堪、更加得罪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想办法的。”楼等闲大包大揽的性格让他毫不犹豫的想要为苏影帝抗下这次的责任。

    第五奕却拦下了楼等闲,这个时候还用不着他粉身碎骨:“如果我有办法解决你的梦,你还会参演吗?”

    “我当然会啊!”有晋升另外一个更高的舞台的机会,谁会想要放弃?苏影帝看着第五奕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救世主,他自嘲的笑了笑,“也许说了你们也不信,还会觉得我不自量力,但是在看见你们两个的时候,我既有一种莫名的竞争心里,又诡异的觉得你们肯定在最后帮我一把。”

    所以,苏影帝才敢来开这个口,不是因为知道楼等闲是他的粉丝,而是觉得楼等闲和第五奕肯定会帮他,就好像、好像他们是同一个人不同的人格,既想要占据上风,又不可能对自己痛下杀手。

    “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

    “不着急,咱们先治病,再说条件。”

    苏影帝有点犹豫,但想要治好目前的精神衰弱和想要演好电影的敬业,还是驱使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他就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赌徒,明知道前面是坑,后面也是坑,还是选择了先饮鸩止渴。

    然后,第五奕就给陆见晏打去了电话。

    陆见晏最近一直和药无患待在一起,积极观察安歌手和祝四小姐的动向。

    此前的宴会风波,让祝四小姐以为能彻底解决了安歌手。但安歌手就是这么的百折不饶,并没有轻易被击溃。他让第五奕觉得烦躁,也能让祝四小姐气到想要跳脚。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骂名,安歌手的内心根本没有丝毫的波动,反而是冷静的打电话托关系,设法拿到了当初进入警局的尿检报告,并公布在了微博上。不仅如此,他还反过来打了一把反对网络暴力的悲情王牌,大概是利用了系统的技术,自带水军,引导舆论,变成了如今被大多数人同情的人。实现了堪称教科书一样的绝地反击。

    虽然还是失去了广告角色,但安歌手也算是重新活跃到了大众的视野。

    当陆见晏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他已经麻木了,只能和药无患感慨,不亏是在做最后一个任务的任务者,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狗带。要是真的那么容易被祝四小姐搞死,陆见晏就要怀疑安歌手的高级or特级任务者身份是不是造假的了。

    当然,祝四小姐那边也是不甘示弱,转而挑动大众去怀疑之前就被包养过的安歌手是不是又找了新的金主,干爹手法通天,力挽狂澜什么的。

    网络上的人形形□□,连国家都不可能做到让每一个人达成一致的意见,更不用说是一个小明星了。

    有觉得安歌手是被冤枉的,自然也有觉得新金主理论才是真实的人。更有甚者,喜欢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觉得安歌手没传言里那么不堪,却也不清白。

    真.啥也没做的安歌手差点被呕死。

    药无患看的很解气,还不忘嘲讽:“他以为他是活在娱乐圈文里吗?网民都长一个脑子?今天呼啦啦的黑他,明天乌泱泱的又统一洗白他?别闹了好吗。人类这种生物,多的是明知道自己错了为了面子也要黑到底的类型,也有觉得全世界都有黑幕的类型,更有根本不看后续洗白的。知道什么叫造谣一时爽,解释跑断肠吗?”

    这场舆论战,安歌手没有赢,祝四小姐也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方都挺惨。

    药无患还在其中浑水摸鱼,黑了这边黑那边,恨不能鼓掌让他们真人pk。

    但是这种隔着网线斗法,根本不足以让人看到他们的底牌啊。药无患的手敲打着桌面,不断的挖掘着的自己的能力,想要找到一个更加适合挑拨的出来。

    陆见晏则正在听有关于苏影帝的故事,然后爽快的表示了可以送苏影帝一个手机。

    “不用手机,”第五奕却拒绝了,“我的意思是能不能送个刻了那种符文的平安福啊玉器什么的。”

    也就楼等闲和第五奕能接受科幻这种设定了,忽悠一般人最好还是传统点。

    “可以。”药无患的能力是可以附着在任何物品上的,送悬屏手机,也是陆见晏考虑到现代人手机不离身的现状。玉器什么的未必人人都会带着,但手机肯定不会放开太久,更不用说是方便携带的手环氏黑科技。

    第五奕并没有就此挂了电话,而是追问陆见晏:“如果,我是说,我把手环拿开,你觉得我也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吗?”

    陆见晏一愣,不知道第五奕为什么会有这个脑回路,但他被这么提示后还真的觉得有可能:“我不知道,但我也不建议你去尝试。”

    “好的。”

    这么承诺的第五奕,转脸在和苏影帝解释完情况后,就拉着楼等闲回了他们直接包了半年的酒店套房里,郑重其事的拜托楼等闲:“看着我,稍有情况不对,就把手机重新带回我的手上。”

    “一定要这样吗?”楼等闲还是更加赞同试探九组的策略。

    “眼见为实,我需要自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惜,在摘下基佬紫的手环后,暂时什么也没有发生。楼等闲和第五奕白白提心吊胆了一回,甚至有点失望。

    “要不要出门找一找灵感?”楼等闲突发脑洞。

    第五奕却摇了摇头,他虽然有好奇心、探究欲,但却不是个没有脑子的傻子,不会贸然去做肯定会输的买卖。

    楼等闲点点头,对第五奕的决定全无异议,但他也有自己的脑洞,打开电视,全当这就算出去看看。

    电视里正好在重播楼等闲配合九组宣传而参加的一段娱乐性质很强的采访,主持人代大众问了楼等闲到底见义勇为了什么才会被提名c国。

    楼等闲却像是没个整形一下,开玩笑似的说:“大概是杀了末日母虫吧。”

    镜头扫过观众席,所有人都笑了。

    第五奕却按住了自己的头,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陆见晏:全章都在打酱油!到底谁是主角?!

    药无患:为了引起主角该有的注意,我们搞个大新闻吧!

    陆见晏:好比?

    药无患:据说搅基特别能拉动流量!

    陆见晏:……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6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一袖卷风云”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惟夏微末”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小透明”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