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51章 第五十一次被攻略:
    陆见晏也很快知道了有关于楼等闲和第五奕的事情, 从电视上。陆见晏对此的反应,和楼等闲其他远在s市的朋友是一样的, 先是不可置信, 觉得大概是重名, 再到捧腹,觉得楼等闲的纨绔尊严受到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

    一刻也等不了的, 陆见晏在四人一起玩游戏时,给自己的两位好基友私下发去了贺电。

    事后证明了这是一个极其不明智的贺电。因为他们当时正在打五五, 第五奕一个大招扔空,楼等闲就撞错了方向, 把敌人直接送到了正蹲藏在草丛里、只剩下一个血皮准备回家的药无患眼跟前……然后,全队傻眼, 敌方疯狂收割人头,把他们摁在了地图里摩擦,

    敌方当时正面临升段的关键期, 一局送他们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敌方队长隔空喊话,对面的兄弟,谢了。

    己方唯一不是陆见晏四人组的队友躁了,愤怒离队,并举报了他们四人送人头。

    丢人的阴影挥之不去, 看来这个游戏暂时是玩不下去了, 所以……

    ……换个游戏玩好了。

    此时是四人组难得都没有工作需要做的休闲时刻,不打游戏实在是对不起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

    玩什么好呢?

    楼等闲远程连线提议:“某x师!”

    陆见晏提议:“还是全息吧。”

    于是,最终就决定全息了, 并全员压制了有关于楼等闲“还有没有人权,我们的活动不能成为陆见晏的一言堂”的呐喊。

    王家的全息舱体验店如雨后的竹笋一样,已经基本同步全国了,b市自然也有,甚至是最早上市的一批,如今更是到处都是,只要有售卖王家电子产品的官方授权店,就可以进行全息舱的体验。只是店面的大小,会影响一次性能体验几人的数字。

    当然,也有专门的体验店,等未来全息舱开始售卖后,就会变成贩卖全息舱的专门的店面。如今嘛,哪怕游戏还没有上市,那份正在逐渐加强的全息真实感,已经让体验店成为了类似于游戏中心的存在,不仅超额完成了最初的宣传作用,甚至直接进入了盈利模式。有大把的客人愿意排着队来花钱体验。

    据说王家已经在考虑日后要不要继续这种租借全息舱的经营模式,给买不起全息舱,但出得起按分钟计费的小钱的玩家玩。

    其实说白了就是类似于网咖或者是量贩式ktv的模式,由于全息舱初期高昂的价格,以及王家的垄断地位,这种全息舱游戏室的买卖只能由王家做,甚至不局限于c国,全球都大有可期。以如今体验店飞速上升的营业额来看,王家至少未来十年内都不用再担心钱的问题。全息舱此前的种种科研投入,也会比预计更快的回本。

    王子期为此已经没办法再在b市陪着陆姐姐,开始了世界各地空中飞人的生活。

    幸好,陆姐姐也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人,适应良好。

    王家当初送给陆见晏、又被陆见晏转送给几个好友的体验卡,如今也增加了新的待遇——可以让他们哪怕不再同一处的体验店,也能联网,开个专供他们自己人玩的游戏房间。

    这是最近才推出来的还在试验阶段的项目,此前大家联机打游戏,就只能同在一处,一个比较小型的局域网。如今已经开始往外扩散了。不过,目前这个项目,只有拥有金卡以上体验卡的贵宾可以试用。

    游戏内容也从单一的星战,一口气增加到了五种。

    这一次陆见晏等人选择的是休闲小游戏,小游戏下有两个分支,但并没有名字,只有【坐下来】和【动起来】这样含糊的指代。

    这一次,在楼等闲的强烈要求下,四人一起选择了【坐下来】。

    然后,他们就一起无语的开始了没完没了换装游戏。真的是坐下来啊,并不需要手动,就可以在挑选后,一键换装,有点类似于之前就在流行的用3d眼镜在淘x上购物。

    但是……真的还是很无聊啊。

    这个游戏在新手任务时期,还没有退出选项的。结束游戏的方式只有两个,一,等待半个小时,始终玩不过新手任务,自动退出;二,得到魔鬼设计师的认同,搭配出90以上高分的衣服搭配

    游戏还没开始,陆见晏、药无患和第五奕就先把楼等闲围殴了一顿。因为是全息游戏,也不用担心会真的伤到对方,大家都打的十分认真,酣畅淋漓。

    充满了少女心的公主房里,到处都是楼等闲的惨叫。哪怕是全息,被打也是会感觉到十分真实的疼痛的。据说日后会给出调整痛觉的选项,但是如今却肯定是没有的。楼等闲只能一边捶打地板,一边嚎叫苍天不公。

    还有点僵硬,不够智能的ai,只会一个劲儿的在一边说着:“穿着睡衣怎么能出门呢!”

    意思其实就提示他们快点完成新手任务。

    但这游戏的新手任务就是个坑啊,你胡乱搭配好衣服,就会跳出来一个要与你签订契约的魔鬼设计师,开始balabala的给你打分,不到90,他就会烧了你的衣服。于是,你就又会回到“穿着睡衣怎么能出门呢”的第一环节。

    而只有出了门,才能找到退出选项。

    四个审美上的直男已经尝试着做过任务了,完败。哪怕很有艺术气质的药无患,也在自信满满的情况下,被魔鬼设计师劈头盖脸的挑了一堆刺。

    最后,四人索性就决定不玩了,等着时间到了退出。闲来无事,只能打楼等闲出气。

    打完了,四个差不多高的男人,就排排坐的,挤在了以粉色和蕾丝为主体的公主窗上,继续讨论有关于楼等闲和感动c国十大人物不得不说的故事。

    楼等闲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头上,显得格外消沉,咬牙切齿的表示:“九组就是猴子请来的逗比!”

    知道楼等闲和第五奕当初只是为了抗议他们被审问了一夜不给睡的非人待遇,才故意恶心他们说要求进行表彰的。没想到九组最后竟然真的同意了啊,这根本就是故意要整他们吧?考虑没考虑过纨绔也是要脸的啊?这让他们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只是提名!提名!”第五奕一再强调,“我们不可能真的上的!”

    陆见晏点头,实事求是的分析:“也是,不管你们做了什么,都是不能对外公布的。”九组能对外说的只是含糊的一句“见义勇为”,但是,一句见义勇为还不足以和其他感动人物媲美,更不用说九组还没有什么楼等闲和第五奕见义勇为的证据。真让他们上了,国家台那边一定会被骂死,类似于黑幕啊,造假啊,为世家子铺路什么的。

    所以,他们顶多也就是个止步于提名了,大概是为了弥补,才会一个劲儿的滚动播出。据说还在商量让楼等闲和第五奕上新闻联播的可能性。

    “我们家半卖半送了一整个新能源田,都只是不指名道姓的在新闻联播里一语带过。”第五奕回首往事,真的觉得人生处处玄幻。他只是围观楼等闲拍死了个虫子,就得到了一整个家族都得不到的超长重视。

    “真正的重点难点不应该是……”

    没等药无患说完,半小时就到了,四人终于如愿退出了换装游戏。这辈子都会再玩了!楼等闲如此坚定的说。

    等坐回虚拟的游戏间后,就由第五奕重新选择了游戏,秉承着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的精神,第五奕再一次代表大家选择了休闲小游戏,只不过这一回是选择了【动起来】。

    然后,就真的全程都在动啊。

    游戏很简单,疯狂往上爬楼梯,下面的台阶会一点点掉落,被底部不知名的巨兽吞噬。如果玩家跟不上台阶掉落的速度,就会和台阶一起被巨兽吃掉,game over。

    四人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了拔足狂奔,一边跑一边继续交流。

    “这根本就不是游戏吧?而是减肥教程!一点都没感觉到乐趣呢!”这么说着的楼等闲,已经一骑绝尘,跑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他每天早晚的健身可不是闹着玩的。终于有一项他比所有人都强的运动了,嘿嘿!

    造型可爱的ai还在一个劲儿的播报:“啊呀呀,真不愧是楼大人呢,第一,第一,永远的第一。fighting!”

    楼大人是楼等闲随意设定的网名,集中二病之大成者。

    最糟心的是,这个辣鸡ai还会紧跟着播报:“啧,泡在最后的第五先生是没有吃饭吗?跑的太慢就只有被吃掉了哟,凡人!”

    最不擅长的就是运动的第五奕决定了,这个游戏会成为他最讨厌的游戏,没有之一。

    药无患和陆见晏并驾齐驱,不紧不慢的跑在中段。药无患跑的十分开心,因为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正常人的运动了,哪怕只是机械的爬楼梯,都会让他整个人都洋溢着兴奋,如果有可能,他会经常来体验。

    “重点是?”陆见晏提醒药无患。

    “哦哦。”药无患一脸好像这才想起来的样子,但眼睛里完全没有,他就在故意等待陆见晏问他呢,这样能保持陆见晏的关注度始终在他身上,“重点是,九组为什么要刻意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仿佛是在故意引什么人来,‘问我啊,问我啊,你倒是问我楼等闲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这种感觉。”

    陆见晏若有所思,如果真的只是想表彰拯救了末日的英雄,那完全没必要把第五奕当个添头的附带上。

    “说起来,”楼等闲脑袋顶上具现化出了一个灯泡,ding的一下亮了起来。全息舱会根据玩家的不同情绪来增加一些夸张的戏剧性表情,好比刚刚三人围殴楼等闲的时候,他们的额头上就真的有井字符号。很努力的思考时,就会有小灯泡,“那天九组的人还和我说,如果我愿意配合宣传,可以和我的公司进行各种资源交换。”

    九组背靠的是国家,与其说是和楼家那个二流的娱乐公司资源交换,不如说是在跳楼大甩卖,把国家台的资源免费送给楼家。

    这种天降馅饼,必然有蹊跷啊。

    “他们、他们,”第五奕已经在乱呼带喘了,明知道是个虚拟游戏,但身体还是会感觉到疲倦,十分的真实,“无外乎想要利用我和楼等闲当诱饵,钓出什么人。”

    想钓出什么人呢?

    陆见晏总觉得他的脑子里都是线头了,就差一根针,就能把他们全部串联在一起。最近陆见晏的身边这些乱七八的事情,看着好像在同时发生着好几件,但直觉却告诉他,是一件事。末日、修仙、娱乐圈;苏影帝,安歌手,祝四小姐;这些词,总感觉只却一个关键信息,就能完美融合。

    可惜,陆见晏的脑洞还是不够大,想的脑仁疼,都还是无法找到这个关键信息。

    这一回,药无患的小说素养也没办法帮助他们了。

    如果陆见晏当初心狠一点,利用陆贱贱,继续跟在安歌手身边,说不定早就破案了。可是,会利用自己弟弟的陆见晏,也就不是陆见晏了。

    同理,陆见晏也不会利用楼等闲去九组套消息。

    就在陆见晏想要劝楼等闲注意安全的时候,第五奕终于惨遭淘汰,下面的巨兽在吃了第五奕之后,还很生动的打了个嗝,然后继续吃了起来。

    接二连三的,四个人都重新回到了虚拟游戏间。

    “啊啊啊,就不能有个好好说话的游戏吗?”楼等闲抱头,平息着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之后的气息。

    药无患等得不耐烦,随手一案,选了个随机游戏。

    西幻冒险。

    真是可怕的“运气”呢。

    四人一进去,就在充满了西幻风情的酒馆里,接到了屠龙的任务。四个勇者要踏上征程,寻找无恶不作的黑龙和魔族王子,拯救被绑架的……救世主。

    “好没用的救世主啊。”楼等闲一脸嫌弃。

    “人族已经没有未来了。”第五奕愉快的决定等日后游戏变成全网一起玩的网游后,就去投奔魔族。

    “为什么魔族王子要绑架同为男性的救世主?”陆见晏发现了哗点。

    “到底是救世主被绑架,还是?”药无患开启了阴谋论的脑洞,“这个魔族王子长的好蠢。”

    再一看,屠龙任务并没有时间限制。

    人声鼎沸的接任务的酒馆里,除了他们四人,其他都是还没有开发出真正ai的npc,四人对视一眼,那还做个毛线任务啊。在酒馆的小圆桌前坐下,一人要了一杯啤酒,不走了。

    四人就这样神奇的在冒险类游戏里,找到了可以坐下来说话的安心环境。

    咳。

    陆见晏想劝楼等闲继续回s市当他的纨绔,不要再参合九组的事情。

    但楼等闲却反而兴致勃勃:“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虽然有可能被当做诱饵这点很讨厌,可如果操作得当,我可以得到不少回报啊。你知道仅仅是感动c国这么一个提名,我老爸就有多开心吗?我最近都开始留头发了。哎,我败家了这么多年,难得对家里有点用处,怎么都不可能放弃啊。而且,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我挺好奇结果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敢说你就不好奇?”

    “我不好奇。”陆见晏毫不犹豫。因为好奇心会杀死猫。知道恐怖电影里一般的角色是怎么死的吗?好奇心作死的!

    “我肯定没事啦。九组里有自己家的人,据说关系很复杂,但肯定不会害死我。”

    “你对别人可真是充满了信心呢。”陆见晏嘲讽道。

    药无患和第五奕全程都没有说话,因为这种时候不管是劝哪边都不合适,他们既觉得应该尊重楼等闲自己的想法,又觉得陆见晏这种为了保护朋友的慎重是很有必要的。

    楼等闲如果是那种聪明到不可思议的人,那他们肯定不会阻止他。但问题是,楼等闲不是。

    楼等闲晃了晃自己的手腕,哪怕如今是全息状态,王家的黑科技手机也被扫描了出来,据说以后这个手机会和全息舱搭配组合出更多的功能:“我不是信任随便的谁,我是信任晏晏你啊。你肯定不会害死我的。”

    陆见晏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假装并不知道什么手机不手机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回轮到第五奕来解释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你和无患到底在搞什么,但如果你们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好骗的话,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第五奕最终还是坚信了他自己的直觉,他当初绝对没有记错,在陆见晏给楼等闲手机的时候,那个手环上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名字的。直至他们说了他们在山上遇到的怪事,手机内侧才出现了他们的名字。

    第五奕还特意确认了一下陆见晏送出去的所有悬屏手机,以及王家给别的合作伙伴的手机,只有陆见晏送出的手机上有名字。

    虽然也不能完全断定这就有问题吧,但是再一联想陆见晏和药无患时不时神神秘秘的独处,忽然出现的九组和末日危机,陆弟弟之前对安歌手的奇怪态度以及迅速的昏迷……

    一个巧合是巧合,n个巧合,哪怕有再多迷惑条件,也不可能再让第五奕糊涂下去。

    第五奕甚至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这个世界存在着什么普通人所理解不了的事情,然后陆见晏和药无患无意中知道了,出于一些原因,他们暂时不能or不想说,只是提供了保护他们身边人的办法。

    有关于这个大胆的结论,楼等闲和第五奕很显然是已经私下里讨论过了的,他们对视一眼,然后才默契开口。

    一个说:“你们不想说,我们也不会勉强。”

    另一个说:“我们会等到你们想说的那天的。”

    第五奕喝了一口口感不错的虚拟啤酒,然后道:“而在此之前……”

    楼等闲接话:“……我们也想通过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去增强筹码。”

    没有谁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别人应该保护自己,也不会满足于这种被保护、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状态。至少楼等闲和第五奕是这么想的。

    “而且,你们和九组没什么牵扯吧?肯定会很想知道九组到底研究了什么,知道多少,不是吗?我们可以帮忙。”

    第五奕终于暴露了,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支持者楼等闲去参合,只是需要楼等闲先说服陆见晏。

    一个楼等闲不足以应对接下来的发展,但加上第五奕就不一样了。他们就像是共享着一个大脑,哪怕性格不同,外表不同,成长经历不同,但在做出选择时却总是惺惺相惜到可怕。

    “最重要的是,楼等闲已经牵扯进来了,如今不是我们要不要离开,而是能不能离开。”

    九组代表着国家,还是值得信赖的。

    陆见晏面无表情的看着楼等闲,楼等闲也一脸坚定的看回来,这是他少有的坚持。就像是当初一定要给陆见晏推销各种心理医生一样,他虽然平日里放浪形骸,可一旦遇到了他觉得要做的、并且是对的事情,那就是谁都无法阻止的!

    最后,也只余一声长叹。

    “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再阻止,岂不是会显得我很像是个反派?”陆见晏无奈极了。

    药无患从始至终只补充了一句:“出去后,你们来找我,我给你们的手机多刻一些花纹。”

    “果然是附魔啊!”第五奕不仅快速的接受了这个设定,还在出去后,很高兴的从楼等闲那里转账走了一百块钱。他们俩之前打过赌,药无患和陆见晏走的到底是魔法流,还是道术流。第五奕从小在国外长大,更倾向于魔法;楼等闲则觉得是传统道术,修仙什么的。

    药无患笑了,伸手管第五奕要两百块钱的转账“真遗憾,都不是。”

    陆见晏点头作证:“是科幻。”

    楼等闲&第五奕:“……”你家科幻长这个鬼样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见晏就一直在陆家继续假装担心弟弟,顺便和姐姐一起处理公司的事情。

    而楼等闲也和九组挑明了关系,在第五奕这个谈判专家为他们争取到了尽可能多的福利后,准备开始配合九组的宣传。

    不过,在宣传之前,第五奕和药无患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

    作为《安陵》的投资方和c国方面的发行方,第五奕和楼等闲被同时邀请去参加了在b市的选角活动。

    《安陵》就是米国娱乐圈巨头那边,要和华裔导演合作的gay片,电影名十分的c国风,据说是古代对同性恋的代指之一,类似于断袖、分桃和龙阳。

    苏影帝即将饰演男主之一的攻,另外一个男主,也就是受,却迟迟找不到合适的演员。选角从s市也转移到了b市,进行更大面积的试镜。由于是十分重要的男主选角,据说不仅本该来的选角导演来了,连一般不会参与这种事情的导演,也都十分重视的参与了进来,所以也就邀请了第五奕和楼等闲。

    苏影帝还特意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先一步谈谈。

    楼等闲当然是很乐意多和自己的童年偶像接触的,毫不犹豫的替他和第五奕答应了。第五奕却比楼等闲多长了一个脑子,觉得苏影帝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约他们。

    等去了三人事先约好的碰面地点,看到等在那里的人后,第五奕终于可以确定了。

    果然有幺蛾子啊。

    安歌手正和苏影帝坐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周日是小表弟的周日。

    更新晚了的锅,就让他来背吧。绝对不是因为我起晚了qaq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言炎炎”亲又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一袖卷风云”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惟夏微末”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鸢语”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九霄”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清风不予”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