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48章 第四十八次被攻略:
    面对这样的任务者、这样的系统, 陆见晏还能维持面瘫, 没有笑出来,除了他多年来从形形□□的任务者身上培养出来的演技素养以外, 还因为有任务者和系统紧接着的一段对话。

    安歌手:【啊啊啊啊啊, 求别念了,你是想尬死我,好继承我的积分吗?】

    系统:【是你说要了解剧情的。】

    安歌手:【那也不是这么了解的啊!难道说我以前做了那么多任务,就都是这样了解的吗?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你根本就是主脑派来故意想搞得我最后一个任务失败的卧底吧?别欺负我失忆了就可以随便乱来啊!我也是带脑子在做任务的好吗!】

    陆见晏本来还在犹豫到底是上前怼人, 还是转身先离开这个尬读现场的脚步,终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他要驻足听壁脚!

    为了掩饰, 陆见晏索性随便拉了一个人来说话, 造成了“仿佛是因为那个人拦住了他的脚步, 他不得不应酬, 才停在了这里”的假象。

    而有幸能和陆见晏摆开架势长谈, 对于被拦下的这位小公子来说, 就像是天降馅饼一样的不可思议。这可是他男神啊!这可是陆见晏啊!我男神果然很高冷呢, 都没有什么表情和情绪呢, 但是没关系,我可以有很多表情啊!我也可以有很多情绪!

    陆见晏一心二用的本事是在学校里培养出来的, 一边听着对于他来说没什么难度的功课,一边考虑自己的事情。从没有被人发现过, 事实上,还被老师数次表扬为认真稳重。也算是一种童子功。

    “嗯。”一边点头倾听,一边想着, 主脑吗?忍耐这么多年,终于知道管理这些任务者和系统的所谓上面的人的称呼了。

    从这么一个心酸的经历就可以看出来,身在1114小世界的陆见晏,到底有多被动了,他连他的对手到底都有谁都不是很清楚。因为大部分出于中下游的任务者也都不知道,他们的系统也只会含糊的用“上面”来代指,不愿意or不能说出来。

    安老爷子应该是可以说的,但因为种种顾虑,他也从未说过【主脑】这个词。就仿佛这个主脑是you-know-who一样,说了它的真名,就会被它察觉。

    这还是陆见晏第一次,准确无误的听到主脑的名字,也是第一次遇到能准确说出主脑的任务者和系统。

    从安歌手透露出来的信息可以知道,他目前正在做最后一个任务,也就是说,他应该是十分厉害的任务者,高级or特级,所以,他才能说出高层的事情。

    安歌手久经考验,即将摆脱任务者的身份去实现他最初的愿望。只要他能完成最难的考验。这个难看来是真的难,不仅把他投放到了至今没有任何任务者攻略下主角的世界,还封印了安歌手的记忆,让他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对各种能力、道具的操作退回了手忙脚乱的新手期,甚至有可能真的指派了系统故意帮倒忙,不想放这个能给他们一直赚取积分的任务者离开。

    本来以为一个回合就能搞定的任务者,没想到竟然会隐藏着这么大的惊喜。陆见晏忽然对安歌手有了无限的耐心,连目光都慈善了不少。

    是的,慈善。

    出于一种人道主义吧。毕竟陆见晏是一定会把安歌手的所有价值都压榨干净的,连渣都不剩下。在安歌手面前,陈医生的研究价值瞬间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不过,好歹是正在做最后一个任务的老任务者,陆见晏对这个身份有了很深的忌惮,哪怕对方如今正出于失忆阶段一样。他失忆了,他的系统可没有,天知道做了这么多任务之后,他们手上会有多少积分和多少底牌。

    他必须稳扎稳打!

    因为他只有一次机会,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不会有第二种可能的,因为一旦打草惊蛇,引起对方的警觉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让对方决定放弃这个任务离开这个世界。

    陆见晏指不定还要等多久才能再等到这么一个珍品。

    安歌手:【陆见晏怎么还没过来?!他在和谁说话?】

    系统:【不知道,无所谓的什么人吧。虽然在和别人说话,但他也会时不时的看向你呢。】

    “!!!”已经隐藏极好的陆见晏,再一次领会到了顶级系统的不同。

    安歌手:【是、是吗?他在看我吗?我怎么没发现?他为什么要看我?】

    系统:【大概是你的万人迷能力又发挥作用了吧。恭喜,拿下陆见晏指日可待啊,知道陆见晏现在值多少积分吗?你的未来一片坦途啊,少年。】

    安歌手:【不不不,为什么?!我不要!我已经有爱人了。我老攻呢?这回我老攻是谁?】

    系统:【你猜。说不定他就是陆见晏呢。】

    陆见晏继续保持着差不多的频率,时不时的看向安歌手,迷惑系统和任务者,让他们以为他确实是被万人迷的能力影响了。顺便在脑海里快速的分析,老公?老攻?还是可以带着爱人一起快穿的吗?他的爱人也是任务者吗?为什么还需要辨认?他不是失忆了吗?这样都能记得自己的爱人?

    以及,我可以百分百的告诉你,我不是你的爱人!

    安歌手:【我第一千零八次的郑重问你,我能不能卸了这个能力?】

    系统:【我第一千零八次的郑重回答你,不能。这是你在新手期抽中的专属能力,绑定款,卸不了的。】

    陆见晏:骗子!这系统撒起谎来还真是溜啊。不能卸载,那叶南的能力是怎么给王子期的?

    安歌手:【真的没有例外?很别扭啊。】

    系统:【别扭在哪里?它很方便你做任务。主角他弟不就手到擒来了?】

    安歌手:【可是这位陆三少很烦啊,一直围着我转。你会喜欢全世界都喜欢你的感觉吗?包括你的朋友,你的家人,甚至是随便预见的一个路人。你明明讨厌对方,却会无法自控的让对方喜欢上你。】

    系统:【不是什么人都会疯狂爱上你的。这和他们本身的意志力,还有在剧情中的重要程度有关。和主角他弟有了联系,等后面末日了,你才能顺利加入角色的队伍。不仅提供了存活率,还能遇到更多的强者,完成任务。顺便找到你的老攻。你也很清楚主角他弟的重要性,不是吗?如果真的那么不愿意做,就别接触主角他弟啊。一边说着我不想,一边又去接触。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

    陆见晏:当了□□还要立牌坊。

    在听到安歌手说陆贱贱很烦的那一刻,陆见晏就已经很不爽了。你既然嫌我弟弟烦,那你别接触他啊!是他想像个狗一样的围着你转的吗?!本来陆见晏在听说安歌手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时,他还是很同情这位任务者的,以为是自己误会了他。结果,被系统一句惊醒梦中人。

    不想做,就不要去接触。别一边说着什么自己也是有苦衷的,一边又继续做着这种恶心人的事情。

    一个最简单的代表,还是叶南同学。他操作失误,穿越到了王子期的身上,那个时候他刚刚在小世界死去,算是在王子期身上重生,得以延续自己的生命。但是在得知这样有可能会害的王子期活不下去后,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再一次舍弃了“重生”的机会。

    他不想活下去吗?怎么可能。到他还是宁可自己沉睡,也要唤醒王子期,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他对王子期充满了愧疚,一遍又一遍的道歉、弥补。

    安歌手呢?

    明知道原主对楼等闲做过什么,既不去道歉,也没想过弥补。是,他不是原主,那些不是他做过的,那他至少应该懂得避嫌吧?

    毕竟在外人眼中那些确确实实安歌手做的。安歌手如今却像没事人一样的勾搭着陆见柬陪他一起玩,在楼等闲眼中会是怎么样一个感觉?你在对我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后,转脸却还能毫无愧疚之心,并和我朋友的弟弟玩在了一起。

    这真是……

    太好了。

    如果安歌手不是这么一个讨厌的人,陆见晏还未必能狠下心对他下手呢。谢谢你,坚定了我的信心!

    安歌手:【我也没有办法啊,这具身体的过去太糟糕了!你但凡给我一个好一点的角色,我都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我不需要陆见晏喜欢我,但至少也不能让他讨厌我吧?主角讨厌我,后面怎么玩?说起来,末日为什么还没来?我已经没多少钱了!】

    系统:【我不知道。根据推算,应该开始了。但因为一些未知的意外,出现了偏差。你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出现偏差是很正常的。后面不只会出现差错,剧情彻底出轨都是有可能的。做好心理准备。】

    信息量依旧大的可怕呢。陆见晏心满意足。在引起对方真正的怀疑之前,陆见晏终于动了。

    先是礼貌的和当了半天道具的小公子道别,留下了自己助理的名片,承诺会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完成对方的一个愿望。

    虽然对方根本不知道他被利用了,但陆见晏还是会给予对方相应的回报。

    揣摩着在这些任务者眼中自己该有的性格,陆见晏只是点了点陆见柬的肩膀。在把自己的弟弟吓了个半死之后,陆见晏只丢下了一句:“跟我来!”

    然后,陆见晏就转身离开了,根本不给陆见柬拒绝的机会,也很有信心他的弟弟肯定会跟上他。

    陆见柬、陆见柬当然要跟上啦,哪怕这边有对他吸引力莫名大的安歌手也没用。陆见柬还是更怕他哥生气。不过走之前,陆见柬还是不忘安慰安歌手:“我就说吧,我哥不会为难你的。你和楼哥的误会,我也会尽快帮你们澄清的。”

    “谢谢。”安歌手的声音就像是他的外表,处处透着与身份截然不同的良好教养和骄矜。

    得到了安歌手圣光一般的笑容加持,陆见柬这才鼓起勇气,颠颠儿的追着他哥去了一楼没人的休息室。

    进门前,陆见柬已经做好被他哥痛骂的准备了,所以他进门的时候连头都没敢抬。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一点、一点的蹭了进去。俯首帖耳,鹌鹑一样的缩着脖子,站在柔软的地毯上,等着来自兄长的末日审判。

    咳,陆三少虽然已经高中毕业了,但中二病依旧没见回转。

    结果,陆见柬在等的心都要跳出胸膛后,只等来了一个冰凉的充满质感的盒子,突然被冰到了他的脸上。

    王氏科技的标志显眼又夺目。

    陆见柬不可思议的抬头,怔怔的看向他哥。他哥此时正继续摆着把手机盒子递给他的动作,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面无表情,但却硬生生的被陆见柬自己给解读出了一丝温柔。熟悉的家里,熟悉的兄长,好像他们从未分离,很自然的就回到了本该有的轨迹。

    这就是哥哥啊,一遍遍嫌弃的说着“你好烦啊,离我远点”,又一遍遍的把他护在羽翼之下,尽可能的对他好着。

    “礼物。”陆见晏的话还是那么简洁,“考的不错。”

    “考的一点都不好。”陆见柬扭头,撇嘴,只有眼睛会时不时的看向陆见晏,充满了忐忑紧张,与发自真心的对自己没用的生气,“你和姐姐都是状元。”

    在得知结果的时候,也都没有很激动的样子,仿佛早已经胸有成竹、十拿九稳。

    可是他呢?那么努力了,起早贪黑的偷偷学习,一遍遍的做题、背诵,得到的结果也就是正常人就能够达到的普通水平。还被所有人像是在庆祝他取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突破一样的大肆欢呼了一场。

    他真的是他们的弟弟吗?

    “只有这点你不应该怀疑。”陆见晏一手拿着手机盒子,一手指着旁边的镜子。水银的半身镜中,是无论谁都不可能昧着良心说他们不像的兄弟俩,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身材,差不多的模样,如果忽略陆见柬那一头杂毛,他们就像是异卵双胞胎似的。虽然细节不同,但整体乍一看还是很相似的。

    不同的细节像的则是陆姐姐。谁敢说这样的陆见柬不是他们的弟弟呢?

    突兀的,陆见柬很没出息的哭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的那种,泪水夺眶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他死死的攥着陆见晏送的礼物的一边,哭的就像是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他甚至不知道他要委屈什么。

    可、可就觉得很委屈,特别特别的委屈。就像是很小的时候,明明被欺负了,却还不知道那叫被欺负的感觉,只有他的身体替他记得他很难受,他很疼,他……

    “哥——”

    时间好像一下子就回到了陆见柬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那个时候陆见晏正在上国际小学,总是会穿着从头到尾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制服,笑容干净又好看,明明身体不好,却很不希望别人担心,做事更是已经有了日后一丝不苟的苗头,给人一种特别可靠的感觉。

    陆见柬的衣服却总是被蹭的脏兮兮的,最狼狈的一次,不仅衣服破了,线头跑出来了,脸上还贴着一个创口贴,站在半山别墅的大门口,远远的看见接送陆见晏从学校回来的车时,就拼命的挥起了小胳膊。

    陆见晏不得不早早的下车,小跑过来,一把抱住自己的弟弟,担心的问他:“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陆见柬说话比较晚,事实上,他仿佛从小就比别人慢一步,走路晚,说话晚,三岁了都不怎么会表达的意思,只会笨笨的学别人的话。

    “你怎么站在这里等我?”陆见晏很耐心,知道弟弟不会表达,也不催他,只会一点点的引导他,“因为想我了吗?”

    陆见柬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恩,想哥哥了。不想幼儿园。”

    不想幼儿园是个什么奇怪的表达?几乎所有人都会这么问,或者笑一声童言无忌。

    只有陆见晏会紧张的问自己的弟弟:“是幼儿园让你不开心了吗?有人欺负你了吗?你慢慢和我说,今天在幼儿园都做什么了?”

    然后,陆见柬就会很听话的开始掰着指头给他哥哥学话了。从进入幼儿园开始的第一句,到晚上回家的最后一句。他虽然脑子反应慢,但模仿能力是很强的。一边被陆见晏潜移默化的带回了家里坐下,一边说的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水。小孩子好像容易容易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又笨又可爱。

    早上,被妈妈送到幼儿园后,反应慢一拍的陆见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误会成是像哥哥和姐姐一样乖,一点都不闹腾,只能着急的看着陆妈妈头也不回的离开,却连话都说不清楚。

    上课的时候,其他早慧的小朋友,还嘲笑了他笨,模仿着他说话慢吞吞的样子,嘻嘻哈哈指指点点,让陆见柬越来越难过。

    最后,陆见柬发现他连饭都不会自己吃,只能等着老师喂,旁边的小朋友还拿走了他的肉。

    一桩桩、一件件,明明都是小事,但积少成多,任谁都会受不了,更不用说还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他是那么的委屈,那么的难受,却费劲了全力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在哥哥抱住他的时候,他才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哭了,把一天的害怕都发泄了出来。害怕妈妈把他丢在陌生的地方不要他了;害怕他很笨,跟不上其他小朋友;害怕他连饭都不会吃,会不会再被人抢走他的东西,他要是饿死了怎么办?他怎么就这么笨呢?他也不想的。

    他甚至笨到连求救都不会,也不知道自己那叫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了。

    最后还是哥哥拉着他,一件件的解决了他所有的害怕。

    哥哥会带着他去找妈妈说,他其实很害怕被送到幼儿园,他一点都不想妈妈走,他不想当个乖孩子,他想妈妈在走之前抱抱他,和他承诺不是把他丢弃在幼儿园就不管他了;

    哥哥也会和他解释,他不是不会吃饭,只是在其他小朋友还在使用勺子的时候,陆家已经在坚持让孩子使用筷子了,哥哥最终不厌其烦的真的教会了他;

    哥哥还会在第二天特意送他去上学,在他把嘲笑他的小朋友指出来后,暗暗记住,私下里挨个找他们“谈了谈”。

    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超级英雄!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他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学习哥哥,想成为哥哥那样。可是他既学不来哥哥的聪明,也学不会哥哥的细心,他只学来了外表上的怼天怼弟,至少让别人学会了害怕他,他就不用再麻烦哥哥想办法为他出头了。

    他很想告诉哥哥,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胆小鬼了。

    可是,谁知道这么多年之后,他还是那个只会哭的小孩子。

    哭到全身疲倦,却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哭。

    陆见晏一把抱住了陆见柬,虽然浑身僵硬,但还是坚定无比的抱住了他。就像是小时候那样。他掏出方巾,一点点给他擦干净眼泪,动作不是那么轻柔的拍抚着弟弟的后背。然后,说了小时候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不要怕。”

    你不会说,没关系,因为哥哥已经知道了,谁让你委屈,我都会让对方十倍百倍的还回来!绝对!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中午三点左右,会掉落一个短小的二更君2333

    敬请期待(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