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43章 第四十三次被攻略:
    为以防万一, 被特意调整了落地窗颜色的顶层公寓内, 是连阳光都照不进的地方。陆见晏就是这么小心翼翼!

    在没有阳光,只有灯光的映照下,四个成年人, 正团团围着一个昏过去的人使劲儿看。

    浓密的眼睫毛,高挺的鼻梁,淡粉色的唇瓣, 就像是睡美人一样,看上去有一种不胜凉风的娇羞。以前因为王主厨做的那些个糟心事, 大家都没怎么专注过他的外貌,如今仔细一看,才得出了一个惊人相似的结论——怪不得陆见慈曾经能那么喜欢这张脸。

    咳。

    除此以外, 大家还踊跃举手,纷纷表示,这任务者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嘛,一个鼻子两个眼,四肢俱全, 身体健康, 也没有三头六臂、法相神通啊, 失望。

    但是,这么正常的外表下, 怎么能就有那么狠的心肠呢?

    小z不干了,为它的宿主申辩:【叶南就是个好孩子!】

    叶南便是小z宿主的名字了,它迟迟不肯透露的名字。如今在如此近距离的感触下, 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后,终于可以确认它的宿主果然还是被禁锢在这具身体里后,它也就稍微放下了一些心,透露了更多的信息。

    叶南也来自某个小世界,父母早逝,独自打拼,据说早些年的时候还有个叫叶北的哥哥,可惜哥哥已经失踪好多年了,大家都说他早已经死了。

    叶南是个程序猿,工作日上班,休息日宅家,几乎很少与人交流,但心地很好。在某个与以往没有任何区别的早上,叶南准点出门去上班,结果却再也没能回来。他是为救某个在路口盲角走路的小孩子,被卡车撞死的。

    小孩子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卡车司机也没有疲劳驾驶,只是平平常常的路口转弯,但孩子还小,并没有太多交通安全常识,虽然知道要离大车远一点,但却还是不够远。就是那么寸的,孩子站在了转弯的盲点。卡车太大,司机看不到,但身为路人的叶南能看到,所以他想也没想的就冲了上去。孩子活了,他死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生。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还无牵无挂。

    然后,小z就成为了叶南的系统,不仅叶南觉得莫名其妙,连小z都觉得这次的分配很不科学。叶南并不符合系统绑定宿主的要求,他没有任何一定必须要活下去或者回到原来世界的执念,简单来说,小z没办法钓一根胡萝卜在叶南眼前,敦促他拼命。

    幸好,叶南性格老实,小z假装委屈一下,他就保证会乖乖听话做任务了。

    结果这一人一系统第一回穿越,就出现了重大的操作失误,因为,咳,小z其实也是个系统新手,没啥经验。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系列事。小z和叶南相处不过短短十几年,大部分时间还都在沉睡,用它的话来说,它是很瞧不上这个怂包宿主的,可是,它还是倾其所有的努力救了他。积分和能量没赚到,反而自己搭进去不少,简直亏到了姥姥家。

    陆见晏见识过不少任务者与系统,像小z和叶南这样有情有义的菜鸟组合还是第一回见,不免就多看了几眼。

    药无患有点吃醋,没错,他想明白了,他其实就是吃醋了,so what?朋友之间就不能吃醋了吗?他讨厌任务者,更讨厌任务者占用太多陆见晏的时间,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道:“你的宿主一直这样吗?幸运e到可怕?”

    小z有了数秒的卡顿,因为据它所知的叶南的第一辈子是没这么倒霉的,来到1114小世界了才怪事不断。只能说,它和叶南大概与这个世界命里犯冲吧,或者说所有任务者都和这个世界犯冲。

    为什么还不关闭了这个糟心世界!

    陆见晏冷冷的斜了眼王子期,没办法,谁让小z现在在他身体里:“1114小世界已经被提高了进入等级。如果你们不是十几年前进来的,根本就没机会来领略这个世界的美,谢谢!”

    对于陆见晏这些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最美的世界,不容任何人诋毁!

    眼看着气氛就要僵了,就被楼等闲的一个电话打断了。这个大光头总是有拯救世界的能力。电话一接通,楼等闲的声音就迫不及待的挤了过来:“晏晏,你和药无患跑哪儿去了?咋一回头就没人了?”

    “有事。”陆见晏意简言赅。

    楼等闲完全没发现自己目前并不太受欢迎的现实,还在叨逼叨:“咱们今天晚上去莫寻山上看流星吧!据说是百年难遇的流星雨啊!是较强的流星活动,但比一般的流星雨划过夜空的速度要慢一些,很有利于观测和许愿!据天文台的专家说啊……”

    “不去。”不等楼等闲介绍完,陆见晏就已经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为什么啊qaq”楼等闲的声音一下子就蔫了下去,如果一定要形容是怎么个蔫法,大概就是小朋友在期待已久后得知临时被取消了出门的行程。

    没哭就已经很坚强了!

    先说为什么之前,就要先介绍一下楼等闲说的能看到流星雨的地点,莫寻山。

    莫寻山是s市北边郊区的一座历史名山,历朝历代的寺庙、道观的古建筑保留了很多,还有不少文人骚客在墙壁上、历史中留下的墨宝,篇篇经典,个个要背,算是s市一个比较知名的旅游景点。而且据说莫寻山上的大师算命算的特别准,之前陆见晏分公司那点求上天收了药奸妃的人就是去这里求的符。

    咳,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莫寻山很远,特别的远。说是在郊区,其实都快出了直辖市,直奔旁边的吴郡省了。吴郡陆氏的那个吴郡。古时候s市也是吴郡的一部分,后来才成为了直辖市。为了莫寻山这个历史遗迹的归属,s市还和吴郡还打过不少口头上的官司。

    从陆见晏的公寓出发,加上堵车、山路弯绕等问题,没个半天是别想上到莫寻山的。

    更不用说莫寻山还有每晚封山的莫名传统,从古时候开始,一到亥时(晚上九点),就不让人or车上去了。除非早早的过去,住在山上别具特色的酒店里。

    也就是说,如果陆见晏和药无患要去看流星,就要现在动身,还有可能白跑一趟,进不了山,他疯了才答应。

    不过,听楼等闲那可怜的语气,陆见晏实在是不好再打击他,只能安慰说:“明天就周一了,我还要上班。你也要上班。我知道你经常不去公司,但你爹到现在还没对你气消,多少收敛一点吧。下周六咱们再去。”

    这大概是楼等闲他爹气楼等闲这个独苗最长的一次了,这和楼等闲中途搬去了第五奕的家里不无关系,但更多的还是楼爹真的很生气。

    楼等闲至今不敢把头发蓄起来,这就证明了他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在爹消气之前,他必须得一直维持这个黑涩会的造型。也是没办法,他要是敢提前蓄起来,他爹就敢逮着他继续剃。一看就是亲爹!

    第五奕:加油,你是最秃的。

    被忽悠着挂了电话,楼秃子才想起来一个事,他们下周去,就没流星雨了呀!内心里那颗不安于室的小公举心表示不高兴。

    “那就咱俩去呗。”第五奕是想不明白楼等闲这种去哪儿都爱带上陆见晏的癖好的,又不是小学生,上厕所还要组个团。

    “我和晏晏的友谊,比上厕所的交情过硬!”

    第五奕环胸:“你这话敢当着陆见晏的面说吗?”

    “你刚刚说咱们两个去?”楼等闲明智的转移了话题,狗腿的一比。

    第五奕踢了踢就在脚边的行礼:“我连在山顶露营的装备都准备好了,你说呢?”

    楼哥立刻扛起了那一大包鼓鼓囊囊、设备精良的东西,分分钟就能跑下楼,还身轻如燕,他那一身肌肉可不是看着好看的:“那还在等什么!流星雨不等人啊!千年难遇啊!”

    第五奕默默抽了抽嘴角,刚刚不还说是百年难遇吗?身价涨的挺快啊。

    后来第五奕才知道,这流星雨每十年准有一次可以用肉眼看到,是出现在古代记录中最频繁的一个。一点都不矜持。

    在一路飙去莫寻山的路上,楼等闲还不忘拍了一张他坐在敞篷越野副驾驶上,自认为看上去特别帅气的照片,照片一角能隐隐看到一点正在专注开车的第五奕的侧颜,是个能把妖孽气场也诠释的十分霸气的人才。

    楼等闲还特意发了个朋友圈:【哼.jpg,我们去看流星雨啦,某些人不要太嫉妒!】

    楼等闲的本意,是想气一气陆见晏和药无患。但是吧,他这么一张图,配上这么一段文字,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和第五奕在秀恩爱啊。

    不出一小时,楼爹差点被气的进了icu。

    “他以前欺男霸女、玩玩小明星也就算了,现在、现在竟然和世家圈里不男不女的玩在一起了!这是要搞什么啊!不像话!简直不像话!”

    楼妈妈久不见儿子,秉着远香近臭的原则,对老公充满了怨气,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他变成这个样子,怪谁哦?是谁让我可怜的小崽有家不能回的?我们小胖子都变成小瘦子了,卤蛋要变鹌鹑蛋了。爸妈要是知道我们这么养儿子,心情肯定很复杂!你对得起他们二老吗?”

    如果楼等闲知道他妈是怎么吐槽他的,想必的他心情肯定也会很复杂。

    不过,此时此刻,心情最复杂的是第五奕,在他一边开着硬汉十足的敞篷越野车,一边被迫听着楼等闲选择的《我是不是你最喜欢的攻你为什么不说话!》。

    这个奇葩的歌曲也是难为楼等闲能找到了。

    为什么第五奕不要求换一首?因为这已经是楼等闲的歌单里最正常的了!

    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一辆亮黄色的敞篷越野,两个gay里gay气的男人,在一条笔直的公路上放着一首嘹亮到只要不是耳聋就肯定能听到的骚歌……后面的话第五奕基本不想再说了,答应来和楼等闲来去山上看流星雨,一定是他上辈子造孽太多而不得不还的债。

    说回陆见晏这边。

    “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真.凡人的陆姐姐不得不开口问道。总不能一直一起研究一个昏过去的任务者吧?有点小变态诶。

    陆见晏对着药无患摆了一个请的收拾。接下来就是药老师发挥他的能力,让大家见证奇迹的时刻了。药无患的技术那是久经死在他手上的任务者考验的,不费吹灰之力,他就精准无误的绕过王主厨身体里的一个任务者和一个系统,小心翼翼的只唤醒了叶南。

    叶南醒来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受智商和脑洞的双重限制,他没办法像陆见晏、陆见慈一样快速的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表现的还不如王子期镇定,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要演好王主厨。

    是的,演好王主厨。

    在大家眼中叶南连他祖宗十八代的情报都已经犹如在裸-奔了,但什么也不知道的叶南,还在很努力的想要假装自己就是王主厨,并拼命想要唤醒不知道为啥睡过去的前辈。

    怎么说呢,就这个拙劣的演技吧……

    小z:【如果我现在说他其实不是我的宿主,我和他根本不认识,你们会信吗?】

    王子期安慰了一下小z:【他人好啊。】

    如果小z有白眼,它一定已经翻上天了,人好顶个卵用啊,有积分吗?有能量吗?除了会哭,还会干啥?

    一直折腾到了下午,才好不容易和叶南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

    就是叶南同学的道歉时间了,一个劲儿的和王子期说对不起,他是真的觉得很内疚,不仅占过王子期的身体,还害他没了听觉,这是关乎一个人一辈子的大事,哪怕拥有探查别人心声的能力也不足以弥补。

    顺便一说,在叶南的印象里,王子期还是个孩子,所以……:“你不要怕,哥哥已经替你问过哥哥的前辈了,虽然目前还找不到治疗你的办法,但哥哥一定会努力的!”

    王子期:虽然从时间上来说,叶南确实比他大很多,比他们所有人都大,可是、可是真的很难接受他比他们大的这个设定啊。

    叶南误会了王子期的脸色。他的脑子真的不太好使,也不是不聪明吧,而是太单纯了,真不知道他在父母去世的情况下,怎么还能保持这样一颗赤子之心:“真的、真的很对不起,哥哥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想去找你了,想和你道歉。但是前辈不让我去,说这样会暴露我们。没想到小z又回到了你的身体里。”

    说王子期没有怨恨过他失去了听觉这件事情,那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他的性格不是那种会耿耿于怀的人,最主要的是那个害他变成这样的人比他还要难过,已经恨不能切腹自杀了。

    谁说道歉没有用的?如果人人都能做到叶南这份儿上,哪怕他最后也补偿不了王子期什么,王子期也还是会选择原谅他的。

    “我,这些年很好,不要愧疚。”王子期早已经想通了,这事不怨任何人,就和天灾**一样,就是那样发生了,谁也不想的。王子期能做的唯有接受,然后努力用一手烂牌打出好的结局。事实上,那个只需要通过触碰就能辨别别人是否对他撒谎的、名为【别对我撒谎】的能力,真的蛮好用的,特别适用于尔虞我诈的世家生活。

    “你真是个好人qaq”对于叶南来说,几乎全世界就没有坏人。愿意原谅他的王子期是好人,系统小z是好系统,哪怕是王主厨那个前辈和美食系统也是好人,因为王主厨和他的系统没义务一直留着他、带着他,可他们还是那么做了。

    陆姐姐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哭包叶南,没看几秒,就被王子期很有技巧的给挡住了。他其实也没那么老实听话,也会吃醋。因为叶南其实更符合陆姐姐对另一半的要求。

    陆姐姐轻轻挠了挠王子期的手心,带着挥之不去的涌动暧昧。

    虽然出现了更符合她对爱人要求的人,但她还是最爱一开始遇到的那个。因为她已经对第一个倾入了大量的感情,让喜欢变成了爱。

    “好了,我们能不能快点进入解决办法的环节?”药无患已经快要受不了了,他的能力使用的时间有点过多,想要压制住美食系统可不容易。虽然那边只是个美食系统,但很显然是个比小z厉害的多的、做过很多次任务的系统。

    “解决什么?”叶南一愣。

    “怎么帮你赶走你,身体里的任务者,再把系统还给你。”王子期解释道,他的断句总有问题,幸好其他人都能听懂。

    “不不不,”叶南赶忙摇头,连连摆手,“前辈人其实很好的,就是有时候容易走错路,我会劝他的,我真的一定会尽力劝他的,你们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他真的知道错了。他只有成为厨神,才能完成任务,完成不了要扣好多积分的,我不能就这么赶走他。”

    说实话,叶南会有这么一个反应,大家还真的是完全不意外呢。

    还是由王子期开口:“那你怎么办呢?”

    “我可以等啊。”叶南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前辈做完任务就走了,我就有身体了啊。而且,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什么都不会,前辈教了我很多。人多还热闹,每天都会不寂寞。”

    叶南举了很多理由,但莫名的大家都觉得最后一个才是他真正的理由。独自一人,其实偶尔也会渴望热闹。

    小z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那我怎么办?】

    王子期代问“那你的系统呢?”

    “暂时留给你吧,你比我更需要它。我是说,如果你和小z愿意的话。”

    叶南是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主意。小z可以帮助王子期听到声音,这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帮助王子期的办法了。至于叶南自己,他觉得他要系统根本就没用,他并不想做任务,也没有一定要做任务去得到什么的欲-望。

    这么说吧,如今这辈子多活的每一分钟,都让叶南觉得是白赚的。

    他不想再继续穿越了,他觉得在这个世界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就蛮好的了。这是上天的眷顾,让他在小小年纪去世后,又有了重新走过百年的机会。所以,为什么还要再去下个世界、下下个世界呢?他也没那么渴望的回到一开始的世界,因为在那个世界他是独身一人,在这个世界也是如此。

    叶南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但这就是那一袭话里的重点,他很知足了,也很快乐。

    陆见晏怔怔的看着叶南,他看上去是那么没用,但却有着比所有人都强大的内心。说真的,如果叶南是用这幅样子来攻略他,他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沦陷。

    比起**上的强大,陆见晏更喜欢这种内心强大的人,一种信念一种力量。

    当然,也就是这么想想,陆见晏早已经失去了爱上任何人的能力,哪怕叶南再好,他们大概也就只能当个朋友。幸好他当初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去报复王主厨,要不然有岂不是要错过了认识叶南这样一个人的机会?

    人生百态,叶南是最特别也是最不特别的一个。

    “而且,大家暂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把系统拿出来,不是吗?万一再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叶南其实真的没那么傻的,他只是看事情的角度和大众不太一样。

    好像确实如此啊。

    一屋子的人都有了点淡淡的尴尬。药无患以为小z有办法,小z以为药无患有办法,但其实他们连小z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和叶南分开都不知道。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如此容易的,可偏偏就是这样发生了。

    小z无奈的想,果然预感成真了,不敢说人人都想要系统吧,但至少在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的时候,肯定有过不少幻想。

    可叶南是唯一一个从始至终既不排斥也不渴望希望的人,因为有没有系统,他的人生都会按照他想要的走下去。

    晚上,家里只剩下了陆见晏、陆姐姐和药无患。

    药无患的脸色白的就像是一张纸,双手紧握,从湿了一身又一身的衣服里,就能看出他到底在忍耐多大的痛苦。此时药无患正躺在紧急治疗仪上,已经接受过治疗了,但以防万一,他还是一直躺在上面,方便随时机动。

    陆见晏和陆姐姐一直在药无患的身边陪护,生怕他出一点意外。

    药无患今天的能力使用的真的有点透支,不只是弄晕系统的那一点点,还包括其实他从未撤销了【限言结界】,就是那个在结界里,就没有人可以透露出去的能力。虽然小z说他没有开启录音功能,但药无患和陆见晏却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傻白甜。药无患一开始的撤销能力,只是装个样子,直至大家离开,他才真正结束。

    当药无患重新恢复意识时,他整个人就像是从地狱里走了一遭。

    不过,他应该是已经不那么难受的了。为什么陆见晏可以如此确定?因为药无患开始撒娇,各种说难受了。

    当药无患真正剧痛无比的时候,他是一声都不会吭的,仿佛忍耐痛苦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已经习惯了,也习惯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从他的身上,其实也能看到一种力量,一种来自于百折不挠的生命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想要坚持的活下去。

    陆见晏握着药无患的手,任由他不断撒娇,十分配合的各种安慰。

    “亲亲?”药无患的眼睛亮的就像是星星,对陆见晏充满了渴望,仿佛恨不能与他融为一体。

    陆见晏看了一眼他姐,他姐体贴的起身,回卧室去给王子期打电话了。

    然后,陆见晏才低头,执起药无患冰凉的左手,在他的掌心印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吻,轻柔珍惜,恍若至宝。

    明明陆见晏的唇是凉的,但药无患却总感受是那般的滚烫炙热,而曾经会让他感觉到满足的举动,此时此刻却只会引得他心痒难耐,渴望叫嚣着想要得到更多。眼前的黑发青年不再是他的童年玩伴,也不再是他念念不忘的视频里使他快乐的人,他只是陆见晏,让他怦然心动的陆见晏。

    陆见晏不厌其烦的问:“够了吗?”

    药无患不断的答:“不够,不够,怎么都不够!”

    当他们四目相对时,仿佛有什么东西充斥在了整个房间。

    然后,楼等闲不合时宜的电话就再一次到了,打破了陆见晏和药无患之间其实已经十分暧昧,只是他们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气氛。

    “怎么?”陆见晏接起电话时候的语气是有点冲的。不仅药无患不开心,他也不开心。

    “我跟你说,我们看到流行雨了!你和药无患没来,错过了这样的盛景,有没有想要哭泣?”其实楼等闲是很想形容一下他看到的景色的,那种恒星不见,星陨如雨的壮观,那种天星尽摇,至曙乃止的瑰丽。可惜,这个就是不好好学习的下场了,不管是描绘景色,还是借景抒情,楼等闲都来不了,只能说一句,真特么好看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你就想说这个?”陆见晏正准备和楼等闲打打嘴炮,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孩子此起彼伏的尖叫,以及第五奕略显慌张的声音:“卧槽,这什么,这么恶心?!”

    “啪——”

    电话断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日,是小表弟的周日。

    补一个昨天的小剧场:

    药无患:你弟弟追你的时候,都对你做了什么!

    陆见晏:= =你知道了能怎样?

    药无患:他说“我爱你”了吗?

    陆见晏:……说了。

    药无患: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要站在宇宙的中心说爱你!

    陆见晏:蛇精病啊。

    药无患:那他亲你了吗?

    陆见晏:绝!对!没!有!

    药无患:哦。(按住陆见晏狂亲千百次以示庆祝,开心~\(≧▽≦)/~)

    陆见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