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42章 第四十二次被攻略:
    药无患表示, 既然还是有这么多问题,那就大家坐下来,摊开来说一下呗。

    虽然陆见晏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吧, 这话从药.killer.一言不合就拔刀.无患嘴里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啊。就好像看到一个变态秒变知心哥哥一样的不科学。

    “你这主意是从哪里来的灵感?”陆见晏不得不多嘴问一句。

    药无患用无比真诚的双眼看着陆见晏,让银烟色变得是如此耀眼,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感觉到丝毫别扭, 只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从你身上啊。”

    药无患之前和陆见晏平心静气的谈了一晚上,效果极好,这让受到malkavian影响而总是爱走极端的药无患,开始有点迷信上了这种“没有什么是大家坐下来好好说话, 而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不能,那就多谈几次。当然, 如果谈话对象只有他和陆见晏就更好了, 岂不是美滋滋。

    陆见晏:抱歉, 咱俩并没有什么“嘴炮拯救世界”的技能。

    药无患和陆见晏想找陆姐姐谈一谈,刚巧,陆姐姐也正有此意。

    在美食比赛节目的录制现场, 比赛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白热化阶段, 主厨们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美味佳肴上了一道又一道,终于让这个比赛的重点稍稍从世家子们光辉闪耀的履历里拉回了那么一点点。

    其中尤以王主厨为最, 他最终杂糅了自己脑海里两个声音的意见,在满汉全席的菜色基础上进行了自我改良,每道菜分开就是一个省的代表口味,合起来便能像星座那种的抽象简笔似的组成一个c国的大略地图。不管味道如何,至少外表上的装盘十分符合c国人的审美,富有历史文化底蕴,还不失个人的创意与特色。在最后的阶段,大部分人情不自禁看的都是王主厨。

    只除了陆氏姐弟,他们始终是一模一样的面瘫脸,脊背挺直的坐在嘉宾的座位席,保持着礼貌而不失距离感的强大气场,仿佛生来就该被人仰望。

    “啊啊啊,我陆爸爸就是帅!”

    “老婆,看这里,看这里~”

    “陆见晏身边那个做轮椅的白发美人到底是谁?看上去两人关系好好哦,比和楼等闲都好诶,也是哪家的继承人吗?”

    有人关注美食,自然也有人沉迷于陆氏姐弟的美色无法自拔。因为药无患能hold住白发白眸的逆天颜值,大多数人对他的存在也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善意的。

    对此,陆氏姐弟不准备发表任何感想。只是当姐弟俩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的那一刻,他们就默契的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我们真的该谈谈了,立刻,马上。至于美食比赛最后到底谁输谁赢,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王主厨毫不意外的,在美食系统的帮助下,得到了比赛的第一,可以代表c国去征战更高的舞台。他本来站在聚光下的时候还有点忐忑,生怕陆见慈会让他下不来台,结果……

    陆见慈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他,录制一结束,她就和她弟弟还有王子期、药无患等人众星捧月的离开了。

    明明按照一般小说的情况,这种目下无尘、又偏偏很嚣张的天之骄子,不是收来当小弟的,就是用来被打脸的。可陆家姐弟就是有本事始终走在所有人前面,看上去不紧不慢的,但你就是死活追不上。仿佛只是能得他们一个眼神,这辈子就该知足了。哪怕王主厨很清楚陆见慈的手段,他甚至至今想起来都腿颤,但当他意识到陆见慈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了无所谓的路人甲时,他的内心还是……

    怎么说好呢,终归是有点意难平吧。

    突然就不开心了呢。_(:3)∠)_

    怂包的任务者安慰他道:【前辈,看开点吧,求而不得也是感情经历中的一种啊,以后回想起来也会觉得很美好的。而且,你那么好,总会遇到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女孩子的。你和陆见慈不太适合。她喜欢的是这个身体的原主。】

    王主厨一下子就急了:【谁喜欢陆见慈了啊?!】

    小怂包任务者:【我懂,我懂。爱情就是这么无理取闹,你以为你讨厌她,但那其实有可能只是一种小男生幼稚的想要吸引女孩子注意的手段——】

    美食系统一唱一和:【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啊。】

    小怂包任务者:【——可是啊前辈,现在的女孩子都不吃那一套了呀。凭什么你欺负了人家,还会觉得人家能喜欢上你呢?又不是斯德哥尔摩。】

    王主厨:【= =闭嘴!我是弯的!】

    而且,到底是谁欺负谁啊!他被陆见慈整的还不够惨吗?!

    任务者停顿了一下,才弱弱的说:【……您和陆见晏那就更没戏了呀。】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等王主厨和他的后辈掰扯清楚他既不喜欢陆见慈,也不喜欢陆见晏,他是不会喜欢上小世界里的任何一个剧情人物的时候,陆见晏的助理就客气的出现了。助理妹子一身干练的名牌西装,礼貌的拦下了刚刚接受完采访的王主厨,微笑表示,她老板真挚的想要邀请王主厨去喝杯茶。

    “如果我说不呢?”王主厨戒备的看着眼前打着陆氏鲜明烙印的助理,他是真的一点点都不想再和陆家人扯上关系了。这一家都有毒!

    助理推了推眼镜,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可惜话却没那么好看:“那就只能让保镖来请您了。”

    助理小姐身后的不远处,是一字排开的高壮保镖团,西装墨镜,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怎么好惹,在保镖们的身后则是几辆等待已久的黑色私家车。知道的也许还会坚持说陆家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有这些雇佣兵一样的保镖,只是因为他们家是搞新能源的,事关重大,不得不用上十二万分的小心;不知道指不定会怎么脑补他们家呢,任何一部电影里,这样的场景都不太会出现在好人阵营。

    受到威胁的王主厨:陆家姐弟果然就没一个好鸟!

    任务者哭唧唧的提醒他的前辈:【咱们想要反抗也反抗不了啊,前辈qaq不如、不如先顺从着看看吧。】一个只会做饭的前辈,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他,再加一个美食系统,真的没什么卵用啊,总不能现场做饭毒死他们吧?

    美食系统冷哼:【说的好听,你怎么不顺从一个看看?】

    任务者觉得很委屈:【我已经从过了啊。】他一醒来,发现身体里已经有了一个任务者和一个系统,自己的系统却不翼而飞,只用了不到三十分之一秒的思考时间,他就分析出了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现实,然后就果断躺平认命了呀。连试着反抗一下的心思都没有,一直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在帮着前辈出谋划策。觉得前辈做的不对的时候,也就只敢一直哭一直哭,想要把他“当个好人”的信念安利给前辈。

    王主厨&美食系统:【……】

    与此同时,陆家姐弟已经回到了陆见晏的顶层公寓,空旷、寂寞……那是不可能的。从极简主义变成温馨家居,只需要两个大活人在这里住上几天。陆姐姐靠着落地窗的懒人沙发、笔记本、化妆品,药无患必须要用的紧急治疗仪、工作文件、各种药,不敢说把客厅围了个满满当当吧,但至少是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气息的。

    从丽姐明显增加的打扫时间上就能看出这个家里有多热闹,丽姐甚至不得不和陆见晏商量着增加了一个人手,是她老实内向的儿子,也算是陆家的世仆,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客厅的沙发是组合类型的,可以随意根据主人的需求,轻松摆成各种款式。如今就是四人两两相对,各自为营的坐在自己单独的座位上。中间是一个与沙发配套的黑色茶几,这是陆姐姐入住后,强烈要求陆见晏加上的。平时可以让她办公,日常还可以招待客人。

    好比此时此刻,茶几上就摆了四个精致的茶杯,放着颜色不一的饮品。陆见晏和陆见慈是黑咖啡,药无患和王子期则是柠檬水。

    带着气泡的饮料、解药的茶水之类的东西就不要想了,对于病患来说,水还是牛奶是他们唯一能够选择的东西。

    陆家姐弟这种霸道的照顾人方式是一脉相承,从陆妈妈那里,根本不容置疑。这样的情况放在大多数人身上,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但药无患和王子期是唯二的两个奇葩,就和陆爸爸一样,从始至终都特别配合,愿打愿挨的甘之如饴。

    也因此,陆家姐弟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以后大概也不会发现。

    他们都在耐心的等待,等着对面的人旁边的人离开。陆见晏的药无患,陆姐姐的王子期,彼此都默契的觉得对方那边的那个人才是多余的。

    陆见晏等了许久,不知道该怎么暗示他姐,先请王子期离开。土著王子期没什么问题,但他脑子里的那个系统很有问题,毕竟系统接收到的一切信息是会被实时录音的,哪怕系统不会告密,也还是存在被发现的隐患。

    陆见慈也不知道陆见晏为什么非要带上药无患,这么一个手不肩挑肩不能抗,还随时有可能会情绪失控的家伙,无论如何都不太适合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于是最后只能各退一步,请药无患和王子期都先下楼,药无患的家就在楼下,也可以待客。

    王子期乐于配合,药无患却不愿意离开。

    一个听话的主动起身,一个不那么听话的坚持坐着。

    药无患心想,输了,晏晏会不会讨厌我qaq可是我真的不想走啊!我要留下!

    王子期也在想着,马丹,竟然输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听话,放弃参与进陆见慈生活的机会!

    陆氏姐弟也对视了一会儿,神色未明。

    陆见晏其实也想药无患留下,因为他不太放心把药无患和有系统的王子期单独放在一起。这就和把一道美食放在饿了好些天的人面前没什么区别。哪怕王子期是个土著,但只要有系统在,药无患就不一定能克制的住自己的爆脾气。

    永远都不要在没必要的时候去考验一个人,这是陆见晏的外祖父教会他的。

    关键时刻,还是药无患的那一堆能力发挥了作用,他挑挑拣拣能够找出来不少专门针对系统,让它无法录音上报的特殊能力。怎么对付系统的办法,还是安老爷子在逃跑前,特意给陆见晏留下来的。这些办法此前陆见晏和药无患不是想不到,而是在不了解系统的全部手段时,他们不敢轻易尝试,有了安老爷子的指南后就不一样了。

    瞬间,陆姐姐就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穿过了自己的全身,带着一种仿佛连灵魂都能感受到的清凉与束缚。

    这其实是药无患张开了一种常人看不到的结界,可以约束在结界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透露接下来大家所谈的内容,作用于灵魂,对于系统同样有用。录音装置会显示一切正常,让人找不到太多的疑点。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放心说话了。”陆见晏放下咖啡,身子前倾,开门见山,“我知道我们所在的世界经常被外界的人穿越,我把他们称为任务者,每个任务者会配置一个系统。系统会被迫自动录音,随时随地传到上面。如果被上面的人发现我们这些原住民知道这些,就会被清洗记忆,甚至引发更糟糕的后果。我经历过一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存在任何侥幸的可能。”

    药无患一脸惨白的补充:“我有幸得到了一些能力,可以约束系统不能把咱们如今的谈话内容传出去。”

    “但是能力对药无患的副作用很大,咱们需要尽快说完。”这才是陆见晏语速这么快的原因,在药无患没有完完全全接受了他所有的能力之前,不管他动用他拥有的哪个能力,对于他的身体来说都是负荷极大的,无异于是在受一场折磨。

    王子期赶忙开口,磕磕绊绊的解释:“那就赶快撤销了呀,小z的录音设备本身就没有开启,它沉睡的时间太长了,能力不足,如今也只开启了一部分必须的功能。我保证,小z以后恢复了功能也不会上报的,它只求咱们能帮它找到它的宿主。”

    小z就是暂时借住在王子期脑海里系统的名字,它的全称是英文字母加一串数字,也是它的出厂序列号,被王子期简称为小z。

    “我之前就和王子期谈过话,没有问题。”陆姐姐补充。

    药无患这才点点头,比了个手势,有点像是《火影x者》里的解除忍术的手势,撤销了能力。但药无患的脸色还是不算特别好看,他需要缓一阵子才能恢复。

    说起《火影x者》,陆见晏很是懊悔,没能在回到小时候的那次投资成功,他大概是最失败的重生人士了。回到正常的时间线后,一切照常,哎。

    陆姐姐快速且有效的消化了每个人话里的意思。她弟弟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不对劲儿,但因为说了会被清除记忆,甚至他就被清除过一次,所以一直没有没办法坦白。后来偶遇药无患,才找到了解决办法。而且看来陆见晏对王子期的事情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

    “所以,我不用废话了?”陆姐姐真的不太喜欢说话。

    “不,我有不少问题想问。”陆见晏遗憾的摇摇头,只能让他姐失望了,他知道的是王子期的部分,但对于他姐的故事线却是一片空白,“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陆姐姐搅动着咖啡杯中的银色小勺,没什么意义,这是她在做准备前的习惯性动作,可以帮助她放松自己的情绪,让大脑更加容易梳理逻辑。既然还是要说,那与其一问一答,不如她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说一遍,让大家有个整体的印象。

    事情还要从陆贱贱突然疯了一样追求起陆见晏说起。

    “果然是这件事。”陆见晏插话,他猜到了,只是想确认一下。他这么说既打断了他姐,也是在暗示他姐,这种黑历史就不要说细节了。

    药无患却猛地一下转头,侧目陆见晏,没有任何过度,唰的一下的那种,充分表达了他的震惊,以及……不开心。他也不知道他在不开心什么,反正就是很不开心:“你被你弟追求过?我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

    说好的搭档之间的彼此坦白呢?!是的,他生气一定是因为陆见晏没有说到做到,也对他有所隐瞒。

    “这和你我之前的,咳,毫无关系。”陆见晏含糊了一下他和药无患的搭档关系,“并不会影响什么。”

    “我觉得很有影响!”你弟弟追求过你,而你至今还在给那个小东西费心费力的找外国大学的资料!他追求过你啊,你为什么没有像对付其他追求者那样,直接让他三振出局?还和他有联系?!

    药无患的脑海里有一堆话不能说,他基本已经快要气的不能自控了。

    王子期表面没说什么,但在内心里也是和小z讨论的火热。我天,他是不是无意中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陆家秘闻?!就冲陆见晏和药无患这个咬牙切齿的样子,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小z:【杀人灭口倒不至于,但你大概还没开始相处,就得罪了大舅哥呢。】

    王子期:【我也不是故意要知道小舅子追过大舅子的这种事情啊qaq】陆家这么会玩,也是他没想到的。

    小z:【应该不是真正的陆见柬,而是我宿主当初的那种穿到了你身体里的情况。我的宿主是个傻逼,执意唤醒你,要把身体还给你。而穿成陆见柬的那个任务者,明显不会如此傻逼,他是有目的性的穿成陆见柬的,借用陆见柬的身份,放下了陆见晏的戒备,想要攻略下陆见晏。怪不得陆见晏这么难被攻略呢,他既然已经知道了任务者的事情,肯定会诸多防备。还是我的宿主傻人有傻福,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走这条路。】

    陆见晏默默的看着王子期和小z欢乐的当面八卦他,终于可以确定了,这俩货肯定不知道他其实能够听到他们说的什么!

    药无患在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和陆见晏好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陆见晏无奈,看来不交代是不行了:“有任务者穿成了贱贱,想和我搞德国骨科,被我收拾了。任务者离开,贱**较幸运的没有死也没有变成植物人,而且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就这么简单。”

    “后续是,贱贱一再强调,追晏晏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陆姐姐进一步的解释了一下,证明了两个弟弟的清白,乱-伦这种事情必须说清楚!陆见晏和陆见柬是亲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的那种,又怎么可能会爱上对方呢?这太荒谬了。

    那个选择穿越成贱贱的任务者,不是脑袋有坑,而是坑上稍微意思意思的长了一点脑部组织。

    任务者任性的来,又任性的走,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麻烦给整个陆家。

    陆见晏当时没办法对家里解释;陆贱贱坚称他是被别人控制了自己的身体;陆爸爸和陆妈妈觉得贱贱不是出现了妄想症,就是有人格分裂,又或者是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后面却不知该如何收场。

    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轻易消除、假装不存在的。

    好吧,陆见晏试图假装过岁月静好,但他和陆贱贱那段时间几乎一句话都没办法和对方说,见面除了尴尬,就是想起来曾经发生在他们兄弟之间的攻略内容。任务者离开后,原主如果有幸还能活下来,那么他们有可能会全盘接受任务者时期的记忆,也有可能会接受一部分,还有可能会失忆,什么也不知道。

    偏偏陆贱贱就是第一种,他清楚的记得每一天发生的事情,但那些事情却并不是他的性格会去做的。

    陆贱贱总能回忆起他处心积虑攻略他哥的每一步,那些不断的说着“我爱你”的可怕过去。

    尴尬都不足以形容陆家兄弟的感觉,更多的是对于乱-伦心理上的恶心与排除。

    虽然陆贱贱表面上也在假装他没受到什么影响,每天依旧大大咧咧、粉饰太平的过日子。但是从他曾经三天两头换女友,到如今的已经好久没有和任何人接触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也有个坎迈不过去。过去怼天怼地的他,如今却会乖乖的定时定点看心理医生,甚至是主动要求看心理医生,寻求能不能找到让他失忆的办法。

    陆见柬自以为对自己的心理状况隐瞒的很好,但其实陆家人基本都知道。

    恰逢s市的分公司出现了问题,陆见晏就主动提出搬往了s市。要不他能怎么办呢?等着逼疯他的亲弟弟吗?陆见晏坚信时间会冲淡一切。

    陆姐姐当时不知道这些,只觉得是爸妈太偏心,搞事抽风的是陆贱贱,走的却是陆见晏,这是什么道理?最小的就比较高贵是吗?偏偏陆见晏却还一次次在电话里说,他相信陆贱贱,这不是陆贱贱的错。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怨言。

    陆姐姐终于开始觉得这里面不大对劲了,回顾以往,陆贱贱有段时间确实变得挺不像他的。

    陆姐姐有次就试着问了一下身边的秘书,这种前后性格巨大的变化是怎么回事。秘书妹子闲暇之余也爱看小说,脑洞极大,就开玩笑说,肯定是被穿越了呀。

    再后面就发生了王主厨的事情,一夜之间爱人变了个人。如果没有陆弟弟的事情,陆姐姐未必会那么敏感,但有了陆弟弟的这个前例,后面也就容易猜测了。陆姐姐和王主厨分了手,并开始试图在全球60亿人口里寻找她的爱人。

    这听起来荒唐极了,但陆姐姐还是找到了。因为她的爱人就在她的身边——王子期。陆姐姐不知道是爱人穿成了王子期,还是王子期在植物人期间穿成了王主厨,但她可以肯定,此时此刻在王子期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就是她喜欢的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陆姐姐发现王子期全然没有她们相处时的记忆,可是下意识的习惯却一模一样。猜到王子期有可能是失忆了,陆姐姐就决定摊牌了,想看能不能唤醒一下王子期的记忆。

    可惜,王子期的记忆还是没能复苏,但王子期交待了他所知的全部事情,并提醒陆姐姐一定要设法告诉一下陆见晏他是被攻略的目标的事情。

    陆姐姐一开始还有点担心该怎么和弟弟说这件事情,怕他承受不住,结果……

    他弟弟知道的比她全面多了。

    陆姐姐还因此推断出了小z丢了的宿主,应该还留在王主厨的身体里:“这也是我暂时性放弃了对王主厨打压的原因。”王主厨很讨厌,但小z的宿主是无辜的。

    陆见晏点点头:“小z的宿主确实在。”

    然后,陆见晏把对王主厨的推断说了一下,不过含糊了他是怎么知道王主厨身体里有几个声音的。不是防着他姐,而是防着王子期脑海里的系统。

    小z:【我的宿主,我的宿主,我的宿主!】它对别人的事情其实没那么关心,只想知道怎么找回他的宿主。

    王子期赶忙帮忙询问。虽然系统在他脑海里方便了他很多,但他也不会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

    陆见晏一本正经:“放心,我已经请来了王主厨。”

    王主厨送过来的时候,他正处于昏迷状态。人是药物弄倒的,美食系统是药无患的能力搞定的。

    陆姐姐满意的对弟弟点点头,干得漂亮!

    王子期却和药无患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陆氏姐弟有点凶残过头了吧!说好的最佳纳税人呢?!谁家老老实实的纳税人会这么“请”人?这已经是绑架了吧?

    这么变态?我喜欢!by:药无患。

    作者有话要说:  一,重新修了一下昨天写的最后一段剧情_(:3」∠)_希望这回亲亲们看懂了,嘤嘤嘤。

    二,昨天有亲亲说角色名字又写错了,但是我始终无法找到,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有可能是有亲亲误会了【陈医生的能力还没有恢复,李老师当初给他扎的那一针有点狠,不仅让他的系统为了保护他而进入了休眠状态,也让他变成了一个废人。】这里确实是李老师没错啊,李老师在陈医师能力暴走的时候扎了他一针,导致陈医师差点废了,陈医师的系统为了保护他陷入沉睡,陈医生被药无患关了起来。这些都是第一单元的剧情qaq你们已经忘记了吗?嘤嘤嘤。陈医生在其他单元还会有点小剧情_(:3」∠)_求眼熟他一下。

    三,虽然大部分亲亲之前就都猜到了,但我还是按照一开始的设定在这章才揭开,陆贱贱同学和陆见晏的尴尬事就是,陆贱贱曾经被任务者穿过,并疯狂追求陆见晏,任务者最终没能成功,走了,留下清醒过来的陆贱贱和陆见晏尴尬到无法面对彼此。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双眼皮姑娘”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竹禾小小”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阿暮”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酸奶制造商可苔”亲扔了2个地雷

    感谢“草木”扔了1个地雷

    感谢“一袖卷风云”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