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39章 第三十九次被攻略:
    ——瞎说什么呢?那能叫老板娘?

    陆见晏见秘书办的妹子替他拨乱反正了一下, 心情稍定, 这证明了群众中还是有雪亮的眼睛的, 不用他出手。

    陆总闷骚的决定, 月底给妹子的奖金里再加个甜点费,甜甜口。还没等陆总决定到底该给多少才算甜点费,就看到妹子紧接着又发了条消息, 带起了一片讨论。

    妹子说:老板娘这个称呼土不土!我们陆太子那么氧气的一个人,要娶的必然是太子妃!

    其他人:

    ——此言差矣,陆总如今已然算是登基称帝了,太上皇和太后只是垂帘听政, 却从不会过多的干涉朝政。

    ——所以说, 这是皇后啊!

    ——呸!此等祸国的妖姬怎堪国母之重任?顶多是个宠妃!没看他还带着两宫娘娘一起吗?

    两宫娘娘是谁, 不用猜,陆见晏都能知道,虽然他很想假装他不知道。

    助理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实木门,陆见晏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触屏按钮, 门就自动开了。办公室隔音效果极好, 扯着嗓子喊“进来”不免有损总裁形象。极重总裁包袱的陆见晏, 在还没上任的时候就已经把他定制的全自动化一体桌给先送到了。桌面是一体机,不需要键盘, 只有陆见晏的指纹可以操纵, 种类齐全,功能强大。

    门开后,楼娘娘、奕娘娘便推着药宠妃进来了。

    宠妃今天依旧美美哒, 美到并没有多少人会关心他到底穿了什么,因为总感觉他穿什么都好看,不拘一格的发色和眸色彰显着最强烈的存在感。

    这一回,都不需要药无患再作天作地,领着他们进来的助理就自觉的提前一步给药无患准备好了盖腿的紫色小薄毯。以示尊重,毯子还专门用金线绣了个大写的花式y,证明这是药无患专属。与之配套的还有紫色的靠垫、紫色的水杯以及只有药无患来了之后才会开启的吃药时间的定点提醒。那金贵的伺候程度,不知道还以为药无患才是这里所有人的衣食父母。

    明明前一刻还在群里叫嚣着“除奸妃,挺正宫”,转脸就对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药无患谄媚成了这样,除了“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以外,陆见晏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理由。

    药无患属于在外面怕热,在屋里怕冷的玻璃人体质,从小就被伺候惯了,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陆见晏在心里第一千零一次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官配里,他会想要娶这么一个祖宗回家。

    等药无患抬头,正与陆见晏四目相对后,就露出了一口小白牙,眼睛微微眯起,笑的灿烂又好看,特别的赏心悦目。

    陆总的心不自觉的颤了颤,对美色势力低了头,这么好看的祖宗,那就祖宗吧。

    与之相对的,第五奕和楼等闲就像是两个受到大房强势压制的小媳妇,一直老老实实的跟在轮椅后面,不敢乱看,唯一能够依靠扶持的只有彼此。

    第五奕和楼等闲的关系属于一见如故、突飞猛进型的,特别是在知道了彼此同呼吸、共患难的秘密后,那就彻底快好成一个人了。如今连兄弟装都穿上了,第五奕放弃了他的唐装,楼等闲放弃了他的rap风,各退一步,取了个彼此都能接受的休闲正装,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可惜,这俩人一站到药无患的轮椅后面,就看不到什么正宫娘娘的风采了,倒是公公的气场十足。

    楼公公一进办公室,就冲着陆皇念唱作打了一番:“皇上!皇上!臣有要事启奏!”

    戏可以说是相当的多了。

    陆见晏在心里恍然,怪不得药无患出门了呢,原来是带着这俩去谈事了。说起来,雪橇三傻最近好像特别喜欢一起行动啊。为什么忽然有一种自己被排挤出了小圈子的淡淡忧伤?

    “皇上?”楼公公就和个争宠的小妖精似的,无时无刻不希望陆见晏能看到他。

    这回药无患难得的没有暗搓搓的用眼神往死里抽他。

    “说。”陆见晏坐在宽大的黑色老板椅上,背后是对江景一览无遗的感光落地窗,蓝色的天空,金色的阳光。面容冷峻的黑发男子,单手托腮,饶有兴致的样子,真的有那么一点醒掌天下权的帝王的意思,苏人一脸。

    楼公公直接当机了,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个拷问内心的问题,我嘴呢?没有嘴怎么说话?

    药无患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占有欲,不爽了。而他不爽的结果就是让大家都不爽,赶在楼等闲恢复理智之前,药无患驱动轮椅到了陆见晏身边,稍微遮挡了一下楼等闲的视线后,就剧透了楼等闲要说的话:“我们刚刚见到了苏影帝。”

    苏影帝是c国知名的老牌实力派影帝,在全球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立早过,但岁月并没有赋予他皱纹,只给他了时下小鲜肉所没有的气质与睿智,走到哪儿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陆见晏和楼等闲上中学时,苏影帝正值颜值巅峰,演什么红什么,苏遍大江南北,少女心和少男心都收获囊中。虽然陆见晏和楼等闲都否定他们也追了一把星,但他们不能否认,他们刚好都喜欢上了一个演员的演技。楼等闲会接手家里的娱乐公司,和年少时这点过往,也是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第五奕靠着楼等闲,妖孽的往那一站,给了个准确的评价:“gay里gay气。”

    楼等闲气呼呼的瞪视:“谁能有你gay?!”

    而众所知周的,楼等闲家的娱乐公司和国外的影视巨头有那么点关系。这个影视巨头最近投资了一个拿下了小金人最佳导演奖的华裔导演拍新片,导演有意回国寻找合适的演员当主角。巨头公司就想到了楼家这么一个远在c国的关系。

    巧的是,巨头公司的长期投资方之一,就是之前一直在国外发展的药家和第五家。

    楼等闲知道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推荐他和陆见晏都很喜欢的苏影帝来演。毕竟苏影帝的演技和知名度都放在那里,全国的男星中谁与争锋?年龄也恰好和其中一个男主角类似,可以说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角色人选了。

    派人去和苏影帝的工作室接触之后,苏影帝那边也有意出国发展,冲击更高的奖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如今就是由楼家做中间人,安排影帝、导演还有投资方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

    请的是临江的旋转餐厅,正好离陆见晏的公司不远。

    “就这个?那你激动什么?”陆见晏欣赏过苏影戏的演技不假,但如今他已经长大了,并不会再因为能见到偶像而激动。他平时甚至都未必会有时间去看苏影帝的电影,顶多是念着一份情怀,在苏影帝的新电影上映时,惯例让助理包个场以示支持。只要是公司员工,有点关系就能拿到包场票,免费看,也算是奖励员工辛勤工作的手段之一。

    关键时刻,楼等闲那个蹬鼻子上脸的性格又窜出来了,不接陆见晏递过来的台阶,反而对陆见晏说:“你猜猜。”

    陆见晏:“不猜!”

    没抖成机灵,还碰了一鼻子灰,让楼等闲耷拉下了耳朵,厌厌的。

    第五奕嫌弃的都不想安慰他。

    药无患喜闻乐见的再次抢了楼等闲的台词:“安导要拍个gay片。”苏影帝演里面酷炫狂霸拽但是外冷内热的攻君,据说原型就是编剧幻想着陆见晏来写的。

    陆见晏:“……”给版权费了嘛!

    当然,只是人设有点像陆见晏,还是编剧想象中的陆见晏,与真人像不像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故事情节是百分百虚构原创的。苏影帝为人精益求精,在听说陆见晏和楼等闲、第五奕、药无患三人的关系都很好后,就在饭后拜托了一下,想问问看能不能和陆见晏接触一下。

    这也就怪不得楼等闲激动了,小时候我们憧憬你,长大了你来演我们,简直是杰克苏的终极啊。

    “没有‘们’,谢谢。”第五奕残忍的打破了楼等闲的幻想,“只有陆见晏。”

    陆见晏成长为了杰克苏,楼等闲却还是个只能依靠他老子而生的帝王蟹。同样是一个幼儿园长大的学生,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陆见晏看了眼最为靠谱的药无患:“你希望我答应?”

    药无患点点头:“因为据我推断,这位苏影帝也是……”

    “也是?”陆见晏的眼睛一下子锐利了起来,不要告诉他曾经喜欢的偶像被穿了,如果真是这样,他一定会弄死那个任务者的。

    楼等闲终于找到了时机,凑过来,抬手比了比自己的下面,爆了个惊天大料:“也是下面没了。”

    “那不是没了,只是ed。”陆见晏纠正了一下楼等闲。

    楼等闲双手交叉在脑袋后面,吹着轻松的语调,以前他对此事还有心理阴影,如今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都有这样的毛病后,他就心大的放开了:“都一样,都一样,反正大家都是公公嘛。”

    药无患给了陆见晏一个眼神,比了个三的手势。一个两个是巧合,但如今已经是第三位了,打死他,他都不信这也是巧合,指不定后面还有谁呢。而能导致这种情况的,药无患只能想到任务者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

    陆见晏心领神会,他们可以把所有的受害者先找出来,再交叉比对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争取朝日找到那个任务者,进而找到解决的办法!

    目前来看,药无患、第五奕和苏影帝三人的共同点就是,都是男的,长得帅,还有钱,有的有名,有的有权,性格不一,环肥燕瘦。简直就像是专门为某人打造的后宫一样。

    “还有一个事也很重要你听我说,”楼等闲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似的,不加任何标点符合的说了下去,生怕药无患那个小心眼再抢了他剧透的快感,“咱们之前在美食比赛上遇到的那个王主厨好像要对付陆姐了陆姐在吗你记得要提醒她小心啊。”

    “哈?”陆见晏莫名其妙极了。

    药无患喝着柠檬水,给了陆见晏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他一会儿会解释的。

    于是,接下来的讨论,就不是楼等闲和第五奕能听的了。陆见晏连个理由都懒得找,只是一人给他们发了一张卡:“乖,王家新开的全息游戏的体验门店就在对面,随便玩。”

    这个卡是还没见王子期之前,王家就送来的。这个是专门用来回馈王家的商业伙伴的体验卡,全球都有专门的体验门店,可以享受不用排队、不限时、不收费的三大优惠。毕竟这些真正的有钱人,才是未来王家推出全息舱时的大买家。

    两个小**拿到卡,终于觉得心理平衡了。

    药无患却不干了,嫉妒心就是这么强烈!

    “等咱们说完,我陪你一起。”陆见晏当然不可能只有两张卡,当时王家要送的时候,陆见晏就考虑到了一起玩游戏的几个人,但是怕王子期有问题,就暂时没把卡送出去。如今正好用来哄人。哎,真的是越来越像一个艰难维持后宫稳定团结的皇上了。

    楼等闲哇的一声就干嚎了起来,委屈极了,他也有嫉妒心啊,他也有占有欲啊,明明陆见晏之前最好的朋友只有他的!

    第五奕只能任劳任怨的拖着这个白痴出门,折损了他大半的妖孽气质。

    楼等闲却一边被拖走,一边还在喊着:“皇上,皇上您醒醒啊,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臣一片忠心,怎么能让那妖精祸乱朝纲,国将不国啊!”

    整个秘书办的妹子都听到了声音,却只敢悄悄的露头来看。

    后面看不见的着急问:“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啊?我好像听到楼妃在哭。”

    前排的妹子发回现场报道:“大概是楼妃直言上谏,想劝皇上远离妖妃,却被皇上给责骂了吧?第五娘娘正拖他出去呢,看来这命是保不住了。唉。”

    “唉。”一群人跟着入戏,内心为楼妃的不畏强权却没有好结果而默哀。

    陆见晏看了一眼群,默默的觉得这一公司的人都疯了,至少秘书办的大脑是不太正常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等楼等闲和第五奕进了电梯,整个世界才终于安静下来。

    药无患坐在轮椅上,与陆见晏并排,一起看着窗外,在确认房门都锁好,不会被监听后,他们才交换起了情报。

    陆见晏大略的说了一下王子期和他身上的系统。

    药无患则说了一下他和另外二傻在来陆见晏公司的路上,得知的事情。王主厨在咖啡厅当主厨的工作没了,准确的说是被辞退了,因为他接私活;而他干私活的那个外卖小店,如今也被大爷大妈们给围了,说是有大妈在微信疯转,控诉他店里的意大利面是用橡胶做的。

    陆见晏听的莫名其妙,意大利面用橡胶做?就王主厨那个薄利多销的思路,意大利面能卖多少钱?橡胶多少钱一斤?

    转发微信上的这些谣言前,敢不敢先动动脑子?

    陆见晏都有点同情王主厨了。

    药无患却没什么表情:“如果你知道是谁做的,也就和我一样同情不起来了。”

    陆见晏心里一惊,但却不傻,几乎一下子就猜到了药无患的言外之意:“他自己做的?图什么啊?引得我的同情?”这种套路难道不应该是在两个人认识并且相熟,甚至是有了好感之后再做,才会有效吗?

    人有一种心理是投入的越多,你就越会觉得这个东西值钱。感情亦如此,俗称渣贱。一个捧着一片真心,越陷越深,一个被爱的有恃无恐,对真心不屑一顾。

    可第一笔投入总得有个基础吧?

    药无患摇摇头,否定了陆见晏的说法。就药无患分析,王主厨这是差不多已经放弃攻略陆见晏了,毕竟陆见晏一看就很难搞,不要说徐徐图之了,他连第一次不给人机会,没有一点希望,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傻子灯蛾扑火。

    真正勾人的永远是让对方觉得只差一点点,他努力一下,他就可以得到。

    陆见晏却明显没有玩这一套的闲情。

    王主厨如今在做的,更像是单纯的针对陆姐姐,所有的造假苗头都或多或少的指向了有人在“报复”王主厨,换言之就是王主厨想要栽赃嫁祸。他肯定是无法真的和陆姐姐斗法的,但是却可以利用舆论,给陆姐姐制造不小的麻烦。陆姐姐毕竟还没有真的接手陆家,有了这个把柄,河内陆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笑话。

    “那就更没有道理了。他为什么要针对我姐?就因为我姐抛弃了他?”陆见晏敲打着桌面,还是想不通。

    他姐和王主厨属于和平分手,还给了不少感情损失费,怎么就对不起王主厨了?

    之前陆见晏还考虑过王主厨是不是丢了系统的那个宿主,如今看来可能性太小了。因为就那个系统所说,虽然他的宿主胆子很小,但至少三观和脑子是正常的。

    “你要知道,对于很多恋爱脑来说,爱情就是一切。你和他分手,就是对不起他,就是你的不对,只可能是你的错。”药无患倒是觉得他能够理解王主厨的做法。如果有天他爱上一个人,那人答应了和他在一起,最后却又分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陆见晏还是想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就能和“背叛”划上等号了。若这个人脚踩两条船,想享齐人之福,那这个人无异是个渣滓,怎么报复好像都不为过;可如果对方只是不爱了,想要分开,为什么不可以呢?对方又没有卖给你。

    药无患再一次的介绍了不少分手流、退婚流的小说给陆见晏。

    陆见晏对此的第一个感想就是,药无患看的小说的种类挺丰富啊。

    这些退婚流小说有个最大的特色,对于男主来说,最开头和他退婚的白富美,永远都只可能是因为一个理由,嫌贫爱富。升级文里,那就是男主没了好的资质,于是女方决定退婚换个强者。

    但这些毕竟是小说,作者塑造角色时,肯定要让主角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其他反面角色则是污点加身,这没什么好争议的。

    可重点是,现实里哪可能都是这样的人呢?

    药无患打开手机,又找了不少社会新闻给陆见晏看。

    不得不再感慨一句,药无患的阅读面真的很广。

    直男癌的凤凰男们总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他们自己花钱享受那不叫花钱,女生哪怕买个五块钱的面皮,都要说是奢侈,为什么不能在家做饭,非要虚荣的点外卖。

    陆见晏:“……”

    这种新闻陆见晏也经常看到,还有什么女孩子提分手,一定是嫌弃男朋友穷,早晚有天这个男朋友会出人头地的,balabala。

    但就像底下反驳的人的评论说的,除了钱,你给了那个女孩子别的吗?你可曾接那个女孩子下过一次班?你可曾大清早起为她买过一次早点?你可曾在大雨滂沱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去给她送伞?你可曾在女孩子生病时做过除了对她说“多喝热水”以外真正有用的事?你可曾自己真正努力过,而不是一回家就什么都不做的开始玩游戏,怨天怨地怨无人赏识,却没想过自己哪里不对,要不要改正?

    如果都没有,那又有什么脸说,别人和你分手只是因为你没钱?人和钱,人家女孩子总要图一样吧?结果只要人家分手,你就不管不顾的说人家是嫌弃你穷,说人家只喜欢有钱人,恶心不恶心啊?

    “你的意思是这王主厨也是这么想的?”陆见晏不怒反笑,这是气急了。

    “我觉得这是一种可能。”药无患总是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个世界的,因为他遇到的大多数任务者都是如此,安老爷子是个例外,但他也不算特别喜欢他。

    “那按照这个套路来说,我姐姐这种白富美,总该在分手后有个出轨对象吧。讲道理啊,我姐玩的那个圈的人里,哪个男的比我姐有本事?”陆姐姐并不需要找个总裁好伐?她自己就是总裁,一堆妹子汉子哭着喊着想要倒贴的那种霸道总裁。

    “王子期。”药无患一开始也奇怪过,等听了陆见晏的话,这才找到了这个类似的角色定位。

    王子期出身世家,有钱有能力,还长相清秀,与陆见慈青梅竹马,男才女貌。若不是车祸意外,估计两人当年就已经走到了一起。

    而陆姐姐提出分手的这个点,又十分之巧的是王子期醒来的时候。

    “所以说,不管他是不是任务者,他一开始的目的都确确实实是想勾引我,让我和我姐斗——”

    想气前任,当然是找个比前任优秀百倍的去前任面前晃悠,这个套路放之四海而皆准。但陆见晏不明白,为什么要找个前任的亲戚来气前任,而这个亲戚也会如此配合。除非是一开始有仇的,否则谁会这么做啊?

    交友准则之一,永远不要和朋友的前任谈恋爱。这点也适用于家人。

    当你觉得为什么你的家人、朋友不能成全一下你的“爱情”时,不妨先换个思路想想,如果你的家人、朋友有天这么来对你说,希望你能成全他和你的前任时,你会怎么想?

    全球60亿人口,你就一定非要找会伤害到你的家人or朋友的那一个吗?

    再说句挺那啥的话,他陆见晏是有多眼瞎,才能看上他姐不要的东西?

    “——结果发现我不为所动,就换了条路?”陆见晏终于摸准了王主厨的内心,虽然这个内心听起来简直让人无法形容。

    “也有可能还想顺便做最后的一搏,万一他能因此让你另眼相待,就赚了。不能也无所谓。”

    陆见晏始终接受不了,他总觉得王主厨再脑残,应该也不至于能干出这种事情。

    但是……王主厨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王主厨穿越过来的时候,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直面了陆姐姐一脸冷漠,看他就像是看个陌生人一样的分手现场。那种居高临下的鄙视,一直深深的烙印在王主厨的记忆里,哪怕当时没有人,他也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谁当众扇了一巴掌,至今想起来都是火辣辣的疼。

    他没有多少原主的记忆,对陆姐姐的资料倒是知道不少,也极善于脑补。他觉得陆姐姐这种嫌贫爱富的女人,就该受到惩罚!

    胆小的声音:【前、前辈,万一陆见慈不是这样的人呢?咱俩谁都没有原主的记忆,却要真情实感的给原主报仇,很奇怪啊,万一原主不想报呢?】

    王主厨:【不可能!哪个男人能忍受这样被愚弄?王子期就醒的那么寸?陆见慈一分手,他就醒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你给我好好看着,多学一点!别总是这么没用!这些小世界都是小说世界,这次走的肯定是爽文复仇路线,别感情用事!】

    胆小的声音:【可是、可是……】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药无患: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你为什么不说话!

    陆见晏:……你确定作者写你是写了个攻?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5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酸奶制造商可苔”亲扔了2个地雷

    感谢“chris”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翊羽”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威武霸气白银十”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莫睽”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