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36章 第三十六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陆见晏当年为此还笑话过药无患, 说童话故事里是豌豆公主, 药无患是豌豆王子。网值得您收藏

    本来蒙特利梭幼儿园的午餐是很注意营养搭配和规避孩子的过敏原的,但药无患的转学来的太过突然, 很多资料才刚刚立档,连接送孩子的磁卡都暂时是和陆见晏一起用,于是这才有了豌豆的乌龙。

    药无患因为malkavian,真的是玻璃体质,很多东西都过敏,不只是豌豆。

    结果, 被陆见晏阻止了,药小患还不死心,眼巴巴的看着陆见晏盘子里的豌豆, 总想要证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小朋友, 什么都能吃,什么都不怕。被陆见晏瞪了, 还会委屈,一副“谁让我喜欢你, 只能让让你”的忍耐样子。仿佛不是陆见晏在迁就他,而是他在宠溺陆见晏。

    药小患:哪怕晏晏不让我吃豌豆, 我也不会讨厌晏晏的,恩!

    “……你吃这个会过敏啊, 大哥。”

    “可是我想证明给你看,我不挑食!”药小患对这个事情异样的执着,因为开饭前老师才强调过, 只有不挑食的好孩子才会招人喜欢。药无患不在意别人喜欢不喜欢他,但他很在意陆见晏有可能因此不喜欢他。

    “这不是挑食。”陆见晏真的很难和一个孩子解释挑食和过敏之间的区别,好比楼小胖就爱用他对一切蔬菜过敏为借口拒绝吃他不爱吃的东西,刚刚才被陆见晏教训了一顿。

    恩,楼小胖今天也是在大班吃的饭,自从知道陆见晏和药无患同班又是邻居会一起上下学后,楼小胖对有可能失去朋友的危机感就拔升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甚至战胜了他对药无患本能的害怕。老师们觉得这是一种应激反应,不好再刺激,只能暂时纵容了楼小胖。

    “你明明就是这么教训楼胖子的。”药无患记的很清楚。

    楼小鹏一直没插话,就是因为他还在和他毕生的敌人——绿色蔬菜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真的是太难吃了!

    陆见晏没辙,只能道:“哪怕你挑食我也喜欢你。”

    “真的?你没有在安慰我?”药小患歪头看着陆见晏,仿佛陆见晏有稍微一丁点的犹豫,他就立刻吞了豌豆自杀!

    “恩恩,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一点都不勉强。”陆见晏真的很想让长大后的药无患来看看他自己这幅造孽的样子!

    药小患还是有点不信。

    陆见晏只能转换角度:“我也挑食的,你看,我不喜欢吃花椰菜,你难道会因为我不爱吃花椰菜,就不喜欢我吗?”

    “不会!我会帮晏晏把花椰菜都偷偷吃掉!这样老师就不会知道了!”

    不会知道的老师,此时此刻就站在这俩人的背后,挂着满脸的无奈。话说,晏晏不喜欢吃花椰菜吗?平时完全没有看出来啊,盘子里总是吃的很干净,好像没什么特别不喜欢的。

    陆见晏已经发现了老师,明智的没有再说下去,他平时的盘子干净,当然是因为他有办法让别人帮他把花椰菜吃了。

    午休过去之后,就是……让陆见晏生不如死的做操环节了,每一天都是地狱,根本适应不了。

    就在陆见晏以为这已经是最可怕的事情时,老师们总有办法让他知道,不,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呢。

    这天老师给每个小朋友都发了一对兔耳朵,毛绒材质,有头箍,正好能戴在脑袋上。兔耳朵有粉色的、灰色的、白色的,反正各种各样吧,随机分配。轮到陆见晏的时候,正是一个粉的不能再粉的兔耳朵,都不需要陆见晏表现什么,他的嫌弃和抗拒就已经由内至外的散发了出来。

    药小患无愧于陆见晏头号迷弟的身份,二话不说就和陆见晏换了兔耳朵。药小患本来分配到的是白色的兔耳朵,雪白雪白的,也很女气,但至少比粉色的好点。

    陆见晏一愣,拿着被强塞到手里的兔耳朵,还没说什么呢,就见药小患红着一张脸,磕磕绊绊道:“你别乱想啊,我只是喜欢粉色而已。”他吸取了中午老师就在身后的教训,觉得只要说是自己喜欢,抢了陆见晏的,这样老师就没办法责怪陆见晏了。

    阳光下,穿着军礼服的药小患被照亮了一圈皮肤上的绒毛,脸红扑扑的,仿若真正的骑士。

    陆见晏绝对不想承认,可是,这样嘴硬傲娇的药小患真的莫名的有点萌啊!!!简直激萌!!!

    当兔子操开始之后,带着一对粉色耳朵的白毛药兔子,就变得更加可爱了。

    不只是陆见晏这么觉得,从驻足观看的家长数量上也有充分的体现,在还不流行用手机拍照录像的年代,已经有人无师自通了起来。

    认真做操,明明动作不怎么熟练,却依旧在力图完美复制老师动作的药无患,真的是超可爱的。

    在发现陆见晏没有好好做操,反而在偷看他后,药小患就正大光明的看了过来,冲着陆见晏露出了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笑容。学着老师教的,大拇指和食指一撮,交叉比了个小心心的动作。

    引爆了一片乱入路人的尖叫声,“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的夸赞不绝于耳。

    陆见晏的心也不自觉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从未有这么快过的时候。当然,这种喜欢的表现,只是对小朋友可爱的喜欢,没有其他乌七八糟的想法。

    就在陆见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时候,药无患反而停下了动作,靠了过来。双手再一次经典的一左一右的pia在陆见晏的脸上,使劲儿一卡,那颗毛茸茸的白脑袋就凑到了陆见晏的眼前,近到不能再近。

    然后,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就发生在了粉兔子和白兔子之间,还带着很有动画效果的波儿声。

    外面围观的声音更可怕了。

    老师也不得不上前来干预。药小患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已经先一步嘻嘻哈哈的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跳起了毫无节操的兔子操,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

    他也确实觉得自己没做错。

    妈妈说了,喜欢一个人,就要比个哈特,对方接受了,就可以亲亲了,完美!

    ……

    陆见晏上完一天学才发现一个bug,“高”龄六岁的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独处的机会去接触那个他回忆起来的“雷锋叔叔”。

    上下学有专人接送,回家之后也有管家、保姆时刻照顾,几乎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护,比坐牢都可怕,天知道小孩子到底是怎么忍受的了这样的生活而不觉得有问题的。特别是在陆爸爸和陆妈妈知道了发生在药无患身上的绑架未遂之后,连陆见晏身边的保镖人数都急剧增加。不管陆见晏在前庭还是后花园玩,总能看到刚刚还一脸严肃的保镖大叔摘下墨镜,对他笑笑打招呼,好像生怕吓到他。

    但是,讲真,平均海拔一米八五的糙汉子,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突然冷不丁的对你挤出一个笑容,你什么感受?

    幸好陆见晏不是真的小孩子,知道对方只是善意,还可以冷静自持的笑回去,换任何一个小孩你试试,不吓哭,算他输!

    药小患就强撑着想要证明他不怕,然后、然后就拉着陆见晏回房间里一起去做作业了。

    陆见晏:……

    幼儿园大班的作业也是很沉重的。倒不是量多,而是花样多,老师们好像在竞赛一样,变着花样的折磨着家长和孩子的动手能力。

    陆见晏已经自立惯了,一时没能适应这个年纪最管用的魔法“妈妈帮我”,把老师布置的东西真的当成了需要自己完成的作业。药无患则正在力求在陆见晏面前有所表现,自然也不肯认输的找家长,于是,就这么定了。两人以小组为单位,艰难刻苦的开始完成作业。

    这次的作业主题是——利用家里现有的工具来制作自己心目中的宇宙。有点为难小孩子的嫌疑啊,陆见晏蠢蠢的托腮感慨。

    真.小孩药无患此时干脆就是一脸懵逼,宇宙?星星吗?

    “我们涂个黑盒子,撒点亮晶晶的颗粒,再弄几个有颜色的球好了。”陆见晏不怕做手工,怕的是做出来超越了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水平。

    “我家有亮晶晶的颗粒,也有颜色很漂亮的玻璃球!”药小患积极响应。

    “ok,那我们就来先做黑盒子好了。”

    陆见晏对此自信满满,觉得分分钟手到擒来,等直至天黑他才勉强和药小患做好一个歪七扭八的黑盒子时他才意识到,之前什么会做出超越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平的想法都是瞎担心。虽然精神上他已经是个大人了,但身体上确确实实还是个没什么肌肉记忆的小孩子,很多大人做起来已经十分熟练的动作,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十分困难的,这并不会因为陆见晏记得长大后的记忆就有什么改变。

    学术点来说就是:人在运动中的记忆有自身的特殊性,并非完全在大脑皮层。运动既需要大脑皮层运动中枢的作用,也需要肢体肌肉运动的参与配合。(引自度娘)

    事实上,在人类完成某个动作时,很多动作都是依靠“惯性”来完成的,并非完全由大脑掌控。

    这种“惯性”就叫做肌肉记忆。

    换言之,陆见晏以前看过的某些重生文里,主角上辈子是某个运动领域的高手,并不代表着他一重生or一穿越到其他人身上,哪怕没有经过任何大量的训练,也依旧能当某个领域的高手。类似的情节设置,完全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耍流氓。

    陆见晏如今连剪纸都没办法乍然就做到笔直笔直的。画图写字也是如此,明明想要的效果是直线,出来的却有可能是不那么波浪的波浪线。

    几次练习后,结合大脑里的记忆,也仅仅是掌握某个动作的速度比上辈子快一些而已。

    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些盘踞s市多年的二代所代表的关系网,正是陆见晏此时最需要的。

    二代们想要扩展交际渠道,最基础的办法就是这样,开个派对,各自邀请一些朋友,人脉共享。至少就陆见晏所知道的最基础的交友就是这个——从模仿大人举办的宴会开始。

    “我都不知道你和mo那边航运大王的女儿还有联系,”mo的航运大王从上个世纪活到了这个世纪,合法拥有好几房在mo还没回归前就娶了的太太,四世同堂,明争暗斗的程度绝不亚于什么宫斗剧或者豪门风云,“这位四小姐据说是最有利于的竞争者之一。”

    陆见晏问了楼等闲和上回一模一样的话,因为虽然楼等闲尽量想要表现的能请到这么多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确实是很不容易。

    陆见晏希望他的朋友能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他为他做的,并且十分感激。

    楼等闲矜持的抿了抿唇,就像一只家养的大猫,很激动,却偏要表现的不屑一顾,他说:“我平日里很闲嘛,也就剩下到处认识认识朋友了。”

    两人从冷金属的楼梯走下来时,楼等闲的几个比较亲密的朋友一起举杯,故意讨嫌的欢呼:“楼公主终于走下了他的城堡!”

    然后,就见一米八八、大光头、戴着小钻表的“公主”,一个猛虎扑食,从楼梯上跳下,借着重力加速度,把刚刚喊声最大的大块头给狠狠的压在了地板上。对方手中拿着的鸡尾酒洒了一地,酒杯的玻璃渣迸溅到了很远的地方。围观者却没有一个出声劝阻的,反而像一群还没从兄弟会的气氛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又是叫好又是助威的,很有节奏感。

    在楼等闲忙着打闹的时候,陆见晏也认识了不少“朋友”,谈到后面基本人人都在好奇楼等闲和陆见晏是怎么当上朋友的。

    “因为他人好。”陆见晏总是不厌其烦的这么回答。

    但是聆听者往往会付诸一笑,仿佛陆见晏说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不管陆见晏本身有多么认真和严肃。

    陆见晏只能在心里补充,看不到他的好,是你们的损失。

    然后,“好好先生”就从身后偷扑到了陆见晏身上,但是被陆见晏早有预料性的躲过了,终于躲过去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动作就像是已经私下里练习过了无数遍,任谁都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默契与亲近。这回总算是有人相信“别人家孩子的代表”陆见晏和“只要你别像那谁家的那谁我就满足了的代表”楼等闲,真的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看来你已经和假正经们认识了。”楼等闲酸溜溜道。

    “我们这叫洁身自好,谢谢。”航运大王的四孙女道,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职业女装,个头娇小,几乎只到楼等闲的胸肌,但那种掌握一切的气势却是完全不输给楼等闲的,甚至隐隐压了楼等闲一头,“不像有些人渣只会遵从于兽性。”

    楼等闲没搭理四小姐的挑衅,反而对陆见晏解释道:“她只是在气她看上的小鲜肉宁可被我上,也不想被她包。”

    然后,一群刚刚还端着社会精英架子的人就都笑了,一种心照不宣的笑容。这些二代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人玩的明显点,有些人还要扯上一层外衣,仅此而已。陆见晏虽然看不惯这种潜规则,却也明智的知道他并不适合在这种时候发表什么“高见”,毕竟这些人讨论的内容里并不存在什么强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又有什么置喙的地方呢?

    派对开到一半,该认识人基本都认识了,大家这才真正享受起了派对,放下“矜持”,群魔乱舞,在快节奏的音乐里疯了一样的又喊又叫。

    让陆见晏实在是无法恭维。

    楼等闲尽情抖动着他的电动小马达,在舞池中央不要钱似的挥洒汗水。他就好这一口,自认为自己的品味并不low,不服不辩。

    陆见晏看了一会儿,就端着干马提尼,坐到了旁边的黑色沙发上,等着陈医生上钩。

    上次陈医生是和楼等闲一起到的,被早早的介绍给了陆见晏认识,这回陈医生却一反常态,迟迟未到。虽然陆见晏想往好的方面想,好比陈医生准备放弃了,但直觉告诉他,陈医生这种自视甚高又固执的任务者并不会就此罢休。

    “你也喜欢干马提尼?”一道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在一片嘈杂里以绝对的干净凸显了出来。声音的主人一如他的声线,带着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亲切与透彻。

    果然没有放弃啊。陆见晏在心里叹了口气。

    讲真,陆见晏还蛮好奇陈医生这回打算走什么路线的,毕竟陈医生之前已经把差不多能试的套路都已经试过了。

    陈医生见陆见晏没有出声,便默认的坐到了陆见晏的身边,在空中做了个碰杯的动作,腌橄榄在三角杯的气泡中上下滚动,带着夏天的味道:“丘吉尔说,干马提尼才是男人的象征。但欧美人的口味并不适合c国人,大多数人都觉得酒里的杜松子味太重了,他们更喜欢加了甜苦艾酒的。”

    “他们更喜欢的是模仿007里那个植入的很深入人心的硬广。”陆见晏道。

    “是的,大部分人只是从众心理作祟,并不管到底好喝不好喝。”陈医生笑了,一举一动都是戏。在幽暗的灯光下,眼眸低垂,笑容暧昧,他很懂得该如何利用自己的外表优势让人目不转睛。修长的腿,白皙的皮肤,卷翘到不可思议的浓密睫毛,若有似无的天真引诱。

    陆见晏却看着对方一字一顿道:“好巧,我也是这些俗人中的一个。”

    “……”

    第一个话题就这样被陆见晏的不按照常理出牌给聊死了。

    其实陆见晏也不算在故意拆台,他只是实话实说。人不爱抽烟,也不喜欢喝酒,对酒其实并没有没什么特别的了解。在各种场合,陆见晏张口就来的唯有干马提尼,因为外表儒雅的陆爸爸意外的很喜欢看《教父》和《007》。

    但不管陆见晏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医生都被怼的缓了好一会儿才能笑着说:“你这样坐在最热闹的人群里,却拒绝与人交流,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形单影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是吗?”陆见晏摆开架势,请对方继续。

    陈医生放下手中的酒杯,带着些被怼了也不甚在意的潇洒,笑容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他对陆见晏伸手,不着痕迹的靠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dr.陈,一个心理医生。抱歉,刚刚职业病犯了。”

    “我姓陆,一个洁癖。”陆见晏拒绝握住对方的手,“抱歉,心理疾病正在犯。”

    “您大可不必如此充满敌意,陆先生,”陈医生专注的看着陆见晏,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我想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我确实受雇于楼总。您的朋友希望您能看心理医生,并不是因为他怀疑您有神经病,他只是担心您。”

    这段话陈医生在上回的“初见”时也曾说过,他自以为很了解陆见晏对他的排斥,说了一大堆楼等闲的关心,借此想要偷换概念,让对朋友充满愧疚的陆见晏接受他这个心理医生。

    陆见晏确实上过当,毕竟对方是专业的,这种移情做的很讨巧。

    不等陆见晏开口,陈医生就开了有别于上次的剧本,在介绍完楼等闲在背后的默默付出后,他紧接着表示:“我可以介绍一位十分专业的同事给您。虽然我因为楼总而答应了见面,但是很遗憾,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成为您的心理医生。”

    这是与上回完全不同的分支。上回在聊的渐入佳境后,陈医生就设法让陆见晏同意了每周两次的心理治疗,这给了他们足够多的接触时间。这次陈医生大概是想玩欲擒故纵了,至少是想勾起陆见晏的好奇心。

    但是……

    “哦。”陆见晏把一个性格冷漠的人演绎到了极致。

    不好奇,不上当,拒绝套路,人人有责。

    “这不是什么欲擒故纵。”多年老司机的陈医生也还有后招,他不疾不徐的挨近陆见晏,想要制造腿部的擦碰,但都被陆见晏有技巧的躲开了。只听陈医生继续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去试图分析自己喜欢的人。是的,我喜欢上了您,在第一眼的时候,我是个相信感觉的人,我准备追您。”

    陈医生挺直了本就足够笔直的脊背,胸膛拱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周身充满了一种强大却又脆弱的矛盾感,特别的吸引人。

    陆见晏却依旧面无表情,在心里想到,原来是直球啊。

    ……陆见晏在上次的约会上曾这么对陈医生说过……

    精心准备了一切,自认为无可挑剔的陈医生,在陆见晏吃完大歌剧蛋糕后,对陆见晏进行了再一次的告白:“我喜欢你。”

    陆见晏的回答却是永恒不变的“抱歉”。

    陈医生有些慌,却恢复的极快,他坚持追问:“为什么呢?”这次他又做错了什么?明明他改掉了一切。

    “因为我相信直觉,”陆见晏是这么鬼扯的,他已经厌倦了不断找理由拒绝对方,准备一劳永逸,“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我确实是一见钟情的信奉者,我父母就是这么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彼此的,并且至今都婚姻幸福。我个人坚持认为如果第一眼没有爱上对方,那么所谓的日久生情也不过是一种习惯。”

    ……回到时间回溯后的派对上……

    陆见晏看着眼前的陈医生若有所思,没想到还能这么玩。这可真是个狠人,能直接就推倒此前已经辛辛苦苦建立好的一切。

    可惜,对不起了,陈医生大概理解错了。

    陆见晏再次道:“我对你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只要陆见晏没有感觉,那这个拒绝的理由就可以用一万遍!

    陈医生的表情终于裂了,有一种付出了全部身家准备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却没想到股票在一夜之间都蒸发了的不可置信。

    然后,陆见晏就晕过去了。

    在昏过去前,陆见晏依稀听到陈医生质问自己的系统:“为什么他没有对我一见钟情?我明明已经喷了‘人鱼的诱惑’,那是我花费了几乎全部的积分换来的!你明明告诉过我这东西已经堪称是作弊器了,不存在失败的可能!”

    电子音的系统貌似又回答了什么,但陆见晏已经听不清了,他只知道陈医生的能力好像因为使用过度而暴走了。

    终于不用再不断的时间回溯了,万岁!

    又到了蒙特利梭幼儿园大中小各班的小朋友午睡的阶段。一个班十二个孩子,同住一间极大的寝室,拥有独立的盥洗室和特意区分了男女童的更衣室。每个小朋友都有一张挂着自己姓名铭牌的实木小床,涂着孩子自己选择的色彩和图案。

    每个寝室专门配有一个值班老师,负责监督和哄孩子进行午间休息。虽然说五六岁的孩子一般都正处在“睡你麻痹起来high”、精力过剩的人生阶段,但这些受过专业训练又充满常人所不能有的耐心的老师,总有办法把每一个孩子都哄的服服帖帖,因人而异的让所有孩子都得到充足的休息,进而顺利展开一下午的学习娱乐生活。

    陆.六岁.见晏趁着值班老师出去打电话的空挡,腾的一下从小床上坐起,盯着自己缩水了至少有一半的手怔怔出神。

    软绵绵,肉嘟嘟,手背上还有四个肉眼可见的小坑,一看就是属于小孩子的手。

    陆见晏狠下心掐了掐自己的虎口,特别疼,小孩子的皮肤又娇嫩,很轻易的就红了一大片。但这种连心的疼痛刺激,足已证明陆见晏是真的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准确的说,应该是回到了十八年前,当时陆见晏还在上幼儿园,蠢弟弟刚刚出生没几个月,特别讨人嫌。

    陆见晏对这段时期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至今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母亲非要亲手给他在幼儿园用的小被子绣名字,然后……有一个被血迹印染了名字还不需换的小被子,就成了陆见晏最独特的幼儿园回忆。

    啧,母爱如血啊。

    陆见晏不死心,不敢置信他真的重生了,遂悄悄起身,从离地不过几厘米的床上跳下,完美落地!

    作者有话要说:  每周日,小表弟都要来。今天……幼儿园为了高考调休,结果他逃课都要来_(:3」∠)_因为周日是去姐姐和二姨家的日子,这孩子的强迫症有点严重啊【喂】

    来不及写小剧场和霸王票感谢了,亲们见谅。

    今天想说的信息量都在文里了,爱你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