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35章 第三十五次被攻略:
    刚从店里出来, 陆见晏就遇到了药无患。

    骄阳如火, 炙烤大地。

    药无患羸弱的坐在轮椅上,一副弱不禁风、但依旧美到惊人的样子, 被腿长一米八的好友第五奕推着,第五奕的旁边是肌肉健硕的光头楼哥。三人的风格各不相同,却带起了都是帅哥美男的群体效应,引得路人频频侧目,怀疑这是要当街拍什么电视剧。

    哪怕是最暴发户气息的楼等闲,站在集体中时的感觉也是贵不可言。怎么摆都是招蜂引蝶的架势。三人一起蹲守在药无患那辆醒目的suv前, 守株待陆见晏,大热天的,也是不容易。

    深知他们内心的陆见晏, 为他们的组合起了个贴心又合理的名字——雪橇三傻。

    颜值担当的药摩耶, 自由散漫的第五斯加,以及真的很傻楼士奇。

    陆见晏提着纸质的购物袋, 就这样与三人一车狭路相逢。陆见晏没着急说话,但还是在心里问了句, 这仨是从哪里冒出去的?刚刚不还天各一方的组队开黑吗?!

    “擦,我的大……”儿砸的音没敢发, 就在药无患威胁的眼神里,被楼等闲生生给转成了, “我的大兄弟诶,下次突然不玩了,你敢不敢提前吱一声?吓死药无患了好吗?非要我们来开车出来找你, 幸好也是大奕家离的近,但凡远点,和你错开了,这不是没事溜孙子玩呢嘛。”

    第五奕嫌弃的带着药无患,与楼等闲拉开了距离,你说自己是孙子可以,但请不要带上我,谢谢。

    楼等闲等人能找到陆见晏,这倒是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开游戏前,陆见晏就已经说过他在哪儿了,还对几人稍微安利了一下这家拉花做的很有格调的咖啡厅。

    但是,楼等闲到底是怎么和药无患、第五奕凑在一起的?

    不用陆见晏问,贴心好基友的楼唠叨就已经上线,主动全招了。

    他之前不是说过嘛,他想搬出来一个人住,但他老子就是不同意,又因为他之前那个把创业基金变现成超跑的“壮举”,他们家的家庭气氛最近几个月一直都跟他们举家搬迁去了南极似的。他实在受不了了,就躲到了第五奕家。

    只能是第五奕的家,因为楼等闲并不能住酒店,只要他人还在s市,他老子就总有本事揪着他的耳朵把他给找出来。也不能住狐朋狗友家,理由同上,楼等闲的那些个吃干饭的朋友都太怂了,干不过楼等闲的老子;唯一能干的过楼爸爸的陆见晏,又不是很欢迎除了他家人以外的人住在他那里,这是心理疾病,谁都没办法,楼等闲也是很体谅好友的。

    幸好,楼等闲最近又认识了第五奕,独自归国,钻石单身汉的第五奕。俩人都是心大的主,才认识两个多月,就敢“同居”,据说还住的十分愉快。

    楼等闲是那种一刻也闲不住的撩骚性格,第五奕只可能比楼等闲更闲,满脑子的骚操作。就在两人商量着要不要约上几个最近来c国赶通告的外国超模一起去度假村为爱鼓掌(啪啪啪)的时候,药无患上门了。

    有这么一个病秧子在,不要说为爱鼓掌了,楼等闲连带药无患去度假村都不敢,生怕药无患的小脆骨头被残酷的人生给折腾断了。

    那他们能做什么呢?

    暂时想不出来,便只能一起坐下来合计合计,然后就合计到了陆见晏午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袖子打几局再说吧。

    因为有楼等闲这个坑队友的存在,几人每局都赢的很艰难,总觉得不是在五比五,而是在四比六,楼等闲是敌军派来我方故意拖后腿的可耻卧底。更坑的是,没玩几局,陆见晏连声招呼也不打就没人了,当时他们还正在打啊,关键时刻啊,分分钟溃不成军。

    输了之后,谁的脸色都不会好看。

    药无患把手机一放,便摆了个反派**oss的经典姿势,十指相撑,食指轻压在下唇,微微扬起俯瞰的银烟色眼眸里有什么情绪忽明忽暗,他深沉道:“诸君,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陆见晏的这个毛病经常有,很不好,不能惯着!必须反思!必须教训!这是楼等闲以为的药无患会有的大胆想法。

    第五奕却默默开始满家找车钥匙。

    最后,果然还是第五奕了解自己的病友,药无患的大胆想法就是去咖啡厅找陆见晏,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确认陆见晏的安全。

    楼等闲:= =那你还真是蛮大胆的厚。

    听了始末,陆见晏对此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假意看了下时间,表示他要回公司了,并提醒几人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楼等闲一脸惊悚:“晏晏你怎么了?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贴心了?”

    第五奕侧目,也很震惊,被楼等闲的智商深深折服,知道他傻,没想到可以这么傻:“……他的意思明明是婉转的赶咱们仨走人,ok?!”

    楼等闲恍若:“哦哦,这样才符合我们小陆总的人设嘛。”

    陆姐姐是大陆总,陆见晏是小陆总,这是他们这圈人默契的心照不宣。至于陆贱贱,他是陆不总,这辈子大概都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了。

    看楼等闲和第五奕对话,就像是在看两个人耍宝说相声,又或者是看一个人内心挣扎的具现化。每个人在思考的时候都至少有两个小人,一个负责傻逼兮兮的提出问题,一个负责一边思考一边鄙视对方的智商。就像是楼等闲和第五奕如今的样子。

    陆见晏觉得有点没眼看,特别想问,要不要给你们开个房?

    幸好,不只陆见晏受到了那两人无意识的伤害,旁边还有他的难兄难弟药无患。此时的药兄大概是几人中最舒服的那个了,不仅能坐着(轮椅),连伞都打起来了,手机的充电口还插了个黑色的小风扇,呼呼的努力吹着,贼带劲儿。

    陆见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药无患的身边蹭了蹭,又蹭了蹭,再帅的总裁也怕热啊。

    为了不显尴尬,陆见晏只能和药无患没话找话:“观众当的开心吗?”

    “开心啊。”药无患仰头,冲着陆见晏眯眼一笑,不着痕迹的把小风扇的风往陆见晏的方向吹去,“就祝他们百年好合吧。”

    一身凉爽的陆总,不自觉的就眯起了眼,像极了家养的布偶猫,绵软又蓬松,想必手感也很是不错。

    药无患有点心痒难耐,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为长远计嘛。

    等那边的“两口子”斗嘴完,陆见晏和药无患这边的沟通也完成了,药无患没问陆见晏到底遇到了什么,只是莫名其妙的就让陆见晏同意了带他去他公司转转。

    “以什么身份?”陆见晏皱眉,他平时连楼等闲都不怎么带去的好吗,不够丢人的。

    “什么都可以啊,你不想说,我也没有意见的。”药无患把姿态摆的很低。

    陆见晏这才满意,接过了第五奕的重任,推着药无患,带着另外二傻,一起去了公司。在路过咖啡厅的双扇玻璃门时,药无患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朝着门里正好看过来的王主厨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极了海洋里的大白鲨,又或者是某种食物链顶端的大型狩猎者。

    知道猛兽什么时候最凶吗?在刚刚确定了猎物,还没能入口,就发现他的猎物被别的不知所谓的家伙窥觊的时候。

    只一眼,就让门内的王主厨犹如回到了寒冬腊月,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手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哪怕陆见晏一行人已经分两辆车走远,王主厨的脑海里,那双可怕的白色眼眸却始终挥之不去。那不是一种警告,更像是一封礼貌的通知函,欢迎他前往地狱。

    一个胆小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在王主厨的脑海道:【我、我就说吧,攻略陆见晏是不现实的qaq不对,不对,攻略谁都不对。我们的目标是完成任务啊,不是攻略主角。药无患太可怕了,趁着一切还来得及,还是放弃吧,前辈,求你了。】

    另外一个无机质的声音说:【不要怂!就是干!只要心够大路子够野,药无患也能给整成路人甲!】

    王主厨的手扶着门框,用最后一丝力气在脑海里吼出:【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

    回了公司,陆见晏不介绍,果然没人敢作死的上前问一下,总裁你这午休一下,带回来了三个什么奇行种?

    不过,有关于三人的身份还是在短短一下午,就谣言满天飞的在分公司传遍了。

    楼等闲是谁,稍微看点娱乐圈花边新闻的人就都知道,不管是从报纸杂志还是微博等新媒体上,楼哥和各种明星模特搅和在一起的照片总是层出不穷,还男女通吃。他还和另外三个同样有名的二代,被媒体并列组了个特别中二的“s城四少”。这四人未必是最有钱、最有权的,但肯定是娱乐圈里人人都最向往的金主。其中尤以旗下有个二线娱乐公司、有点国外资源的楼等闲为最。

    楼等闲和陆见晏的友谊是因为世交而定下的,都不需要打听,度娘百科上就写着呢。这两个画风完全不符的人,确确实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楼等闲虽然是第一次来分公司,但没有人会奇怪他怎么出现了。

    第五家正在和陆家的分公司合作,对于分公司上上下下几百的员工来说,第五奕的大名是金闪闪、璀璨璨的,简直无人不自、无人不晓。对方莫名其妙和陆家太子爷的关系就好起来的历史也是流传甚广,而对方拿妖孽骚气的样子和霸气侧漏冰山脸的陆见晏站在一起配一脸的照片,也是不知道激起了多少人心底的cp魂。

    第五奕跟着陆见晏一起出现,这必然是要把他正宫的地位昭告天下了呀!

    至于一直被陆见晏推在手中的药无患,由于药无患往日的深居简出,他目前还处于查无此人的状态,哪怕他有一头醒目异常的非主流白发,也还是没办法让别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应该只是个普通的残疾朋友吧,员工们这样想到,恩,我们家陆总就是这么外冷内热有爱心呢!

    药无患不知道从哪个渠道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总结,看手机看着看着就笑的狰狞了起来。

    第五奕和楼等闲陪坐一旁,抱着彼此瑟瑟发抖,最终实在是扛不住药无患逐渐下降的眼神温度,以及陆见晏工作起来六亲不认的无趣,提出了想要出去转转的申请,等晚上陆见晏下班了他们再一起走。

    没等陆见晏问“你们为什么不带上药无患一起现在就走”,这两人就以一种“风之子”的速度,火线消失在了顶层的办公室。

    徒留陆见晏和药无患大眼瞪小眼。

    留守儿童药无患很有自觉,坐在轮椅上晃了晃手机:“我有它相伴,不会打扰到你的——”

    陆见晏这才无可无不可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但在重新投入伏案工作前,陆见晏还是听到了那一句“不过”。

    “——不过,我能不能换杯白水?我到点该吃药了。”

    秘书之前给三个客人上的是他们自己要的茶、咖啡以及……旺仔牛奶,都是解药的饮料,确实不适合搭配吃药。

    陆见晏按了一下内线电话,给药无患要了杯温水进来,顺便还贴心的要了一小块面包,吃药之前多少还是应该垫一下肚子的,否则对胃不好,这是陆妈妈从小对孩子们的教育。陆见晏在心里哼了一声,他为什么不能很贴心?真应该让楼等闲看看!

    不一会儿,走路摇曳的秘书妹子就踩着小高跟进来了,不仅端来了陆见晏要求的东西,还端来了陆见晏没有要求的其他水果和咸点。比陆见晏还要贴心。

    秘书放下东西就出了门,很懂规矩,没敢到处乱看什么。不过,她一出门,还是被其他女同事给围了个水泄不通,问她发现了什么没有,为什么楼等闲和第五奕走了,白发瘦弱但颜值极高的青年却留了下来。总裁和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在办公室做什么呢?要水和面包是又要干什么?

    秘书也一头雾水,并不知道。

    没等大家讨论出个所以然,来自总裁的内线电话又响了,这回总裁要的是薄毯,还要求了送薄毯的人的性别。

    众:???

    陆总裁一向是不管这个的,谁去办公室送东西也都是事先有排班规定的,如今骤然打破,自然只可能是办公室里另外一个人的要求。不说对方事不事多吧,只说总裁竟然同意了,就够大家震惊一圈的了,外面下红雨了吗?!

    但更让妹子们震惊的还在后面呢。

    陆总裁带回来的这个白发的小妖精,那不是一般的事多啊,堪称作天作地,清水、薄毯只是一个开端,后面那简直是花样百出,还要求极其龟毛。秘书办再多的人都被他溜了个尽够,不能说是苦不堪言吧,但至少是多多少少对这个白发青年有了腹诽的。

    “他以为他是活在总裁小说里吗?什么非要江东一家老字号下午限量的芝士蛋挞,我们在江的西边啊谢谢!那队伍长的我都要怀疑人生了好吗!”

    “我给他连续换了不下十五个靠垫,他都觉得不舒服,豌豆王子啊!擦!”

    “他怎么不上天呢?”

    众人不敢问的是,都这么作了,陆总为什么还不代表月亮消灭了他!陆总可是连亲弟弟都不惯着的人啊!遥想当年在b市,小公子来探班,想耍赖多要杯气泡饮料,都会被训!

    如今到底是来一尊怎么样的大佛?

    当然是来了一个心机鬼啊,嘻嘻。

    药无患仗着自己的病,先是吃药要清水,再是觉得中央空调有点冷要薄毯,再后面就是直接以怕打扰到陆见晏为由,要来了内线电话的通话权。一步步的得寸进尺,都是套路啊套路。

    陆见晏只求能安心工作,哪里会管药无患在作什么妖。

    狐假虎威的误会这才达成。

    至于药无患到底在打算做什么……

    从晚上陆见晏带着药无患下班时,所有人把拿来看未来老板娘的眼神从第五奕身上挪到了药无患身上就很清楚了。

    他才是晏晏最关心的人!这个人设必须艹的人尽皆知!

    只有陆见晏大概还不知道,只一下午,他就快变成为博美人一笑而烽火戏侯的昏君了。周末去郊区庙里求陆见晏和药无患能尽快分手的员工不要太多。

    可惜,陆见晏是没机会知道了。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堤防任务者了,实在是没空再关心来自身边的妖孽。

    最新任务者的怀疑,自然是集中在了王主厨和王子期身上。

    陆见晏对任务者的原则,一贯是只要他们不来攻略他,他也不会去关心谁是任务者的。但偏偏这俩人最近都主动找上了陆见晏。虽然陆见晏不可能因此就直接出手,但雇人打听一下他们最近的动向,防患于未然还是很有必要做一下的。

    王主厨的主动是什么,陆见晏和他的衬衫、手机中午的时候已经一起领教过了。

    王子期是……醒来了,是的,这个沉睡了几年、就差宣布脑死亡的植物人,他“神乎其技”的醒了。陆姐姐为此还特意又飞来了一趟s市,看了一下大脑还有些迟钝迷糊的昔日友人。再然后陆姐姐就继续去其他城市忙了。王子期则是一直在做复健,复健就复健吧,却偏偏让家人打来了电话,表示他想和陆见晏见一面。

    why?陆见晏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但陆家和王家也有些业务往来,再加上王家爸妈一片爱子之心,陆见晏也不好拒绝的太过冷硬。

    到底谁才是任务者?都不是?还是都是?

    ……

    周末,在药无患的大力邀请下,第五奕、楼等闲以及陆见晏,最终还是一起去了度假村放松心情。作为这个点子的原创者,楼等闲被剽窃的一脸黑人问号,被剽窃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没有身材一级棒的小哥哥、小姐姐?敢不敢剽窃的一致一点?!

    虽然楼等闲的特殊体质并不能对小哥哥、小姐姐们真的做什么吧,但他还是有一颗不安于室的心啊。楼哥总想着要找人试试,万一呢,对吧?

    但药无患是不会同意的。

    楼等闲抗议:“凭什么?”

    药无患不咸不淡的看了眼仿佛能一个打他十个的楼等闲,没脑子的家伙,不足为据。他都懒得和他说话。

    第五奕对药无患耸了耸肩,充满同情地送了三字真言:“认命吧。”

    想当年,第五奕不也曾年少轻狂,觉得他可以玩的过药无患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没看大爷他现在还在老老实实给药无患当推轮椅的小跟班吗?!

    陆见晏四人去的度假村是一个全球知名的酒店品牌旗下专门针对商务人士开设的比较高端的度假村,就开在s市近郊的某处深谷里,利用山地丘陵、依山傍水的特殊地貌,因地制宜在森林里建起了独栋独户的别墅群,将自然景观与现代文明完美结合,让人在森林的气息中远离城市的喧嚣,得以放松自我。至少,咳,宣传语里是这么说的。

    这个度假村不是四人中谁家开的,也不是他们谁的朋友开的,但他们都有该品牌总公司最高一档的vip,是重点客户之一。

    度假村里还有不少贴合景观的玩乐项目,好比钓鱼,攀岩,泛舟,以及在蓄满水的坑底展开的极限水上运动。

    四人是周五晚上到的,休息一晚,第二天才有精神开始娱乐。

    陆见晏大笔一挥,就敲定了【钓鱼】这个老年人的养生项目作为他们此行的主旋律。

    顶着大好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一行四人老年组一大早,就带着精良的设备,去做了这个度假村里最没有意思(楼等闲语)的活动。被划分开来,专门钓鱼的半圈湖边,除了陆见晏四人以外,就再没有见过他们的同龄人了。

    楼等闲忍不住在太阳伞下抱怨:“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陆见晏躺在躺椅上,用草帽遮着脸,并没有太关注他的鱼竿会不会有鱼上钩,只是幽幽的回了句:“我们当然是来放松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陆见晏确实是来这边躲清闲的。

    王主厨和王子期傻傻分不清楚的突然杀出,再一次让陆见晏紧绷起了自己的神经,虽然他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王主厨or王子期就是新的任务者,但他已经把王主厨工作的咖啡厅,从他日常最爱去的几个餐厅列表里给删去了。

    陆见晏已经很习惯这么做了,时不时改变一下自己的口味,不给任务者任何可乘之机。

    最近陆见晏上下班时都特别主意,这还真不是他草木皆兵,因为唯有这么仔细了才能发现,从秘书办开始,整个分公司的白领们,仅仅是在这一周内,就莫名其妙地风靡起了叫同一家的西餐外卖。据说特别好吃还干净,靠着口碑和自来水,短时间内就俘获了小半个公司的人心,让大家纷纷抛弃了之前长期有合作的外卖,选了这家。

    陆家的分公司是有员工食堂的,但总吃员工食堂也会腻,更不用说有些人要争分夺秒的加班,自然给了外卖存活的空间。

    不用问,随便一查,这个西餐外卖最终必然是要追溯到王主厨那里的。

    相比起王子期只一个见面的请求,王主厨明显要高调的多,不仅在陆见晏常去咖啡厅当了主厨,还兼职当了外卖的厨师。不过,讲道理啊,一家高档咖啡厅的主厨,搞这种物美价廉的外卖工作当兼职?还偏偏就这么巧的,最先扩散的是陆见晏的公司?

    虽然人人都在说那外卖有多么多么好吃,但固执己见的陆见晏还是只吃自己固定的餐点。不知道他是那种别人越安利,他越不想参与的别扭性格吗?这波套路不行啊。

    但毕竟身边的人都在疯狂卖安利,为了从那种环境里挣脱出来喘口气,陆见晏这才答应了药无患来度假村放松一下。

    钓鱼并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放松的手段,陆见晏就喜欢这么无所事事的躺着,在迟迟的日光里,昏昏欲睡。

    一排八条大长腿,都是这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但是没过一会儿,闲不住的楼等闲就摸出了他的手机,四人经常一起玩的游戏的熟悉bgm就这样响了起来。第五奕随之也拿起了他的手机,然后是药无患,最后是陆见晏。很快,来自楼等闲和第五奕的“你信佛吗?为什么不杀人”、“别人凭本事杀的我,为什么说我送人头”的经典互怼就惊起了一片的飞鸟。这已经算是游戏里的套话了,但他们依旧说的乐此不疲。

    一上午就这么消磨了过去。这大概就是旅行的意义吧,换个城市,和自己的朋友聚在酒店里……玩手游。

    四根被架在一旁的鱼竿早已经没人关心,好不容易上钩了的傻鱼,在挣了一会儿鱼竿挣脱后,拍了个很有存在感的水花,这才又寂寞的游走了。真是越来越不懂这帮人类了呢。

    “诶,咱们中午吃什么?”楼等闲抽空问了句。

    第五奕懒散的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的开口:“这家度假村据说有个空中餐厅很有名,我已经让我的助理预约过了。”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打完这局,就去吃饭。

    等在悬停于高空中的坐位上坐稳后,陆见晏就第三次知道了有关于他前任姐夫的消息。对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次王主厨倒是没有又莫名其妙的成为这家空中餐厅的米其林主厨,只是参加了在当天举办的全球美食大赛,c国分赛区。

    王主厨还是破格录入的黑马呢,今天就餐的客人都是评委,可以免费品尝到最高规格的美食。大家都在跃跃欲试。

    只有陆见晏心力交瘁,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啊呢?_(:3)∠)_

    以及,看来这回要面对的不是什么依靠能力型的疑似任务者啊,又或者对方的能力比较特别?不能改变身份,而是从别的角度下手。

    陆见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王主厨好像总是在迫不及待的希望他能吃到他做的饭。

    这是什么见鬼的爱好?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这文的主线到底是啥?

    药无患:当然是我和晏晏谈恋爱!

    楼等闲:心灵治愈之旅吧,努力从有病的人变成正常人。加油哦,晏晏,你是最胖的!

    第五奕:反正和我没关系,我也不关心呢,微笑。

    任务者们:……我们是捎带的吗?

    药无患:你们就该一点都不存在,谢谢!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茶叶的tea”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费渡家的骆一锅”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苏苏”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晶莹的莹”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明清”扔了1个地雷

    感谢“叶玄”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凌家清澄澄”亲扔了2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