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33章 第三十三次被攻略:
    在安老爷子施展了一波“溜了, 溜了.jpg”的终究**后,陆见晏的生活就进入了短暂又宝贵的【无任务者】期。

    这样的休息期到底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陆见晏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 珍惜假期,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好比和药无患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可惜, 最终也没能谈成。

    在骤然经历过了安老爷子连夜逃跑的事情之后,陆见晏也就再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时机了。有时候吧, 这种犹如赤-裸般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曝光于一个人之前,想要以心换心的举动, 是很需要看气氛的。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不外如是。

    然后, 陆见晏就只能和药无患这么不尴不尬的以……邻居的身份相处了起来。

    “朋友”暂时应该还算不上, 但非要说是“陌生人”,又未免显得太过不近人情。陆见晏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较为熟悉的邻居”这个贴切的关系来形容彼此。

    药无患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像个热心的邻居,时不时就会上楼来送个小甜饼啊、中式点心什么的, 而陆见晏十次出门在小区里进行慢跑、散步等健身活动时,有八次都能“偶遇”这位白头发的邻居, 俊美, 温和,人畜无害。人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转变着,不出意外, 都是照着陆见晏接受度高的属性来变的。

    最近的这一次,药无患甚至连“业主开会”这样的理由都用上了。

    “业主的微信群已经通知过了。”陆见晏面无表情的拆台。

    信息化的时代嘛,不管是朋友、家人、同学、同事基本都爱组个微信群,业主们自然也不例外,由物业那边负责建立和维系。不过陆见晏并不在群里,加进去的是他的助理,一应物业琐事都是这位心细的女性助理在处理。

    自从发现任务者不爱用女性身份来攻略他之后,陆见晏就下意识的控制了身边下属的性别,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了男女比例二比八,整个秘书办美女如云的盛景。但即便如此了,竟也没有传出什么陆见晏恋酒贪花的绯闻。大概是因为“陆见晏其实是个性冷淡”的八卦更符合大众对陆见晏形象的理解和认知吧。

    “我也是我的生活助理告诉我的。”药无患接话接的很自然,脸皮厚的仿佛能建长城,但偏偏又是一副病弱西子的模样,反差极大,“我的意思是,我想邀请你一起去开这个会。”

    陆见晏用“你没病吧”的眼神,直晃晃的看着药无患,他的意思是,助理能做的事情,他为什么要上赶着去自虐?公司大大小小的会都开不完,是多有闲才会去开业主大会?事实上,住在这一片的人,除了像安老爷子那么大岁数有钱有闲又有满腔革命热情的老人以外,基本派的都是下属代表开会,好伐?

    等等,不用药无患继续提示,陆见晏自己就先一步悟了。对啊,像安老爷子那么大的老人很喜欢去开会的,为了几颗鸡蛋都能枯坐一上午。这与他们有没有钱、受过怎么样的教育都没多大关系,更多的是给自己找些除了跳广场舞和带孙子以外的活动。

    大爷大妈们同住一个社区,自然会经常在这个会那个会上碰见,见面就肯定会有联系,有蛛丝马迹留下。安老爷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资助的那些孤儿以外就是无牵无挂的光棍一条,这些老人大概是仅有的几个突破口之一了。

    是的,虽然安老爷子跑的快,但陆见晏和药无患却并没有放弃,这事揭不过去的!陆见晏还有问题想问安老爷子,不问到不罢休。至于药无患想做什么,他唯一能答应陆见晏的就是不对安老爷子下杀手。

    ……回忆……

    “这次是我们输了。”陆见晏在得知安老爷子光速一样搬家举动后,只得了一声长叹,但也心服口服,大气认输。

    药无患却垂眸,神色晦涩,笑的有些咬牙切齿:“不会有下次了!”

    “安老爷子毕竟帮了我们,两次。”陆见晏点到即止的提醒药无患,真正的小时候一次,在李老师的能力里又是一次。

    药无患分分钟摆出了属于药小患的无辜脸:“我也没说要对他做什么啊。”他提了提自己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胳膊,展示了一下正坐在轮椅上的单薄身体,以及与越来越热的季节完全不符的开衫外套,仿佛穿多少他都只会感觉到手脚冰凉。这样的他,多无害啊,他能做什么呢?是的,至今药无患还在努力艹着柔弱小白花的人设。

    陆见晏内心呵了一声:老子信了你的邪。

    ……回忆结束……

    目前来说,陆见晏和药无患针对安老爷子的调查方向,就只有安老爷子资助的那些还未完成学业的穷苦孩子,以及安老爷子并没有以自己名字注册的一些非盈利的基金会和公司。

    但都收效甚微,想也知道的,安老爷子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留下把柄,他早已经做好了在他离开后仍能让这些事情良性运转下去的万全准备。不管是资助还是基金会,都有专人打理,附赠一整个金牌的律师团队。

    但药无患始终觉得是人就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而他一定能抓住这个破绽。为此他愿意尝试各种可能,哪怕是和大爷大妈一起开会,更不用说还能趁机和陆见晏多多相处,何乐而不为呢?

    可以说是很不要脸了。

    但陆见晏可以比药无患更“不要脸”,他托腮沉吟半晌,便点头同意了药无患提出的这个新思路。紧接着便道:“那你加油,我等你的好消息,‘搭档’。”

    最后这个称呼就有点嘲讽的意思在里面了,虽然陆见晏理智上能理解药无患的做法,但情感上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不爽。

    药无患:“……”

    k.o.!陆见晏vs药无患,round n,陆见晏win!

    最终,药无患只能铩羽而归,虽然陆见晏很不想送他,但是看他笨拙又艰难使用轮椅的样子,陆见晏还是只能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站起来推起了轮椅。哪怕陆见晏很清楚药无患能怎么来,就能怎么回去,但,但,他就是心软了。

    “晏晏你最好了~”药无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学着他小时候的幼稚样子,仿佛银烟色的眼睛里只能装得下陆见晏。

    陆见晏面无表情,但手上的动作不变,推的很稳,准备送药无患下去。

    走到玄关,正好与回家的陆姐姐撞个正着。这天的陆姐姐难得没穿职业装,换了件设计得体、又春意盎然的素色长裙,外面套了个薄披肩,背了个链条包,发梢烫卷的长发披散而下,看上去大方又优雅。她一边往玄关处的衣架上挂披肩,一边尽可能以长辈的好脾气口吻和药无患打招呼:“无患啊,来找晏晏吗?怎么这就要走了?”

    陆姐姐最近莫名对儿时记忆有了一股特别清晰的印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至少是知道弟弟曾经和药无患有多么要好的。

    那个时候她还在上六年级,每天放学一回家,准能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两颗齐齐朝她看过来的小脑袋。两个小男孩总是形影不离,可爱又乖巧,还会一起甜甜的同她问好。那真的是一段一想起来就止不住想要唇角上扬的回忆。

    “我还要回去吃药。”药无患倒是蛮想留下来的,可陆见晏不想,一个隐晦的眼神过来,药无患就老实了。

    药无患当然也可以使些手段,借着陆姐姐这面大旗留下蹭个饭什么的,但那样做并不利于可持续发展。他今天已经和陆见晏待的够久的了,再待下去陆见晏就该炸毛了。这种事情还是要把握一个度的,虽然他很想效仿小时候的他那样耍赖和陆见晏当贴身膏药,但陆见晏并不吃长大了的他来这套啊。

    不如意事常□□,可与人言无二三。要是能一直维持小时候的样子就好了。

    送走药无患再回来之后,陆见晏未免他姐姐问他和药无患的事情,便先下手为强的问起陆姐姐:“你同学怎么样了?”

    陆姐姐最近总出门,并不是为了工作,从她的穿衣打扮里就能看出来,她主要是去看一个关系十分要好的同学了。事实上,以往只要陆姐姐来s市,她必然会去医院看这个同学,已经维持有好些年了,

    只能她去看对方,因为对方是个植物人。

    “还是老样子。”陆姐姐的神情倒没见什么沮丧。毕竟对于这种长眠不醒的特殊情况,老样子也是一种变相的比较好的说法,至少没有再恶化,肌肉也没有过多的萎缩,心跳和脑电波活动都在正常值,不管是对方家里还是陆姐姐,都始终坚信对方能够醒来,“视频的疗效不错。”

    “视频?”陆见晏没听过这个说法,毕竟上次的时间段里,陆姐姐并没有来s市,也没有去看她的同学,“什么视频?”

    “就咱们小时候的那个视频,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主意是陆姐姐提的。就像她之前说的,她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回忆起过去,尤其是对她还在上小学、弟弟正在上幼儿园大班的那几个月印象深刻,也因此,她就顺便回忆起了被她尘封多年的、最大的黑历史——带着弟弟和隔壁的药小患一起尬舞的视频。

    陆姐姐当时排这个舞,自然不是某天抽风,心血来潮,而是事出有因。

    这个因,便是陆姐姐六年级的同班同学,王子期,也是一个有名的世家的人。犹豫陆姐姐跳了级,所以其实王子期是比陆姐姐大两岁的,但是当年他瘦瘦小小的,还没有陆姐姐高,还特别怂的总被人欺负。

    据说是因为王子期六年级开学时出了一次意外,然后就听不见了。明明他的耳朵是正常的,可就是再也无法听见声音。说话的语调也慢慢的变得很奇怪,这是很多耳朵听不见声音的残障人士都会遇到的情况,哪怕他们曾经说话是正常的,但听不见声音的时间越久,他们的说话声音就越会控制不住的变大,还伴随着奇奇怪怪的调子和口齿不清。

    王子期家里很有钱,地位也很高,但再有钱有权,也治不好他的听觉,控制不住其他家世差不多的孩子对他奇怪语调的嘲笑。

    小孩子可以很可爱,也可以很残酷。

    王子期这种情况本应该是送去特殊学校的,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王家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先满足他的意愿。

    陆姐姐正是王子期不愿意转学的原因,在大部分人都嘲笑他的时候,陆姐姐是最先挺身而出的那个。不仅帮他修理了那些欺负他的人,也是唯一还愿意和他玩的人,甚至不辞辛苦的专门和他一起学习了手语。

    陆姐姐从小就一种愿意照顾弱小的热情,她自我感觉这不是什么助人为乐,她也不指望谁来回报她什么,又或者为自己刷什么高义的人设,她就是单纯的喜欢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可和王子期接触多了,也就不再是简单的被人需要和需要的这种关系了,他们成为了真正无话不谈的朋友。

    为了鼓励王子期,陆姐姐这才有了跳那个宅舞的主意。她私下里设计舞蹈动作设计了很久,音乐选的则是王子期最喜欢的动漫的主题曲,但是在送给王子期看的时候,陆姐姐却偏要表现的一副这不算什么的样子,她坚称这不是专门为了王子期做的,她是要发到网上的,只是顺便让王子期看看。

    这个“顺便”可一点都不便利,舞蹈视频做出来的那天,陆姐姐大包小包的带了很多东西去学校,从在那个年代来说很小巧先进的迷你低音炮音响,再到各种播放设备。

    陆妈妈还为此和学校交涉了一下,在中午的时候给女儿借用到了学校的新媒体教学教室。

    在投影仪上放着视频,再引导王子期拿着印象,用指尖去感受那种音乐震动的节奏。大概是视频里的陆见晏真的跳的太傻了,王子期从看到视频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笑,开心又满足,直至放学都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快乐情绪。

    他用手语对陆姐姐说,他喜欢那个视频。哪怕他其实什么都听不到。

    后来,王子期就想开了,转学去了特殊学校,陆姐姐则再次跳级,可两人的友谊还是维持了下来的。

    直至,长大后王子期出了车祸,虽然命是抢救回来了,却变成了植物人。作为王家主家唯一的嫡子,不管他的父母还是家族,都不可能放弃希望,更不用说虽然王子期听不见声音,但那并不影响他有一个好脑子,在赚钱方面的能力超越了同辈的很多人。

    大家等了王子期一年又一年。但还是那句话,他们家不缺钱,也不缺权,可往往有时候有些东西,真的是钱和权也买不到的。

    陆姐姐这次来看王子期,在莫名想到了以前的那个能让王子期特别快乐的视频后,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提了出来,想让王子期用指尖再次感受那种震动。

    结果,还真的被陆姐姐给意外碰对了,据说王子期最近的大脑开始变得异常活跃。

    “那真是太好了。”陆见晏笑着恭喜他姐姐,把心头那点有关于王子期怎么醒的这么寸的想法给暂时压了下去。陈医生废了,李老师死了,就有植物人醒过来了?

    陆姐姐去换了身居家服,把头发很随性的一扎,身心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她从更衣室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沙发上查看弟弟的身体情况,没有发烧,没有咳嗦,看样子应该也没有再次晕倒,很好,完美。

    陆见晏的检查结果上周就出来了,治疗单上显示陆见晏一切正常,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但对于经历过陆见晏小时候没由来的生病的陆家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结果。

    有时候,他们宁可医院检查出陆见晏有什么,也好过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前者可以对症下药,后者却只能让他们手足无措的看着陆见晏痛苦。半夜咳醒是常事,呼吸不畅也时有发生,还伴随着一晚上一晚上的失眠,可哪怕是最顶尖的名医,用最好的医疗器材检查,得出的结论也只是陆见晏和正常人一样,没有谁能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去如此难受。

    陆姐姐和父母一起经历过那样一个堪称黑色时光的阶段,记忆不可谓不深刻,她实在是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蠢弟弟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已经乱没有形象的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手游的背景音效喊杀震天,偶尔还会伴随着十分诡异的暧昧呻-吟,据说这是女色角色死亡的声音,但……怎么想这都不是什么正经游戏啊!

    “今天感觉怎么样?”哪怕结果下来了,陆姐姐还是决定让陆见晏在家多休息一段时间,她甚至新建了一个对弟弟身体情况的观察日志。

    “还行。”陆见晏拖着慢吞吞的长腔,一看就是没仔细听的在敷衍。此时此刻的陆见晏,是旁人所绝对不会见到的一面,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但周身的那种放松却是不会骗人的。只有在姐姐面前,他才会如此,仿佛他还是个可以过六一的孩子。

    曾经这个范围能扩大到陆家另外四口身上,如今却只剩下了陆姐姐和陆妈妈。任何男性的接近,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会引起陆见晏的警觉。

    陆姐姐上手亲自摸了摸陆见晏的额头和颈部的脉搏,触感温凉细腻,一切如常。做完这一套后,她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抱着笔记本,盘腿坐到了懒人沙发上,背靠落地玻璃窗,正对还在玩手游都快玩傻掉了的蠢弟弟。

    在陆姐姐没来得及收起的情绪里,有着她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宠溺。

    接下来一直到开饭前的时光,陆家姐弟就各忙各的,再没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了。可却丝毫不显尴尬,反倒是有一种脉脉温情在空气中涌动。

    这大概就是亲情的魅力,你不用刻意的去找话题,维持活跃,迎合对方,哪怕一句都不说,待在一起也可以心情舒畅。

    陆姐姐是真的在忙,虽然她的打扮比较居家,但她在处理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工作。对比姐姐,陆见晏就不要不务正业的多,毕竟他最近在休息期嘛。陆见晏也不是那种自虐的性格,面对难得的假期,还有姐姐帮忙处理工作让他可以安心,自然是要趁机玩个爽的。

    哪怕上了饭桌,陆见晏都不忘把手机安置在懒人支架上,继续废寝忘食。

    陆姐姐前面都能忍,直至此刻终于忍不了了。

    “咳。”一声咳嗦,举重若轻。

    陆见晏哪怕万分不舍,也还是立刻放弃了他即将赢下的一局,任凭被队友大骂他傻逼,举报他送人头,他也只能停下。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在座位上听训。

    “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陆姐姐总是习惯性的爱说教两个弟弟。

    然后,拆台的微信提示音就到了,亮起来的自然是陆姐姐的手机屏幕。不过,陆姐姐是谁啊?哪怕刚刚才教育过弟弟在饭桌上不要玩手机,她依旧可以理直气壮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快速的看了起来,毕竟有可能是什么很重要的工作。

    陆见晏抬眼,努力瞅了一眼,一个表情包。

    这绝对不是工作!谁家给老总汇报工作的时候会发表情包啊!如果是那种爱玩爱闹没什么架子的年轻老板也就算了,他姐这种严厉又霸道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的!

    紧接着又是一个表情包,红色的字体十分显眼:暗中观察。

    表情包上的脸有点熟悉啊,陆见晏眯眼,仔细看了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那小白毛不是药小患又是谁!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药小患两手扒在棕色的沙发背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确实有那么点暗中观察的意思。

    但是!他姐!为什么!用药小患当表情包!而他没有!

    陆姐姐嫌弃的看了眼蠢弟弟,觉得陆见晏这样才是真.暗中观察,她干脆就把自己手机怼到了对方鼻子底下:“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

    对面显示的是“正在输入中……”,头像和昵称都很眼熟:妈。

    是的,陆妈妈也玩微信,特别喜欢给她朋友圈里那些“震惊”圈的扩散主力军们进行反科普,表情包也用的很溜,基本看不上去那种“为了友谊干杯”的中老年标配表情。私底下还很喜欢美x秀秀,这是不管什么年龄、什么层次、什么颜值的女性都很喜欢的一种活动。

    陆妈妈找陆姐姐没什么事,就是来充当她姐姐的移动图库的,发了一组组的表情包,都用的是一个人当素材。

    这个人是谁,想必大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药无患,准确的说是药小患。

    自陆妈妈和药妈妈因为【神笔马良】的能力而在醒来后变成了好姬友之后,两人的友谊就急速升温,打的火热。然后,陆妈妈就从药妈妈那里盗到了好多以药小患幼年照为底图的表情包。什么“乖巧”、“不服憋着”、“无辜”、“冷漠”,在药妈妈这里都能找到药小患版。

    陆见晏:……真是亲妈啊。

    当然,药妈妈用这套表情包也用的很谨慎,基本只用来和老公斗图,偶尔也会扩散给几个关系十分亲密的亲朋。大家一般也就是自己私下里用用,并不会再次扩散。

    陆妈妈也是在经过药妈妈同意后,才把表情包发给了女儿。

    “妈为什么把这个发给你?”陆见晏的表情一言难尽极了,他已经不自觉的放下了碗筷。因为他有了一个不是那么美好的猜测,“她不会是……”不会是想让陆姐姐参考一下,也给她整一套陆家孩子的特殊版表情包吧?

    陆姐姐沉重的点了点头,猜对了。陆妈妈和陆爸爸虽然工作忙,但很喜欢给孩子拍照片、录摄像,并都精心保存到了今天。在好闺蜜药妈妈给陆妈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后,她那颗躁动的心跃跃欲试了起来。

    “绝不!不可以!我拒绝!”陆见晏就差很没有形象的蹦起来了,“你们这算不算侵犯我的肖像和**权!考虑没考虑过我以后怎么在家族里立足!”

    陆姐姐老神在在,似胸有成竹,早有考虑;“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们就用贱贱的吧。”

    “可以!”毫无节操的哥哥分分钟变节了,什么肖像权?什么家族立足?哪有给姐姐出主意用哪个表情做成什么表情包更有意思?

    说真的,陆见晏和陆姐姐其实并不太适合做表情包,他俩从小的照片里就没什么波动太大的表情,顶多做个“冷漠,jpg”。但陆贱贱同学就不同了,这货一直都是个颜艺帝,各种黑历史的表情照片多到可怕。

    到底用哪个好呢,真是让人难以抉择。

    作者有话要说:  陆贱贱:亲姐?亲哥?

    陆姐姐&陆见晏(一本正经):你是充话费送的呀,你还不知道这个家族秘密吗?

    ps:六一快乐呀,今天我们都是十二岁!明年十一,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又扔了1个地雷,换昵称了呀?捂脸,捏捏小可爱。

    感谢“niuniu”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草纸往作者菊花里”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莫竹真”亲扔了2个地雷

    感谢“thelonglygrass”亲扔了1个地雷,好久不见,么么哒

    感谢“费渡家的骆一锅”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喵殿”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翎”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雅微利卡”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宁宁宁柠”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