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28章 第二十八次被攻略:
    一大两小没有什么意外的都被“绑匪”抓了起来, 困到了一楼的偏厅里。偏厅不大,相对空旷, 最中间有几组舒适的真皮沙发, 沙发下是柔软的地毯,散落着药小患的一些人偶玩具。

    白天的时候, 陆见晏才和药无患在这里玩了一会儿超级英雄大战超级反派,就像是所有故事里都会有的结局,超级英雄战胜了超级反派, 消灭了世界的一切罪恶, 唯一不那么像故事的插曲是,超级助手药小患趁超级英雄陆见晏不备,准确无误的在他脸上亲了个正着。

    晚上, 这个偏厅却成为了积极打击“犯罪”的他们的囹圄。幸好这次的“绑架”是假的, 要不然就太讽刺了。

    根据药大患之前设计好的剧本,在抓住两个孩子和李老师之后,接下来就是“绑匪”们准备带人离开, 却发现他们被反应过来的药家反困于药宅之内,不得不用药无患勒索药家。为了杀鸡儆猴, 本来要杀李老师, 却误“杀”了陆见晏。

    在这段重点剧情开始之前,自然要有一个准备的过程的, 未免引起李老师的怀疑,被冠以了“绑匪”需要联系外面的接应人员的名头。

    离“绑匪”们发现他们与外面失联,药家已经变成了一座孤岛还有一点时间, 陆见晏抓紧平复了一下内心想要直接弄死李老师的可怕情绪。他一再的提醒自己,你杀了任务者并没有用,因为任务者还会去下个世界祸害其他人,死的只有真正的李老师。你要忍,你要忍……

    去你玛德,根本忍不住好吗!

    特别是在陆见晏听过李老师和系统的对话,得知了李老师的真正任务——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后。

    exm?

    你就是这么帮助别人的?!

    想想好像也能说得通啊,“主角”陆见晏不需要帮助,那就创造“机会”帮助他好了。这大概是个bug,又或者是系统故意引导李老师钻的漏洞。他们先把一个本来价值一分的困难扩大成十分,帮助对方解决后,得到的回报就是原有基础的十倍、百倍,而如果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李老师牺牲自我,牺牲的越大,他能得到的额外奖励就越多。

    也因此,几次任务之后,“聪明”的李老师就摸索出了这么一套故意死在别人眼前、将赚取的积分最大化的讨论,投机取巧,又自以为是。

    而帮助所谓的主角等重要人物,本身的积分就会高于普通人很多,李老师一向是只喜欢对主角下手的。

    等任务完成后,李老师便可以做出选择,是直接离开,还是一帆风顺的在“异世界”延续生活二十年。李老师的打算就是先完成他自己的助人任务,然后,以他在助人的过程中牺牲自己为契机,让陆见晏对他记忆深刻,再利用接下来的二十年的“假期”,攻略下天价的陆见晏。

    这个计划不得不说是……想的很美。

    可惜却彻底惹怒了陆见晏。

    药无患因为这个该死的任务,至今还在昏迷中!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明晃晃的在陆见晏的心头挥之不去。陆见晏是个很护短的人,他可以不怕任何事情,唯一怕的就是因为他而连累他身边的人。从同学到弟弟,再到……如今连还是个孩子药无患都没有逃过,李老师怎么还不去死一死啊!

    就在陆见晏差点破功,不准备再假装下去的时候,药无患突然动了一下。那一刻,整个空气都好像安静了,仿佛有谁对陆见晏施展了什么魔咒,让他心里无力关注其他,只希望药无患能醒来。

    药无患此时正半趴的昏在沙发上。“绑匪”不敢真的虐待他,便只是象征性的把他扔到了柔软的地方。

    李老师和陆见晏的双手则都被反绑在了椅子上,并没有被怎么粗鲁对待的坐在那里,相对于真正的绑架,这样的待遇已经很好了。

    陆见晏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药无患,以为他会醒来。

    结果,药无患也仅仅是缩了缩身子,看上去十分痛苦的皱起了一张白皙的脸颊,银白色的眼睫毛颤了又颤,但最终还是没能睁开。明亮的水晶吊灯下,药无患的皮肤恍若透明,脆弱异常。

    此时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负责看着他们的“绑匪”,这人并不是群演,而是药家暗地里的保镖。对方是个把一头黄发剃成了板寸头的黑人妹子,眼睛大而亮,嘴唇厚而重,一身干练的迷彩劲装,四肢充满了流线型力量的美,英姿飒爽,一看就很不好惹。

    【她为什么还在这里?一般情况下,她不是应该出去吗?她不走,我怎么和陆见晏沟通?】李老师此时还有闲心在脑海里问系统。

    系统:【……你这个“一般情况”指的是?】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李老师的智商理直气壮的掉线着。虽然他经历了几个世界,但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绑架,有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只能根据臆想来。

    陆见晏被这个荒谬的结论差点震笑了。厉害了我的任务者,小说不等于现实,ok?事实上,那种恨不能给人质独处的机会,任由他们自己隔断绳子,好帮助他们逃跑的bug剧情,连当今的小说里都很少写了好吗?试想,在“绑匪”有闲有人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要不看着“人质”,反而给“人质”独处的时间,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

    哪怕没有脑子,也该看过一些比较讲逻辑的犯罪类电影吧?人质会被绑在相对比较空旷的房间,最好周边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样才方便绑匪能把人质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不给人质任何就地取材反杀的机会。

    李老师也就是抱怨一下,不敢真的把小说情节信以为真。他更多的时候,一直在试图想要和陆见晏搭话,可惜他被用白色的布子堵住了嘴,无法真正说话。但他也并没有就此放弃,说不了话,还可以和陆见晏建立眼神的联系嘛。不过依旧没有成功。

    陆见晏此时此刻能忍下不直接弄死李老师的想法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会配合他。

    黑人妹子见李老师不肯老实,便猛地照着李老师的小腿肚子踹了一脚,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仿佛真的是个情绪暴躁的兵痞。一年前她还在某小国的战场上日天日地呢,此时也算是本色出演了。

    李老师被那一脚钻心的痛给彻底踢懵了,怎么说打就打?连个预警都没有?他做错了什么?

    黑人妹子看李老师敢直直的看她,更加不高兴了,抬手就是力重千钧的一拳,正打在李老师最柔软的肚子上,李老师整个人都蜷成了弓型,若不是有绳子绑着,他指不定要怎么满地打滚呢。这一拳之后并不算完,妹子开始了疾风骤雨的拳打脚踢,专挑的是能让人痛不欲生的角度:“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黑人妹子其实是这次行动的小队长,多少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药家想要对付的正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弱鸡一样的亚裔男子。虽然她并不理解对付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啦,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行为模式,对“为什么”并不关心,她只需要知道“如何做”就ok。

    这黑人妹子其实也是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的,她正在上升期,各种力求表现,觉得让李老师多受些苦头,雇主肯定会更高兴,于是就多加了戏。

    不得不说,黑人妹子这样的误打误撞,确实做对了,也算是稍微缓解了一下陆见晏的内心。

    突然,福灵心至,陆见晏低声抽泣了起来,他的嘴并没有被堵住,想也知道,那玩意不好受,黑人妹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让陆见晏遭这个罪的。

    黑人妹子被陆见晏这一哭吓了一跳,但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假装充满恶意的走到陆见晏身边,一边凶神恶煞的吼“你哭什么哭?”,一边确定了陆见晏其实是在假哭,然后该怎么做,她心里也就有数了。

    妹子转身,来到李老师身边,反手就是一巴掌,对他凶巴巴道:“让他别哭了!”

    李老师:“???”

    孩子哭,打大人,这样就不讲道理了,对吧?但李老师还是只能忍痛,劝陆见晏别哭了。但不管李老师怎么劝,陆见晏都始终在我行我素,甚至越哭越厉害。

    黑人妹子表现的更加烦躁暴虐了,下手也越来越狠。她好像已经和陆见晏达成了一个默契,就为了联合教训李老师一顿。陆见晏倒是并不怕真正的李老师回来后会遭罪,因为药无患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他有个治愈系的特殊能力,任务者一走,他就会治好原主的身体,一键清除,绝无后患。

    李老师哪里遭过这种罪?如今穿越的这具身体又不算特别健康,疼的恨不能重新做人,一个劲儿想要求饶。但是他却连叫出声都做不到。

    终于,李老师在脑海里和系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为什么不能关闭痛感?我的积分呢?!你们就是这么对宿主的吗?啊!艹!好痛!你让她快停手!你再不想办法,我就要投诉你了,我要你也尝尝这份痛苦!这还是女人吗?!啊啊啊,别打了!】

    系统的声音却一沉不变,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异常的冷酷:【因不知名原因无法关闭痛感,请宿主稍作忍耐。系统正在进行重新关闭五感的尝试,出现未知错误……出现未知错误……】

    既然那么想被绑架,就要做好被绑架后需要承受什么的心理准备啊。

    黑人妹子在李老师即将昏迷的前一刻,终于收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疼到虚脱了一般的李老师,妹子的眼神更加不屑了。她自己的力道自己知道,这种程度根本不至于如此,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懦弱害怕,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敢去招惹药家的。

    然后,黑人妹子就坐到了一边,啪的一声,就像是打在所有人的心头,她把两腿随意的搭在了茶几上,一副多年资深老流氓的模样,时不时的还会以吓唬吓唬李老师为乐。

    李老师饱受折磨,还要忍耐时不时的来自黑人妹子的一个肘击动作,被吓的犹如惊弓之鸟,只在是可笑。

    【你快让她走啊啊啊——!】李老师的崩溃也能从他内心的对话里体现出来。

    系统却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语气:【我无法控制人心。只有她想走了,她才能走。请宿主稍作忍耐。】

    【我凭什么忍耐啊?!我不忍耐!你要么想办法屏蔽我的痛感,要么就伪装成她的上面给她打电话啊,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让她走!走!】李老师在脑海里的声音都仿佛已经吓到抖出了颤音。短时间被黑人妹子支配的恐惧他大概是摆脱不了了。

    陆见晏面无表情,心里却想着,这就害怕了?噩梦还在后面呢!你不是要帮人吗?我一定会让你好好帮的!

    从李老师推倒药无患的那一刻,陆见晏就改变计划了,他绝不会让李老师这么轻易的离开这个世界的,他要为他所作的付出代价!推倒药无患这个举动本身,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药无患的表面受了多大的伤,而是他的心理上。药无患有malkavian,很容易钻牛角尖走极端,加之年纪又小,很可能看不出李老师在玩什么把戏,万一真的误会是自己的错导致自己和小伙伴功亏一篑没能逃跑成功,以小天使药的性格,他一定会内疚被淹没的。

    因为自残自虐而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事情,说不定真的会发生在药无患身上。

    李老师不是不知道药无患的病的,但他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和保证任务成功,而毫不犹豫的把一切恶都加诸到了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他还算人吗?!

    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人的李老师,在系统不知道做了什么之后,情绪才勉强正常了一点。

    陆见晏对李老师开胃小菜一般的惩戒到此为止,毕竟更加重要的还是药无患。陆见晏停止了“哭泣”,暗中给了黑人妹子一个眼神,示意她去看看药无患。

    黑人妹子其实也很担心,雇主家唯一的儿子有病,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好吧,想瞒也瞒不住,就药无患那追求人群中最闪耀的外表,说他没病,谁信啊。黑人眉子装作看不耐烦的上前抓住药无患的手,实则是试探脉搏,然后又翻了翻药无患的眼皮:“喂,这小子怎么回事?假装的?……不会死了吧!”

    “无患有病,求求你,给他拿点药吧。”陆见晏接到了妹子隐晦的暗示,给了对方一个台阶,好让她自然的去给药无患取药。

    “撒子药?”黑人妹子会说c国语,就是口音有点重,甚至还带点蜀国音,一口辣椒味。

    “就在他卧室的桌子上,不远,不麻烦的,求求你了,姐姐。”陆见晏假装可怜其实并不拿手,幸好有之前药小患没脸没皮的多天演示,乍一看还是蛮像那么一回事的。

    “真麻烦!给我等着!要是让我发现你们还不安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黑人妹子走之前,还不忘威胁了一把李老师,在得到李老师被吓的往后一缩的反应后,这才满意的离开。

    陆见晏等了一下,才试探性的开口道:“无患?无患?”

    李老师想要和陆见晏说话,却被陆见晏全程无视了。

    因为药无患醒了,却并没有着急起来,银烟色的眼睛看上去冰冷的好似某种无机质的工业作品。陆见晏试图从他的表情里分析出他到底是不是药大患,但是失败了。

    本就是一个人,若不是药无患刻意区分,根本不可能看出他到底是大患还是小患。

    然后,药无患终于有了不一样的表情,在对上陆见晏关心的双眼的那一刻,他笑了,没心没肺,就像是小天使一样。耍无赖一般继续趴在沙发上,对陆见晏道:“我摔倒了,要晏晏亲亲才能起来!”

    陆见晏:……卧槽,大哥,怎么还是你!放你爸爸出来啊!

    毫无疑问的,这个应该就是顽强的药小患同学了,在不该顽强的时候异样执着。他猫一样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陆见晏,明明害怕的不得了,却还在试图活跃气氛,让陆见晏不要害怕。恩,晏晏都说了啊,这是个游戏。

    “你还疼吗?”陆见晏无奈的接受了现实,顺便在心里唾弃药大患的不给力,连年幼的自己都压不住。

    药无患舔了舔自己乍然缺失了一颗门牙的牙床,不说还好,一说真的有点想哭了:“我变得不漂亮了qaq晏晏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陆见晏:“……”你关注的点很奇怪啊少年。

    陆见晏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掉的只是乳牙,不要担心,会重新长出新的的。你先起来好吗?我被绑着,亲不了你。你确定真的没有哪里难受吗?”

    药无患依言乖乖坐起,一手撑在沙发上,一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好像不疼。他继续冲陆见晏开心的笑着,仿佛他真的一点都不害怕:“我不难受,晏晏。”说完,就跳下了沙发,准备跑去给陆见晏解绑。

    李老师终于找到了存在感:“你没事吗,无患?真是太好了。”

    药无患全程无视了李老师,把他的话就像是空气过滤器一样的统统给过滤掉了。就在他即将走到陆见晏身边时,偏厅关上、反锁好的门,重新有了动静。

    然后,李老师就眼睁睁的看着药无患改变了的方向,跑了他身边,装样子的把手放在了他的绳子上。

    李老师被吓的反应有点慢,这是个什么操作?

    大门打开,走了的黑人妹子去而又返。看见屋内的情况,妹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显是药无患在装昏,趁着调虎离山,准备解绑他人,一起逃跑。妹子勃然大怒,冲着李老师犹如一头被冒犯的狮子般咆哮着:“你竟然敢骗我?你、一个猴子,竟然敢愚弄我!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李老师:“???”他终于明白了,药无患在反诬陷他!

    黑人妹子暴怒的摔上门,从多用腰带的背后抽出了一把军刀,哑光,看上去平淡无奇,实则削铁如泥。她几步上前,根本不给人准备,手一扬起,便又是重重的一巴掌。黑人妹子很喜欢这么教训人,因为这样的打不仅疼,还有一种羞辱的意味在里面,调-教人再合适不过了。

    黑人妹子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手劲儿极大,这回并没有刻意压制,抽到了李老师的脸上的力气,仿佛把李老师的牙都打松了,脸扭曲变形,折断一般偏向一边,喉头一甜,鲜血就吐到了地毯上。

    李老师的右耳在嗡的一声之后就再也听不到声音了,脸火辣辣的疼。

    “你竟然敢骗我,这孩子根本没事,你个该下地狱的狗杂种!”

    没给李老师任何狡辩的机会,黑人妹子拿刀的左手就已经二连击而下,朝着李老师坐在椅子上的命根子就狠狠地戳了下去。

    “啊——!”哪怕被白布捂着嘴,也无法阻挡李老师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与绝望,他本能的闭上眼,等待着刻骨铭心的疼痛。

    药无患则趁机躲到了安全的地方,神色不明的看着李老师,有些仇他会自己报!

    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但实际上只有几秒钟,被吓到失禁的李老师发现他并没有被真的变成公公,军刀准确无误的扎到了他的两腿之间,扎破了裤子,蹭过肌肤,只差那么一点,他就真的要和他的下半身说再见了了。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危险,疼痛,如潮水般涌来,哪怕没有真的戳下去,也已经让李老师再一次变得神经质了起来,这一次,连系统都再没有办法安抚。

    黑人妹子厌恶的看了眼李老师有水渍渗出的裤子,真的是太没种了!

    就像是配合好的一样,在黑人妹子还没有来得及发作药无患的时候,门被敲响,是其他“绑匪”来了,很急迫的样子:“我们被药家围住了!”

    黑人妹子一脸晦气的呸了一口,再给了李老师最后一脚后,这才跟着人二度离开了。

    妹子一走,药无患就重新快速爬了出来,动作比刚刚不知道灵活了多少倍,他给陆见晏解了绑:“我们快跑吧,晏晏。”

    陆见晏却在思考这件事情里最大的bug,他假死,李老师才会放出能力,而这个时候就需要药大患来打断对方的能力,并迫使对方强行登出。可,他们此时并没有药大患!

    在陆见晏和药大患商量计划的时候,他们也设想过,万一一直是药小患在主导身体该怎么办,或者是药小患突然醒来该怎么继续操作。药大患当时的说法是,哪怕小时候的他什么都不懂,身体的本能也会帮他记得。

    此时此刻的陆见晏: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药小患:还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陆见晏:告诉你爸爸,他太让我失望了!

    药大患:……真不是这样的_(:3」∠)_。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洛落”亲亲又扔了3个地雷

    感谢“千寻小桃妖”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月流烟渚”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他城重楼卷素罗”亲扔了1个地雷,好久不见,么么哒

    感谢“黛千秋”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你像风一样自由”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nn”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吱吱吱”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阿暮”扔了1个地雷

    感谢“w等号w”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