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第27章 第二十七次被攻略:
    陆见晏读过的一本推理小说里, 有一段对角色描写是这样的:他的身体就像一架铁笼,处处显得威严体面, 可是你看在那铁栏之后, 却有一头凶猛可怕的野兽。

    对于药无患来说,大患就是那头蓄势待发的野兽, 小患则是困住他自己的铁笼。

    驯兽师陆见晏整装待发,陪铁笼疯玩一天,本希望能借此让药小患感觉疲倦, 好早点去睡, 放出野兽出来。

    谁能想到……这铁笼特么根本就是焊死的!

    药小患越玩越精神,连陪玩的陆见晏都困了,主力军药小患却始终不见丝毫的倦意。一双银烟色的眼睛比夜空中的群星还要闪亮, 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真.孩子才会有的“睡你麻痹起来high”的劲头儿, 用事实告诉了陆见晏,傻了吧,小孩子就是这么一种精力充沛到无理取闹的生物。

    但“绑架”计划还是要如约进行的, 因为李老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索性“绑架”计划的具体步骤都是提前就已经商量好的,并不需要谁来指挥, 只要按部就班就不会出什么太大的差错。此前, 药家甚至还带妆排练过一次,从“绑匪”闯入的时间, 再到他们该在什么时候放倒保镖、寻找陆见晏和药无患,都是经过反复推敲,仔细斟酌的。

    陆见晏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之前的排练, 但也是早已经把整个绑架的流程熟记于心了,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药小患,依旧可以完美走位,配合的天衣无缝。

    药家怕出事,“绑匪”是直接从国外请的一批群众演员,有一定的打戏基础,每个人都做了身份背景的调查核实,然后,药家就用高薪、包吃住和报销来回的机票钱,雇来了这群身高马大、语言不通的老外,到大洋彼岸的陌生国家“演戏”。他们所知道的便是他们要参演亚洲一个十分受欢迎的大型室内真人秀节目,陆见晏和药无患都是刚刚出道的亚洲童星,药家则是租来的外景地,房间里布满了针孔摄像头。

    在科技还没有特别发达的上个世纪末,祖国这头和大洋那头的诸国,真的就像是被打了一层结界一样。国人不了解老外,老外也爱带着有色眼镜俯视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简单来说就是十分好……忽悠。

    陆见晏注意到有好几个老外群演,还很心机的比上次带妆排练时多给自己加了点戏,当然,乍然看上去的真实性还是很高的,就是比较引人注目。

    爱一行干一行啊,陆见晏有些遗憾,这是十八年前,若是十八年后,他完全可以介绍他们去楼等闲的娱乐公司,好好发展一下。

    顺便一说,是的,楼哥这个纨绔二代真的特别符合他的人设,从品味到工作。他也不是完全的游手好闲,身上好歹挂着个总裁的头衔,只不过是楼家旗下一个不算赚钱的二流影视公司,和国外的娱乐巨头有些渊源,因此有些圈子里的稀缺资源,还真吸引了不少小鲜肉。

    不过,楼等闲对公司并不怎么上心,用他爹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娱乐公司在楼等闲手上最大的作用就是方便了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包养小明星。

    即便楼等闲真的一口都没吃过也没人会信的,给他点蜡。

    咳,说回群演,这支突入药家的“绑匪”,当然不可能只有群演,还混杂着药家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保镖,如水入海,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们本身也都是一直在暗处工作,从未在明面上露过面,以体格健硕的黑人为主,黄种人和白种人也有,但并不算多。这些人不是当过雇佣军,就是退役的特种兵,各个武器精通,一个打十个,天知道是药家从哪里挖来的“专业人才”。

    陆见晏甚至开始有点怀疑药氏国际在国外具体的工作性质了。

    这天,正值c国的传统节日,别墅区为业主们准时准点放起了烟火表演,瞬息万变,璀璨夺目。以夜色为遮掩,以满天的爆炸声为号,“绑匪”们正式持枪潜入了药家。

    药家在明面上的保镖都负隅顽抗的十分认真,因为这关系到了他们的奖金。这次的绑架既是演习,也是药家对保镖们的考核,分为攻击方和防守方,攻击方是暗地里的那支队伍,成绩由能以多块的速度、多悄无声息的手段拿下药家为评分标准;防守方就是明面上的保镖啦,他们的防守时间与奖金直接挂钩,坚持的越久,能拿到的钱越多。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效果极佳,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

    群演们不明所以,还以为药家明面上保镖的反抗是节目组刻意设置的关卡,一个个也十分卖力,甚至因为这样的“预热”,都变得更加认真了起来。

    但发生在外面的这一切,都和陆见晏没什么关系,他正带着药小患躲在二楼的玩具室里,一方面期盼药大患早点醒来,一方面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药小患真相。

    告诉吧,怕药小患演技不够真实,骗不过李老师;

    不告诉吧,又怕给真正的药小患留下心理阴影,他的病最经不得的就是负面情绪。

    陆见晏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却始终没能学会让自己的良心不要痛,他对此也挺苦恼的。

    最终,在一堆毛绒玩具旁边,陆见晏还是败在了药小患的眼神之下,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里,有着常人都会有的正常感情,是满满的信任与真诚。他在陆见晏耳边小声说话时都带着颤抖,却始终不肯离开陆见晏半步,他说:“家里、里进来坏人了吗?不、不要怕,晏晏,我会保护你的!”

    “凶神恶煞”的绑匪已经差不多全面潜入,打晕、控制了药家大半的保镖,将人烟稀少的药家全盘控制在了自己人手上。

    这大概就是这片半山别墅唯一的缺点了,邻里之间互不打扰,平时看上去挺好,足够尊重**,但等真的出事了,却连大声呼救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隔壁根本不会听到你家发生了什么,更不用说是借着在湖边放大型烟火的掩护。

    这次绑架演习让药家发现了不少问题,这便是其中之一。

    当“绑匪”跑上二楼,挨个检查房间时,陆见晏按照记忆里那样,带着药小患玩起了游击。药小患的玩具室和卧室是有一扇门互通的,而卧室又有一个暗门直接连通了他父母所在的主卧,方便药无患在感觉害怕的时候能够随时随地找到他的父母。

    主卧旁边便是一个侧凹型、能拐过弯直接连到对面的女士更衣室,更衣室里有个旋转楼梯,可以直接下到一楼。

    动作小心一点的话,陆见晏和药无患便能顺利从一楼跑到厨房。后厨有个上下都能打开的后门,出去就是药家的后花园,过了篱笆墙,就是前往陆家的秘密通道了。

    整个楼家的装潢布置,细究起来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机关迷宫,不知道藏了多少的秘密。据说药爸爸位于三楼的书房还有一个能放下来的木制楼梯,直通某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阁楼。秘密阁楼和明面上的阁楼只有一个能活动的夹板之隔。

    药妈妈对家里的这个构造的解释,是为了给药无患一个充满无限好奇的童年。

    但陆见晏却百分百坚定了药家的产业很值得推敲的问题,至少在陆妈妈的更衣室里,某个需要指纹才能打开的转台,只能转出放着昂贵珠宝的保险箱,而不是无数的枪支弹药。

    一路有惊无险,两人跌跌撞撞的顺利跑到了上下打通的二层更衣室里,连灯都不敢打开。药小患的心理状况目前来说还算正常,他甚至有闲心指着某个被小心翼翼的保护在玻璃展台里的手工作品道:“看,晏晏,那是我给你的银河系。”

    价值连城的银河系,幼儿园老师给作业打分的时候手都是抖的,打完就迫不及待的还给了药无患,生怕那些欧泊在她的手上出现什么意外。

    陆见晏至今回想起来都替药妈妈心痛,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败家子儿子呢?

    “绑匪”目前还在药无患的卧室和玩具室里寻找两个孩子,他们可以在更衣室里短暂的休整一下,喘口气,喝点水什么的。

    不要问为什么更衣室里有水,这里还有窖藏冰镇的香槟酒呢,陆见晏也不知道药妈妈的更衣室里为什么会拥有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大概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吧?他妈妈和姐姐的更衣室里也差不多,就像是个异次元一样,什么都能找得出来。

    坐在脚凳上休息的时候,陆见晏还是决定对药小患和盘托出,比起计划功亏一篑,他更怕给药小患留下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

    “我们其实在演习,就是假装,一场游戏,你知道吗?”陆见晏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柔。

    结果?

    结果药小患根本不信啊!

    “晏晏,你不用骗我了,才不是什么游戏呢。我和爸爸可是一起看过《美丽人生》的!”药小患在本该傻乎乎的地方却突然聪明了一百倍。《美丽人生》是部电影,讲的是一个犹太爸爸在和儿子被关在纳粹集中营时,欺骗儿子这一切都是一场游戏的故事。

    陆见晏:药爸爸为什么要带儿子看这种电影啊啊啊!关键时刻聪明反被聪明误!别什么电影都给小孩子乱看啊魂淡!

    陆见晏的内心已经要暴走了。

    没等陆见晏想到更好的说辞,继续劝服药小患相信这真的是游戏,李老师已经顺利摸到了药家,他和他的系统都没对如今戒备森严的药家起什么怀疑。

    持续了半小时的烟火表演已经结束了,黑暗伴随着大风和乌云,重新笼罩了整个药家上空。月不明,星很稀,有窗户的地方的窗帘都被拉了起来,将药家主楼屋内的景象和亮光一起围了个严严实实,让外界无法窥探到一丝真实。

    李老师躲在盲区的角落里,心如擂鼓。他也会害怕,主要是紧张,成败在此一举,他坚信他一定会成功!

    系统再一次恢复了它的话唠与活泼,就好像完全没有和自己的宿主闹过什么信任危机,它说:【快进去啊,你还在犹豫什么?!go go go,像个英勇的骑士,把我的男神救出来!药无患能救就救,不能救就算了!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个白莲花小婊砸,仗病行雷,整个故事里,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了!有病了不起啊?好像谁不会生病似的!处处让我男神照顾他,保护他,还连累我男神被绑架!他一定有毒,给我男神下了蛊,我男神才会那么喜欢他!】

    李老师也想通了,系统坑了他又能如何呢?他最后还不是要依靠它,以前是他太自以为是,如今注意一下,肯定也不会再被系统坑了:【你能不能干点除了花痴以外的正经工作?好比告诉我你男神陆见晏现在在哪里?】

    【什么叫我男神?你敢说他不是你的男神吗?男神是世界的!】

    李老师无奈:【你男神红遍全宇宙,好了吧?】

    系统更激动了:【我男神就是红遍全宇宙啊,三千平行世界,还有哪个被攻略者有我男神红?他光辉而闪亮的名字常年高居积分排行榜榜首好吗!当然,这个榜单只在系统内部流传。拿下他,咱们就能在整个圈子里扬名了,谢谢!】

    李老师:【你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我就想拆伙!】

    系统终于稍微收敛了一点,虽然没了这个任务者,他还能继续忽悠下个傻子,但是吧,能不换最好还是不换,换宿主也是要积分和能量的。作为一个守财奴,它有点舍不得。唉,为什么它就遇不到一个争气的宿主呢?!要是像他的男神陆见晏那样,要貌有貌,要脑子有脑子,它现在估计早在积分的海洋里徜徉了!

    【陆见晏应该在二楼的更衣室,和药无患一起。需要我为宿主规划行程路线吗?只要一个积分,对,你没有看错,今晚跳楼大甩卖啊!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兑换!别废话!】

    兑换成功的提示之后,李老师的眼前就出现了药家的3d蓝图,不过并没有代表目标任务陆见晏的红点。

    系统解释:【出现不明干扰,无法检测到陆见晏的具体位置。】

    这种无法检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从他们到了1114小世界开始,系统就从未检测到过陆见晏一次。不仅如此,连好感度提示都失去了作用,根本无法得知陆见晏的真实情绪,他们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文明的荒漠。找人只能靠最原始的工具,关系也无法被量化,这一切都让李老师想到他所在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总是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和问号,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系统曾解释说,这就是陆见晏之所以难以攻略的原因啊,他就像是真人一样,任何积分和工具都无法对他起作用。

    但李老师如今却终于明白,哪里是像,陆见晏根本就是真人!他甚至不敢深想被他穿越的原主是不是也是真人。

    任务者的穿越角色,一般是由系统决定的,但也可以提前了解“剧情”,通过积分兑换,自主选择他们想要穿越的角色。李老师这次选择的就是后者,因为已经提前知道了陆见晏光辉难搞的大名,他自然是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设计,从利用陈医生开始,再到如今的每一步,都在他的计划里。

    李老师不是个纯粹没脑子的任务者,他只是对能力和系统有些依赖过重,变得过于自大且自以为是了。

    陆见晏带着药小患,循着系统那聒噪的声音,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李老师躲藏的灌木丛。

    陆见晏抓紧时间对药小患进行了最后一次嘱咐:“这真的是一场游戏,我们是为了抓住外面那个人的狐狸尾巴,你懂吗?我们需要先演戏和他周旋,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要害怕,也不要相信,好吗?”

    “好。”药小患一脸的不信,却答应的很痛快。为什么?因为这是晏晏说的啊。

    深呼吸,一,二,三,好戏开场。

    星空低垂,夜露深重,两个手拉手、慌不择路的孩子,一前一后的从厨房后门的下半扇里小心翼翼的摸出。虽然已经在竭力不表现出害怕,但两个孩子的眼睛里还是有着藏不住的紧张与仓惶。可即便如此了,黑头发的小男孩还在一再的安慰着白头发的小男孩,黑暗里,白头发小男孩是如此的显眼。

    这便是李老师和系统眼中的陆见晏与药无患了。

    正常的历史线上,药无患和陆见晏便是如此,利用主场地形,和“绑匪”斗智斗勇,整段故事比小鬼当家的电影还要传奇,他们甚至设套绊倒了一个粗心的绑匪,对方当时手上正举着枪,一个不慎走火,就打伤了同行的伙伴。

    趁着大部分绑匪的注意力都被这对笨贼吸引到的时候,陆见晏十分果决的带着药无患下了一楼,开始玩命的向陆家跑去。明明平时感觉没几步路的路程,在那一晚、那一刻变得是如此的漫长,但坏人就在身后,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跑,必须跑!

    只要跑到陆家,就安全了!

    定时在夜间洒水器浇灌的草坪是如此的湿滑,带着小伙伴一起奔跑的陆见晏,一个不注意就被绊倒了。

    草坪里不只有草,还有看不见的细沙和泥土里的小石子,小孩子娇嫩的皮肤随着重力+速度的冲击,一蹭便掉了一片油皮,混合着变脏的鲜血,火辣辣的疼痛直接窜到了心尖。但哪怕是这样了,陆见晏还是必须在第一时间爬起来,带着被他连累也绊倒了小伙伴药无患继续奔跑。

    坏人手上拿着枪,爸爸和妈妈曾为无数次告诉他,那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之一,哪怕离的很远,都能一击必中。

    豆大的汗水打湿了卷曲的发梢,顺着脸颊流入领口,既有奔跑时累出的热汗,也有紧张中吓出的冷汗。冷热交替,侵透了后背的衣衫,那是陆见晏这辈子从未有过到了狼狈。

    一道黑影压上,陆见晏绝望的闭了上眼,完了,他们还是慢了。

    “晏晏?是我!李医生!”李老师本来是很不想拾人牙慧,走给陆见晏当心理医生这条路的,奈何幼儿园老师的套路因为药无患的第一次绑架而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只能一边膈应着,一边剽窃了陈医生的idea。不得不说,心理医生确实个容易让人放下心房、交付信任的职业。

    “李医生?”

    “对,是我!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李老师的演技还是十分不错的,眼神充满了真情实感,不要说骗小孩子了,一般大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陆见晏在心中冷笑,明面上却还是表现出了孩子的依赖,拉着一脸不高兴的药小患一起。

    “药家都是坏人,我们快回我家吧,你带手机了吗?”陆见晏按照他小大人的人设问出了一连串的话,一边问还不忘一边想要拉着李老师逃跑。

    李老师当然不可能任由陆见晏跑回陆家,那就和历史一模一样了,也就没他什么发挥空间了。他今晚来此的目的,就是想要在这个有惊无险的绑架事件里,截胡陆见晏,插播一段自己的英勇就义。

    但李老师不能主动表现出分毫的拖延,那有可能会引起陆见晏的怀疑,也有可能被看做是猪队友。都不利于李老师凹造型。

    所以……

    李老师暗暗再一次猛地推倒了药无患。

    药小患前扑到草坪上时,整个人都懵了,毫无准备的,脸先着地,一股泥土的味道混合着嘴里的血腥直击大脑。嘴破了,牙掉了,脸上还有一道被细碎的石子划伤的痕迹,额头上都是褐色的泥土和青色的草碎,还有湿漉漉的水珠。

    陆见晏看清楚了这一切,从李老师毫无心理负担的一推,再到李老师演唱俱佳的上前,状似关心药无患,实则是把全部的责任推到药无患身上。

    不过,哪怕这样了,药小患都没有哭,生怕引来注意。

    可是,这么大的动静,这么长的时间,并不是药小患哭不哭能决定会不会引起注意的。李老师还是拖延成功了,一楼的“绑匪”听到动静,闯了出来,端着枪,直指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他们再无逃跑的可能,明明他们距离成功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艹尼玛麻痹!

    陆见晏很少说脏话,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强烈渴望的问候这个任务者全家!药小患已经晕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自责,还是吓到的,脸色苍白无血,透着说不上来的委屈与难过,犯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他不是针对谁,而是可以直接说,所有这么欺负孩子的成年人,都是辣鸡!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的错字来不及改了,明天改,么么哒。

    ps:下面是感谢霸王票的时间: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扔的地雷,两个~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基本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洛落”亲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爱穿裙的猫”亲扔了1个火箭炮

    感谢“死神的尾巴”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苏高壮”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愚良”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扔了1个地雷

    感谢“雨宝宝”扔了1个地雷

    感谢“骚受”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