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26.第二十六次被攻略:
    宅舞视频顺利录完之后, 药无患策划的“绑架”也就差不多到了该被提上日程的时间。

    一如上辈子那样, 在某个风和日丽、本该去上幼儿园的早晨,陆见晏“病”了, 不得不请假在家。陆妈妈和陆爸爸很想留下来照顾儿子, 觉得儿子离不开他们, 奈何永远都忙不完的公司工作也离不开他们。

    于是最终, 他们还是在儿子乖巧的以“我有很多人陪,并不会觉得寂寞哒”为由的劝诫里, 正常去了公司。

    两人愧疚难当,临出门前还一再的对陆见晏表示, 我们会尽快回来陪你的。

    但陆见晏很清楚, 他们不会很快回来的。因为……这是他根据记忆、精挑细选的父母最忙碌的一段日子啊!虽然说是假装被绑架, 但能不让父母知道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了。知道的结果,肯定是逃不过一顿打的, 区别也不过是女子单打还是男女混合双打而已。

    无法当陆家的小祖宗的陆见晏,再一次发出了内心的呐喊,生男生女都一样, 孩子还是一个好!

    至于没有过目不忘能力的陆见晏,是怎么做到这么精准的算到父母哪天最无法抽身,当然是因为他选的日子就是上辈子药无患差点被犬牙绑架的那天啊。陆爸爸忙着军工项目, 陆妈妈管理的海外分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若不是他们太忙, 一时疏忽了孩子, 正常历史线上的陆见晏也不可能去救了药无患。

    父母上班, 姐姐上学,三人一走,陆见晏和他弟陆贱贱,就成了这座半山别墅说一不二的小主人,可惜,没谁侧漏一下霸王之气。

    陆贱贱如今很好满足,不见丝毫日后熊孩子的风采,只需要吃饱喝足有人陪他玩,他就会安静的像是真正的小天使。偶尔开心了,还会赏照顾他的人几个颜值颇高的笑脸,真的很难看出他未来的成长轨迹会发展成那个鬼样。陆贱贱最近还新学了一项技能,咿咿呀呀的自言自语,词汇量之丰富,拟声种类之精彩,短时间内正常人是别想破译的。

    陆见晏也很安静,一直躺在床上装病号,耐心的等待着他记忆里的信号,准备如法炮制,再一次以闲着无聊为名,让管家答应他去找隔壁的小伙伴玩。

    阳光缓缓升高,落地钟表盘上的分针吭哧吭哧的转过,在相同的时间,座机准点响起,是陆爸爸打来的。

    管家实事求是的汇报了一下陆见晏和陆见柬兄弟俩的现况,弟弟已经又吃完一顿睡过去了,两臂举过头顶的那种投降式睡姿,从未感觉过胳膊酸累;哥哥的状态也很好,甚至有点过于的精神了,吃了药也没睡,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还不喜欢别人靠近他的房间。

    陆爸爸一一听过,没有半点不耐烦,甚至还会追问一些细节,真的是比陆妈妈还要像妈妈。

    但孩子的事情说完了,就轮到陆爸爸了。他打来电话自然不只是为了关心孩子,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让管家转告孩子们一声,他今晚大概回不来了,还是那个军工项目,那边需要他和技术组一起亲自去看一趟,最快也要后天才能回来。

    就在此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的陆见晏,以三步上篮式标准动作,准确无误的起跳,从管家手里抢到了话筒。

    “爸爸,我能去找药无患玩吗?他也生病了,我想陪他一起,最好晚上也能睡在他那里!”

    陆见晏开门见山,语气里是努力伪装出来的祈求与期盼。

    电话那头的陆爸爸更为难了,他倒不是不想答应儿子。毕竟答应了的话,他就可以转移儿子的注意力,争取不让儿子发现他要再次出差不回家的事情。但陆爸爸比较担心这样会给药家添麻烦,药无患的身体情况不比寻常,他的生病和陆见晏的生病明显不能混为一谈。

    “药妈妈和药爸爸都不在家,药无患好可怜的。”陆见晏随机应变,赶忙补充。

    陆爸爸一手拿着电话贴近耳朵,一手敲打着实木桌面思索。他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药无患病了,父母能都不在家,但陆家目前貌似也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来着,陆见晏病了,他和妻子却都忙于工作,抽不开身照顾。这样真的很不应该,可他们也无可奈何。幸好孩子没有哭闹不高兴,反而同病相怜的想要去陪伴别的小朋友。

    ——他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有幸白得了这么个宝贝儿子。by:陆爸爸。

    想及此,陆爸爸果断道:“那你去陪他吧。我会和你妈妈还有药家的父母打电话说明一下情况的,你在药家要乖哦,下不为例。”

    没有提议让药无患来陆家,是因为陆爸爸自动理解为了药家有更专业的、适合药无患的医疗器材,把这些大型的机器挪动来挪动去,肯定没有让陆见晏送货上门更方便。

    得到儿子“我最喜欢爸爸了”的标准感激式回答后,陆爸爸开开心心的挂了电话,转而又给妻子打了过去。

    陆妈妈那边本来也基本是要加班到凌晨才能回家的,一听陆爸爸的解释,简直是天降甘露,高兴不已。省去回家的环节,她能多处理不少的文件,晚上忙完了就直接住在办公室的小套间里,第二天起来就能继续奋斗!

    兴奋完,陆妈妈才想起来和老公反思:“我这个妈妈是不是当的有点糟糕?”

    陆爸爸赶忙安慰:“好巧,我也是。”

    生在这样的家庭,其实他们早该有这个必须要面对工作与家人的两难选择的心理准备。现实不是小说,霸道总裁也不比普通人一天多二十四个小时,他们不可能一边管理偌大的上市集团,一边还不忘健身、娱乐、照顾家庭,甚至有些人还有空泡明星、养小三和谈恋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人吗?!

    至少陆爸爸和陆妈妈就没那个本事做到,在努力拼事业让集团蒸蒸日上的同时,他们势必要牺牲一些什么。陆妈妈、陆爸爸小时候和父母都是这么聚少离多的过来的,他们也曾发誓将来绝不会这么对自己的孩子,但是……

    只有当他们自己走到了当年父母所在的位置后,才会明白这有多难。

    最后的最后,夫妻俩默契的共同长叹,发出了一样的感慨:“幸好,我们的孩子都是好孩子。”至少比他们当年要懂事。

    “长此以往也不行啊。”陆妈妈话锋一转,再一次愧疚了起来。她一项是不主张那种所谓的“爱哭的孩子有糖吃”的,相反,孩子乖巧听话,她才会喜欢他们。如今就正是这种情况。要是孩子哭闹说想她,她说不定反而会觉得这是个培养孩子独立的好机会;可孩子主动说没事,她却反而觉得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大概就是未来为什么陆见慈和陆见晏比较得陆妈妈喜欢,但她却总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抽陆见柬的原因。

    陆爸爸推了推无框的眼镜,在十分珍贵的休息时间里,火速和妻子讨论决定下了,这次之后,不管两人再怎么忙,都必须有一人留下照顾孩子的协议。至于到底是谁推掉工作和应酬,到时候再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或者也可以把孩子带来公司。”陆妈妈突发奇想。

    陆爸爸立刻响应:“见慈和晏晏都很乖,在办公室旁边给他们准备一个学习桌,工作学习两不误,很好。”

    这是陆见晏在正常历史线上所没有过的亲子互动,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陆见晏是会比较满意的。

    生性好动、一刻也停不下来的陆贱贱:qaq我不满意啊。

    然而毫无卵用,出生最晚,在决策定下来之前还不会说话的人,是没有人权的!

    在陆家父母打电话沟通育儿经的时候,陆见晏已经背着小书包去了隔壁。书包里装着的当然是陆见晏的作业,这年头,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世家,都坚信着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这次的作业不是手工课,而是阅读课。一周后,老师需要每个孩子上台去做一个简短的三分钟演讲,有关于这本童话书的读后感。

    陆见晏抽签抽到的书叫《魔法亲亲》,一本国外的童话书。陆见晏最近被药小患的亲亲洗脑的有点严重,总觉得这不是一本什么正经的书。

    药小患抽到的是比较经典的《夏洛的网》,主要讲的是一头猪和一只蜘蛛的友谊。故事的篇幅对于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有点长,幼儿园也没有硬性要求一周内就必须看完,只需要小朋友上台能说一下自己喜欢的段落,以及为什么喜欢就可以了。

    陆见晏本来是打算用帮助药小患完成作业,来打发无聊的漫漫白昼的,谁承想,药小患已经先一步独立完成了,还非要拉着陆见晏给他先讲一遍。

    陆见晏一想,这也是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就同意了。他坐在转椅上,学着老师的态度问道:“那药无患同学,你就来说一下你最喜欢的段落吧。”

    药小患一本正经的站在陆见晏不远处,拿出了他的演讲稿,即便那上面的字他其实大多数都不认识。

    “我最喜欢的是小猪威尔伯和蜘蛛夏洛的一段对话。

    小猪问:‘你为什么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明明我什么都没能为你做。’

    夏洛回答:‘你做了我的朋友呀,这就是件非同寻常的事情。’”

    陆见晏点点头,觉得可以为药学员转身,咳,回到小时候之前,陆见晏家的丽姐很喜欢看x声音,他就偶尔也被动的听了几下。

    “这段很不错啊,药同学,那你为什么喜欢它呢?”差一点陆见晏就顺嘴问出你的梦想是什么了。

    幸好没真的问,要不然就太尴尬了。

    穿着柔软舒服的居家服的药小患,笔直笔直的站在陆见晏的眼前,用一脸突然兴奋.jpg的表情,对终于问到点子上的陆见晏道:“因为这就是我对晏晏的感觉啊,”药小患一定要提前给陆见晏表演,就是为了回答这段,“你答应和我做朋友,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又让人快乐的事情呀!”

    昨日的记忆一下子就这样涌入了陆见晏心头,猝不及防的引起思绪万千。

    过去那个没这么主动又健谈的药小患,闷声不吭的把陆小晏带到了他偌大的玩具室里,然后就继续沉默了起来。那时的陆小晏看不明白,药小患其实正在无声的说,谢谢你和我做朋友,我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和你分享。

    陆见晏抬头,看了眼格局布置和陆家差不多的药家,都是三层带地下酒窖和阁楼的半山别墅,拥人有专门的佣人楼,家政人员平日里吃饭休息都在那边,主楼只住着药家的三口。再好的装潢、再昂贵的艺术收藏品,都无法掩盖盘踞在主楼的空荡与孤寂。事实上,哪怕这里充满了人,也依旧有可能会觉得格格不入,陆见晏对此可谓是深有体会。

    要不然陆爸爸也不会那么积极的想要给陆见晏牵线隔壁的药无患了,只有在相同环境下长大的人,才会理解拥有一个能玩到一块去的同龄小伙伴到底有多重要。

    陆见晏比药无患还强点,至少他拥有大多数时候都很讨厌但偶尔也很可爱的兄弟姐妹,药无患只有他自己。

    不对,药无患不是只有他自己,他还有病。

    仔细想想,药小患最后长成药大患那蛇精病的样子,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不对,历史线上的药小患要更加沉默些,如今这个应该是受了药大患的情绪影响才变得分外的活泼的。可是,还是不对啊,药大患看上去还是那么的让人揣摩不透。

    在陆见晏思考哲学的时候,药小患已经自顾自的玩了起来,摇头晃脑哼着歌,调子很熟悉,歌词却应该是药小患原创的,来来回回就那么一句:“我最喜欢晏晏,晏晏也最喜欢我~”

    当发现陆见晏在失神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药小患就更开心了,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

    药小患拿起了陆见晏的童话书,大声朗读了一下标题,好像他真的认识字似的:“《魔法亲亲》?我知道这个故事!”

    “你知道?”陆见晏很意外。

    “对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反正大概就是说,干脆面不想去上学,因为他害怕,所以他的妈妈在他的手掌中亲下了一个带有魔法的吻,每当干脆面在幼儿园感觉到害怕时,他就可以感受到来自掌心的属于妈妈的爱。”

    干脆面=小浣熊,这是未来才会有的说法。

    药小患的表述也十分清晰,语言流畅,几乎已经到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表达能力。

    而随着药小患的介绍,陆见晏的记忆也慢慢变的多了起来。在正常的历史线上他也抽到了有关于《魔法亲亲》读后感的作业,并且他讲给了自己的小伙伴,在被险些被绑架的危险关头。

    “这是一个有魔法的亲亲,我亲了你,你就不害怕了,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陆见晏觉得他一团乱的大脑好像被一道强光照射了进来,让一切在瞬间就变得清晰明亮了起来。

    药无患始终是一个人,沉默内敛的药小患是他,让人捉摸不透的药大患也是他,积极主动的药小患还是他。

    曾经的药无患孤僻自闭,后来他的按照他们小时候的约定一点点的让自己变得不再害怕,只是长大后他没办法再像小时候那样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的感情,直至他有了再一次回到小时候的机会,回到他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还没有那么老练的时候。他可以说过去他不敢说的、也最终没能说出的话,他想要朋友,他需要朋友,他、他喜欢他的朋友。

    不管多大,药无患内心里其实都在傻乎乎的相信,只要一个亲亲,他就可以无所畏惧。所以,药小患的潜意识里才在不断的渴求着一个吻,但却没有亲到点子,便总是无法满足。

    陆见晏突然一把扯过了药小患,把他咚在了桌子边上,没办法,身高就这么高,只能凑合了。

    药小患不知道陆见晏要做什么,但在被陆见晏圈在怀里,感受着周围都是陆见晏气息的侵略时,依旧开心又期待。

    陆见晏一点点靠近,执起药无患顺从的手,如电流通过一般的酥麻,他缓缓低头,在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掌心位置,印上了一个带着温热气息的吻。

    魔法在那一刻真的发生了。

    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侵袭了药无患的四肢百骸,仿佛真的让他感觉到了完整。那种没由来的熟悉,是他遍寻多年却始终求而不得的战栗。任暖洋流过全身,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时间静止,空气凝滞,他们只有彼此,和一个让掌心微痒的吻。

    “我变得很勇敢了。”药无患怔怔的看着陆见晏,说了一句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的话。

    陆见晏轻声回答:“我看到了。”

    然后,在接下来一天的时间段里,药小患就彻底“疯”了,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极度亢奋里。就像是闻了猫薄荷的猫,上蹿下跳,满楼撒欢,把整个房子都当做了他的游乐场,他给陆见晏看他的玩具,他的衣服,他所有能够给陆见晏看的一切。

    药家的家庭医生用充满担忧的眼神从旁看护着药无患,他真的有点拿不准让药无患继续和陆见晏当朋友是好是怀了。

    亢奋中,药小患偶尔也会杞人忧天,他如一个思考者,在羊毛地毯上摆出标准的姿势,充满担忧的碎碎念:“晏晏今天要在我家和我一起睡啊!可我每天都很早就睡着了。不行,为了晏晏,我今天一定努力不睡!”

    说着说着,就立下了雄心壮志。

    陆见晏:“恩???”

    不不不,求你,还是早点睡吧,放你爸爸出来。

    咳,不对,是放你自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