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4.第十四次被攻略:
    最终药家到底打算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那就不是陆见晏和药无患这种“小孩子”能知道的了。

    两个小男孩并一个什么也不知道就会冲人傻笑的小婴儿,被刚刚放学回家的陆姐姐给带走了,也没有多远,就在大厅后面的玩具屋。那是专门给陆家三姐弟准备的,有陆姐姐小时候用来开下午茶派对的粉红色公主n件套,也有陆见晏这个年纪正在玩的各种超级英雄玩具,还有陆贱贱的各种色彩鲜艳、噪音巨大的婴儿玩具。

    在被放到离爬行防摔垫只有十几厘米高的简易婴儿摇椅上之后,陆贱贱就熟练的抓起了一个红黄色的铃鼓,哐哐当当的造起了孽。偶尔还会配几声尖锐的笑声。

    陆见晏看了眼穿着小学制服的姐姐,询问道:“我能把他的铃鼓拿开吗?”

    陆姐姐有点犹豫,一方面她也觉得陆贱贱这个噪音制造者确实很烦,另外一方面她又怕把铃鼓拿走,陆贱贱会发出更可怕的哭声。

    陪在一边、主要是照顾陆贱贱的保姆并没有发表意见,但很显然她也觉得拿掉陆贱贱的铃鼓并不是什么好的意见。

    然后……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陆贱贱眼前的药无患,已经出其不意、趁其不备的拿走了铃鼓,还说了一句:“你很吵。”

    全然没有觉得他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只要晏晏想要的,他就会帮晏晏得到!

    事情发展的太快,就像是龙卷风,众人来不及阻止,陆小弟眨巴眨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卖力的冲着空气抓了抓,总觉得手感有点不对劲儿呢。

    赶在陆弟弟哭闹起来之前,早有准备的药无患,准确无误的给陆弟弟塞了个辅食奶嘴,陆弟弟顺便被甜甜的奶牛和水果的味道所折服,愉快的嘬了起来,从源头制止了他的魔音穿耳。虚惊一场,可喜可贺。

    陆见晏只剩下感慨果然不能小看小孩子啊。

    等玩了一会儿,陆姐姐想起来问药无患,怎么操作这么熟练。

    药无患表示,他们在家国外给他养了只温顺的大型陪伴犬,他早已经照顾出经验了,在狗狗还小的时候一想叫,就把狗咬胶或者磨牙棒塞它嘴里。

    陆见晏:“……”

    陆姐姐:“……”

    以前还没注意到,如今才发现,小婴儿的很多用品,和宠物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啊,好比磨牙棒、咬胶、毛绒玩具什么的。

    简直没办法再直视弟弟了有木有!

    陆妈妈谈完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的大女儿和大儿子,加上隔壁家的小白毛,正一起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陆见柬啃辅食奶嘴。

    咳。

    夜幕还未降临,药无患就已经不得不跟着爸爸妈妈回家了,哪怕他非常的不情愿,但陆见晏说了该各回各家,他就还是乖乖牵着药妈妈的手走了。

    药爸爸和药妈妈看着陆见晏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让他们家儿子这么听话的?要知道平时在家里,药无患是有些自闭的,或者说是我行我素,不要说听话了,连让他和你说话都很难。天知道药妈妈此前觉得她收到的最幸福的母亲节礼物,就是他儿子赏脸和她说了半个小时的话,还附赠了一张贺卡。

    药无患不是不爱他的父母,只是他真的很少有这么爱说话的时候,这样“活泼”的变化简直就像是神迹。

    从药爸爸和药妈妈的表现里,陆见晏也明白了,在幼儿园门口初见的那个孤独的小王子应该才是药无患的本来性格,至于此后看到陆见晏及今天一天的行为,那才是异常反应。刺激源不明,连药无患自己都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打从心底里有一股恨不能把自己和陆见晏融为一体的喜欢与冲动。

    malkavian嘛,大家都懂的,倒也没有那么不可思议。

    晚餐之后,陆见晏就把他白天的遭遇再一次重复给了自家父母听,重点提了一下形迹可疑的李老师。

    不管对方打算干什么,陆见晏都想趁机把对方解决掉。

    陆爸爸和陆妈妈给了彼此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当下便决定一会儿去给药家打个电话。当然,这个前提是让孩子们各自上楼去完成自己的作业了,陆小弟更是早已经吃饱了就睡了。他如今就是只小猪,吃了睡,睡了吃,比长大之后的熊样不知道要可爱多少。

    在保姆抱着熟睡的陆小弟上楼前,本应该是全家每个人都会去亲亲陆小弟的脸颊or额头的固定环节,但陆见晏却抱胸,不走寻常路的把拒绝的态度表现了个淋漓尽致。

    再可爱也别想他去亲陆贱贱!这是陆见晏的坚持。

    面对还是个小婴儿的弟弟,陆见晏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当年陆贱贱躺在婴儿床上,自己尿了自己一脸的蠢样子,当然,更不用说还有一次陆见晏刚亲了亲睡着了就像是小天使一样的弟弟后,蠢弟弟直接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吐奶了!要不是陆见晏躲得快,就要吐他脸上了!

    这些都是陆见晏没重生前的事情,他如今正在极力避免这些黑历史的二次发生。

    陆妈妈也没强迫大儿子必须去亲近小儿子,按照她以往的性格来说,她是会强迫陆见晏去这么做的,但这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是担忧的看了眼陆见晏,嘴唇动了动,最终却还是忍了下来。简直可以罗列为陆家十大不可思议的事情之首了。

    陆爸爸面露古怪,因为被陆妈妈暗中掐的实在是太疼了!这种有事就拿老公出气的风气不能涨啊!长此以往,夫纲何振?!

    陆妈妈:你什么时候有的夫纲?

    陆见晏不明白到底是他小时候的父母就是如此奇怪,还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变得如此奇怪。算了,不管了,谁让他现在还是个小孩子呢?大人的事情就交给大人去烦恼吧,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好比李老师到底打算做什么。

    打着做作业的旗号上了楼后,陆见晏就坐在超级英雄桌前,纯靠脑子的思考了起来。他现在这个年纪,是不敢留下任何笔迹的,太容易暴露了。

    目前来看,李老师是任务者的可能性更大些。不过,以往的任务者都以攻略陆见晏为目的,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可能伤害,更多的是极尽所能的投其所好。但是李老师却有些与众不同,他不可能没有看出药家保镖的怪异,可他还是一个劲儿的想要促成他们把药无患和陆见晏都带走。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李老师的任务其实是和想要加害or绑架药无患的幕后黑手有关?不对,那没道理捎上陆见晏啊。

    同理可证,李老师也不应该只是想要单纯的伤害陆见晏,毕竟如果是想借刀杀人,用药无患事件为引子,那这个圈子未免也绕的太大了。最主要的是这个计划里有太多的不可控性,任何一个做计划的人都不可能赌的这么大。

    同时要害了陆见晏和药无患?陆药两家此前并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要同时加害两个孩子呢?

    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又一一推翻。

    本以为李老师是任务者中手段比较低级的那种初学者,没想到拙劣的接近技巧只是他的掩饰,如今看来所图甚大啊。

    当陆妈妈再次敲门进来时,她看到的就是这样自家儿子呆呆的坐在空无一物的桌前,也不知道已经这样坐了有多久。陆妈妈捂住嘴,湿润了眼眶,忍耐了好一会儿才把情绪压下,尽量用温柔的口吻说:“已经很晚了哦,晏晏,咱们洗漱一下,准备睡觉了,好不好?”

    陆见晏点点头,很是配合,只是在心里想着,他妈到底怎么了?这么温柔,有点小恐怖诶。要当虎妈就一直当虎妈啊,求不要随随便便改人设,有点吓人!

    更吓人的是,在陆见晏洗漱完,乖乖上床后,陆妈妈竟然准备给自己念睡前故事!

    陆妈妈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脸颊,并把他卷曲的碎发全部捋到了一边,用轻柔的语气说:“你想听童话故事,还是大战外星人的故事?”

    陆见晏:……都不想,谢谢。

    但陆见晏再抵抗,也还是没能抵住陆妈妈一颗迫切想要转型成慈母的心,他只能忍耐着听完了一个幼稚到让人想哭的故事,然后通过装睡来逃避接下来的故事。

    陆妈妈等了有一会儿,这才在亲了一口儿子的额头后,安静的关上灯,退出了房间。

    陆见晏开始闭目养神,深呼吸了好几个回合,并在心中默念起数字,准备一点点入睡。他总是很难进入睡眠,但又很抗拒吃任何助眠的药物,因为他害怕睡觉的根本原因就是讨厌那种睡着后不知道身边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吃药会让这种失控的感觉被放大,变得更糟。

    就在陆见晏终于要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道十分专注的注视,仿佛被某种大型的食肉动物盯上的感觉。

    当陆见晏睁开眼睛时,他就看到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药无患,白色的发,白色的瞳,如夜月下的吸血鬼,正一动不动的站在他的床头前,带着巨大压力的注视,眼睛一眨不眨。

    换成任何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被吓的叫出来,但陆见晏没有,因为他以前遇到过更糟糕的局面。

    一回生二回熟,面对床头前的不速之客,陆见晏甚至有闲心对着药无患看了好一会儿。卧室连接阳台的两扇玻璃门被打开了,窗帘有一半被拉到了旁边,清冷的月辉肆无忌惮的洒进了卧室,一半光,一半影,泾渭分明。陆见晏就躺在漆黑的阴影里,药无患则站在月夜下,照的他五官更加精致,白发如雪,冰冷的面容,冰冷的心,果然很像是冰雪王子啊。

    晚上的药无患,和白天的药无患有着很明显的气质差距,就像是两个人。

    人格分裂?还是终于暴露了本性?陆见晏的脑海里跳过无数个猜测,明面上却保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冷静,与药无患对视。

    这场僵持仿佛要等到地老天荒,但其实只不过是一瞬。

    药无患主动开口,还是小孩子的声音,语气却成熟的仿若一个大人:“你好,陆见晏,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药无患,二十五岁的药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