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3.第十三次被攻略:
    药无患哭的太过真情实感,眼泪鼻涕一把,白瞎了一张精致的小脸不说,还把值班老师给招来了。

    临床的小朋友也被吵醒了,带着眼底的血丝与懵懂。撇撇嘴,预备,哭!

    陆见晏赶忙默契的和老师分工,一人哄一个,才好不容易在事态闹大前平息了这场无妄之灾。老师哄睡了临床的小朋友,陆见晏则带着药无患去洗脸。

    说真的,如果药无患真的是个任务者在伪装的话,那陆见晏大概要佩服他的付出了。药无患哭的一点都不好看,可却意外的让陆见晏更愿意接受他了。一个情绪无法自控的小朋友。

    “只要你不哭,我就不生气。但是下次也不能突然咬我了,好吗?”

    “恩恩。”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期待与闪闪发亮了,他看着陆见晏,用尽全身的力气,“晏晏你真好!为了你,我一定会努力克制我自己的!”

    药无患肯定多少也是清楚一些己身的情况的,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并不想克制他的情绪。他是说,他为什么不能对他喜欢的人加倍的好,对他讨厌的人加倍的坏呢?

    “你最厉害了!”陆见晏习惯性的说了句哄孩子的话。

    药无患果然更加开心了。

    虽然陆见晏自己不喜欢听大人这么和他说话,但他发现这话对其他小孩子还是很管用的,鼓励教育不是没有道理。

    午休之后,就是例行的做操环节了。

    在小朋友们还在排队的时候,却从操场尽头突兀的走来了一小队陌生的成年人,均是黑西装、黑墨镜的标准保镖打扮,身姿挺拔,步伐整齐,和蓝天白云十分悠闲的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保镖小队目的十分明确,和园长、李老师一起,朝着药无患和陆见晏所在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药家保镖的速度可真“快”啊,陆见晏在心里嘲讽道,家里的少爷丢了一白天,才终于找过来。

    “少主!”领头的是个板寸头。

    陆见晏:……这是什么鬼叫法?都现代社会了,各世家还一直保持着少爷、大小姐的叫法,这已经让陆见晏明着暗着对父母吐槽了很多回了,没想到重生后还能听到更刺激的。讲道理啊,这些旅居海外多年的人,为什么会比本土的世家还要像遗老遗少?!

    药无患拉着陆见晏的手,面对板寸头的气势倒也不怯场,大大方方,语气算是小朋友里难得的稳重了:“我记得你,你是跟着三爷爷的保镖。”

    “是我。抱歉让少主受惊了,属下来接您回家,夫人特别担心……”

    “不要!”不等板寸头说完,药无患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看也不看板寸头,一直在低头玩着陆见晏的手指,语言上倒是不忘把自己的意愿表达清楚,“我要和晏晏一起。”

    “但是夫人……”

    “不要!”药无患很固执。

    “妈妈会伤心的哦。”李老师也加入了劝说药无患的队伍,天知道第一天来上班的他,怎么也跟着卷了进来。

    穿着珍珠衫的老园长则有点犹豫,毕竟她是和陆家通过电话的,那边也明确表示了不是药爸药妈,最好不要随便让药无患跟着别人走。万一出事,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这么一堆人在耳边来来回回的说些让他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导致本就脾气不算好的药无患彻底生气了,他讨厌别人勉强他,这和有没有病没有关系,而是天生习惯主导的性格决定的。不过,咳,这个年纪的孩子,哪怕真的生气,也说不出很恐怖的话,至少药无患说的就只是:“你再说话,我就要不喜欢你了。”

    标准的孩子式威胁。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陆见晏差点笑出声,药无患小朋友真的是囧萌囧萌的啊,连威胁人都威胁的很可爱。

    但偏偏板寸头却真的害怕了。

    因为被药无患不喜欢是什么下场,在药家就没有人不知道。药父药母对这个独生子没条件的宠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但他们却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毕竟他们家的孩子被病魔折磨的已经很可怜了。(药妈妈如是说)。

    板寸头但凡不想被药家辞退,就不应该继续再违逆药无患的意思,但是最终他还是诡异的坚持要带走药无患,甚至开始有点不顾药无患意思的倾向。

    这种时候,陆见晏要是再看不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他也就白活了。

    “我家就在药家隔壁,我晚上可以和药无患一起回家。”陆见晏暂时不敢和对方发生正面冲突,毕竟他身边不是小孩子就是女老师,还一个居心叵测的男性任务者。陆见晏无法保证一旦谈崩,板寸头会做出什么。也许真的像十五叔说的,这根本就是一起意义不明的绑架。

    “但是药妈妈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李老师莫名其妙的一个劲儿在旁帮忙说话。

    “那药妈妈为什么不自己来接自己的孩子?”陆见晏反问,并开始有意识的带着药无患朝勉强还能相信的园长靠近。

    “因为夫人有事。”板寸头只会说车轱辘话。

    “如果晏晏担心,不如晏晏和无患一起吧。”李老师语出惊人,引得园长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这个新来的老师。这是什么鬼建议?

    “老师会陪着你们的,不要怕。”李老师把话说完。

    园长一愣,这样想来好像也是个办法,药妈妈担心孩子,药无患又离不开陆见晏,那就一起去,不是说药家和陆家是邻居嘛。当然,出于对陆见晏负责,幼儿园这边的老师跟上自然是最稳妥的办法。

    “不要!”陆见晏和药无患同时开口否决了。

    板寸头眯起了眼睛,鼻翼微微煽动,看来是被一次次拒绝气到不轻,并不打算忍了。李老师也慌了,想要从中斡旋,明显是不想板寸头暴露出本性的。他的立场在这一刻变得扑朔迷路。

    陆见晏捏了一把药无患,希望他能哭闹起来。

    小白毛却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身边的陆见晏,哪怕陆见晏掐的他很疼,他也没闹,没哭,因为掐他的是晏晏啊。

    陆见晏无语了,只能继续加重力气,希望药无患能在关键时刻配合一下。

    最终,也不知道是真的疼了,还是药无患对接上了陆见晏的脑回路,他嗷的一嗓子就开始大声哭了起来,比午休时还夸张,撕心裂肺的。药无患这么一闹,场面就彻底乱了。园长上前,开始不断安抚药无患。

    陆见晏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着属于陆家的保镖队伍,也终于从外面冲进了幼儿园。

    陆见晏身上其实一直带着一个信号发射器,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家里教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定要按。陆家是宁可错一万次,也不想因为一次的疏忽而悔恨终身。

    发射器的信号会发射到距离陆见晏最近的陆家保镖的手机上,进而不断辐射蔓延,直至陆见晏脱险。

    而今天离陆见晏最近的,自然就是陆家十五叔为了以防万一派到幼儿园外面的保镖。不得不说,这位陆家的族叔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当陆家保镖也干涉进来后,药家的保镖终于不敢折腾了,只是由板寸头出面解释,这只是一场误会。

    陆家的保镖队队长却时刻守在陆见晏身边,等着陆见晏的意思,孩子在小,也是主家。

    “我要和无患一起玩。”陆见晏尽可能的模仿着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有的逻辑,对保镖队长道,“无患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

    队长点点头,陆见晏是个什么性格他多少还是知道的,一向乖巧懂事,如今表现的如此霸道,肯定事出有因,他脑中的警铃开始大响。在没有真正联系到药家的人之前,他是不会放药无患随随便便跟别人离开的。

    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放学,陆见晏就带着药无患和自家保镖,先一步乘车回了陆家。在路上的时候,心细的陆见晏给族叔和父母的特助均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药家的保镖车队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多余的动作,毕竟陆家的人更多,武器看上去也更精良。

    有惊无险的回到陆家,陆见晏才终于安下了心,带着依旧缠着他的药无患,以及还在襁褓里的陆小弟一直玩到了陆妈妈和十五叔赶回来。

    药家的父母也终于联系上了。

    可以确定了,药无患是药家嫡系的孩子,唯一的继承人。重生前药家突然换了分家来接管国内市场也有了一种新解释——药无患有可能遭遇过绑架,导致心理受创严重,不得不继续接受国外的治疗。malkavian最大的隐患便是如此,对于普通人来说有可能只是5的心理伤害, malkavian患者却能把它放大到100。

    药家的父母到时,是非曲直自然也辨了个分明。

    药妈妈并不知道儿子被送错了幼儿园,接到电话时,差点吓的背过气去。等药家父母赶到陆家,那一队药家的保镖也改了口风,称只是发现了不对,便想要前去接走药无患,因为不知道陆家介入,才发生了一些小摩擦。

    药无患正在跟陆贱贱同学较劲儿,哪怕对方是个小婴儿,敢和他抢陆见晏,他也不要喜欢对方,根本没听保镖说什么。

    陆见晏却直接道:“你骗人,你明明说的是药妈妈很担心药无患。”

    大厅里的所有人一起看向了沙发上的陆见晏。

    板寸头很冷静:“是我当时嘴误,一时说错了,知道消息的是少主的三爷爷,他十分担心少主的安危。”

    “你说了不止一次,不是口误。”陆见晏的思路十分清晰,他知道对方想玩什么把戏,无外乎是想栽到小孩子不懂事的头上,甚至是换做一般的小孩根本不可能发现对方说辞里的区别,但陆见晏并不是小孩,“幼儿园的老师和药无患都能作证,他说了好几次药妈妈很担心,还想把我一起带走。”

    “!!!”陆妈妈立刻像是护崽的母狮一样,瞪向了药家的板寸头保镖。带走她儿子是几个意思?

    “无患,是这样吗?”药妈妈也紧张的看向了自家儿子。

    药无患本来是不太想搭理这些人的,但陆见晏示意他开口,他才道:“是的,他一直说妈妈很担心我。”

    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陆见晏:最怕空气中突然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