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妈妈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2.第十二次被攻略:
    【啊啊啊,快看,陆见晏啊,真的是陆见晏啊!活的!会喘气的!史上最难攻略的角色,没有之一,让无数高级任务者折戟沉沙的英雄冢、滑铁卢!】

    【我都快要成为他的迷弟了!不,我就是他的迷弟!求接住一个ai的爱!my love!给你比个小心心!】

    【看我看我看我!】

    【咦,楼等闲不在?哦哦,资料上显示他比陆见晏小一岁,不是同班。一个被标注为不可攻略的角色。不是我吓唬你哦,攻略楼等闲会有很怕的事情发生。】

    【因为楼等闲已经被预定了。那可是被称之为神的男人呢!】

    陆见晏有点没听懂系统的断句,到底是楼等闲是“被称为神”的男人?还是被称为“神的男人”?这个真的很重要!对付任务者已经够难的了,陆见晏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生活,从科幻朝着玄幻发展。

    由于这次出现的系统实在是太过聒噪,反而很有利于陆见晏从它的口中得知更多的有用信息。

    【啊,药无患!我讨厌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讨厌的味道。又危险又讨厌。】

    【啊咧?药无患的资料里有白眸这个设定吗?白头发倒是对的上,但眼睛怎么也白了?哪个家伙这么不负责任啊,随随便便修改剧情角色的外貌!白色很酷炫吗?你以为是在上演杀马特爱情啊!】

    【我要报告上级,报告上级!哎,算了,说了大概也不会有人管的。根本就没有人敢来这里,也就是伟大的我敢打开这个世界了。哼哼,你可以好好感谢我哦!只有拿到特别通行证才能来这个世界呢!风险与收益并存!攻略一个陆见晏的积分,就够咱们回家养老了!】

    虽然系统活泼又开朗,但陆见晏却敏锐的感觉到了来自系统的不怀好意。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任务者。

    系统看上去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实则总在关键处进行模糊处理。好比为什么没有人敢来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特别通行证?虽然看上去系统在指代说是因为攻略陆见晏的任务太难了,但如果真的只是如此,应该说的是没有人【想】来,而不是没有人【敢】来,不是吗?

    做什么事情才能被形容为【敢】呢?危险的事情!

    虽然陆见晏想不通有什么东西能对可以不断转换世界的任务者造成威胁,但他可以肯定,换做他是任务者的话,他一定不会任由系统这么忽悠他。

    可惜了,无论陆见晏在这边怎么高速运转、冷静分析,任务者那边都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出来这里面的陷阱。

    经历的系统和任务者组合多了,陆见晏也就自然而然认识到了一件事,也许身在局中的任务者会觉得系统只是一个帮助他们做任务的道具,但有自己思维和性格的系统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从系统的角度来讲,他们和任务者只是同事关系,甚至是带着指导和监督意味的上下级。这个任务者不行,那就换下一个,顶多失去一点积分,从下个任务者身上赚回来就好。

    人有好坏之分,系统也有。明显这次的系统就属于来者不善。

    还有一件事情让陆见晏比较在意,药无患对李家父子的排斥和抵触,这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从药无患说出像恶毒女配才会有的台词开始,那就是一种根本不打算掩饰的恶意,让陆见晏一时间有点搞不明白药无患的目的。

    不过话唠系统倒是从侧面证明了药无患也是一个本身就存在的人,他并没有什么问题。

    下课铃声响起,一刻不肯闲下来的楼小胖,就颠颠跑来凑热闹了。脑袋上依旧戴着他那顶别致的深绿色贝雷帽。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配点绿,恩?

    甫一出现,楼小胖就戳爆了一个炸点,他直截了当的问药无患:“你为什么是白色的?好像我爷爷一样。”

    药无患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向楼等闲,整个人的气压低了足足有八度。说真的,以他那个特殊的眼睛造型,当他不高兴的时候,真的略有点吓人。别人吓人是靠气势,他靠外表就够了,那是一种美与恶并存的邪性。

    一直被迫和药无患待在一起的陆见晏,是最直观的感受到药无患身上能把人冻死的冷的。他的心理起伏真的太大了。

    不等陆见晏解释,负责在课间看着孩子、还处于实习期的李老师就上前来解释了。

    “这样说小朋友很不礼貌哦,这位同学,他有可能会伤心。”李老师总体来说很符合蒙特利梭幼儿园对老师的要求,总是面带笑容,轻声细语,以孩子为中心,致力于不断引导孩子真善美的一面。

    药无患低下了头,遮掩住了身上恐怖的气息。

    楼小胖虽然怕药无患,但却是真的不懂他到底问错了什么,欲哭无泪的本能找身边的李老师求救,眼巴巴的等着他来解惑。

    “如果老师没有看错,药同学这是生病了……”

    一种类似于白化病的基因病,学名是malkavian基因紊乱症,但并不是真正的白化病,只是有些体态病症比较相似。毕竟是基因出了问题,外表变成什么样都有可能,但药无患这种白发白眸,还是少见中的少见,至少就陆见晏所知,从古至今全球也仅此一例,仿佛药无患在被上帝创造时刚巧没墨了。

    白化病会遗传、畏光,药无患却并不惧怕阳光,他的病也是单体的基因异变,不传染,大概也不会遗传。

    谁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怪病。但是仿佛在世界诞生之初,malkavian基因紊乱症就已经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每十几年总要出现一例。

    目前已知的malkavian患者都是天生的,免疫力低下,体质较弱,且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起伏较大,高涨浓烈。简单来说就是药无患这样的,要爱就特别爱,要恨就特别恨,喜怒哀乐都被放大到了极致。

    大多数malkavian患者的死因都是自杀,因为一旦他们陷入消极循环,情绪被无限放大后,就很难再走出来了。

    这也是陆见晏愿意一直迁就药无患的原因,他曾经也了解过malkavian这个边缘的少数病症,他忘记具体为什么了解了,反正就是知道。malkavian患者(特别是在幼年期间)根本藏不住自己的情绪,喜欢就是喜欢,会十分大胆的表现出来。

    “不能因为小朋友和大家不一样,就排斥他哦。”李老师还在继续和楼等闲讲话,好像全然不记得药无患之前对他和他儿子的不礼貌。一副以德报怨的标准圣人模样。

    药无患也随着介绍,抓紧了陆见晏的衣角,看上去意外的有点弱不禁风的脆弱。

    “晏晏,你会讨厌我吗?”药无患是发自肺腑的想要和陆见晏当朋友的,他在课上给陆见晏画画,为陆见晏唱傻里傻气的儿歌,眼睛里固执的只有陆见晏一个人,因为这就是他的一片真心啊。

    陆见晏无奈的揉了揉药无患白色的头发:“不会。”

    哪怕你是任务者,只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来恶意骗取我所谓的好感度、攻略值,我其实都不会讨厌的。

    午休的时候,药无患也非要抱着陆见晏一起,手脚并用,像八爪章鱼一样的紧紧禁锢住陆见晏,压的陆见晏差点没喘过来气。陆见晏索性也就没睡,想把床让给药无患,他坐在床脚看书,互不干涉。

    谁承想,陆见晏在心里还没第一千零一次的感慨完“没有智能机的日子简直没法活”,药无患就又蹭了过来,非要和陆见晏挨在一起看书。

    看着眼前多出来的白色小脑袋,陆见晏无奈极了。

    按理来说,陆见晏对这种没由来的对他示好、表现出强烈好感的人,都应该是心生警惕的。可大概是他记吃不记打吧,总觉得在没有发现对方的恶意前(哪怕对方有系统),他也不应该武断的给任何人贴标签,特别是药无患这种有病无法自控的。

    药无患捧出一颗真心,哪怕陆见晏不需要,也不想伤害。

    药无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陆见晏,像是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然后,药无患就遵从了自己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两手扒在陆见晏脸上,控制着陆见晏没有大幅度的反抗,然后就快准狠的咬了下去。没有下重口咬,但也湿哒哒、黏糊糊的。

    然后,不等陆见晏发火,药无患反而先哭了:“晏晏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你太好吃了,我就舔舔,不真的吃的。”qaq

    陆见晏:“……”